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懷楚
       (現居美國丹佛)
更多>>>   
吳懷楚◎記十八世紀越南的一位傑出詩人阮攸 ( NGUYEN -DU 1765 ~1820 )

記十八世紀越南的一位傑出詩人
阮攸 ( NGUYEN –DU 1765 ~1820 )   
    

◎吳懷楚◎


                   
阮攸,這個名字,在越南人而言,可以說得上是家喻戶曉。他是十八世紀時,越南騷壇上響噹噹的一名大詩人。

阮攸,字素如,號清軒,河靖宜春人氏。生於公元1765年,黎顯宗年間,正是黎皇朝崩潰前夕。他的家族是一個大望族,幾代都在朝中任官。

他的家族非但在政治上仕途顯赫,佔有相當重要地位。同時,他的父兄叔姪一輩,每個人都喜歡舞文弄墨,有不少作品行世,還自家形成了“鴻山”一派,為當時文壇所推崇。阮攸雖然是生長在如此一個優裕環境的家族中,但他並無半點驕縱跋扈。他平易隨和,勤奮好學,才華出眾。因之,在他十九歲那年(公元1784年)連中三元。就在他中了科舉之後的1788年,黎皇朝正式全面覆滅,繼之而起的,就是阮惠光中皇帝的西山皇朝(1788 –1802)取而代之。

正所謂:“一朝君主一朝臣”。阮攸的父兄長輩全都在黎朝任過官,自然在光中皇帝建立西山新皇朝之後,被打壓是必然的事。也由此連帶關係,致而阮攸本人也被牽連到,他空有一身學問膽色,卻無機會去發揮他的才華。當其時,他也曾暗中與一班前朝舊臣密謀試圖勤王恢復黎朝,只可惜到得頭來,僅贏得個徒勞無功。最後,因目睹時局的離亂複雜變遷,於是他鬱鬱不得志的回到鴻嶺,他妻子的故里瓊瑰(Quynh –Coi),自號“鴻山獵戶”,決意閉門讀書,把所有精神專注於詩文創作。

在他隱居鴻嶺的1795年元宵之夜,他仰首望見天上的一輪圓月,便想起了尚留在故里的兄弟,想起了自己年已屆三十中年,仍是兩袖清風,因之不禁有所感觸而發吟道:

元夜空庭月滿天  依依不捨舊嬋娟
一天春色誰家落  萬里瓊州此夜圓
鴻嶺無家兄弟散  白頭多恨歲時遷
窮途憐汝遙相望  海角天涯三十年

這個時候的古越南,雖然鄭、阮兩王南北紛爭時期已經宣告結束,西山皇朝崛起,惟天下大勢仍然四分五裂混亂不堪,黎民百姓依然陷於水深火熱之中。直至1802年,嘉隆皇阮福映(史稱阮太祖)以武力服天下,至此西山皇朝又步黎朝的後塵而走入了敗亡的歷史。

嘉隆皇帝取西山皇朝而代之後,定國號為阮朝,以順化為國都,並廣納人才為國家效勞。是年的阮攸,因受到嘉隆皇的賞識而於1804年被宣召入朝作官,出任太平扶翊 (Phu – Duc)縣知縣,這是他的人生一個轉捩點。不久,便遷升河東為常信府知府。1806年,嘉隆皇因鑑於阮攸的才華非僅止限於知府之職,於是下詔宣召阮攸回京,並升為東閣大學士。至此的阮攸,總算是得到揚眉吐氣,撥開雲霧見青天了,而他的官運自此也扶搖直上。

1809年再獲升為廣平布政使,1813年更一躍而為勤政殿大學士,是年受皇命出使中國。這時的阮攸四十有八歲,正是精壯之年,惟過於操勞國事,致而滿首霜髮,當他啟程北上中國,路經昇龍(即今河內),這個舊日黎朝的皇都,回憶黎朝人和事的變遷,使到身為前朝王孫的他難免有所感觸。於是他不禁又吟道:

傘嶺瀘江歲歲同  白頭猶得見昇龍
千年古室成官道  一片新城沒故宮

從阮攸中舉之年起,以至黎朝崩潰,西山滅亡,繼而代之的阮朝;再從他正式步入仕途的初任小知縣,直至遷升為勤政殿大學士止,在這短短的二十九年間,世局的滄海變幻,對他來說實在很大。一個月圓晚上,他獨自庭院徘徊輕輕歎息,深感自身飄泊的無奈。他仰望碧空明月長歎而詠:

古時明月照新城  猶是昇龍舊帝京
忂蒼四開迷舊跡  管弦一變雜新聲
千年富貴共爭奪  早歲親朋半死生
世事浮沉休歎息  自家頭白亦星星

阮攸,在他出使到中國,其所經過的地域甚廣,所見所聞也多。所以他逗留在中國期間,足跡所到之處,留下不少佳作。諸如他和來自中國使者乘舟沿著黃河上北京時,途中就以《黃河》為題而寫了一首律詩:

一氣茫茫混沌前  其來無際去無邊
天皇巨派九千里  聖主休期五百年
懷古未能忘夏禹  至今誰服羨張騫
秋中可有浮沙過  我欲乘之上青天

另外,在他途過徐州和抵達耒陽順道憑弔杜甫墓時,也有五、七律各一首如下:

徐州夜
                         
行路避干戈  嚴凍夜渡河
月來南國大  山入北徐多
城外列兵甲  城中聞弦歌
枯腸三百樹  樹樹有啼鴉
 
                          
耒陽杜少陵墓
                       
千古文章千古詩  平生佩服未常離
耒陽松柏不知處  秋滿魚龍有所思
異代相憐空有淚  一窮至此豈工詩
掉頭舊症癒痊未  地下無錄鬼輩欺

阮攸一生很仰慕杜甫,兩人所走的詩路都很相近,都是寫實主義派。即如他在《阻兵行》就如斯寫道:

“金相相,鐵錚錚。車馬馳驟雞犬鳴,小戶不閉大戶閉。扶老攜幼移入城, . . . . .

湖北河南久無雨,自春到秋田不耕。大南小女頻饑色,糠粃為食梨為羹。眼見饑夫死當道,懷中棗子身邊傾。. . . . . .歸來歸來莫作死,府臣惠保如父兄。”

阮攸第一次出使中國非常成功,歸來輪功又獲得遷升為禮部左參知。在他出使回國之後的1816年,他在文學上的成就最大,莫過於他將中國明末清初青心才人的章回小說《金雲翹傳》故事,用越南喃字和純民族獨有體裁的“六八”體詩寫成一篇千古傳誦,長達3254句的敘事詩。

1820年嘉隆皇駕崩,明命皇帝即位,他又再一次受皇命出使中國,惜是近起程時刻病歿,以致未能成行,亡時年僅五十有五歲。阮攸一生詩作頗豐,除了喃字詩外,還有漢語詩《清軒前后集》、《南中雜吟》、和《北行雜錄》四卷傳世。

(註) 喃字:乃越南借用漢字作為藍本而自創出來的一種方塊文字。

二零一零年四月六日於一笑齋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