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懷楚
       (現居美國丹佛)
更多>>>   
吳懷楚◎七年一筆詩卷賬 ----讀《非馬短詩選》

七年一筆詩卷賬     ◎吳懷楚◎

                     
----讀《非馬短詩選》 
                 
為了要接待一位闊別三十多年,即將從沙加緬度專程前來探訪我的舊同窗,某日沒有上班,趁著休閒,於是便特地留在家裡,專心搞好衛生工作,尤其是我那紊亂不堪的書齋。

在整理過程中,一個不小心,無意間翻落了書架上一部小集子。於是,我就把它拾起一看,赫然發現它原來是《非馬短詩選》。詩集頁裡落款處,還有大師相贈的親筆簽名和蓋章,日期是在二零零三年七月初夏。

看了之後,我吃了一驚,而我這一驚又著實是非同小可。何故?原因是這部詩集,在我的腦海中,我對它竟然一絲印象都沒有。從時間上來推算,七年,不錯,齊齊整整,剛好是七年。它靜靜的一直躺在我的書架裡,與我其他的的藏書作伴。我心在想:幸好它是件靜物,假設它是會說話的話,我敢肯定它必會向我振臂大呼抗議:「有沒有搞錯,誇你這自命為愛書的人,居然會對我不瞅不睬,還把我冷落了長達七年之久,太可惡了!」想到此處,我對自己感覺有點羞慚。

我與非馬大師並未謀面,只認識其名,知道他住在素有“風城”之稱的芝加哥,我素來都十分仰慕他的詩才和非常欣賞他的作品。他的詩作,我早在多年以前就從一些報章文藝副刊和詩刊讀到,他是獨具其有的一格。

非馬大詩贈我的這部短詩集,連封面封底,厚不超過八十頁,共收錄他的詩作二十八首。從極短句的《故事》四行到最長的《黃山挑夫》,也只不過是十六行。全書中、英對照,我最喜歡的就是讀這種“雙語詩”。因為,一方面固然可以吸收到母語的創作手法精華,此外還可以觀察英文在詞彙中的運用。

在這部詩集裡的二十八首詩作中,其用字的淺易,根本就找不出一個是我未曾讀過的生澀字,他讓任何一個人都可以讀得明白。但能夠利用淺白的字來表達出一首詩的意韻,既生動又活潑且不失詩味,那就不是一件簡單容易的事,更不是一般普通的詩人所能夠做得到的了。且看他寫《讀書》的手法:

打開書 / 字帶頭 / 句跟從 / 一下子跑得精光 / 祇剩下 /

一個暢銷的書名 / 以及人人談論的 / 作者的名字 / 果然好書

從打開一本書,落入眼簾的第一個字帶頭讀起,然後再由一個字一個字串成了句子跟隨進去。試想像這種細緻手法描寫,我們還能夠說它不夠自然嗎?縱觀整首詩,用字是非常簡單,其淺白到不能再淺白,但卻是詩味十足。

一仰而盡 / 三十多年的苦澀 / 不堪細啜 / 你卻笑着說 /

好茶 / 該慢慢品嘗《功夫茶》

好個“三十多年的苦澀,不堪細啜”,讀這首詩確實勾起我無窮無盡的雜亂思維,這首詩很有人生哲理味道。

詩,既可以明志,更可以言情。尤其是在對情感傳遞表露方面。就為此故,非馬大師把他所看到的一幕悽慘景像,實實在在的融入在他詩的句子裡,就像他以《生與死之歌》為題,寫給一名瀕死的索馬利亞小孩一樣。

在斷氣之前 / 他祇希望 / 能最後一次 / 吹脹 / 垂在他母親胸前 /

那兩個乾癟的 / 氣球 / 讓它們飛上 / 五彩繽紛的天空 / 慶祝他的

生日 / 慶祝他的死日

這首詩,我記得在好幾年前,曾經在美國《新大陸》詩雙月刊裡有讀過。非馬大師把它的淋漓盡致意境帶入了我的思維,讀後使我有點潸然欲淚感覺。而不想事隔幾年後的今日,又在這部詩集裡,讓我再次嘗到迴腸百結那種難受滋味。

除了上面我所例舉的三首是我最鍾愛的篇章外,此外,集中其他如《越戰紀念碑》、《國殤日》、《黃山挑夫》、《秋葉》和《馬年》等,每一首被選入詩集的篇章,篇篇都是精品。

我不是詩人,對於寫詩一道,自然是一竅不通,我只不過是喜歡讀別人的作品用來充實一下自己,而我寫這一頁不成文的塗鴉,其目的也僅聊當作是對非馬大師詩集讀後的一點個人心得。
     
二零一零年六月廿三日於一笑齋

 

回應
評析得很好,很真實,讚同吳老師的說法。我也很喜歡非馬先生的詩,用詞簡易,但是很有深意,很重詩味。我之前讀過《醉漢》這一首詩,到現在還記得很清楚。而且有人說過,非馬先生的詩的另一個特點,是善用詩的題目。題目取得好,的確對整首詩有莫大的幫助,有畫龍點睛之效。問好。
留言 : 伊尹, 10-Jun-26, 03:25:53
欣赏懷楚君的读诗心得,评论得很好,问好你!远念!
蕙琳敬上
留言 : 廖蕙琳, 10-Jun-24, 09:34:56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