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懷楚
       (現居美國丹佛)
更多>>>   
吳懷楚◎人民的公僕,警察先生 !

人民的公僕,警察先生 !
                                                            
◎吳懷楚◎


一個月暗涼風晚上,我下班開車歸家途中沿著漢普敦大道直走,眼看就快要進入州際廿五號高速公路時,驀然見到一排五彩繽紛不停閃爍的燈光出現在我的車子照後鏡上。我心中不覺暗自叫苦。我心在想:「天哪!怎麼這樣倒楣,前後不到兩個星期,這是第二次被警察尾隨截停臨檢。」

記得上一次,也是晚上下班。為了我車子右前方的輪胎掩護蓋子甩脫落掉,而使到一名警察緊隨了我好幾條街角才把我截停下來通知我,而這一次又不曉得是為了甚麼,我百思不得其解。但際之一想:「今天晚上,自問自此至終,自己都不曾超速駕駛,又或是做出一些違反交通的例規來,查就查,怕他個甚麼!」於是,我把車子就近停泊到路的一旁,然後把車的窗子搖了下來,靜靜的坐在車內,等候警察的到來。

沒多久,警察走到我的車身旁,很有禮貌的向我打了個招呼,而我也回問他一聲安好。

「先生!你有喝酒嗎?」警察問。

「沒有。先生!我這個人最討厭的就是酒,怎麼會喝酒呢!」我望著他回答。

「沒有是最好。因為我發覺你開車好像有點不穩,你的車子會不會有那個地方不對而需要維修?我想你最好儘快帶去檢查一下。」警察說到這裡頓了一下,望著我又繼續說:「還有我想告訴你的是,你車子後面左方的訊號燈不亮,相信可能是壞了,這是很危險的,你知道嗎?」

到這個時候,我才明白他臨檢我車子的原因,也真虧得他的一番出自好意的警告,他的囉唆麻煩,也純是為了我的駕駛安全。立時我用很感激的語氣回答他說:

「謝謝你。先生!後面訊號燈壞了,我真的一點都不曉得,幸虧你今天晚上告訴我,明天我一定會把它帶去修好。」

「你有駕照和保險嗎?」

「有的。先生!」說完,我把駕駛執照和保險卡從腰包掏出來遞給他看。他祇大略過目和對照一下點點頭,便交還與我說:「沒事了,先生!你可以走了。不過,開車要注意安全。」

「我會的。謝謝你,先生!晚安。」

「晚安。」

望著剛才對我進行臨檢的警車從我車身旁呼嘯遠去,我總算鬆了口氣。

像上面的訊號燈事件而言,若是在一般亞洲地區的警察,像菲律賓、印尼等國家,相信他們都會裝扮視而不見,甚至說不定倒起霉運,他們還乘機找你麻煩,狠狠的向你敲一筆。我想,這就是東、西方兩域文明的不同所在吧。

回顧來美國這三十年來,除了二十多年前,因一次無意中超速被抄牌罰款至今,我一直都沒有因犯錯再接觸過警察。由來警察在我的腦海,都是讓我塑造出一種醜惡的形像,但從這兩次他們對我的作為表現,又不由得我把自己已往對他們的討厭形像改觀過來。畢竟,警察是為人民而服務,他們是人民的公僕,尤其是美國的警察值得推崇。

 二零一零年四月三十日於一笑齋

 

回應
文筆簡潔、文風樸實,讓執法與守法者的形象十分清晰,讀後令人感悟到人性美。
留言 : 葆珍, 10-May-01, 11:15:18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