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懷楚
       (現居美國丹佛)
更多>>>   
吳懷楚◎秋燈夜點讀《嶺南摭怪》

秋燈夜點讀《嶺南摭怪》吳懷楚


圖片:作者提供

中國與越南這兩個民族關係,不論其在:民情、風俗、以至文學,兩者之間都有著相連一層不易劃割,難分難捨的淵源。

過去的越南人,都深受漢化,都讀周易、四書,五經,寫漢字,尊孔,崇孟,奉道,傳世的漢文文學典籍創作,為數更是不少。惟今時人們不輕易得窺其作品原貌,而難以讀到而已。原因是,所有過去越南人的這些漢文創作珍貴寶籍,全部都被封藏在所謂「國家書院」裡面。同時,基於民族感,僅作有限度開放,讓給極少部份通曉漢文古籍的越南學者來鑽研,然後再將之翻譯成拉丁越文,好讓現代的越南人能夠去深入探索與瞭解,這些昔日原是他們的祖先遺留下來的文學,文化寶藏。。惟由於受到環境條件與種種的敏感因素規限,所以收益效果不大。同時,有許多越南古籍亦因缺乏專人監護管理而致失落,甚至損壞。因此,在無意中造成越南文化一項不容忽視的無形損失。

記得去年有讀過一部《越甸幽靈集》(VIET-DIEN U-LINH TAP),相隔一年後的今日,筆者有幸又翻讀到另一部越南文學鉅著《嶺南摭怪》(LINH-NAM TRICH QUAY)。這部《嶺南摭怪》是繼《越甸幽靈集》後,在越南文學領域上,同樣也佔有舉足輕重的席位。是十三、十四世紀間越南陳朝(公元1225 -1398)時期作品。作者相傳是石室陳世法(生卒年不詳)。

陳世法,又名衍之,號式之。原是陳朝一名儒學者,其原籍為越南北方山西省國威府石室縣人,曾出仕陳朝國子監藏書處一名小官。後至十五世紀末黎朝聖宗皇帝(公元1460 - 1497),《嶺南摭怪》才分別由“京北道監察御史”武瓊(VU-QUYNH)和安山縣阜下社喬富(KIEU-PHU)兩位進士校正與修訂完成。

筆者讀書,素來都是喜歡讀原作,這是筆者個人的特性喜愛,因為筆者認為,只有這樣,才可品讀得出原創它的原韻原味。

《嶺南摭怪》的原創是漢語文言文,又有人稱之謂《嶺南摭怪列傳》(LINH-NAM TRICH QUAY LIET TRUYEN)。這部名著,雖謂時隔於今已有七百餘年歷史久遠,惟其於今仍為越人讚賞而津津樂道。

從地理而言,“嶺南”,是指五嶺山脈的南方,地處廣東省境內。所謂“五嶺”,其實是由“越城嶺”、“都龐嶺”、“萌渚嶺”、“騎田嶺”、和“大庚嶺”組成。“五嶺”其地廣括處,除廣東外,還包含廣西、湖南、江西、及福建五個省區的交界處,是中國江南最大橫向構造帶山脈,是長江和珠江兩大流域的分水嶺。

《嶺南摭怪》全書分為兩卷,共收錄了二十三個篇章故事。故事的主要內容,有越南的古代習俗、民間傳說;中國的傳奇故事與印度神話。就是由於書中有許多的故事,多受到中國的傳奇故事影響,故而其中許多個故事內容都與中國的傳奇作品十分相似。即如《越井傳》,取材自唐、宋代時的《鬼才記》,及元代吳來的《南海古蹟記》、《金龜傳》裡的安陽王築螺城情節,乃取材自中國巴蜀(即四川)地區的傳說,《鴻龐氏傳》裡的涇陽王娶洞庭君之女的筆調,則取材自《柳毅傳書》;秦代阮翁仲威震匈奴的故事,則被搬入《嶺南摭怪》裡的《李翁仲傳》。

至於書中部份內容淵源自印度的神話,如《夜叉王傳》中提到的胡猻精國故事,就被學者認為是印度史詩的《羅摩衍那》(梵語 RAMAYANA,即“羅摩的歷險經歷”)的越南版本,甚至到認為,中國古典文學名著的《西遊記》都是得到這個《羅摩衍那》敘事史書的啟示。此外,書中更有不少凭借中古史時,中、越之間歷史史料作為依據來講述的故事。即如《二徵夫人傳》、《蠻娘傳》、《南詔傳》、《蘇瀝江傳》、《董天王傳》等。而讀者可以從這些篇章故事,對過去中、越這兩個古老民族糾纏不清的情結恩怨,瓜葛歷史,有著更深一層的認知與理解。

雖謂越南、中國的民情與風俗有著很多相同的地方,但是,越南人也有些民俗與中國迴然不同之處,這是地域性的風土民情使然。

眾所周知,在熱帶地方有一種椭圓形,名為檳榔的小果實,這種小果實,越南人很喜歡用來搭配美蒥葉,放到口裡嘴嚼,經過一段嘴嚼後,就會嚼出一種殷紅的液汁,吃檳榔的人將這些紅色液汁吐出,往往使人乍見之下,誤認是在吐血。而這種檳榔果,是越南人在進行婚嫁時,男方向女方送去聘禮時不可或缺的禮物。

而這個檳榔,究竟又是代表一些甚麼意義呢?筆者過去為了要滿足個人的求知欲,也曾經就這心中疑問向一些越南人請教過,惟回答得含糊不清。不想到在讀了這《嶺南摭怪》後,在書中卷一其中的《檳榔傳》,卻為筆者解答了這個藏在心裡已很久的疑問。據這篇章故事的傳說內容原創如下:

“上古時有一官郎,狀貌高大。國有賜高侯,便以高為姓。生男二,長曰檳,次曰榔。兩人相似,不辨兄弟。年十七八,父母俱亡,師事道士劉玄。劉家有一女,名璉,年亦十七八。二人見而悅之,求為夫妻。女未辨其兄弟,乃以一盆粥,一雙箸與二人食。弟讓其兄,始辨之。其女歸告父母,嫁與兄為妻。同居時或忘弟,弟自感愧,謂兄得妻忘弟,乃不告兄,自去回家。行至林野間,遇深泉,無船可渡,慟哭而死。化成一樹,生於江口。兄不見弟,尋到其處,亦投身死於樹邊,成一塊石,盤結樹根。妻尋夫到此,又投身抱石而死,化為一藤,旋繞樹、石上、葉味芳辛。劉氏父母尋至此,旋不勝哀慟,乃立祠其地,人皆焚香致拜,稱兄弟友順,夫妻節義。

七八月間,暑氣未除,雄王巡行,常駐蹕避暑祠前,見樹葉繁密,藤葉瀰漫。王問而知之,嗟嘆良久,命人將樹果、採藤葉,親咬之,唾于石上,其色生紅,氣芬芳。乃燒石灰合一而食,最為佳味。唇頰紅色,知為物重。乃取而歸,令各將種植,今即檳榔、美蒥葉及石灰是也。后凡南國娶會同大小之禮,以此為先。此檳榔所由始也。

此外,尚有一篇對西瓜在上古傳入越南的說法,名為《西瓜傳》。在中國上古史典籍的記述則是。西瓜是神農嘗百草而有,它的原名是叫“稀瓜”,後訛傳成了西瓜,與越南的這個傳說是迴然有所差異。越南人在其《嶺南摭怪》裡,對西瓜則作如是筆載:

“雄王之世,有臣枚暹,本外國人。年甫七八歲,’王買諸商船為奴。及長,面貌端正,記識事物,王賜名枚偃,號安暹。賜之一妾,生得男女。寵任之,委以事務,漸成富貴。苞苴踵門,遂生嬌慢,常言曰:「都是我前身之物,不曾有主恩。」王聞之大怒,曰:「為人臣子,自生嬌慢,不知主恩,謂都是前身之物,今置汝於海外無人之地,尚有前身之物否?」乃放枚偃於峨山縣(一作夾山)海口外沙河(洲),四邊無人跡通焉。留與糧食,足四五月,使食盡而死。其妻慟哭,安暹笑曰:「天既生我,必能養我。生死在天,吾何憂乎?」忽見白鳥飛從西來,止於山隅,叫號三、四聲,乃吐瓜核六七個,落於沙上,發生茂盛,結成果實。安暹喜曰:「此非怪物,此天所以養我也。」剖而食之,其味清甘,精神淡爽,留其核,後年再種,不可勝食。又以易米粟,養其妻,不知其名,以鳥銜自西來,故曰西瓜。魚釣商賈之客,食者皆悅其味。遠近村巷之人,買者亦傳其種。

後王思及之,使人就所居問存否。其人歸報,王嘆息曰:彼謂前身之物,誠不虛也。」乃召還,復其職,賜以奴婢。名其所居沙洲曰安暹洲,其村曰枚村。或稱安暹父母祖妣原其所居,即今清華處峨山縣安暹洲是也。

據悉,《嶺南摭怪》在陳世法之後,有不少新作後來添入,直至莫朝時(公元1527 - 1592)計共有四十餘篇,惟近代越南黎貴敦(LE QUY DON)和潘輝註(PHAN HUY CHU)兩位著名漢文學者認為,《嶺南摭怪》應以石室陳世法的廿三篇原作為準。

雖然,《嶺南摭怪》被譽為越南人漢文文學的驚世之作,惟以筆者讀來感覺,讀《嶺南摭怪》,就如同讀中國晚清袁枚的《子不語》類似筆記小說一樣。只是俗語有云“物以稀為貴”。在越南人而言,今時吟詩作對者,的確是大不乏人。惟能寫出像這類文字的人,畢竟並不多見,故顯得其珍貴無比。

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三日於一笑齋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