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懷楚
       (現居美國丹佛)
更多>>>   
吳懷楚★書評●張正瑜◎仰望超然人性的《慧星》----讀美國華人著名作家吳懷楚先生長篇小說《明日又天涯》掩卷有感

書評  
           
仰望超然人性的《慧星》

 

張正瑜

 



----讀美國華人著名作家吳懷楚先生長篇小說《明日又天涯》掩卷有感

一個國家或民族的作家,從他自己的文化角度去觀察描繪,哪怕是隨海飄零在海外,在異鄉,很可能會溶納于另一個國家民族的文化。在兩種文化的交叉點上,他會非常自然傾向於自己本國家的民族文化。他豐富文化的內蘊,寫出的情感,寫出的意境,儘管是有異國的地域風物及其文化背境色彩,與他本人的人生感受揉合起來,在審美視角和認識價值,都離不開對祖國文化獨創把握。因為作家心中都有一根纖細的感情心弦,從他的作品中奏效出豐富複雜的情感與純真高尚人格的原始神音。無論什麼時候,什麼人都不會忘記自己的母親!我在給中國散文家協會副秘書長,中國財經報主編寧新路先生的《寧新路散文研究》中曾說過:“藝術家的情感世界脆弱得像一張紙,任何一滴眼淚都會將它濕透,因為他有一顆善良的心。”

多少年來,旅居海外異國他鄉的華僑華裔們,像芝加哥的榮惠倫;多明尼加的王貽高;加拿大的區國明、陳鐵、鄧超文、李良初、李越明、徐正儉;美國的畢日升、吳懷楚、梁柳英、張正平等赤子,那個不是頭頂北斗七星,踏在崑崙山的命門,置身於天地中脈的中轴線,以黃帝遺傳的黃皮膚的特徵,在世界弘揚儒釋道文化,彰顯華夏古老文明,利用多種現代文化傳媒工具,將中國歷史及文化放進世界中去研究,去弘揚,去發揚光大。因為中國傳統文化對世界人類的發展具有指導性的重大意義!特別值得注意的是:中國人的思維方式與西方人的思維方式有著截然不同之處,就是中國人是整體思維,採用混沌思維方式是中國文人的特有方法,按照混沌思維方式來構建自己的哲學體系。從若干書畫、詩人、小說家的藝術創作中特別明顯突出的是“體用一源,一體兩用,詩文包孕性和古昔今現法”中國哲學邏輯的結構論的宏觀運用。而西方是體用並立,一體一用,分門別類的單向思維模式,在哲學體系方面顯得有些單調,偏面。所以形成東西文化中存在的“非對立性”的差異。這種差異的形成是宇宙觀思維模式的不同所產生的差異。

從吳懷楚先生的《明日又天涯》中可以很明顯的看出,他的思維創作模式,正是在一定的經濟、政治結構下,採用中國哲學邏輯的廣泛運用,在相互聯繫相互作用,靜極生動,動極生靜因果必然產生的自然規律的預見性、規律性實現他的創作中獨有的組合方式。這種預見性與規律性的獨特組合方式正式來源於中國特有的“太極理論”,從中尋找出藝術情感的快適度。

現在人們對天人感應已有相當的認識,而其中所隱含“天人合一”感應的學問往往被人忽視。天地時刻有感相應,垂像成形須臾不離。也正是由於伏羲、大禹這種的聖賢才能在天地的運轉中,把握像和型的規律,溝通天、地、人的信息,也就是起心動念天地皆知的規律,創建了河圖,洛書,誕生了“易”這門科學。

河圖---------孔穎達易書說:“河圖、八卦伏羲氏王天下,龍馬出河,遂則其文,以通八卦,謂之河圖。”所見之圖,其皆有點,二七在前,一六在後,三八在左,四九在右,五十在中。河圖的口訣是:一與六宗而居乎北,二與七為朋而居乎南,三與八同道而居乎東,四與九為友而居乎西。(楊雄《太玄圖篇》)。洛書孔傳易書說:“大與禹,洛出書,神龜負文而出,列於背,有書至於九,禹遂因而第之,以成九類常道所以次序。”神龜背上可概括:“九文近頭,一文近尾,三文近左肋,七文近右肋,四文近左肩,二文近右肩,六文近又足,八文近左足,五文在背中。”形成古洛書圖。即東、西、南、北、中、東北、東南、西南、西北、的天地定位。古人以元氣、元光、元音三元立論,總結出無極、太極、循生、化、返的極化規律,突破了兩千於年來未解決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的境界,發古文化之幽玄,合當今之科學,貫古通今。人為萬物之靈,位列三才,與天地同參。東方(木)、(朔);南方(火)、(上弦):西方(金)、(下弦);北方(水);、(晦);中方(土)、(黃)。黃帝為黃種人之祖先。“易”有太極,是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陰陽調控四象互生并化生成四陽卦,四陰卦,合之為八卦。八卦中又含八卦,即八(乘)八六十四卦,而六十四卦中每卦又含八卦,延化成四千零九十六卦,直至萬物生化,無窮無盡,不離其宗。周文王破譯先天與後天轉化之機,化先天之乾坤為後天之離坎;化先天之離坎為後天之震兌;化先天之震兌為後天之艮巽;化先天之艮巽為後天之乾坤,形成後天八卦圖說。老子《道德經》將河圖洛書中揭示出天、地、人、生、化、返的規律概括為道和德,廣泛推廣運用於社會、家庭和人天科學研究,形成“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負陰而抱陽,衝氣以為和”。由和而產生的“和論”(和平、和平共處、家和萬事興、和為貴、互惠互贏等)是中國古老文化對世界作出的巨大貢獻!2008年,北京奧運會開幕式完全介紹的是中國太極文化,中心意旨就是一個“和”字。到了宋代,有識之士為求“道正綱紀”、“德配天地”,大膽改革,吸儒釋之理而更新道學,開創三教合一的源頭。元朝馬端臨《文獻通考》力推陳搏的“無極圖”、“太極圖”和周敦頤的“太極圖說”。他在《太極圖論辯》中說:“太極圖創於河上公,傳自陳圖南(陳搏字),名為《無極圖》,乃方士修煉者之術. . . . . . . .周茂叔(周敦頤字)得之,更為《太極圖說》。”

周敦頤在《無極圖》的基礎上,補充和發展了其理論,建立了。無極-----太極-----陰陽-----五行------萬物”的宇宙生成模式,也是對《道德經》“天地萬物生於有,有生於無”和“道生於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的弘揚。“無極而太極,太極動而生陽。動極而靜。靜而生陰。靜極復動。一動一靜,互為其根。分陰分陽,兩儀立焉。陽變陰合,而生水、火、木、金、土,五氣順布,四時行焉。五行--------陰陽也,陰陽------太極也;太極本無極也。五行之生也,各一其性。無極之真,二五之精,妙合而凝。乾道成男,坤道成女。二氣交感,化生萬物。萬物生而變化無窮焉。唯人也,得其秀而最靈。形既生矣,神發之矣,五性感動,而善惡分,萬事出矣。聖人定之以中正仁義而主靜,立人極焉。故聖人與天地合其德,日月合其明,四時和其序,鬼神合其兇,君子修之,吉;小人悖之,兇。故曰:’立天地之道,曰陰與陽;立地之道,曰柔與剛,立人之道,曰仁與義;又曰:’原始返終,故知死生之說。大哉,《易》也,思其至矣。’”周敦頤這段論述,是對宇宙生成模式和天、地、人、三才整體的勾畫,其思想內容,名詞概念,乃至寫作形式都與佛道有明顯的淵源. . . . . . . .由於時代的演進,“太極”一詞成為儒釋道三家接受,共同廣為運用,成為“三教合一”集大成者。即“中正,仁義”儒家的“養德盡性”;“無欲主靜”是佛家“明心見性”;“調陰和陽”道家的“修真煉性”。從而開創了中國文學一代半日讀書,半日靜坐的妙悟理學新風。形成現代小說家共用的“從物理境轉入心理場”的禪悟過程。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心理場,這個心理場就是自己的信息源。詩人、小說家、藝術家都俱備一個特殊的功能,這個功能就是能看到常人看不到的景象,聽到常人聽不到的聲音。特別是從事文學創作的人深有感受。當你在構思一部長篇小說時,就預感到它一定會成功,並且在創作過程中,耳邊會有人告訴你一些驚語,夢中經歷你不曾經歷過的情景,對你的創作有極大的幫助。真是有如開閘之水,下筆如有神,一發而不可收。這是上蒼對你人格魅力的饋贈!也許作“剎那間直接把握的藝術直覺”。因為心理場的推斷是離不開社會生活這個物理環境的,所以預見性的構思規律性的順其自然模式,正式中國太極學說的繼承與發展。我認為:人的先天性靈蘊含在天體宇宙之中是不斷輪迴人世的。所以具有天賦功能的天才表現是源於先天的早期混沌中的物質與後天努力凝聚和合命運而成的共同體。所有人都是在政治,經濟,宗教,制度,規範的束縛下發揮自己的才幹,造福人類。否則將是悲劇和犯罪。

吳懷楚先生《明日又天涯》這部長篇小說的敘述藝術正是揉和了中國對宇宙生成模式和天地人三才的整體勾畫。其思想內容與寫作形式與儒釋道三教合一理論體系相匹配,突出了人為萬物之靈,五情感動,而善惡分,萬事出矣。《明日又天涯》主題思想彰顯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殺人者償命,積德者長壽,為官不仁者丟官喪命,我不犯人,人不犯我,害人害己,正義必戰勝邪惡,儒家思想的養德立命,養德盡性,善始善終內涵。從中得出一種自己的命運壽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兩千年前莊子已經論過:“吾生也有涯,而知也無涯。以有涯隨無涯殆己”。(《養生主》)因為宇宙的 360 年的一個大循環中,每個人都處於他的每天十二個時辰中而出生。八卦演化的四千零九十六卦正是人生命運的密碼,所以人一出生剎那間就決定了他的生死命運走向。實際上人們的一生都是茫茫人海中天天走天涯,明日又天涯。每個人都像一顆流星在茫茫宇宙中劃過短暫的光亮而消失在無盡頭的天涯中。

“良工不示人以璞,精雕細刻出神來”,吳懷楚先生這部 30 萬 6 千字的《明日又天涯》中,從袁煥田被解放軍解救,他因“父母在,不遠遊”的孝心又說服了解放軍將領蘇永倫釋放了原本營教牢的女幹部黎碧玉,兩人以夫妻名義回到南越的胡志明市。因侯景用公安總署長仰慕黎碧玉的姿色對其家庭傾力相助,採用扮作反共勢力蒙面佔有了黎碧玉,致其懷孕,又說服袁煥田、黎碧玉保留胎兒。後因共產黨員家庭的八叔一家,及華岳峰大校的安排下暫時安頓下來,不料因侯景用顛覆政府,殺害河內政府官員,成全了阿雄與雪華,又殺害了自己的老婆和情敵。留下一封懺悔信謎底打開,而消聲隱居,不知去向。後在眾人隨海逃難飄零經歷萬劫,卻奇蹟般的保存了華岳峰的背包,因為這個背包是侯景用專門托華岳峰送給袁煥田的。當袁煥田讀完信後感慨萬千,方知妻子腹中胎兒原來是侯景用所為,在黎碧玉非常關心詢問侯景用的下落時,一陣海風將信刮進了大海 . . . . . . ..故事情節驚心動魄,跌宕起伏,將尊儒效法,道法自然,慈悲為懷,同中國經史中的“記言、記性、記志、記情、記意”完美結合的創作手法中所體現的“懲惡而勸善”的作者思想意蘊教育價值體現。吳懷楚先生這種“詖辭知其所蔽,淫辭知其所陷,邪辭知其所離,遁辭知其所窮”。從不同人的不同言語中察其心理,度其行為,知其後果,細微而量,略小存大,舉重明輕,迂徐含蓄,微婉多切,用語精嚴富含哲理的寫人方面的功力,對當代與後世小說創作有着非常深遠的影響!在執著於人情的擴大透視中,多重情感交相映照,顯示出一種在精神上登高望遠的審美心態,體現出吳懷楚先生豐富的生活閱歷,對社會萬象積累拷貝的投射。

這部《明日又天涯》中描寫華僑海外苦難的生活方式習慣,為人處世無不滲透中國儒家思想內涵,對中國式的清明、中秋、春節鄉俗,得以延續繼承,書中無處不在的中國文化元素,讀來令人心潮起伏,感傷萬千。我是為書中主人翁的不幸遭遇,懷著擔驚受怕,心跳加速,熱血奔流的忐忑中掩卷有感;這是一本悲涼難言的人生感受奇書。美好的時光容易消逝,真摯的感情不可多得;禮法道德不可逾越,一定的規範必須遵守;人若喪失了人性是一種悲劇;儘管人生苦澀與悲情同在;更有溫馨和甜蜜共存,只要記牢作人的底線,人生就不會變成命運狂風中的一朵枯蓬. . . . . . . .

時間凌波皆日月,心頭敞亮聖賢燈。”因為人人心靈上空都閃耀著一顆人生導向超然人性的“慧星”,人人都有仁愛的自知之明。往往在權力與金錢情慾的誘惑下違心做出了錯誤的選擇,自己導演了一場自己人生的戲劇!歡迎眾位先生都來讀一讀吳懷楚先生的《明日又天涯》,否則我認為是一種遺憾或損失。


2017年5月17日14點45分寫於  山東萊蕪評論家協會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