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懷楚
       (現居美國丹佛)
更多>>>   
吳懷楚◎一代坎坷的女史胡春香---胡春香 ( Ho – Xuan –Huong 1772—1822 )

一代坎坷的女史胡春香        ◎吳懷楚◎
                 
---胡春香 ( Ho – Xuan –Huong 1772—1822 ) 

         

       
十八世紀越南女詩人胡春香,生於黎朝末年,她也和阮攸一樣,曾經歷過西山皇朝和阮朝初年盛衰時期。在越南的詩壇上,她的名氣並不比阮攸低,她也擅長寫越南文的“喃字詩”和“漢文詩”,被譽為越南最偉大的詩人之一。

她的詩文創作在內容和思想上都很獨特,歷來都引起不少的爭議,越南歷代的文人和詩評家對她的褒貶不一。雖然如此,但是她的創作卻在形式和藝術技巧上,確實是有驚人成就和獲得肯定,而關於她的生平也是一個極具爭議性的話題。她的喃字詩無人能出其右,作品且是多產,寓意夠深,內容豐富,故有“喃字女詩王”之稱,惟可惜的是,她的詩作大多已散佚,至今傳世遺留下來的僅得五十餘首,全部都收錄在她的《春香詩集》中。

胡春香的祖籍是瓊琉縣瓊堆(Quynh-Doi)村人,在鄭、阮兩主相爭時期,生於昇龍(即今河內)“看春坊”內一個儒士之家,為儒士胡丕演(Ho-Phi-Dien)側室所生之女。胡春香出世時,胡丕演的家道已經中落,最不幸的是,在她童年幾歲時,其父胡丕演因病逝世,以致原來已經中落的家境更加清貧,於是她就由寡母撫育成人。

胡春香從小聰明好學,由於生長在儒士之家,所以能夠受到良好的教育。她十三歲時便能吟詩作賦,及成長後,大部份時間都生活在昇龍,潛心研究學問,同時為她的居室取名為“古月堂”。這個“古月堂”就是她用來讀書寫字和教學的地方,同時亦是她和文友吟詩酬唱之地。

她一生喜結文緣,交遊甚廣,與當時不少文人相往來。這段時期,在她的創作作品裡有不少漢文詩,另收入於她的《琉香記》詩集中。

胡春香她的一生愛情和婚姻都很不幸,她也曾與當時著名文人阮攸、梅山甫、巽風氏等相戀過,但因某些因由,致而無緣結為夫婦。她兩度嫁人為妾,惜兩度都作了寡婦。在第一段婚姻裡,她是被一官宦永祥府知府納為側室,生活本來應該很舒適,惟因正室妒嫉,因而經常遭到虐待,過着奴婢都不如的生活。未幾,夫婿因病去世成了寡婦,跟著就給正室逐出家門。後來,她又被身當賅總(Cai-Tong)的陳福顯(Tran-Phuc-Hien)看中而納為妾,陳福顯,當時人稱陳侯,乃廣安鎮參協。當是年為1818年(嘉隆十六年),胡春香已經四十六歲。

由古至今,中國也好,越南亦然,在當時封建舊年代社會士大夫的傳統觀念,始終都是共通一樣。所謂:“取妻要取德行,納妾要納姿色”。而那時候,以胡春香的年歲而言,已經是徐娘半老,根本就毫無姿色可言,所以當時的陳福顯納她為妾,絕非是看上她的姿色,而只不過是仰慕她的才華,娶她的名氣而已。不過,陳福顯,這位侯爺對她還算相當恩愛。由於陳福顯本人的文采亦有相當,故而夫婦倆亦常有唱和,下面就是節錄自《琉香記》詩集中兩首。

陳侯唱

吐鳳才高一世驚    龍城何幸聽懸鈴
每慚刻鵠才猶拙    自笑屠龍技未精
客地交遊隨處在    閨中才調自天生
相逢況又相同郡    潦草魚書一楮呈

春香和

愧無才調使人驚    十載風塵慣耳鈴
已是臨枰知敵手    莫須敲月苦殚精   
為輪為彈隨遭遇    誰鳳誰鶯任賦生
造物干人何苛惜    明珠休問暗中呈

陳侯唱

花院花人此度逢    嶺梅寒影入初冬
未曾睹面心先慕    豈但聯詩意始濃
春席未離雙眼淚    梵台垂喚數聲鐘
殷勤留取天邊月    一別西岩又萬重

春香和

翰名久仰喜相逢    近接光儀日正東
厚意未交知水淡    情懷初飲覺敦濃
吾州聲氣還相尚    我輩才情正所鍾
握手談心君莫怪    陸江一去水千重

從上面兩首唱和的詩意來看,猜想應該是胡春香和陳福顯兩人初相識時所寫。可能由於兩人都會詩文,同時又談得來,所以很快就成了知交,圓了他們的好事。就在夫婦倆相愛又相親的新婚那年的1818年,她的這位第二任夫婿卻因遭人舉報,私收民錢700緡(註)的貪贓罪名而入獄一年,最後更於1819年(嘉隆十七年)被斬決。

陳福顯死後,胡春香又再一次嘗到喪夫守寡的滋味。經過先後兩段婚姻不幸,飽受艱辛痛苦,因而她開始淡對人生。於是就在昇龍的西湖畔築了一所小屋獨居,從此專心修注學問,同時以教書維生,希望能夠安然度過其晚年餘生。也許由於兩度嫁為人妾遭逢不公待遇,因而使她不禁執筆寫下《妾婦吟》一些自身的感受。

人蓋棉被人寒苦    共夫劫數千刀誅
五奏十合偶同帳    一月幾回有亦無
強吞糯飯飯餿臭    但就幫工工無酬
早知妾身賤如此    寧守空房似當初

胡春香,她的詩作多以越南本土的文字“喃字”風格來作詩。這些喃字詩作充分代表了越南民間的話語,即使是寫漢文詩,其字裡行間也有著濃厚的民族色彩。尤難得的是,她的詩作能夠表達出一種雅俗共賞美的存在。更由於她的意識叛逆,大膽,故對於男女兩性之間的性愛問題,或諷刺,或直接,又或隱喻,都有著相當露骨的描繪。這個我們可以從她的以下幾首喃字詩看出。

蕩秋千

四根柱子誰巧種    蕩來飄去興沖沖
姑娘腰彎肚挺挺    小火膝曲背弓弓
兩巧玉足相追逐    四條約裙舞風中
遊春可知春意否    柱子拔後洞留空


詠扇  ( 其一 )

深深一洞總相宜    妾緣膠結已多時
撐開三角皮尚缺    合攏兩邊肉猶餘
無風英雄面涼透    有雨君子頭上披
掀起胸衣問帳裡    懷中劈啪可舒馳

詠扇  ( 其二 )

十七十八正當時    我兩相愛手不離
厚薄這般撐三角    寬窄如此插一枝
熱越熏人越涼透    夜愛不夠晝也迷
有緣為恃紅粉頰    帝藏君愛這東西

以上這三首喃字詩作,俗耶!淫耶!則是隨各人的意想而見仁見智了。胡春香寫詩另有一絕的是,她在拆字詩上的巧妙運用,有兩首茲錄其中一首,是她對未婚女性先生子的感慨。

無夫懷子

只因遷就成遺憾    此情此景郎知否
天緣未曾見冒頭    柳分卻已生橫枝
百年之罪皆郎兜    千恩萬情妾身受
世間貞言耳邊風    無而生有巧名聲

這首詩的手法,其妙處就在於拆字運用。在第三句“天緣未曾見冒頭”裡的“天”字,是絕對不能寫穿頭頂,若然寫穿頭頂的話,那豈不變成了“夫”字了。接著在其第四句“ 柳分卻已生橫枝”裡的“柳”字。在越南文字裡的“了”與“柳”是同音字,把這個“了”字在其中間橫加一筆,就成“子”字。越南人的喃字詩一樣有如唐律,要講究對仗,故而她用“天緣”去對“柳分”是絕妙,同時亦非常工整。任誰讀了這首詩,安敢對她的詩才不佩服。

從胡春香的生平記載看來,她的出身是平庸卑微,也許就是這樣,所以在她一般的詩作裡,她走的都是平民通俗路線,連低層的人士都可以去欣賞。

千萬不要以為胡春香老是在寫男女兩性之間的愛言句,又或是諷刺社會敗壞形象的詩,其實她也有許多寫景詠物不朽的精品。諸如《詠菊》:

不管寒風爽凍霜    黃袍擁簇籬笆前
心傾晚雪香奇絕    雜與凡花色一般
陶令古株聞未了    西施新種尚培秧
愛花當是醉醒者    盞酒黃花偶漫香
             
秋景

淅瀝幾聲蕉雨滴    蕭疏神筆亦難揮
長江浩浩浪平白    古樹蒼蒼傘圓枝
盞盡江山醉把酒    囊雲風月重由詩
始知山水宜人意    秋色眼前誰不迷

遊看春庭

夕下春遊看台顛    靈靈天宇絕塵煙
三巡朝暮鐘翻浪    一域滄桑水漫天
愛海千重難戽盡    思源萬丈易枯乾
尋遍極樂何方是    極樂分明在眼前

胡春香的詩作雖然多已散佚,惟其殘餘下來的五十餘首作品,在海外都有被翻譯成多國文字流傳。她的傑作在國內的越南,至今仍然分成兩派繼續爭論不休。不過,胡春香的創作的手法和美國近代的一位女詩人兼作家艾瑞卡.瓊(Erica Jong)很相近。故而對於美國詩人亨利.米勒(Henry Miller)的評語,他說:“她寫作像個男人,然而她是個完全女人的女人。在很多方面,她都要比很多男作家更直接和更坦白。”

亨利.米勒這一觀點,我是萬分認同。
(註) 緡:古代穿銅錢的繩子,也指成串的銅錢,一千文為一緡。
 
二零一零年四月九日於一笑齋

回應
我也欣賞春香詩,但要中譯時,常望而卻步。吳兄精彩的翻譯,我由衷佩服。我也曾翻譯春香一首"喻俗於雅"的春聯,錄下以助興:
除夕夜,乾坤緊閉,束朱帶,防魔王帶小鬼入;
大年晨,造化洞開,解素裙,讓少女迎新春來。

過客兄:你翻譯春香的春聯已應懷楚兄的意思移至他的大作內,請查看。
冬夢
留言 : 過客, 10-Apr-15, 07:45:25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