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懷楚
       (現居美國丹佛)
更多>>>   
吳懷楚◎文章自得方為貴

文章自得方為貴    ◎吳懷楚◎


 
通常在看電視劇集,在片集正式上演之前,定必有一行“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字樣出現。這一字樣目的是向觀眾明白交待聲明,其故事可能會跟某個故事偶有相同,但是,那只不過是巧合而已。

由於有了上面這個啟示,致使我聯想到,電視劇集既然能夠如是,然則,在文章創作方面又如何?是否也要像電視劇集一樣,特別附加一句:“本文章內容構思和詞句運用,純是筆者構思之作,如有雷同,純屬巧合”以鄭重告之於天下讀者。否則一旦,一個不小心讓一些讀者讀到其文章特徵和某某有相同之處,就會很容易被人誤會。

大凡人都知道,寫文章容易,但是,要想寫出一篇好的文章,那就實在很難,其難度真的難於上青天。誰都曉得要創作有進步,就要有三多:即多讀,多寫,多看。因而愛寫文章從事創作的人,往往有許多時候,偶爾會模擬或捕捉別人的佳詞精句,然後把它搬過來,放到自己的文章來運用,以增添自己作品的靈活性,這是難怪,無可厚非的事。要不然,就不會有:「天下文章一大抄,我是一小抄。」之說了。

說到創作雷同。記得在許多年前,台灣某華文報章就舉辦過一個文學獎,結果有兩位作者都得了獎。當報章將他(她)們得獎的作品刊登出來,即時引來一陣嘩然和批評指責,原來兩篇作品的內容都非常相同。幸好被捲入抄襲風暴的兩位主角,都一同現身出來澄清解說,他(她)們是因為某次機緣,兩人都一同聽過和得到該故事的啟發,想不到都不約而同捕捉住這題材來寫,因此才鬧出了這個文學創作的雙胞奇案。

其實,談到文學創作佳句的運用雷同,古已有之。如韓琦,在其“點絳唇”中的:「武陵凝睇,人遠波煙翠」,與李清照“鳳凰臺上憶吹簫”念武陵人遠,煙鎖秦樓」;完顏璹的“朝中措”裡:“千古風流人物,一時多少豪雄」,與蘇東坡的“念奴嬌”裡:「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江山如畫,一時多少豪傑」;宋祁的“錦纏道”裡:「醉紛紛,尚尋芳酒。問牧童遙指孤村道,杏花深處,那裡人家有」,與杜牧的:「借問酒家何處是,牧童笑指杏花村」等,都是大有異曲同工之妙。像古人這種雷同詞藻運用,並未構成抄襲的嫌疑。

我新近就是很不幸,在無意中讀到了一首清明掃墓感慨的近體七言律詩,(詩文我在此從略),讀罷此詩使我嚇了一跳。因為這首詩的構思格局內容,和我在數十年前,在《千家詩》裡讀過的一首也是描寫清明的宋詩非常相似。由於那首清明古詩,是在眾多描寫清明的詩作中我最愛的一首,因而我對它的印象非常深刻。雖然時光已是彈指四十餘年過去,但至今我還清楚記得,詩人姓高名翥,字九萬,宋餘姚人氏,屬於“江湖派”詩人,該詩題目叫:「清明」。詩云:
             
                      南北山頭多墓田    清明祭掃各紛然
                      紙灰飛作白蝴蝶    淚血染成紅杜鵑
                      日落狐狸眠塚上    夜歸兒女笑燈前
                      人生有酒雖當醉    一滴何曾到九泉

 
這首詩在意在境,都寫得很生動。詩人的名氣雖然不大,但是這首詩卻是膾炙人口,千古傳誦。而我在上面所說的那首雷同的清明詩,作者在高翥的這首詩裡,對其首句和第五句略為修了改。第三、第四和第第六句加進了自己另外一番意境構思,然後第二、第七和第八句是依足正本,一字不差的搬放到詩的原來位置,成了自家的作品。

本來,這首詩若是用現代詩的手法去寫,那又是另一番風景,那自是別論。惟作者偏就用上了七言律詩把它寫出來,那就真的有點那個,實在太巧合太雷同了。
就這首詩我有試跟當事人提過探討,試想能夠找出一個原來真相。而在傾聽了當事人給我的解說是:某年清明去掃墓,因觸景傷情有感而發,道理就是這麼簡單,至此我無話可說。

唐朝詩人崔顥就曾經寫過一首很有名的《黃鶴樓》詩,據說有一天李白也登上了這名樓,面對這好風好景,詩興大發,正想吟詠時,那裡曉得,讓他發覺了崔顥已先他一步而題,因而他只好歎了一聲說:「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顥有詩在上頭。」因而作罷捨之而去。

我想有可能是當事人沒有讀到宋.高翥的這首清明詩,要是有讀過,就不會出現這種巧合雷同。

記得遼金詩人王若虛就有說過:「文章自得方為貴,衣缽相傳豈是真。已覺祖師遜一籌,紛紛法嗣復何人。」;白石道人也有道:「人所易言,我寡言之。人所難言,我易言之,自不俗。」袁枚更在其《隨園詩話》中說「著書立說,最怕雷同,拾人牙慧。」

一搬創作的思想和藝術特點,是匯集作者的世界觀,思想感情傾向,生活經歷,氣質素養和藝術才能等諸多因素所形成。就像王若虛、白石道人和袁枚,他們都主張,寫作一定要是自己創作,不要模仿,從前人作品那裡照搬過來,非但不能表達自己的真實感情,同時亦不能突顯自己的獨特寫作風格。
 
二零零八年美國獨立日於一笑齋
 
【補注】這原是一篇舊作,就作品創作有所雷同巧合有感而塗,此文亦曾發表於某詩社園地。今日重溫,深覺其尚有可讀之處,故重發於此以饗眾詩友。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九日,一笑齋主識。




 

回應
怀楚兄: 很高兴看到你对此事不惧的披露。一于以诗支持你。

文章抄袭
循环再造兴方浓,今日文章效此风;
整句搬移为己有,翻腔故曲乐无穷。
留言 : 陈美翎, 12-Mar-21, 07:21:16
潘宙兄:謝謝你的到訪留言.我感到婉惜的是.當時未把該女士其所抄襲的詩抄錄下來.不過.至今我尚記得她把第一句的"南北山頭多墓田"改成了"羅蘭崗上多墓田".當年寫這篇文字的時候.我之所以沒有把她的這篇抄襲的詩作放上.那是因為我和她說甚麼都是同在一個詩社裡面的成員.想為她保留一個顏面.問好你.
留言 : 吳懷楚, 12-Mar-20, 22:33:38
千家詩不是冷僻的讀本,這首清明詩更是人盡皆知,抄襲者說什麼也不能推說自己沒讀過。這豈不像《燕子箋》裡面貌醜無才的女子拿千家詩充當自己的詩作嗎?
而且,既然作品有三句和清明詩原詩相同,而詩社的負責人竟然不察,也太說不過去了。
留言 : 潘宙, 12-Mar-20, 19:00:29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