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懷楚
       (現居美國丹佛)
更多>>>   
吳懷楚◎拜倫!詩壇上的拿破崙

拜倫!詩壇上的拿破崙    ◎吳懷楚◎



(拜倫. George Gordon Byron. 1788–1824)            

且來享受醇酒婦人,盡情歡笑
明天再喝蘇打水,聽人講道

----- 拜倫詩句

說起拜倫這個名字,相信凡是喜讀外國詩章的人,都絲毫不會感覺到陌生。

拜倫是英國十九世紀的大詩人。他的全名是::喬治.戈登.拜倫(George Gordon Byron)。

於一七八八年一月廿二日出生在蘇格蘭(Scotland)東部阿伯丁(Aberdeen)一個沒落的貴族家庭,當他在生下時,就是一名右腿先天跛足。雖然,當時家人亦有延醫為他診療,惟醫生都作多番努力嘗試,結果無能為力替他治好這種先天帶來的缺陷,以致這種缺陷,日後造成他一種敏感自卑,心理有點不平衡,而這些原委故,並未影響到日後他的成名。

拜倫秉承了他父母的遺傳。他有著像極他父親約翰.拜倫(John Byron)一張俊俏瀟灑的臉孔,和母親的抑鬱,喜怒無常脾性。

他的父親原是一名供職於英國海軍的指揮官長,天性嗜賭。在與第一任妻子阿米莉亞.奧斯本(Amelia Osborns)誕下一名女兒奧古斯塔(Augusta)便告離異,後又因看中了擁有一筆豐厚財產的嘉德蓮.戈登(Catherine Gordon)而與之結婚,然後,又在把嘉德蓮.戈登的錢財揮霍得淨盡,且要避開纏身的賭債,於是就又把他這第二任妻子及兒子拜倫拋棄,獨自逃到法國,最後於一七九一年客死在異鄉,是年的拜倫方三歲,與母親相依為命,過著貧苦的生活日子。這種困苦情況,直至到一七九八年,拜倫十歲,由於伯祖父輩威廉.拜倫五世(William Byron)去世,因得以承襲貴族爵位而成為拜倫六世勛爵(The Six Lord Byron),才與母親移居至英格蘭(England)的諾丁漢(Nottingham),此時拜倫與母親嘉得蓮.戈登的生活始獲得改善。

這是拜倫人生的一個轉捩點,他的大學是在劍橋(Cambridge)大學完成的。

一八零零年,時年方十二歲的拜倫就開始創作詩歌。他的處女作,第一首詩就是《獻給表姊瑪格麗特.帕克》(Margaret Parker),可惜這首詩已散失。按照年份創作,現時人們唯一能讀到他最早的第一首詩是寫於一八零二年,是年的瑪格麗特.帕克,年方十五歲的她因得急病逝世,他在傷痛之下,就為她寫了這首名為:《悼表姊瑪格麗特》(On the death of a young lady),其原詩共廿四行,茲節錄如下:

On the death of a young lady

Hush ‘ d are the winds , and still the evening gloom
Not  E ‘ en a zephyr wanders through the grove
Whilst  I  return , to view my Margaret ‘ s  tomb
And scatter flowers on the dust  I  love

晚風沉寂了,暮色悄然無聲
林間不曾有一縷微颶吹度
我歸來祭掃瑪格麗特坟塋
把鮮花撒向我摯愛的塵土

Within this narrow cell reclings her clay
That clay , where once such animation beam ‘ d
The King of terrors seized her as his prey
Not worth , nor beauty , have her life redeem

這狹小墓穴裡愜臥著她的身軀
想當年芳華乍吐,閃射光焰
如今可怖的死神已將她攫去
美德和麗質也未能贖返天年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Yet is remembrance of those virtues dear
Yet frest the memory of that beauteous face
Still they call forth my warm affection ‘ s tear
Stillin in my heart retain their wonted place

但對她的美德懷想是這樣的親切
但對她嬌容的記憶是這樣新鮮
它們依舊吸引我深情的淚水
依舊盤桓在它們慣住的心情

這首詩被收入在拜倫於一八零七年出版他的個人第一部詩集《懶散的時刻》(Hours of idleness Byron),而自後,他詩的創作連連不輟。

拜倫,在他和他的母親移居至諾丁漢郡後,由於諾丁漢是當時英國的工業重鎮,同時也是進步工人反抗黑暗政府運動的一個重地。他目睹工人們所受到權利剝削的不公平待遇,他很同情那些工人,時常為他們通過文字抱打不平。因而在他往後有著許多對當時英國政府的不滿發洩,和諷刺時政的詩作,諸如:《海盜》(The Corsair 1814作品)、《審判的幻景》(The vision of Judgement 1822作品)等。

為此故,在拜倫於一八零九年,雖謂以作為貴族身份的他得到進入了貴族院,並出任了上議院議員,惟由於他的一貫獨立與眾不同思想,與當時的時政是背道而馳。因之,每當在議院內發言,又或是與其他議員討論政見時,常時發生衝突,以致遭到眾人將他視為怪物,經常遭到謾罵、歧視、攻擊、打壓與排擠。於是,他以一種極其憤懣與消極的心情,從一八零九年至一八一一年,時常藉故出國遠遊。

他到過了西班牙、希臘和土耳其等國。這段旅程,拓廣了他的視野,充實了他的創作材料。他親身感受到各國那些被奴役的人民的反侵略,反壓迫鬥爭的行動精神所鼓舞,於是沿途的他就創作了《恰爾德哈洛爾德遊記》敘事詩(Childe Harold‘ s  Pilgrimage 1809-1811)和其他好些不朽詩章。

在一八零九年,他以一篇《英格蘭詩人和蘇格蘭評論家》開始使他在英國詩壇上鋒芒初露,然後又於一八一一年七月旅遊回到英國,發表了《恰德爾哈洛爾德遊記》敘事長詩,而這敘事長詩竟使他一夜成名,威震了整個英國,甚至整個歐洲詩壇。這時的他頗感覺有點自豪與驕傲,因而他自許為“詩壇上的拿破崙”。

自古詩人皆多情。拜倫!我們這位大詩人,當然也不會例外。儘管有著先天的跛足缺陷,但由於他的才華,詩的魅力,和他的浪漫風采,同時他還擁有一張英俊的臉孔,因之,不知吸引了多少異性,包括他的同父異母的姊姊奧古斯塔.瑪莉亞,為他神魂顛倒。這些異性,從對他的愛慕以至為他自動作出無怨無尤奉獻。

為此,在我們這位大詩人的戀愛羅曼史中,就留下了其滿滿一頁的風流韻事。尤其是他與奧古斯塔.瑪莉亞的一段戀情,為當時,甚至到今日,在一般保守的道德觀念中,仍然對他們兩人批評所謂:“行為不檢”,議論不止不休。

試掀開拜倫的一頁羅曼蒂克史,在這一頁他個人的戀情記錄裡,雖然,出現在他周遭的異性確實不少,惟拜倫對她們大都是僅止於逢場作戲,而僅有四名異性,在他心目中,卻一直佔有一定的相當地位。這四位異性就是,年方十五因病逝世,他的表姊瑪格麗特.帕克(Margaret Parker),第二位名叫瑪麗.戚華(Mary Chaworth),第三位是英國名小說作家瑪麗.雪萊(Mary Shelley)的繼妹克萊爾.赫萊蒙(Clair Clairmont),最後一位就是與他同父異母的姊姊奧古斯塔.瑪莉亞(Augusta Maria)。而他對奧古斯塔.瑪莉亞的情到底有多深.且看他在去國時寫給奧古斯塔的敘事情詩《書寄奧古斯塔》(Epistle to Augusta)。(節錄)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Mountain and sea divide us ,but I claim
No tears,but  tenderness to answer mine
Go where I will ,to  me thou  art the same
A loved regret which I would not  resigh
There yet are two things in my destiny
A world to foam through ,and a home with thee

千山萬水隔開了我們,但我要求
不是妳的淚,而是回答我的情誼
無論我漂泊何方,妳在我的心頭
永遠是一團珍愛的情愫,一團痛惜
呵,我這餘生還有兩件事情留給我
或漂遊世界,或與妳享家庭之樂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Oh ! That thou wert but with me ! ____but I grow
The fool of my own wishes ,and forget
The solitude which I have vaunted so

哦!要是能和妳在一起,那多幸福!
但我別為這痴望所愚弄吧!我忘記
我在這裡曾經如此誇耀的孤獨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Fur thee ,my own sweet sister,in thy heart
I know myself secure,as thou in mine
We were and are____ I am ,even as thou art___
Beings who ne ‘ er each other can resigh
It is the same,together or apart
From life’s commencement to its slow decline
We are entwined____let death come slow or fast
The tie which bound the first endures the last

至於妳,我親愛的姊姊呵,在妳心上
妳知道有我,一如妳佔據我的心靈
無論過去和現在,我們____我和妳一樣____
一直是兩個彼此不能疏遠的生命
無論一起或者分離,都不會變心腸
從生命的開始直到它逐漸的凋零
我們相互交纏____任死亡或早或晚
這最早的情誼將把我們繫到最後一天



拜倫!儘管當時人們對他和奧古斯塔.瑪莉亞的一段所謂“畸戀”,抱著一種不諒解,鄙視與攻擊,但他一概都不在乎。他對奧古斯塔.瑪莉亞的一段情,自始至終都是堅定不移,而奧古斯塔.瑪莉亞最後還為他誕下了一名女兒。

一八一六年,在他被迫無奈去國前夕,他還給他的妻子拜倫夫人寫了一封信,信中就有著這樣的一段話:

“我現在和奧古斯塔分離了。. . . . .她是我對世上生靈的唯一的牢不可破的聯繫. . . . . . .如果我發生了甚麼事情,請親切地看顧她。那時候,如果她已經不在世上,請看顧她的孩子。”

拜倫在信中所提到“她的孩子”,正是他和奧古斯塔.瑪莉亞所生的女兒。

關於拜倫與奧古斯塔.瑪莉亞的事,拜倫夫人從先前大眾傳聞中,以至後來得到了證實。

儘管她如何認為不齒自己丈夫的所為,和如何憎恨奧古斯塔.瑪莉亞,惟至終,她都能辦到拜倫在去國臨行前對她的委託。

對於愛情的看待,拜倫一生都在追逐著他的完美主義,且看他寫於一八一零年的《雅典的少女》(Maid of Athen,ere we part)。從這首詩,我們可以讀出他的情愛,美妙浪漫。

Maid of Athen,ere we part
Give,Oh give me back my heart
Or,since that has left my breast
Keep it now,and take it rest
Hear my vow before I go
Zoe Uml :mou sas agapo

雅典的少女呵,在我們臨別之前
把我,把我的心交還
或者,既然它已經和我脫離
那就留著它吧,把其餘的都拿去
請聽一句我臨別前的誓言
妳是我的生命,我愛妳

By those tresses unconfined
Wooed by each Agrean wind
By those lids whose jetty fringe
Kiss thy soft cheeks flooming tinge
By those wild eyes like the roe
Zoe Uml :mou sas agapo

我要依偎著那鬆開的鬈髮
每一陣愛琴海的風都追逐著它
我要依偎著那睫毛的眼睛
睫毛直吻著妳臉頰上的桃紅
我要依偎著那野鹿似的眼睛發誓
妳是我的生命,我愛妳

By that lip I long to taste
By that zone__encircled waist
By all the token,flower that tell
What words can never speak so well
By love’s alternate joy and woe
Zoe Uml :mou sas agapo

還有我久欲一嘗的紅唇
還有那輕盈緊束的腰身
我要依偎著那定情的鮮花
它們勝過一切言語的表達
依偎著愛情的一串悲喜,我要說
妳是我的生命,我愛妳

Maid of Athen! I am gone
Think of me,sweet!when alone
Though I fly to Istambol!
Athens hold my heart and soul
Can I cease to love thee?no!
Zoe Uml :mou sas agapo

雅典的少女呵,我們分手了
想著我吧,當妳孤獨的時候
雖然我向著斯坦堡爾飛奔
雅典卻抓住了我的心和靈魂
我能夠不愛妳嗎?不會的
妳是我的生命 ,我愛妳

拜倫是個活潑,好動,不甘寂寞的詩人,因而他個人的生活是非常的多采多姿。他除了喜愛寫詩外,還有著許多的愛好。諸如:飲酒、射擊、打獵、游泳、拳術,此外,甚至到賭博。雖謂,他是貴族身份,但由於他曾經從貧苦境中走過來,因而他對貧苦階層的人有著深切的瞭解與同情。最難得的是,他能夠拋開他的貴族尊貴階級思想,而常與一般勞苦階層群眾打成一片。為此,在平民大眾的階層中,他到處的人緣十分好,而他的平民化思維獨特個性,也往往在他的作品裡展現無遺。例如在他的《東方敘事詩》之一的《海盜》(The Corsair)(1814年作品)就有如斯著墨:

我的海盜的夢,我的燒殺劫掠的使命
在暗藍色的海上,海水在歡快地潑濺
我們的心如此自由,思緒遼遠無邊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們豪放的生涯在風暴的交響中破浪
從勞作到休息,盡皆歡樂的時光
這美景誰能體會?絕不是你,嬌養的奴僕
你的靈魂對著起伏的波浪就會退縮
更不是你安樂和荒淫的虛榮的貴族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狂喜之感____那脈搏暢快的躍動
這只有絕境求生的漂泊者才能體會
為這快樂,我們迎向戰鬥
為這快樂,我們享受著冒險
凡是懦夫躲避的,我們反熱烈追尋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們不畏死亡____寧願戰死一處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安娜密爾班克(Ana Millbanke)是拜倫眾多戀人其中之一個,她是於一八一五年成為拜倫的元配夫人。她性格沉靜,喜愛數學,更愛獨立思考。在她與拜倫結婚後的日子裡,她不主張和否定拜倫的生活方式。尤其是當她得悉拜倫和奧古斯塔.瑪莉亞兩人之間的不尋常關係後,就在結婚後的一年又三個月,帶著剛誕下才五周大的女兒阿達離開拜倫。

惟有一點頗耐人尋味,不解的是,在分居後的安娜,她拒絕了拜倫對她的好幾次提出離婚要求。因此,她一直都保留著“拜倫夫人”(Lady Byron),別人對她的這個尊敬稱號。而她和拜倫所誕下的這個女兒阿達.奧古斯塔.拜倫(Ada Augusta Byron),在受到母親安娜的影響下,年紀輕輕的她,後來成為英國最有權威和最出色的天才數學家。只可惜後因癌症而英年早逝,死時年方三十四歲。阿達!在她短暫的一生中,使她深感遺憾的是,由於母親安娜密爾班克的堅決反對與絕對禁止,以致至死的阿達,始終都未能得見她的生父拜倫詩人一面。

史家對拜倫與安娜的這一段姻緣結合所造的評語是:「他們兩人的結合是不幸的,是徹底錯誤,是安娜這個女人誤了拜倫的一生。」

而其實,拜論對安娜那份的情與愛,究竟又是如何?這個,我們從下面這首,拜倫在去國後的一八一七年,他為她而寫的《當我們別離》(When we two parted)可以讀出。
 
When we two parted
In silence and tears
Half broken hearted
To serve for years
Pale grew thy check and cold
Colder thy kiss
Truly that hour fore told
Sorrow to this

當我們離別
沉默與眼淚
幾乎心碎
將分隔多年
妳的臉蒼白而冰冷
妳的吻更冷
那一刻預言了今天
令人傷悲

The dew of the morning
Sunk chill or my brow
It felt like the warming
Of what I feel now
Thy vows are all broken
And light is thy fame
I hear thy name spoken
And share in its shame

晨霧
凍在眉梢
彷彿透露
此刻我心
妳的誓言破滅
妳的信用輕薄
我曾聽聞妳的惡名
以此同羞

They name thee before me
A knell to mine ear
A shudder  come  o’er me
Why wert those so dear
Thy know not  I know thee
Who knew thee two well
Long , long shall  I rue thee
Too deeply to tell

當人們提起妳的名字
如喪鐘響在我的耳際
一陣心悸
為甚麼曾經如此愛妳
他們不如我懂妳
太過懂妳
我將為妳長久嘆息
直到太深無法說得清

In secret we met
In silence I grieve
That thy heart could forget
Thy spirit deceive
If  I  should meet thee
After long years
How should  I  greet thee
With silence and tears

悄悄相見
我沉默傷逝
妳的心竟能忘記
妳的靈魂能夠欺瞞
,如果我遇見妳
在多年以後
我如何稱呼妳
以沉默,以眼淚

一八一六年,對拜倫來說,是他的命運最為乖舛的一年。在妻子攜同初生女兒捨他而去之後,在當時的所謂:上流社會階層,尤其是昔日處處與他為敵作對的人群,便有了機會借題發揮來,對他全面展開文誅筆討,大事攻擊,使他陷於四面楚歌,無立足之地,至使他不得不在是年的夏天黯然離開他的故土______英國。在碧海蒼茫去國途中,他寫下了如斯的一首《去國行》(Byron “to the country”),原詩長達八十行,在此謹茲簡錄:

The other , do it , native country of the coast
Disappeared into the sea at the en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I  closed on the hells of the sail boat
To the sun , say good-bye to you for the time being
Oh , my hometown , and then will be

別了!別了!故國的海岸
消失在海水盡頭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的船揚帆直追
向太陽,向你暫時告別
我的故鄉呵,再會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How sad you cry
Are you afraid of the sea waves raging
Angry or afraid of the wind
Do not cry , wiped  away tears hang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為何傷心痛哭
你是怕大海浪濤洶湧
還是怕狂風震怒
別哭了,快把眼淚擦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Just the wind roar, waves just call
I am not afraid of the risk of shock wave
However , the son oh, you do not have to wonder
I am so sad for that
I take leave because of the father
And a loving mother and I separated
They left , I no family
Only you ____and Go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風只管吼叫,浪只管打來
我不怕驚風險浪
可是,公子呵,你不必奇怪
我為何這樣悲傷
只因我這次拜別了老父
又和我慈母心頭的人分離
離開了他們,我無親無故
只有你____還有上帝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Come , come , my good partners
I do not know who your grief
My mine is a cold light
‘ I I  leave the country laugh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得了,得了,我的好伙伴
我不知道你為誰悲傷
我的心性卻輕浮冷淡
一笑就去國離鄉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I assure cheer you ,the vast blue sea
When the land came to the front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Oh my hometown , good-bye

我向你歡呼,蒼茫的碧海
當陸地來到眼前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的故鄉呵,再見

拜倫!儘管他的心性是如何的反叛,他的生活又是如何放蕩不羈,但他對他的祖國,對他的故鄉,還是有著一份濃烈的感情。

去國時的拜倫並未有如人們所想像中的那般狼狽。他逍遙自在地為自己特定了一輛,按照拿破崙御用形式複製的馬車,然後帶同他心愛的一隻小犬驅車渡海,浪跡天涯而去。後來有人問他,當年的風雲人物有那幾個人時,他很肯定地回答說:有三個。一個是花花公子喬治.布來恩.布魯梅爾(George Bryan Brummell),一個是拿破崙(Naponeon Bonaparte),另一個就是他自己。

拜倫!在離開英國後的他也並未閒著,他仍然繼續他的創作。《唐.璜》(Don Juan)這部鉅著,就是在這段流亡時間所寫的,惟可惜的是,這部鉅著,直至他離世時,僅完成了十六章,共一萬六千句詩作,後人把他這部《唐.璜》,譽為莎士比亞(Shakespeare)喜劇內涵的延續與發揚。他的這部創作,是他三十歲那年的一八一八年開始寫的。茲節選其《詩人自諷》的第一章部份。

【二一三】

但如今,年方三十我就白了髮
(誰知道四十歲左右又該如何)
前幾天我還想到戴上假髮
我的心蒼老得更快些,簡短說
我在五月就揮霍了我的夏季
現在已打不起精神與人反駁
我的生命連本帶利都已用完
哪兒還有那種所向披靡之感

【二一五】

唉!完了,完了____我的心靈呵
你不再是我的一切,我的宇宙
過去氣概萬千,而今擱置一邊
你已不再是我的禍福根由
那幻覺,已永遠消失;你麻木了
但這也不壞,因為在你冷卻後
我卻獲得了許多真知灼見
雖然天知道它來得多麼辛酸

【二一六】

我談情的日子完了。無論多迷人
少女也好,婦人也好,更別提寡婦
已不能像昔日似地令我痴迷
總之,我過去的生命已不能重複
對生命的契合,我不再有所幻想
紅葡萄酒的豪飲也受到勸阻
但為了老好先生總得有點癖好
我想我最好走上貪財之道

這三段詩作,是執筆的人也好,讀的人也好,感覺上,令人覺得有點蒼涼,覺得拜倫的心境已老去。

還有, 以下是《唐.璜》中的【海黛】第二章節選部份:

【一九四】

他們彼此望著,他們的眼睛
在月光下閃亮;她以雪白的臂
摟著唐璜的頭,他也摟著她的
他的手半埋在所握的髮辮裡
她坐在他的膝上,飲著他的輕嘆
他也飲著她的,終至喘不過氣
就這樣,他們形成了一組雕像
帶有古希臘風味,相愛而半裸

【二一四】

好了,在這荒涼的海邊,他們的心
已經訂婚,而星星,那婚禮的火把
把這美麗的一對照得更美麗
海洋是證人,岩洞是新婚的臥榻
情感為他們主婚,孤獨是牧師____
他們就這樣結了婚,這岩壁之下
在他們看來,就是快樂的天堂
他們看彼此也和天使沒有兩樣

拜倫!讀他的詩作人生,應該可以劃分為前、後兩個時期。從一八零零年至一八一五年與安娜密爾班克結婚,是為前期。結婚之後的一八一六年四月流亡去國,至一八二四年四月十九日離世,是為後期。

前期讀他的作品,大多是諷刺時政,又或是追求愛情的主義浪漫,而後期去國則一變常態,多為熱衷於戰鬥鼓舞思維,歌頌英雄主義篇章。至於昔日的情與愛,在他的筆下,都被他有意或無意地遺忘,被淡化。若是說,唯一沒有使他忘卻,沒有令他淡化的,就是他對奧古斯塔.瑪莉亞的一段情,的一段思念。且看他寫於一八一六年七月廿四日的長詩《寄奧古斯塔》(To Augusta):

Though the day of my destiny’s  over
And the star of my fate hath declined
Thy soft heart refused to discover
The faults which so many could find
Though thy soul with my grief was acquainted
It shrunk not to share it with me
And the love which my spirit hath painted
It never hath found but in thee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雖然我多事之秋已經過去
我命運的星宿逐漸暗淡
妳的柔情的心卻拒絕承認
許多人已經看出的缺點
雖然妳的心熟知我的悲哀
它卻毫不畏縮和我分嘗
呵  我的靈魂所描繪的愛情
哪裡去找?除非在妳心上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Though the rock of my last hope is shivered
And its fragments are sunk in the wave
Though I fell that my soul is delivered
To pain____it shall not be its slave
There is many a pang to pursue me
They may crush ,but they shall not contemn
They may torture , but shall not subdue me
‘ tis of thee that I think____not for them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雖然我的最後希望___那基石
動擺了,紛紛碎落在浪潮裡
雖然我感覺我的靈魂的歸宿
是痛苦,卻絕不作它的奴隸
許多種痛苦在追逐著我
它們可以壓碎我,我不會求情
可以折磨我,但卻不能征服
我想著的是妳,而不是那傷痛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拜倫自一八一六年四月春去國流亡,就一直沒有機會再踏足於故土。這固然是因為,一方面他忙於他的創作,另方面則是忙於投身於革命解放運動。而終究最大的一個因由,還是英國政府不允准他回去。甚至,直至到他逝世,經過三次投票否決的一百五十年後的一九七零年,再次開會表決,方始獲得國會,上、下議院通過,正式同意批准,為他設立一個銅牌位,將之引葬回英國那騷人墨客身後榮退之所,這容退之所即所謂:西敏寺(WestminsterAbbey),然後給他回復本來屬於他應得的最高榮譽。

拜倫!近乎兩個世紀以來,中外的騷人墨客對他的人格評論褒貶不一,只是從絕大多數人對他的歸納看法,整體而言,對他始終還是褒多於貶。

拜倫的創作,無論其在質與量都是驚人的。《今天我滿三十六歲》(On this day I complete My Thirty- sixth  year )(1824年1月22日作品),這是他第三十六個生日為自己寫的感觸詩作。而這首詩作,也是他在世最後的絕筆之作。試看在其詩的末段,就有如斯的著墨:

If thou regret’st thy youth , why live
The land of honourable death
Is there :____up to the field , and give
Away thy breath

你既悔恨荒度了青春
為何還要茍且生存
奔向光榮的死所吧
在戰場上獻身

Seek out____less often sought than found____
A soldier’s grave , for thee the best
Then look around , and choose thy ground
And take thy rest

去尋求(少見,常是碰上)
勇士的墓地,它當屬於你
選一方土壤作歸宿
永遠得享安息

從這八句詩看來,拜倫!也許他最後對自己所選擇要走的路,是完全正確的。又當他自知一病不起,在臨終的遺囑上,他也有這樣的遺言留下。他感嘆地說:「我的財產,我的精力都獻給了希臘的獨立戰爭,現在連生命都獻上吧!」

“出師未捷身先死,長使英雄淚滿襟”。拜倫這位偉大詩人,就在度過了他第三十六個生日,三個月後的四月十九日與世長辭了。在他的遺體下葬時,陪伴著他的是:一頂鋼盔、一把指揮佩劍、和一頂桂冠。此外還有的是,當時的希臘政府為他舉行了極隆重的國葬儀式,及全國為他下半旗哀悼廿一天,由此可見,他,拜倫!不是一位尋常的詩人,他還是戰場上的一名英雄,同時更是一位文才武略兼備的偉人,是值得世人永遠去對他作深切的追思與懷念。

【註】花花公子喬治.布萊恩.布魯梅爾(George Bryan Brummell):為英國十九世紀一名喜愛追求時尚衣著的男子。


二零一三年三月廿二日於一笑齋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