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懷楚
       (現居美國丹佛)
更多>>>   
吳懷楚◎略談編輯的刪改權與我的《清平樂》詞

略談編輯的刪改權與我的《清平樂》詞

◎吳懷楚◎


 
大凡一個寫作的園地都必定會有一位編輯坐鎮,以便對來自各方面的文友惠來的作品加以審閱,然後才決定錄用與否。若是能夠投其編輯所喜所好而被相中的作品,才公諸於天下任人去品評,去賞讀。但如果被認為有問題,不合規格的作品,就會通通扔到字紙簍去作處理,這就是當編輯的好處。因為他(她)擁有遠大獨到的眼光,擁有修改和封殺的至高權力,一個園地的強勢、美好與衰敗,那就要看這位編輯的看家本領與能耐不可。

過去,我曾經辦過文社,當過社長,同時也擔任過主編。在我擔任主編期間,我對所有來稿都不會輕易動用我的修改權。何故,因為我要尊重作者的文筆,讓它自由發揮,能夠暢所欲言。只有一點,我認為需要動筆不可,那就是替作者修改錯別字,至於太差未達水準,不夠成熟的作品,寧願割捨棄之不用,絕對不會胡亂去替作者作任何修改,除非事前得到作者允許同意。這就是我當主編一貫的看法和抱持的態度。

記得大約一個月前,我曾填了一闕《清平樂.靜思》的詞寄到某網絡詩社。結果,兩三天後,作品是被發表出來。但是,當這闕詞展現在我的面前,而我竟然感覺到是那麼陌生。何故?原因是我這闕詞已經被動過刀功,經過修改了之後的它的容貌,使我差點兒認不出來。

幸好,我們的大編輯有在該作品下面署名某某敬修表示負責,說明了修改的理由。同時還向我提供了詞源參考,叫我去查証。我這一驚非同小可。於是,我就先行審查自己所用的詞譜,詞牌沒錯,詞的平仄也無誤,這就奇了。我的《清平樂.靜思》原詞如下:

(平) 平 (仄) 仄(韻) 。 (仄) 仄 (平) 平 仄(韻) 。
冰  花  嬌  楚 。         雁  意  修 詞  禍 。
(仄) 仄 (仄) 平 (平) 平 仄(韻) 。 (平)  仄 (平)  平  (仄) 仄(韻) 。
憶  昔  相  逢 卿  知 我 。         曲  解  風   情  難  過 。
                 
(平) (平) (仄) (平) 平 平 , (平) (平) (仄) (仄) (平) 仄(韻)
素  夜     明   燈  縈 徊,    思  量    自    問   無   錯 。
(仄) 仄 (仄) 平 (仄) 仄(韻) 。 (平) 仄 (平) 平 (平) 仄(韻) 。
若  論  前  因  後   果 。        緣  悟  半   生   佛  箇 。
 
【註】詞牌筆者引證自《孟玉詞譜》。
     
這首詞經過我們大編輯修改後,而成為下面的一闕《清平樂》另一個版本。
    
(仄) (仄) (仄) 仄(韻) 。 (平) 仄 平 平 仄(韻)
 冰  花    嬌   楚 。       雁  意 修 詞  禍 。
(仄) 仄 (仄) 平 平 (平) 仄(韻) 。 (仄) 仄 (仄) 平 (仄) 仄(韻)
 憶  昔  相   逢 卿 識   我 。       曲  解  風   情  難  過 。

(平) (仄) (平) 仄 平 平(韻) 。 (仄) (仄) (平) 仄 (仄) 平(韻)
明    燈  素  夜 徘 徊 。        思 量  自  問  無  猜 。
(平) 仄 (平) 平 (仄) 仄 。   (平) (仄) (平) 仄 平 平(韻)
若  論  前  因 後  果 。      半   生   緣   悟  神 臺 。

【註】詞牌筆者引證自《康熙詞譜》。
 
這兩闕詞看上去,仔細相較之下,我們不難發覺根本就是兩闕完全不相同的體裁沿用。前者是全用仄韻,而後者是前片用了四仄韻,下片改用三平韻。大編輯把我的詞改用了這個體裁,我也不反對,因為它是沒有錯。但是,我所填的詞也沒有錯,因為我是用另一個體來寫。

我也有聽從大編輯的意見,打開他所傳來提供給我的好意所謂詞源詳細留心的看過。但是,我不曉得我們的大編輯是過於匆忙又或是過於興奮,以至無暇察覺而看漏了一點。該詞源亦已很清楚替我說明了《清平樂》詞的來自解說和關於它的製法。其原文如下:
 
“《清平樂》原為唐教坊名,採用漢樂府《清樂》、《平樂》這兩個樂調而命名,後用作詞牌。

詞牌名 :原為教坊曲名,後用為詞牌,雙調,四十六字。上闕押仄聲韻,下闕換平聲韻。也有全押仄聲韻的。

曲牌名 :(因與詞無關,故筆者在此省略不談)。

我們的大編輯只注意到“上闕押仄聲韻,下闕換成平聲韻”,讀漏了“也有全押仄聲韻的”尾結語八個字吧!

填詞不比寫詩,詩譜則簡單得很,只要你能夠背熟了它的規格就行。唯是,詞牌繁多,不可能每個詞牌都能記得清楚。說到填詞。別人如何填詞,則我不曉得。至於我,每填一首詞,就必須翻開詞譜,用稿紙先行把詞牌的格局規劃好,然後依照平仄規格,逐個字去填寫,這就是叫作填詞。除非他是天生俱來的超大天才,對於每個詞牌都非常熟悉,倒背如流,那我就不敢說。一部《孟玉詞譜》收入前古人三百首詞作。《康熙詞譜》更不用說,共收入了詞牌八百多首,試問又從何而能夠記起。

寫詩填詞,是抒發個人的自然情感流露。從一首詩詞可以讀出個人的:喜、怒、哀、樂、幽怨等的詩人或詞人的心態。而我在填這闕《清平樂》時候,我的心緒是一片混亂,在內心極度不好過的情境下而著墨落筆。但經過我們大編輯修改之後,這闕詞就把我變換成了另一種心態。

由於詞牌的體裁不同,所以,縱然是同一牌名,平仄規格亦會有少許差異。即如上面我這闕《清平樂》,我所採用的是《孟玉詞譜》。在上半闕的第三句第六字,按定格是為“平”聲,故而我才用上了“知”字。大編輯卻要以他的詞體裁為準,硬把這個“知”字改為“識”字。其實,我認為“相知”較“相識”描述得來更為有意思,更為有深度,因為彼此相識未必會相知。更何況,“識”字是為仄聲,於我所用詞譜的定格不合。不過,我也有考慮到大編輯應該也有他的依據才會貿然動筆替我修改。現在且讓我們來看看下面也是一闕《清平樂》的另一個體裁定格:
  
平 平 仄 仄(韻) 。仄 仄 平 平 仄(韻)
鴻 來 燕 去 。   又 是 春 光 暮 。
仄 仄 平 平 平 仄 仄(韻) 。 仄 (仄) 仄 , 平 平 仄(韻)。
冉 冉 流 年 嗟 暗 度 。      這  心  事 ,  還 無 據 。
   
平 平 仄 仄 平 平(韻) 。    仄 平 平 仄 平 平(韻) 。
寒 窗 露 冷 風 清 。          旅 魂 幽 夢 頻 驚 。
平 仄 仄 平 平 仄 ,          仄 平 仄 仄 平 平(韻) 。
何 日 利 名 俱 賽 ,          為 予 笑 下 愁 城 。
 
註】作者 :趙長卿 。詞見《康熙詞譜》。
 
這闕詞正是上片用了四仄韻 , 下片用三平韻。在其上半片第三句的第六字定格是“仄”聲,故其用“ 暗 ”字,大編輯對這個字修改,我是完全理解。只有我不認同的是,大編輯把我的下半闕詞操刀大事調整修改 ,重新敷粉而致改頭換面。

在下半闕第一和第二句,本來我的句子為 :
   
(平)  (平)  (仄)  (平) 平 平(韻) , (平) (平) (仄)) (仄) (平) (仄)(韻)  。
素     夜    明    燈   縈  徊 ,        思   量     自     問   無   錯 。
 
經過大編輯的一番修改之後則變成如斯的一個樣貌 :
 
平  平  仄  仄  平  平(韻) 。 仄  平  平  仄  平  平(韻) 。
明  燈  素  夜  徘  徊。      思  量  自  問  無  猜 。
 
這是大編輯為了依足他自己的手頭詞牌資料去替我做了功夫,這個我也理解得到他的用心良苦。只是,如此一來,連第二句第一個字的“思”字在聲上都出了問題。此外,更離譜的是,還把第二句末後的“無錯”改寫成“無猜”。這個“無猜”到底是指“兩小無猜”之意,又或是“無所猜忌”隱指其它事物,我實在不明也不解。而即如前面我說過,填這闕詞的時候,我內心是有點不好受,而這個“無猜”不是我所要想表白出我當時的心情。還有,更有一點使我感到莫名其妙的是,下半闕結尾那句末後的兩個字:“神臺”,真個是奇哉怪也!我原來句子是 :

 (平)  仄  (平)  平  (平)  仄(韻)。
 緣    悟   半   生    佛   箇
 
也是為了他自以為是的平仄定格,而為我硬來一個顛倒整容手法。換成了是:
  
 
仄  平  仄  仄  平  平(韻)。
 半  生  緣  悟  神  臺
 
這個所謂“神臺”究是何指?是在引用甚麼典故嗎?(讀過這首詞的朋友是這樣問我)

我再三思考而始終是百思不得其解。不過,我心裡頭也暗自慶幸。我心在想:還好我們大編輯只不過是改成了“神臺”,若是他一個不小心,寫成是“夜臺”的話,那就真是:阿彌陀佛.善哉!善哉!吾無顏面再見江東父老矣!

我素來填詞,一般都是喜歡用《孟玉詞譜》。這部詞譜在臺灣文科大學裡頭被選用作為教科本,是有它一定的權威,在其對《清平樂》這闕詞的製法有很清楚明白的解說如下:
  
“本作四十六字,分兩疊。前後片句法不同,平仄甚寬。又一體同字數,而前片用仄韻,後片用平韻。如青蓮(即李白)之另一作「禁闈清夜」是。(因在詞譜裡,沈英名孟玉教授所引用的是李白的全仄聲之詞作)。又一體四十七字,第二句作六字,後片用平韻,如王荊公(即王安石)之「雲垂平野」是。”

現在且讓我們試看看李白如何分別用兩種不同體裁,去填這闕《清平樂》:

【 詞例一 】

 ( 前片四仄韻 ,後片三仄韻 )
        
(平) 平 (仄) 仄(韻) 。 (仄) 仄 (平) 平 仄(韻) 。(仄) 仄 (仄) 平 (平) 平 仄(韻)。
 畫  堂   晨  起 。      來  報  雪  花 墬 。       高  捲  簾   櫳  看  佳  瑞 。
(平) 仄 (平) 平 (仄) 仄(韻) 。
 皓  色  遠   迷  庭  砌 。
  
 (平) (平) (仄) (平) 平 平 , (平) (平) (仄) (仄) (平) 仄(韻) 。
  盛    氣    光   引   爐 煙 。  素   影   寒     生    玉  佩 。
 (仄) 仄 (仄) 平 (仄) 仄(韻) 。(平) 仄 (平) 平 (平) 仄(韻) 。
  應  是   天   仙  狂  醉 。     亂  把   白   雲  揉   碎 。
           
(作者:李白。詞見《孟玉詞譜》。)

【 詞例二 】

 ( 前片四仄韻 ,後片三平韻 )
  
(平) (仄) (仄) 仄(韻) 。 (平) 仄 平 平 仄(韻) 。 (平) 仄 (仄) 平 平 (仄) 仄(韻) 。
 禁   闈    清   夜 。      月  探 金 窗  罅。       玉  帳  鴛  鴦  喷  蘭  麝。
(仄) 仄 (仄) 平 (仄) 仄(韻) 。
 時  落  銀  燈  香   灺 。
  
(平) 仄 (平) 仄 平 平(韻) 。 (平) (仄) (仄) 仄 (仄) 平(韻) 。
 女  伴  莫  話 孤 眠 。       六   宮   羅   綺  三  千 。
 (仄) 仄 (仄) 平 (平) 仄 。 (仄) (仄) (仄) 仄 平 平(韻)
  一   笑  皆  生 百  媚 。   宸   遊    教  在 誰 邊 。
  
(作者 :李白。詞見《康熙詞譜》。)
 
素來,填《清平樂》的人都喜愛填上半闕四仄韻,下半闕三平韻,而鮮有填全仄韻者,其原因何在,則不太清楚。而我所用的《孟玉詞譜》就正巧收錄了李白這全仄韻的詞作為詞例,故而我就用上了,卻不想會引來這不必要的辨證麻煩。

我這個人一向最怕,同時也懶得去查經據典引證。但是今次促使我要花這多時間去尋究,的確還要多謝我們這位大編輯拜他所賜,因為此舉為我帶來某方面的填詞不少見識的自我增長。

最後,更使我感覺欣慰的是,由於今次的麻煩,竟使我無意中尋找到花蕊夫人所填的一闕《清平樂》,這闕詞也是全用仄韻來填的。現且讓我把它抄錄下來,好與大家分享,也算是作對本文的一個交待與完整結束。
 
江南真好 。處處聞喧鳥 。芳樹東風新庭繞 。
月徑清溪碧草 。
 
池塘楊柳青陽 。鴨波掀起心醒 。雨後情隨綠野 。
犁拂壠田春早 。
  
二零一一年三月四日於一笑齋

 

回應
我的见解和伊尹一样。一桶装得满满的水,任凭摇晃都摇不出声音来,但半桶水就难说了。文人相轻,有机会当编辑出还不大斧“斧正”之?
再者,凡一般对诗词有兴趣者,都知词谱有许多不同版本。若拿自己手上那版本作依据来判断别人首词是错的,已经犯了编辑的规则了;若又不咨询作者同意就修改,不止是文人相轻,似乎更是文人相欺!我个人认为后当编辑的,应当尊重作者的作品的原意,而作者也应以“大字”表明不愿删改。希望日文人能彼此尊重,那就文坛太平矣!
留言 : 陈美翎, 11-Aug-20, 13:21:02
編輯很喜歡刪改投稿者的作品,目的可能是為了顯示其功力。通常編輯都不明白作者的用意,東改西改,硬要把自己的想法加在作者的作品裡,又不細心閱讀,去猜猜作者這麼寫是否有什麼特別意思。不過如果投稿者是所謂的名家,即使錯誤擺在眼前,編輯也不敢改動一字一詞,怕給人說是“不識貨。”大家共勉吧。
留言 : 伊尹, 11-Mar-05, 15:51:02
贊同懷楚的意見。有理有據的,甚有說服力,讓人讀後受益不淺。
留言 : 葆珍, 11-Mar-05, 12:21:28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