故人
       (現居越南胡志明市)
更多>>>   
故人◎財神爺下凡記

財神爺下凡記      ◎故人◎

話說天上的財神爺無所是事,正靠在太師椅上半瞇著眼來打盹。從紫檀木几上那座人間進貢來的新式錄音機裡,播放出香港名歌星徐小鳳那磁性的嗓音:

「錢錢錢,老子有錢........有錢怎麼樣?有錢怎麼樣?……」

這是港、台兩地風靡一時的流行歌曲,內容披露出人們對「錢」的追求和渴望,也强調了「錢」對世人的魅力和影響。

「有錢怎麼樣?有錢怎麼樣?」

財神爺正寫意地欣賞人們對「錢」的歌頌──那是他本人權威的無上寫照。突然一陣心血來潮,財神爺慄然站起來,右手提著拐杖,左手捻了一個駕雲訣,飄出官邸,飛出天門,颯然降落於越南胡志明市……

且說財神爺這次動心下凡,正是想實地考察一下該市銀行對錢的運用和週轉,是否甘露廣佈,滋潤大地?

財神爺施施然走進某銀行,只見守衛員正坐在大門口處打瞌睡,真是門可羅雀,只有三五名顧客站在甬道旁抽煙談天。

「唔!聽說以前沒有錢支給,顧客擠塞在一起,排隊輪號的人龍長達門外。看今天的情形或者可觀。」財神爺心裡想。

走過甬道就是會計室和收支部,場面靜悄悄的鴉雀無聲,財神爺的心開始打嘀。只見十多名女子沉著地坐在長椅上,有的抽線,有的繡花,有的織毛衣,有的編手袋,好像一爿手工織繡車間。一旁坐著幾名男子,都是在讀報或看書。

「奇怪,銀行何時成立了生產組?」

財神爺放眼瞄向辦事處,會計部職員有些在埋首記帳,口中唸唸有詞;有些則在悄聲談笑,好不清閒。在收支部的櫃台,幾個年輕伙子靠在一起,對裡邊的女職員攀交情。

「小姐,我想提款……」財神爺走近一名閒坐著的女職員。

「你沒看見?通告欄已經註明今天沒有錢支出。」女職員翻起白眼,對眼前這位面圓體胖的財神爺擺黑臉。

「不是已經發行大面額的紙鈔了嗎?怎麼會沒有錢?」

「沒有錢就沒有錢,我那知道那麼多?」

「真是莫名其妙。」財神爺正嘀咕著,只見一名中年男子走到櫃台,對女職員遞過一張委任支票。

「小姐,麻煩妳給轉入我朋友的賬目裡。」

「幹什麼的?」女職員依然沒有笑臉。
  
「因為我朋友欠了上個月的稅錢,而他賣給國家的貨款卻轉帳未及,所以我給他預借來納稅……」中年人解釋說。

「如今已不允許私人轉帳借貸。」

「什麼?要知道這是我的錢啊!」中年人錯愕地:「銀行沒有現款支還給我,難道我轉帳借給朋友應急也沒有權?」

「我不知道,這是經理部的指示。」女職員面不改色。

「豈有此理──」財神爺站在一旁嘀咕,目送著中年人氣沖沖地走上三樓經理室。

另一邊,在支款的二號櫃面,一個年青人正在點數著一疊疊花綠綠的鈔票。

財神爺見了,心情寛朗一點,連忙走過去打探行情。

「先生,你今天好運氣,居然提出這麼多錢。」

「老伯,我這是貸款。」年青人皺起眉頭:「您可知道,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向信貸部鑽營,今天才借得到二百萬元,勉強可以維持三個月的生產……」

「噢!請問你有何妙計?」

「我要付出一連三個月,每月百分之九的利息,以及打點給負責人一次百分之五的甜頭。借出二百萬卻透支了將近一半,還不等於被凍結在銀行裡蝕金價一樣!但可以令生產活動,維持生活開支,未嘗不是除笨有精?」年青人的表情正是啼笑皆非。

「原來如此!」財神爺心裡嘀咕著,突然腹中一陣絞痛,大腸蠕動,好像有所瀉痾。慌忙走向後廊,尋找廁所。

推開了廁浴間的門,裡邊一片昏暗,財神爺只好摸索著走進廁所。差點沒絆著一柄洗廁浴室用的推手,跌個四肢朝天。

半盞茶後,財神爺又摸索著走出廁所,邊揉著剛獲得解脫的肚子,邊走到洗手盆去淨手。

「咄!老頭你幹什麼?」

財神爺正嘀咕著,把水龍頭差點沒扭斷也擠不出一點水來。驀地一聲呼喝,一名守衛氣勢洶洶地走過來。

「我想用一點水洗洗手罷了,大驚小怪幹嘛?」

「今天是停電日,沒有水。」

「可是我剛大解出來……」財神爺不服氣地。

「喏,那邊水管比較低點,你試試看有沒有水。」守衛員手指向一邊暗角處的水龍頭。

財神爺唯有走到低水管處,跪踎著扭開水龍頭,果然有一滴滴水流將出來。

「這麼慢的水,怎能够把手洗淨?……」財神爺又禁不住一陣嘀咕,勉強的把手洗了,蹩著一肚子氣,頭也不回的走出銀行,匆匆飛回天上享其清福去了!發誓再也不到胡志明市的銀行,免得生氣絞肚子……。

(一九八三年作品)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