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懷楚
       (現居美國丹佛)
更多>>>   
吳懷楚◎三言兩語試解讀鄉土詩人王耀東

三言兩語試解讀鄉土詩人王耀東

                                                                   
吳懷楚




屈指算來,和耀東兄認識已有二十個整年頭。

記得1997年,當我出版第一部個人現代詩集《我欲挽春留不住》,蒙他為我寫了一篇詩評,發在《新大陸》詩刊上。自是,我也就和他在詩的創作方面,有著更為密切的相互交流連繫。而期間,更蒙他惠贈我不少他的個人著作。耀東兄在創作的領域中,除了創作量豐富外,他的創作層面,堪稱得上是多面手:散文、小說、劇本、現代詩等。

我最欣賞的是,他那帶有濃郁鄉土氣息的詩,每讀到他的鄉土詩,我就有種回到自己故鄉的親切感覺,這就難怪他贏得“鄉土詩人”這個美譽了。

從1997至2010年這段期間,我和耀東兄僅止於神交,直至2011年10月暮秋一次偶然機會,我到武漢訪友,途經北京,耀東兄聞訊,還專誠乘搭了一個小時的快鐵,趕來我下榻的所在與我見面,同時還與我來個“二鍋頭”把盞歡談。雖然,是次只有那麼個近兩小時的短暫會晤,惟卻為我帶回一個難忘的回憶。是次的會晤,捨去他相贈的著作不說,尤為難能可貴的是,他還親手持贈其所書的“國魂”二字墨寶。

想不到,從北京與耀東兄匆匆一別至今,又是五年於茲,當我今時再讀到他的詩作時,耀東兄的創作顯然又更上層樓。即如新近在美國的“詩天空”(Poetry Sky),我就讀到他的兩首詩作:

一層一層
折疊在雲中
是在向前延伸
還是向遠方追問
小鳥站在雲層深處
是否那就是我的回聲
___《山路》


和另一首 :

你從那一個角度
走進了老鷹的巢窩裡呢
在沒有位置的足印上
歌的腳印又在那裡呢
詩的面龐  詩的身影
總是一半模糊一半清醒
被詩認定的那一兩朵雪株花兒
多少年後總還是那麼新鮮
___《詩》


說得很好,“詩的面龐,詩的身影,總是一半模糊,一半清醒”。讀這句詩,驀然,我似深有感悟。

讀這兩首詩,我的思維,不期然地在詩人的含蓄筆調下,又把我引領進入他的詩的另一個境界裡。

除了詩的一絕外,還有就是他的書畫造詣。記憶中,許多年前,在《北美洛城作協》劉耀中文友的熱誠協助下,以交流形式,還隔岸為他在洛杉磯辦了一場書畫展,據悉獲得相當好評,是場展覽辦得異常成功,只我是次無緣到場參觀,殊為可惜。

若就“詩書畫”三藝,稱耀東兄一聲大師,也實在是絲毫不為過。

執筆到此,在擱筆前,我偶然想起曾經讀過他的一首詩《人生就這麼一閃》,在其詩的末段,就有如斯的句述:

我的一閃
我堅信  它不是流星
也不是殞石
而是澆灌綠色的一汪清泉


我很欣賞這幾句詩。耀東兄!讀你這許多時日,我絕對相信,你的一閃,絕不會是一顆流星,更不會是一顆殞石,而是澆灌騷壇綠色的真正一汪清泉。

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五日於一笑齋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