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懷楚
       (現居美國丹佛)
更多>>>   
吳懷楚◎令人難以解讀的郭沫若

令人難以解讀的郭沫若    吳懷楚



騙了無涯過客
有多少風流人物


這是毛澤東在其填的《賀新郎》詞中句子,筆者謹在此借用來作為本篇文字的開場白。

在這中國近代文學史上,筆者很想談論一個人,一個是筆者過去非常崇拜的人物-----------郭沫若。有關郭沫若的生平事跡,不讀還真不知道他究竟是怎樣的一個風流人物。

郭沫若(1892--1978),原名郭開貞,號尚武。筆名郭鼎堂、麥克昂。祖籍原是福建汀州府寧化縣,他本人卻是生於四川樂山。嚴格數典來說,他應該是閩西客家人。而聽說,他的先祖郭福安更是大有來頭,說是郭子儀的後裔。

提起郭沫若,這位被譽為中國當代文學先驅者,相信許多上了年紀的文人都不會感覺到陌生。

說到郭沫若的文字多元創作,簡直堪稱得上是“包羅萬有”。舉凡:散文、雜文、小說、新舊體詩、翻譯、學術研究等,幾乎無所不涉。至於其著作更是豐盈無比,如《羽書集》、《蒲劍集》、《今苦集》;戲劇《棠棣之花》、《屈原》、《虎符》;學術著作《十批判書》、《中國古代社會研究》、《甲骨文字研究》;翻譯作品《浮士德》、《少年維特的煩惱》和《雪萊詩選》等,估計其創作超過百萬字。

郭沫若的創作大可分為兩個時期。早期作品充滿懷古幽思,異國情調浪漫,可堪一讀。而後期“文革”基於大勢政治風朝,基於識時務,卻一反常態,其筆底下所流瀉出來的,全是阿謏奉迎之作,根本乏善可陳。

在郭沫若詩的創作裡,仍以舊體詩為主,只是現時坊間不易讀到。且看他以下的一首《皖南事變》,是1941年作品。
 
江南一頁奇冤史  萬眾皆先天下憂
淚眼揩乾還苦笑  暫忘家難賦同仇

 
皖南事件是發生在1941年春,時值日寇侵華,國、共兩黨部隊因戰術和戰略問題而發生抬摃衍生出來。尤其共軍部隊所屬的“新四軍”,不甘受抗日中央領導和指揮調度而鬧事,並與中央軍發生正面激烈武裝衝突,結果新四軍落敗,而郭沫若當時的思想卻是傾向於左派,十分同情新四軍,故事後大大有所感觸寫了這首絕句,雖然詩中沒有明確點白,惟他對中央的不滿,從他的這首詩作可以看得出來。

郭沫若的才華是不容懷疑的。他在毛澤東未得志時,也曾經為過建立新中國奔走的所謂“革命事業”,付出了不少的個人貢獻,故而深得毛澤東和周恩來的賞識。尤其是在詩詞文學方面,又與毛澤東志趣相投,兩人經常交流唱和。他為人最大的一個長處就是“圓滑”,凡事識得望風掌舵,正如俗語有云:“識時務者為俊傑”,待人處世,左右逢源,做個好好先生。也為此,在新中國成立後,他獲得新政府委任如「中華全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主席、「政務院」副總理、兼「文化教育委員會」主任、「中國科學院」院長等多項要職。

即如1966年至1976年,十年文化大革命期間,許多知名要人都受到整肅,清算與鬥爭,而他卻能夠穩坐一把交椅,安然無恙度過那動蕩浩劫風浪歲月。這是因為他得到毛澤東親筆簽准,列入受到中央特別保護人物名單中,而他受到保護的名字排列,是僅次於國父孫中山先生的夫人宋慶齡的第二位。由此可見得毛澤東對他是如何的器重,同時更可見得毛澤東與他兩人之間的交誼深厚。且看以下一首題為《和毛澤東同志》,是在看《西遊記》劇中的“孫悟空三打白骨精”後,所寫與政治時態有關的附和詩作。
 
賴有晴空霹靂雷  不教白骨聚成堆
九天四海澄迷霧  八十一番弭大災
僧受折磨知悔恨  猪期振奮報涓埃
金睛火眼無容赦  那怕妖精億度來

 
郭沫若雖然是一位文學家,同是也是一位歷史考古學家,但他也熱衷於政治,執著於眷戀權位,對名利的不遺餘力追求。以下是他另一首對毛澤東歌功誦德的《滿江紅》詞:
 
滄海橫流,方顯出英雄本色。人六億,加強團結,
堅持原則。天垮下來擎得起,世披靡矣扶之直。
聽雄雞一唱遍寰中,東方白。

 
太陽出,冰山滴,真金在,豈消鑠?有雄文四卷,
為民立極。桀犬吠堯堪笑止,泥牛入海無消息。
迎東風革命展紅旗,乾坤赤。

 
這是一首寫於1962年下半年的作品。其時文化大革命尚未開展,雖然詞中也頗有政治意韻,但以當時的文學趨勢而言,這首詞的政治色彩還不算很濃,尚勉強可堪一讀。

除了上面兩首帶有色彩的詩詞外,其實郭沫若亦有好些詩詞,是值得吾人一讚的。諸如《霧中遊.鄱口偶成》:

人到含鄱口   望鄱新有亭
湖山雲煙鎖   天籟霧中鳴
無中實有有   有有卻還無
東風吹萬里   空山也畫圖


又另一首《水調歌頭.歸途》:

不羨天池鳥。不慕北溟魚。瞬息乘風萬里,鐵翼雲中舒。
才到新西比亞,已過烏蘭巴托,瀚海覽無餘。誰為乾坤大?
渾似一謳夫。

高歌倦,雄談歇,展畫圖。長城驀地眼底,岪郁盤雲途。
地上山山橫黛,天上人人俯首,又見昆明湖。錦繡山河好,
今朝氣象殊。


就是由於郭沫若的識時務,也是由於郭沫若的處世手段圓滑,凡事能夠做到面面俱圓。此外,更深得其時時人的人緣關係,所以就算他偶有在文字思想犯錯,毛澤東對他還是相當客氣,只用溫婉語氣來指出其誤點與錯處。即如郭沫若在1945年出版的《十批判書》一例(註)。《十批判書》原是一部對“先秦諸子”的思想做了一番學術批評著作。豈料毛澤東在讀了“十批”後,並不認同郭沫若其對秦始皇的思想論點,即時寫了一首《讀封建論.呈郭老》的七律寄與郭沫若。詩如下:
 
勸君少罵秦始皇   焚坑事業待商量
祖龍雖死魂猶在   孔學名高實秕穅
百代都行秦政制   十批不是好文章
熟讀唐人封建論   莫將子厚返文王


這首詩是寫於1973年7月4日,是毛澤東在召見了王洪文、張春橋之後。毛澤東說:「郭老在《十批判書》裡頭自稱“人本主義”,即“人民本位主義”,孔夫子也是人本主義,跟他一樣。郭老不僅是尊孔,而且是反法。尊孔反法,國民黨也是一樣啊!林彪也是啊!我贊成郭老的歷史分期,奴隸制以春秋戰國之間為界。但是不能大罵秦始皇。」

 “十批”不是好文章,毛澤東對郭沫若指明點批他的思想錯誤了。毛澤東自己都承認他本人就是秦始皇,然則郭沫若大大批評秦始皇的不是,那豈不是在大大批評毛澤東了,這就難怪毛澤東心裡難受引起不悅。維後來為了平息毛澤東那一口怨氣,郭沫若就寫了一首自罪詩認錯,詩的題名為《春雷》。

春雷動地布昭蘇   滄海群龍競吐珠
肯定秦皇功百代   判宣孔二有餘辜
十批大錯明如火   柳論高瞻燦若朱
願與工農齊步伐   滌除污濁繪新圖

郭沫若這部《十批判書》裡面的作品,說穿了,其實也只不過是郭沫若本人從1943年至1945年所著述,關於先秦諸子思想專門研究的十篇評論文字,先由重慶群益出版社出版,後至1954年再由人民出版社改排出版。

試想,堂堂一代歷史學家,花了這許多時日才完成的嘔心瀝血之作,竟被批成半文不值的秕穅,當郭沫若讀到毛澤東寫給他的這首詩,以當時八十一歲高齡的他,居然沒有被氣昏氣死,也算是一項奇蹟。

這還不算,到了1974年1月25日,郭沫若還遭到以江青為首一夥人,在中央直屬機關“批林批孔”動員大會上點名批判,並且兩次叫了時年八十二歲高齡的郭沫若站起來,俯首接受大會的羞辱。

郭沫若一生在其詩的創作中,除了舊體詩外,他還涉及到新詩層面。他的現代詩風,深受十九世紀美國詩人沃爾特.惠特曼(Walt Whitman .1819--1892)的影響。下面且看沃爾特.惠特曼,在其《草葉集》(Leave of grass )所寫的:

 I too lived , Brooklyn , of  ample hills was mine
 I too walked the streets of  Manhathan Island ,
 And bathed in the waters arownd it
 I too felt the curious abrupt questionings stir
 Within me
 In the day , among crowds if people , sometime they
 Come upon me
 In my walks home late at night , or as I latein my bed ,
 They come upon me
 I too had been struck from the float forever held in solution
 I too had receied Identity by my body
 That I was , I knew was of my body ------and what I should be.
 I knew I should be of my body

 而在郭沫若的《天狗》裡,他就運用了這種手法:
 
 我是一條天狗
 我把月亮吞了
 我把日來吞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是月底光
 我是日底光
 我是一切星球底光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飛奔
 我狂叫
 我燃燒

 ----(1920年3月間作品)

此外,還有《晨安》一首:

晨安!常動不息的大海呀
晨安!明迷恍惚的旭光呀
晨安!詩一樣湧著的白雲呀
晨安!平勻明直的絲雨呀!詩語呀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晨安!我年青的祖國呀
晨安!我新生的同胞呀
晨安!我浩蕩蕩的南方的揚子江呀
晨安!我凍結著的北方的黃河呀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晨安!我所畏敬的 Pioneer 呀
晨安!雪的帕米爾呀
晨安!Bengal 的泰戈爾呀

----(1920年1月間作品)

除了《天狗》、《晨安》,詩集中還有如:《光海》、《登臨》、《我是個偶像崇拜者》和《太陽禮讚》等。郭沫若在這些詩中,如《天狗》、《晨安》其筆調運用莫不與惠特曼的“ I  too ”很接近和很相似。

郭沫若的《女神》一作,的確是充分擺脫了中國傳統詩歌的束縛,反映出“五四”時代精神,這部詩集被譽為當代最經典的革命浪漫主義詩作。

雖謂郭沫若的新詩,其所表現的手法非常的淺白,惟其較之於胡適(1891--1962)的《老鴉》和《蝴蝶》,卻好上不知多少倍。且看前者詩的內容如下:
 
我大清早起
站在人家屋角上啞啞的啼
人家討厭我,說我不吉利
我不能呢呢喃喃討人家的歡喜
 
天寒風緊,無枝可棲
我整日的飛去飛回,整日裡又寒又饑
我不能帶著鞘兒,翁翁央央的替人家飛
不能叫人家繫在竹竿頭,賺一把小米


後者《蝴蝶》詩的內容是這樣:
 
兩個黃蝴蝶
雙雙飛上天
不知為甚麼
一個忽飛還
剩下那一個
孤單怪可憐
也無心上天
天上太孤單


----(1916年作品)

從上面胡適這兩首極其口語化,同時也淺白得無以再淺白的現代詩,令今人讀來,或許會引起相當詬病。惟坦白說,在那個新興的“五四文學”年代而言,那是相當難得的了。因為,畢竟那個年代是中國的漢文西洋文學剛剛起步。故而,我們也就不能對其有所過於苛求些甚麼。

郭沫若的文名雖然是非凡,惟可惜的是,缺少了一份歷來一個文人應有的那股“氣節風骨”。據資料顯示,在文化大革命剛一啟動時,為了順應文革潮流,他簡直就如同一個經已受過文革洗禮,脫胎換骨的人。從他的言行舉止以至詩文創作樣貌,一個一百八十度大轉變,前後簡直就判若兩人。這個,我們可以凭借他在1967年6月5日,在《延安文藝座談第廿五周年》討論會上,他以《做一輩子毛主席的好學生》為題,作為大會閉幕講詞。(講詞稿過長,故在此不錄)

此外,在1966年,“文化大革命”全面正式開始時發表談話。在談話中,他對自己以前所有的一切創作,全盤加以否定。他說:

“在一般的朋友,同志們看來,我是一位文化人,甚至於好些人都說我是一個作家,還是一個詩人,又是一個甚麼歷史學家。幾十年來,一直拿著筆桿子在寫東西,也翻譯了好些東西。按字數來講,恐怕有好幾百萬字了。但是,拿今天的標準來講,我以前所寫的東西,嚴格來說,應該全部把它燒掉,沒有一點價值。”

當讀到這一番“罪己”談話,筆者不禁腦海裡泛起了中國人的一句古舊說話。那就是:「先置己於死地而後生」,這句話真的是半點不假。為了謀求達到“自保”,為了日後能夠安然渡過“兇險文革風浪”目的,在當年延安那個文藝閉幕致詞終結時,還特意於大會上,當著周恩來總理和江青等眾人面前,朗誦了一首沒有半點詩味,但卻被稱之謂詩的《獻給在座的的江青同志》贈與江青。詩云:

親愛的江青同志
你是我們學習的好榜樣
你善於活學活用,戰無不勝的毛澤東思想
你奮不顧身地,在文化戰線上陷陣衝鋒
使中國舞台充滿了工農兵的英雄形象
我們要使世界舞台
也充滿著工農兵的英雄形象


----(1967年作品)

千古以來,歷代文學與藝術的成型,是緊跟隨著時代的變遷而有所演進,那是一種必然的趨勢。也就是說,甚麼個樣子時代,其所產生出來的就是甚麼個樣子的文字。而那時的郭沫若身處那個“文革”時代,一切文字的創作標準,自然都是以“棄舊”、“創新”與“革命”為主,這就難怪他寫了這麼多革命氣息極其濃厚的詩詞。筆者私下在設想,這也是因他“人在文革,身不由己”,他是被迫出來的,非他的本身獨立思維使然。這個,且讓我們看看,以下是“文革”開啟之前三年的1963年,他寫給他的一位好朋友的信中,就有如斯的一段話。他批判“大躍進”運動說:

“大躍進運動中,處處放衛星、發喜訊、搞獻禮,一哄而起又一哄而散,浮夸虛假的歪風、邪氣,泛濫成災. . . . . . . 上有好之,下必其焉,不僅可笑,而且可厭。假話、套話、空話,是新文化的大敵,也是新社會的大敵。”

郭沫若除了上面寫給江青的一首詩外,還有不少的新潮作品。且看他的《聲聲快》一詞。這首詞牌原是李清照的《聲聲慢》,為了適應新潮流,他刻意將“慢”字改成了“快”字。為了要讓人家知道他的傑作創新,他更在詞前序語中說:「我如今和她(指李清照)一首,但一反其意,以反映當前,一天等於二十年的“大躍進”高潮,因而把詞牌名改為《聲聲快》。詞曰:

轟轟烈烈,喜喜歡歡,親親熱熱密密,六億人民躍進,
天崩地裂。一窮二白面貌,要使它幾年消失!多益善,
看今朝,遍地英雄豪傑。
 
八大輝煌決議,十九字,已將路線總結。鼓足幹勁,
爭取上游須力!多快更兼好省,更增添,億噸鋼鐵。
加緊地,將社會主義建設。


在“文革”那個風雨飄搖年代,郭沫若雖然極盡其能,對當時的時政歌功誦德,僥倖得`以保住其個人的名譽與地位,但他卻無能為力,保護不了他的家人平安。致使他的兩個兒子郭民英和郭世英,因抵受不住鬥爭壓力,先後雙雙落得個自殺與他殺身亡。更可憐的是,兒子死了,,還被上頭訓斥其不是處,以不識教育兒子為由,要他做一份“自我檢討書”。甚至他的第三任妻子于立群,在他離世後的第二年也離奇自殺隨他而去。

善變,喜愛迎合,應是郭沫若與生俱來的本性。且試讀他在文革末期的1976年5月21日所填的《水調歌頭.慶祝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十周年》:

四海通知遍,文革捲風雲,階級鬥爭鋼舉,打倒劉和林。
十載春風化雨,喜見山花爛漫,鶯梭織錦勤,茁茁新苗壯,
天下凱歌聲。

走資派,奮螳臂,鄧小平,妄圖倒退,奈翻案不得人心。
三項為鋼批透,復僻罪行怒討,動地走雷霆,主席揮巨手,
團結大進軍。


就在這首《水調歌頭》被發表後不到半年光景,一件意想不到的事件發生了,那就是“四人幫”垮台。當聞訊後的郭沫若又立時填了另一首《水調歌頭.粉碎四人幫》。詞的內容是這樣填的。

 大快人心事,揪出四人幫,政治流氓文痞,狗頭軍師張。
 還有精生白骨,自比則天武后,掃帚掃而光,篡黨奪權者,
 一枕夢黃粱。

 野心大,陰謀毒,詭計狂,真是罪該萬死,迫害紅太陽。
 接班人是俊傑,遺志繼承果斷,功績何輝煌。擁護華主席,
 擁護黨中央。


一代文人功過,倩誰來為評說!郭沫若,斯人作古已三十有六年,有關他的節氣風骨,後人對他似乎貶多於褒。文壇大師魯迅對他的人格評價是:「才子加流氓。」而他自家其中一個兒子則說:「父親,對家庭來說,他是個罪人。」

騙了無涯過客,有多少風流人物?才子流氓亦好,罪人也罷,俱往矣!執筆至此,偶然想起了一首,收錄在他個人《星空一首詩》詩集裡的詩作《春愁》,這是一首我蠻喜歡的詩。

是我意淒迷?是天蕭條耶?
如何春日光,慘淡無明輝?
如何彼岸山,低頭不展眉?
周遭打岸聲,海兮汝語誰?
海語終難解,空見白雲飛。


郭沫若,這個名字,越寫越感覺得模糊,越讀越難解白得清,

註:
“十批” 即是《十批判書》,全書共收錄十篇論文,於1945年(即民國三十四年)出版。由《古代研究的自我批評》、《孔墨的批判》、《莊子的批判》、《儒家八派的批判》、《稷下黃老學派的批判》、《荀子的批判》、《名辨思潮的批判》、《前期法家的批評》、《韓非子的批判》與《呂不韋與秦王政的批判》等集篇而成。
  
2014/8/10於一笑齋




 


 

回應
胡亂塗鴉,大姊幸勿見笑,謝謝激勵支持 !
留言 : 吳懷楚, 14-Aug-11, 12:54:59
拜讀大作,增廣知識。懷楚寫下此文,自下了苦功,值得學習。
留言 : 葆珍, 14-Aug-11, 06:21:52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