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懷楚
       (現居美國丹佛)
更多>>>   
吳懷楚◎女子的「無才」與「德」

女子的「無才」與「德」  吳懷楚


 
許久沒有讀書了。幾近卻是為了要斟酌,與探討一些昔日賢人留下的千古難解訓語,致使筆者要強迫自己很認真地,埋首讀了些許典故卷籍。也正是由於這一用心,故而在“求知”方面,的確為筆者個人帶來不少文字思維的增值。正所謂「開卷有益」,真的半點不假。

即如以「女子無才便是德」為例而言,這是一句大眾文人都能“耳熟能詳”的一個句子。一直以來,照人們一般對它的解釋就是:“女子沒有才華,便是她應有的德行。”然耶?非耶?就在對這個句子作進一步深入探討時,且讓我們先來個尋求它的出處。

一直以來,有許多人都認定,「女子無才便是德」是出自孔子說話中的句語,其所持的理由是,因為孔子對女人,包括他的夫人在內都沒有好感。致有「唯女子與小人為難養也,近之則不遜,遠之則怨。」之說。(見《論語.陽貨篇第十七》)

其實,這真是一個天大的奇冤謬說,孔子實則未曾有說過這樣的一句話。

「女子無才便是德」這句語,最先只是見於晚明學者陳繼儒的《安得長者言》著作中。這部《安得長者言》是一部作者將歷來前人長輩的談論語言,擇其善要者全抄錄下來編集成書,而「女子無才便是德」正是被收錄在這部集子裡。同時,是前後呼應兩句:「男子有德便是才,女子無才便是德。」但後來,卻不知誰個儒學先生,有意無意地把前頭的「男子有德便是才」刪去不提,只留下後面的「女子無才便是德」來做個說話論點,致使許久以來,人們都一直為這句話爭論不休,尤其是引起天下女性的反感。她們認為這句話是對“女性”的一種歧視,貶辱說法。惟現在,若然添加了「男子有德便是才」這一句話,若果人們肯用心再去細心推敲,思考一下,然則那「女子無才便是德」,其真正意思的解讀,也就完全不一樣的了。

首先,就這個「女子無才便是德」,且看陳繼儒的注腳是如何的一個解說。他說:
 
“女子通文識字,而能明大義者,固為賢德,然不可多得。其他便喜看曲本小說,挑動邪心,甚至舞文弄法,做出無恥醜事,反不如不識字,守拙安份之為愈也。”
 
陳繼儒的意思大意是說:女子讀得詩書,能夠深明大義,固然為賢德,是件好事。但是,像這樣的女子,能夠才德兼備,實在不可多得。諸如其他喜看曲本小說,致挑動起了淫邪之心,甚至作文弄法,生出無恥醜事,這樣相較而言,反而覺得女子不識字較好。

陳繼儒之所以有此說,那是因為他也是根據古人的觀點,認為一旦女子書讀得多了,才華高了,而不具備“德”的修為,那便太危險,太恐怖了。同時,他更以西漢呂后亂政、武則天稱帝篡唐等事跡作為例子。

由來五千餘年的華夏文化,“德”重於“才”,是中國人的一貫普遍信念。過往歷史,中國的社會都是以“男權至上”,所以中國人對於男性,總是主張要以“德”為本,寧可捨“才”而有“德”,故有云:「男子有德便是才」。至於女性,向來就不重視她們的才學,反而重視她們的“婦德”,惟又深恐“才可妨德”,因此才出現了「女子無才便是德」這類受到爭議的話。

惟嚴格地來說,既然中國人是以“德”為重,所以不單獨是對女子,又或是對男子,都是同樣的一視同仁看待,一律以修身,修心,立德為本。因之,「男子有德便是才」,與「女子無才便是德」,這兩個句語解讀說法,其實應該是被視作相等平行,意思同是一樣,絕對公允,並無特別岐視女性。

此外,還有一點值得注意的是,人們對「女子無才便是德」的所謂“無才”的“無”字之誤解,致造成文字上不必要的爭辯。

在「女子無才便是德」裡的“無”字,依據《說文解字》其對“無”字的詮釋為:“「無」,亡也。凡所失者,所未有者,皆如逃亡然也。”所以這個“無”字理應視作不及物動詞解,是“本有而無”,也就是“本來有才,但心裡卻隱視若無”的意思。再說明白一點,那就是縱有如何好的才華、才能,對人都應要謙虛,將之隱藏,不輕易炫耀示人,這就是「德」之所行也。誠如東漢才女班昭,在其《女誡》第四章的「婦德」就有明言。“婦德,不必才明絕異”。由此可以見得,班昭在對女子的“才”,也是僅說“不必要”,而不是說“不能”。

關於讀書識字這個問題,筆者相信,不論是過去也好,目前亦然,除了很少很少的因素地位外,其實男女都是平等,同樣得到接受文化教育,除非家境過於貧困,沒有能力延請老師,那就沒話可說,不然的話,試想歷史上又何來出現如斯多,如:李清照、朱淑真、班昭、卓文君和上官婉兒等才女呢。

就「女子無才便是德」的解讀法,當然是見仁見智的事。

本篇文字,筆者僅作出個人對其見讀粗陋之解。相信看得透徹,解讀得比筆者更為精闢應該大不乏人。

最後,筆者欲在此借用明馮夢龍,在他的《智囊全集》中就此事的譬如看法與評述,來作為本文的結尾。
 
“馮子(即馮驩,孟嘗君門下食客),語有之,「男子有德便是才,婦人無才便是德」。其然,豈其然乎!夫祥麟雖禪,不能博鼠;文鳳雖文,不能攫兔。世有申生,孝己之行,才竟何居焉?成周聖善,首推邑姜(戰國齊太公呂尚之女),孔子稱其才與九臣埒,不聞以才貶德也!夫才者,智而已矣,不智則懵。無才而可以為德,則天下之懵婦人毋乃皆德類也乎?譬之日月;男,日也;女,月也。日光而月借,妻所以齊也;日歿而月代,婦所以輔也。此亦日月之智,日月之才也!今日之赫赫,月必噎噎,曜一而已,何必二?余是以有取于閨智也。賢哲者,以別于愚也;雄略者,以別于雌也。呂、武之智(指呂后與武則天),橫而不可訓也;靈芸(指三國魏文帝所愛美人薛靈芸)之屬智于技,上官(即上官婉兒)之屬智于文;纖而不足,術也。非橫也,非纖也,謂之才可也。若夫孝義節烈,彤管傳馨,則亦閨闥中之麟祥鳳文,而品智者未之及也。”
 
馮夢龍此段解讀文字甚為精闢,中肯獨到,堪稱妙文。又末後,筆者更欲在此就「女子無才便是德」的出處來個補充說明,那就是,此語乃出自孔子的夫人亓官氏是也 !
 
 二零一四年元月廿九日於一笑齋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