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懷楚
       (現居美國丹佛)
更多>>>   
吳懷楚◎越南《喃字》的產生及其消亡


越南《喃字》的產生及其消亡       ◎吳懷楚◎

越南人的文字,打自秦始皇時期都尉趙陀將軍被派至百粵嶺南鎮守,以至後來稱帝獨立建國,雖經無數皇朝更迭,惟其所有記事典冊,還是要用漢語和漢文作為國家語言文字,可見得漢文其對古時越南影響之鉅。

至於越南人所謂自創的“喃字”(Chu-Nom),那是他們認為越南既然已是一個獨立自主的國家,就應該要有自己的獨立文字。為了要達到這個目的,他們自然是要想方設法去另創新字,於是這種“喃字”就應運而生。

“喃字”的正式出現是在十三世紀陳朝(1225—1398)太宗(1225—1258)時,並且已經開始逐漸取代漢字地位而成為越南國家文字。“喃字”,它是以漢字為基礎,運用:會意、假借、及形聲等造字方法,創造出一種新型的方塊字。

據文字學者專家後來考察所得出的關於“喃字”的結構創作,他的形製有點與壯族文字相同。“喃字”結構大致可分為下列數種:

【一】 假借:
按“本無其字,依聲托事”方法造出來的。其特別是借用漢字的形態來記錄與漢字的漢越音相同或相近,而意義又不同的越語固有詞,而這種“喃字”又可以分為兩小類。

(甲) 借同音漢字來表示。如:

(喃字)   (漢越音)    (越語音)   (意義)
  腰             yeu               yeu              愛

 (乙) 借近音漢字來表示。如:

(喃字)   (漢越音)     (意義)
  固               Co                 有
       
【二】 形聲:
此類字的特點是由一個型符和一個聲符共同組成,既表音又表義而
此類也可分為兩小類。

(甲) 由一個漢字部首加上一個漢字構成,漢字部首表意義,漢字表音。如:

(喃字)     (部首)    (聲符漢越音)    (意義)
“水旁+悲      水部          Bi -Boi                  游泳

(乙) 由兩個漢字構成,一個漢字表音,一個表義。如:

(喃字)     (聲符漢越音)     (意義)
南年              Nam + Nam           年

【三】會意:
此類字在“喃字”中數量很少,其特點是由兩個漢字共同表示,並且不含表音的偏旁。如:

(喃字)      (越語音)      (意義 )
并多               So Sanh           比較

【四】義讀:
此類字在“喃字”中也比較少見,其特點是借用與越語同義的漢字來記錄越語詞,可分為以下兩小類。

(甲) 借用與越語同義的漢字來記錄越語詞,在讀音上兩者毫無關係。如:

(喃字)     ( 漢越音 )     ( 越語音 )     ( 意義 )
 沃                 Uot                    Sung Ray       濕,肥美

 (乙) 借用與越語同義的漢字來記錄越語詞,在讀音上做了一些變動。如:

(喃字)     (漢越音)     (越語音)     (意義)
 袋                 Dai                   Day             這裡

【五】特製:
此類字的特點是基本按照“六書”中的“形聲”、“假借”、
“會意”的造字法,但有所創新。比如有了一些簡化或是添加。大致可分為幾類。

(A) 喃字形聲:將一個“喃字”用做另一喃字的形符或聲符。如:
(喃字) (喃字形符、聲符) (聲符越語音)  (意義)
天天           口上、口上                 Troi,Loi           話語
(喃字)   (喃字形符)    (聲符越語音)    (意義)
半怛      半,喃字中借“半”   Ban                  怛貴
             表示賣的意思。

(B) 喃字假借:將一個“喃字”假借作為另一個喃字用。如:
(喃字)
金黃 # “金黃”本來表示黃色(Mau- vang) ,而在越語音裡讀出的黃(Vang),借以表示Vang 是匆忙中的Vang。

(C) 借漢字的某一部份或將漢字簡化以構成“喃字”。如:
(喃字)          (越語音)        (意義)
丿 (一撇)            Phut                   分鐘

(D) 將聲符簡化構成“喃字”。如:

(喃字)(形符)( 聲符 ) (聲符越語音)(越語音)( 意義 )
去多        去   多(移字的簡化)    Di                       Di          去、走

(E) 在漢字上加“ㄑ、司、巨、口”等記號或部首構成新字。這些記號或部首並不表示形符,而只是表示這些字要歪讀 ( Doc chech )。如:

(喃字)   (漢越語)   (越語音)   (意義)
尼                 N i                  Nay            寄

(F)    特殊記音字:用兩個漢字來記錄一個越語音。今越語輔音“TR”
在古越語中為“BL”,因此需要用兩個漢字才能較準確地表音。如:
(喃字)  (漢越音) (古越語音) (今越語音) (意義)
巴賴           Ba-Lai          Blai                  Trai             左

以上就是創設“喃字”所構成的主要因素。越南人自從有了他們自己的喃字以後,於是就開始慢慢摒棄漢字,改用“漢喃字”(Han-Nom),意即一句喃字裡面,間中夾有些許漢字。這是因為那時候產生的喃字還不夠用,至終還是要繼續借用漢字來寫國家公文,作文章等。然後再過一段時期,“喃字”發展已經漸趨於成熟,正式有了自己的一種體系,於是越南人就大力向國人去推廣譜及這種新的文字,到了這個時候,越南人他們才完全正式用純“喃字”來創作文章。

在十三世紀的陳朝 (1225 – 1398) 陳太宗 (1225 – 1258)時,刑部尚書阮詮(Nguyen – Thuyen) 就領銜用這種新的純“喃字”寫了一篇《祭鱷魚文》而得到皇帝的賞識同時賜他姓韓,故後人都改稱他為韓詮 (Han – Thuyen)。

這篇《祭鱷魚文》就是越南歷史上出現最早的一篇“喃文”作品。跟著就是后黎朝 (1428 – 1527)御史阮豸(Nguyen–Trai  1380 -1442) 的喃字《國音詩集》和在1460年即位的黎聖宗 (Le – Thanh – Tong)皇帝著的《洪德國音詩集》(Hong-
Duc Quoc-Am Thi – Tap),這《國音詩集》和《洪德國音詩集》都是十五世紀越南喃字文學上的代表作。之後的十六、十七世紀,“喃字”文學又再獲得了長足的發展,這是越南文學和文化開始步入一個新的里程,同時也是越南民族創制其獨立語言文字所獲得的一個重大勝利。

當然,那時候的古越南,用喃字來寫作的文人大不乏人,但最令人矚目而又受到廣大歡迎的作品,莫過於阮攸用喃字翻譯成的“六八體詩”的 《金雲翹傳》。謹在此,我試節錄他的喃字首六句和今時的拉丁越文化《金雲翹傳》比照如下:

【拉丁越文】

TRAM NAM TRONG COI NGUOI TA
CHU TAI CHU MENH KHEO LA GHET NHAU
TRAI QUA MOT CUOC BE DAU
NHUNG DIEU TRONG THAY MA DAU LON LONG
LA GI BI SAC TU PHONG
TROI XANH QUEN THOI MA HONG DANH GHEN

【 喃字六八 】

百林  南年  童中  土癸  淂人  嗟
字字   才   字字   命    窖   羅  (心旁)吉   饒
ㄏ上吏  戈    沒    局   (水旁)彼   木兠
仍    調   童目  体見   罵   忉    疸    弄心
羅    之    彼    嗇    私   豐
天上   青    慣    退   (月旁)馬   紅   打   慳

由來越南人的民族獨立意識很高。就從前面“喃字”研創的一套法則和推廣譜及過程中來看,我們可以看得出越南人的天性聰明,他們的頭腦實在不簡單。雖然,“喃字”也有它一定的造字缺點與困難存在,但憑越南人的民族堅強品性與不懈的努力去創新和改善,那些所謂的缺陷與困難是應該不難克服。

“喃字”從十二世紀起源,經歷十三到十八世紀上半葉的推廣譜及發展,直到十九世紀上半葉,法蘭西入侵後,頒布全面禁止教授“喃字”和使用,所取代的是由神甫羅德 (Alexandre De Rhodes 1591 – 1660) 所設計的拉丁拼音字,於是“喃字”就在越南文字的歷史舞台上消失。

“喃字”從其起源、發展、直到其消亡,共存在過九百年的歷史。如果沒有法蘭西人的侵略;如果沒有拉丁化拼音文字出現,當然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因素是,如果沒有越南人民自己的接受和推廣這些外來的拼音字的話,相信今時今日的“喃字”最終將和日本的“假名”和韓國的“諺文”一樣,成為國家唯一通用的國語文字。

據悉“南漢喃字研究院”現在還保存著:文學、思想、哲學、語言、法律、道德等多領域的資料數以萬卷計,這些資料對研究古代越南人的生活很有價值。然而,今天的越南人對他們自己的“喃字”的認識,幾乎可以說得上是“零”,根本沒有人願意再去學習和再去使用。

美國“喃字遺產保護會”副主席阮清閑 ( Nguyen-Thanh-Nhan )教授說得很對。他說:「現在世界上只有大約100人左右能夠熟練讀和寫喃字,而喃字書籍的百分之九十以上尚未被譯成現行的國語拉丁字。相當的喃字資料,以書籍、橫匾、聯對、碑鍾銘文的形式散佈存留在民間還很多。為了解決當前這個問題,當務之急是,應該給年輕的一代教授喃字,並把喃字著作翻譯成現今的國語越文,此舉將會有助和增進越南人的知識,促使越南文化進入世界文化文明寶庫。」

阮清閑副主席上述這一番說話,很值得越南國人注意,尤其是史學家和文化界的人士深思。
  
                
二零一零年四月廿七日於一笑齋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