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人
       (現居越南胡志明市)
更多>>>   
故人◎《雙鳳朝陽》三序(故人/金不換/江國治)

《雙鳳朝陽》三序

 

故人


《雙鳳朝陽》序一


迎春開筆已春闌,曉唱司晨那等閑?
笑飲湄江春宴酒,我還本色返詩壇。


二零零三年,經過一段很長時間,因為專心打理工廠的業務而擱筆後,禁不起時任湄江吟社(古詩分會)社長江國治兄多番游說,並被其致力於闡揚華人文化的精神而感動,我再次舞動吟鞭,重返詩壇。上面是我重返詩壇的第一度通牒。

瞬眼渡過十餘個春秋,在這段吟哦的歲月中,拙作除了咏物敘事、寫景抒情……之外,還有一些喜慶祝賀、互相唱酬的詩篇,滋潤了枯燥的生活。也在這段時間中,金不換(馮金星)宗兄瀟灑走進吟唱的隊伍,以其孜孜不倦的好學精神,描繪多采多姿的人生。

今歲入秋,我與金不換宗兄二人興起一個共同的意念:要把倆人的詩作結集出版,以紀念我馮姓二人從祠堂相識,至騷園相攜這段一起走過的日子。詩集命名《雙鳳朝陽》,因“鳳”乃“馮”氏諧音,以朝陽的兆頭象徵美好的將來。

謹綴數言,是為序。
             
二零一六丙申孟冬望日


金不換


《雙鳳朝陽》序二

                         
從小就熱愛古文,特别是對詩詞歌賦尤為嚮往。解放前因適齡軍役,惟有呆在店中,在百無聊賴的環境下,以參考書來充實自已不足之處。直至南方解放後,雖然朝夕忙碌於生計,但我對古文學的熱衷絲毫未減。

機緣巧合,在宗祠認識馮道君(故人)宗彥,更引見了時任湄江吟社(古詩分會)社長江國治(江楓)詩翁,在漫長交往歲月中,細心觀察,我深深地被“江馮”二位導師,對中華文學一絲不苟的態度,對平仄律韻對仗的執著而感染。最終,於二零一三年我搭上文壇的夜班車。

對於二位弘揚中華文學,培育新人,傾囊相授的導師,我肅然起敬,實在是愛好古詩者之福,也成就了今天的我。

詩!既可洗滌心靈,也可令人進入忘我之境。斯次與故人宗彦結集出版《雙鳳朝陽》,於我而言,有若東施效颦。但視為本身漫步在青翠的詩園中之一段過程,以資紀念。

謹綴數言,是為序。
              
二零一六丙申孟冬念日


江國治


《雙鳳朝陽》序三
                   
詩友出版詩集,邀我為其寫序,真個受寵若驚,也感卻之不恭,只好勉為其難。

一般來說:予人為序者,或乃知名之士,或詩文耆老宿儒。我既然什麼都不是,只好硬著頭皮,第一次給朋友寫序,不無汗顏。

忝於和馮道君、馮金星二位俱屬知交,瞭解頗深,尤其吟詩作對,飲酒賞花與共,似乎替作者說幾句公道話以資推薦,相信必定中肯,於是信心倍增,滿有把握。

這本近體格律詩合集,作者取名《雙鳳朝陽》,源於二君俱屬馮姓,馮道君筆名故人;馮金星筆名金不換。由於廣州語:馮、鳳二字諧音,以
《雙鳳朝陽》名之,充份體現合集之精神,再不作其他想。

近體格律詩即盛於唐朝的唐詩,為了不與時代脫節,現代詩人大多以生活中所見所聞入詩,所謂舊瓶新酒是也。

《雙鳳朝陽》二位作者詩才俱佳,用字精煉,詩意隽永。集內每一首詩都盡量避免擠韻(同韻部文字)、三平、三仄腳,更避免文字重覆,務求詩意盎然,吟之聲音抑揚頓挫,至於詩中需用對仗的句子,也力求工整,更注重句法排比的嚴謹,以及頻創新意,實在是不可多得的格律詩合集。

據悉:《雙鳳朝陽] 》詩集由馮道君詩友親自編輯,其中收羅多首與各地詩友(包括越僑)互相唱酬之作,一律附上該作者原作,很有相得益彰的作用,使讀者閱讀時興趣大增。

處此越華詩壇,老一輩詩人如李尚文、曹信夫、楊京超、龐明、葉伯農、吳家祺、徐敬業、曾憲智、黎冠文、盧庵客等等名宿堪稱大有造詣的詩家相繼作古,此刻賸下年齡最高只有唯一86歲的劉子彬老人家,卻也早已擱筆,再加上近體詩圈子裡新生代後繼乏人,湄江吟社現存詩詞愛好者僅十來位,大有可能走進日趨式微的處境,故此,《雙鳳朝陽》合集的出版,好像給近體詩詩壇打了一針興奮劑,大有振聾發瞶之效。

記得上世紀九十年代初,集體詩人出版過一本《湄風雅吟》;直到千禧年將近來臨,李尚文詩翁也正式出版一本《明道詩集》,繼之是2002年,由龐明先生擔任社長的湄江吟社出版《湄江詩詞》第一集,直至2005年,江國治繼任也出版《湄江詩詞》第二集,之後的《湄江詩詞》第三集出版,時任社長是鍾至誠先生,那年大概是2008年。

算起來,近體詩詩集的出版雖然不至於像鳳毛麟角,卻也不多,可謂十分珍稀。走筆至此,深深祝願《雙鳳朝陽 》合集的出版,祈能在越華詩壇再放異彩,引人注目,或許因此提高後起之秀的興趣,踴躍加入寫詩行列,是為序。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冬江國治謹識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