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懷楚
       (現居美國丹佛)
更多>>>   
吳懷楚◎豈有今朝不作《首尾吟》

豈有今朝不作《首尾吟》吳懷楚


 

最近,偶然讀到一首完整的“喃字”詩(Tho chu Nom)。這首詩是古越南後黎朝(Nha Hau Le.公元1428--1527)大文豪阮豸(Nguyen-Trai.公元1380--1442)所寫,題目為《無題》,詩的體裁喚作《首尾吟》(Thu-Vi Ngam)。惟阮豸這首《首尾吟》詩的體裁,卻是有別於中國漢詩的《首尾吟》。雖然,它是八句,惟只有五十一字,從其風格讀來,卻又有點類似“古風”,屬於變格體的一種。據說,這是阮豸刻意要擺脫中國古詩的嚴謹格律束缚,而另自翻新改創獨樹一格。這首《無題.首尾吟》被收錄於阮豸其個人的《國音詩集》(Quoc-Am Thi-Tap)。

說到“喃字”,它是越南人在十世紀時,以漢字作為素材,運用漢字的:形聲、會意及假借等三種造字方式,來表達越南固有的獨特語言的一種越南方塊文字。惟這種“喃字”通用了一段時日,直至法殖民入侵才被拉丁文字取代致宣告消亡,同時更因日久被越南國人廢棄以致失傳。

阮豸的這首《首尾吟》喃字詩,其原文與越南當下的拉丁文對照如下:
 
【喃字】
 
谷城南 犭+孔 蔑間
奴搩 亻+志 少 王+佳 告
昆隊遁揚埃眷
枋(下土)馭檝少幾絰
亻+辱 瞸狹回坤且玠
茹涓趣庶礙挼 亻+動
朝官拯沛隱拯沛
谷城南 犭+孔 蔑間

【拉丁越文】

Goc Thanh Nam , leu mot gian
No nuoc uong , thieu com an
Con doi tron , duong ai quyen
Ba ngua gay , thieu ke chan
Ao boi hep hoi khon tha ca
Nha quen thu-thua ngai nuoi van
Trieu quan chang phai an chang phai
Goc Thanh Nam , leu mot gian

這首詩的完成時間,估約是阮豸因涉嫌謀反被黎太祖(Le Thai-To.公元1428--1433)囚禁,獲釋後卻不再受重用,因而鬱鬱不得志回到昇龍(即今河內)的古梅潭(Co Mai Dam)潛心讀書寫字,研究經典時期所寫。

這首喃字詩《首尾吟》,若單從字面用漢音讀來,則吾人將無法能理解得通它的意述,只有在通過越南語音翻譯之後的拉丁文,方才讀得明白詩中其原來意欲何所表達。

《首尾吟》這類詩的體裁也與“迴文”一樣,同屬於騷人墨客鍾愛戲玩的一種文字遊戲詩作,而其起源最早可追溯於北宋年間。即如北宋詩人卲雍,字堯夫(即《首尾吟》體的始創者)(公元1011--1077)的一組八首律詩,茲錄其三首如下:
 
(一)
堯夫非是愛吟詩   詩是堯夫贊易時
士昧固難分體用   人靈豈不異蓍龜
吉凶只向面前決   動靜何須心上疑
由此敢開天下口   堯夫非是愛吟詩

(二)
堯夫非是愛吟詩   詩是堯夫自笑時
閑散何嘗遠人事   語言時復洩天機
至微勛業有難立   盡大功名或易為
成敗一歸思慮外   堯夫非是愛吟詩

(三)
堯夫非是愛吟詩   詩是堯夫訪友時
青眼主人偶不在   白頭老叟還空歸
幾家大第橫斜照   一片殘春啼子規
獨往獨來還獨坐   堯夫非是愛吟詩

 
上述卲雍這組《首尾吟》被南宋大文學家呂祖謙(公元1137--1181)收編入《皇朝文鑒》(又稱《宋文鑒》)卷十七中。

《首尾吟》除了律詩外,還可以書絕句。詩的文句定格為四句或八句,至於詩的長短,是隨作者喜愛延長添加而為。這點就有些像越南人所寫的《六八句》(Tho Luc-Bat)和《雙七六八》(Song that Luc-Bat)詩一樣,而其收尾句則與“捲簾體”如出一轍,同樣是用首句來作為末句結尾收筆,這是《首尾吟》創作手法的一個特色。

《首尾吟》雖則謂起創於北宋年間,但卻盛行於明朝,且首尾吟法亦有新的突破開創。諸如明粵西人羅存禮(生卒年不詳)的《寄王永昌首尾吟》(兩首):
 
(一)
古長城外野人家   草徑沿村曲似蛇
滴水涯高雲挂壁   擺蘿橋斷月籠紗
自憐鹿豕閑儔侶   何憶鴞鸞雜等差
南望新城十餘里   期君旦夕馬頻挝

(二)
期君旦夕馬頻挝   茅屋還休舊縣衙
好客到門嗟潦草   新詩入眼醒昏花
塞河石瀨寒流澀   仙髻雲岩暮景斜
朋輩相逢煩告語   古長城外野人家

 
這兩首《首尾吟》的手法,算是一個創新。其第二首的開端,有如“連珠體”般,是以第一首的末句來作為起句,到最後末句,才以第一首的首句來作為收尾句。

此外,還有以下晚明吳中傑士吳敬所(生卒年不詳),在其個人詩集《鍾情麗集》也有兩首《首尾吟》創新之作。
 
(一)
生不相從死亦從   天長地久恨無窮
玉繩未上瓶先墜   全軫初調曲已終
烈女有心終化石   鮫人何術更乘風
拳拳致祝無他意   生不相從死亦從

(二)
生不相從死亦從   吁嗟好事轉頭空
暌違已似河邊柳   偶得全凭塞上翁
幽香未消幽恨結   此身雖異此心同
拳拳致祝無他意   生不相從死亦從

 
另外,晚明的蓮池大師(公元1535--1615)的《雲棲淨土滙語》也收錄有四首,而這四首《首尾吟》的起句,卻是仿傚了前面北宋詩人邵雍的手法,現選錄其兩首如下:

(一)
蓮池非是愛栽蓮   蓮是華中大覺仙
華髮蓮生因帶果   蓮成華落實摧權
展開乾葉全機現   攝入孤房眾得圓
醒盡長安紅紫夢   蓮池非是愛栽蓮

(二)
蓮池非是愛栽蓮   蓮是華中忍辱仙
幸自深根埋濁土   從他名卉佔高原
顏開客日烘偏豔   實墜秋霜凜倍堅
一點翠心含造化   蓮池非是愛栽蓮

 
《首尾吟》歷經:宋、元、明、清,以至民國,一般騷人墨客大多喜愛七言創作,鮮有五言。現茲錄下不可多得一見的晚明詩人楊巍(公元1516--1608)其《首尾吟兩首傚宋人體》五律,茲選錄一首:
 
我思孔孟時   人得聖賢師
六籍咸遵古   七篇半引詩
無非明常道   總是正天維
異說紛然出   我思孔孟時

 
《首尾吟》這類詩的體裁,在古詩方面所受到詩人的青睞,經已一如前述。然則,這種詩的體裁,是否可以融入現代新詩的創作中?答案是一個絕對肯定,那就是:「絕對可以的。」即如清末民初詩人聞一多(公元1890--1946),他就有過一首題為《忘掉她》的二十八行長詩《首尾吟》。現茲簡錄:
 
忘掉她,像一朵忘掉的花
那朝霞在花瓣上
那花蕊的一縷香. . . . . .
忘掉她,像一朵忘掉的花

忘掉她,像一朵忘掉的花
像春風裡的一齣夢
像夢裡的一聲鐘
忘掉她,像一朵忘掉的花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忘掉她,像一朵忘掉的花
她已經忘掉了你
她甚麼都記不起
忘掉她,像一朵忘掉的花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忘掉她,像一朵忘掉的花
像春風裡一曲夢
像夢裡的一聲鐘
忘掉她,像一朵忘掉的花

 
除了聞一多這首現代《首尾吟》,已故的著名新月派現代詩人,同時也是散文家的徐志摩(公元1897--1931),也有寫過一首十六行的《為要尋找一個明星》。
 
我騎著一匹拐腿的瞎馬
向著黑夜裡加鞭. . . . . . .
向着黑夜裡加鞭
我騎着一匹拐腿的瞎馬

我衝入這黑綿綿的昏夜
為要尋一顆明星
為要尋一顆明星
我衝入這黑綿綿的荒野

累壞了,累壞了我跨下的牲口
那明星還不出現. . . . . . . .
那明星還不出現
累壞了,累壞了馬鞍上的身手

這回天上透出了水晶似的光明
荒野裡倒著一只牲口
黑夜裡躺著一具屍首
這回天上透出了水晶似的光明

 
徐志摩的這首現代《首尾吟》令人讀來,卻又是別有一番詩的迴旋吟唱韻味。只是,在手法創作方面,我感覺到這和前面聞一多的一首現代《首尾吟》,兩者筆調似乎尚未臻於成熟,當然,這只不過是我個人的認為而已。唯是,我倒蠻欣賞的是余光中的《鄉愁四韻》。其詩如下:
 
給我一瓢長江水啊長江水
酒一樣的長江水
醉酒的滋味
是鄉愁的滋味
給我一瓢長江水啊長江水

給我一張海棠紅啊海棠紅
血一樣的海棠紅
沸血的燒痛
是鄉愁的燒痛
給我一張海棠紅啊海棠紅

給我一片雪花白啊雪花白
信一樣的雪花白
家信的等待
是鄉愁的等待
給我一片雪花白啊雪花白

給我一朵臘梅香啊臘梅香
母親一樣的臘梅香
母親的芬芳
是鄉土的芬芳
給我一朵臘梅香啊臘梅香

 
余光中寫現代詩是出了名的。除了這首《鄉愁四韻》,他還有另外一首也是寫鄉愁的詩,鄉愁,在余光中的筆下流瀉出來,發揮得淋漓盡致,膾炙海峽兩岸中國人的口,只是後者的鄉愁,他是用另一種不同的手法與格調去寫,與《首尾吟》的創作格調無關,故在此不錄。

文學的類別與體裁,不論古今中外,都是會跟隨時代潮流演進而有興衰。諸如:六朝的迴文、漢賦、唐詩、宋詞,以及元曲。文學的創作體裁變化最多樣式的,就應數唐詩,計有“連珠”、“轆轤”、“捲簾”、“鶴頂”等,真個是琳瑯滿目,舉不勝舉。

好了,筆者本篇文字到此想亦該打住了。本篇塗鴉目的,謹在於向所有文字愛好者分享一下,在舊日中國詩的文學的創作體裁裡,曾出現過這類詩的體裁。所謂:人的青春是有限的,而學問與藝術卻是永無止境,在文學探討方面,筆者認為,若能多讀、多看、多瞭解,和多認識,那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末後,筆者欲向同好推介一首,是一位自號為逸泉軒主人所寫的《卅五初度首尾吟》,來作為本篇文字的結尾吧。詩云:
 
豈有今朝不作詩  光陰忽過少年時
賞花還怨春霾早  窺鏡惟期秋鬢遲
仰俯流雲依影碎  縱橫稗史賴神馳
從茲述往思來者  豈有今朝不作詩
 

說的很好,“從茲述往思來者,豈有今朝不作詩”,筆者絕對認同。
 
 
二零一四年六月十八日於一笑齋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