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懷楚
       (現居美國丹佛)
更多>>>   
吳懷楚◎從網絡文字創作交流看今日《中華文藝》復興 【上】


從網絡文字創作交流看今日《中華文藝》復興  【上】

◎吳懷楚◎



不知不覺在網絡上發表文字已幾近兩年光景,在這一年有餘的時光裡,通過文字結緣交流,使我認識了不少文字創作的朋友。在這一群朋友中,老、中、青三代都有,各人其所愛創作的作品類別也繁多,堪稱得上是多元,同時亦都各有其所擅長,端的是多采多姿。

喜愛多元作品的,就非要讀“掬水月在手,弄花香滿衣”的冰小曼不可。冰小曼是個網名,據她的個人資料簡介得悉,她的原來名字是叫趙紅麗,河南周口人,目前的她是《周口市詩詞學會》和《周口市作家學會》的會員。冰小曼是一位不折不扣的《紅樓夢》迷者。單就這《紅樓夢》故事,她就曾經寫過不少關於“紅”的詩詞。諸如她的《金陵十二釵十二首》。

【茲節錄部份】

林黛玉 
(中華新韻)

絳珠仙子下凡塵   秋雨瀟湘泣淚痕
木石前盟終似夢   淒風冷月葬花魂

薛寶釵  (中華新韻)

肌豐貌美繫名門   長袖周旋處處春
費盡心機金玉配   堪憐寂寞誤終身

賈探春  (中華新韻)

英姿颯爽女兒身   才幹卓識遠勝君
遠嫁藩王多少恨   可憐骨肉各離分

由來自古,文人都是多愁善感,冰小曼自然不會例外。讀她的詩詞,每每讀出一縷柔情淡淡的幽怨痴愁。

玉蘭朵朵隱朱門,怕思君,又思君。一縷清愁,冷月照羅裙。
翦翦輕寒春乍暖,鷓鴣遠,一聲聲,欲斷魂。

斷魂,斷魂,不忍聞。酒微醺,茶半溫。嘆也嘆也,嘆不盡,
粉面啼痕。獨倚高樓,無語夜黃昏。愁緒滿懷人不寐,憔悴損,
瘦如梅,勝幾分!

----《江城梅花引.春夜思君》

月夜感懷

皓月照宮樓   西風不解愁
凭欄人萬里   寒夜感清秋

除了詩詞底蘊深厚外,冰小曼的散文詩和現代詩讀來,也令人堪讚賞的。

夜涼如水,滿天寒星。
晚風輕輕敲打我的窗櫺,四周一片寂靜。
一只夜鶯落在我的窗台,歪著腦袋拍打著翅膀,
向我訴說牠的歡樂。
月光洒在室內的鏡子上,無聲。
我永遠記得,曾經無數次,在鏡子裡,你我相依相偎,
面帶幸福的笑容。
愛情走了,你去了。
我驚訝的發現,鏡子裡成了空。再也照不出任何光景。

----《空鏡子》(散文詩)

撐一把水墨丹青的油紙傘 / 邁著優雅的步伐 / 在煙雨濛濛
的清晨 / 踏青 / 輕柔的風兒 / 送來陣陣鳥鳴 / 不遠處 /
青山如黛 / 流水淙淙 / 你來 / 我在早春的江南等你 / 等你
一起 / 同醉如夢似幻的 / 桃花源 。

----《等你在煙雨江南》(現代詩)

此外,還有她的丹青畫,中、長篇小說,如《翦翦風》、《過客》、《雪倩》;散曲《落梅風.秋夜》;散文如《跌入民國時代的夢鏡裡》等,這些篇章都是令人叫絕。
在博海茫茫的文字創作者當中,若是談及到能夠與冰小曼相提並論的,應該要算杜秀麗的了。

杜秀麗也是河南周口人,與冰小曼該算得上份屬同鄉,她文字創作筆調的清新,婉約之美,較之冰小曼,實在不遑多讓。下面且看她的著墨:

雪花,是我整個冬天的守候。
獨自行走在穎河岸邊,片片雪花如蝶般在空中飄舞。我拈起一
瓣雪,寫上美麗的詩句,只為換你在燈火闌珊時的回眸一笑。
………………………
………………………
紅塵外……………….我把秋水望穿,琉璃盞,燃幾株心願,一
場相見終不見。而今遲來的雪,在誰的眼中成清詞一闕,然後
隨風幻滅。

----《雪花》(散文詩)

凌花舞九州    清雅少嬌羞
遠山藏冰色    近樹挂玉鉤

----《雪》(五絕)

杜秀麗這首五律整體來說,意境很好,惟在平仄聲的規格方面,有可能尚待商榷。原因是,以規格而言“花”,“九”是平仄,而“雅”,“嬌”是仄平,然則第三句的“山”,“冰”俱是平聲,還有末句的“樹”,“玉”亦同為仄聲。而以規格來說,理應第三句是仄平和末句是平仄。惟我不知道這個“聲”的差異是否與杜秀麗用國語來發音,和採用《中華新韻》有關,故而我也不便胡亂妄加語評。

踏關山,行洛水。楊柳含煙、楊柳含煙翠。休說紅妝
心事美,細雨無聲,細雨無聲醉。

惜金釵,憐玉佩。許我相思,許我相思意。翰墨神飛
三場雨。一路桃花,一路桃花蕾。

----《蘇幕遮.歡歌》(詞)

《蘇幕遮》,又名《鬢雲鬆令》、《眉葉聚》。這闕詞以范仲淹的“碧雲天,黃葉地……”和周邦彥的“鬢雲鬆,眉葉聚,一闕雅歌……”最為人所熟悉而稱道。雖謂,詞家創作用詞各有各的慣用手法,惟像杜秀麗如斯用疊句手法來填,我還是第一次讀到,堪稱得上創意特殊非常整闕詞的拍調簡潔,輕鬆和活潑,相信杜秀麗在填這闕詞的時候,已經用上不少時間與心思。這闕詞,我蠻欣賞的。

惟詞中的“翰墨神飛三場雨”的“場”字和末句“一路桃花蕾”的“蕾”字,照詞譜所訂的規格,在“聲”的方面,也可能存在一些關於平仄問題。捨此之外,這闕詞尚不失是一闕很美的詞。

除了上述我選出她,我所愛的篇章外,還有一首現代詩,也是我蠻欣賞的。那就是《寫給梅花的情詩》。

你將滿眼的秀色 / 種植在寒冷的雪花裡 / 在我視線的觸點 /
渴望長成一地的嫵媚 / 期待冰山吹來的狂風 / 蕩起心中的
漣漪………。我願站立成一種風景 / 或塗抹你的色彩 / 可總
有雪碎的聲音 / 幽香擁來清雅依舊 / 那一刻回憶漲滿柔情 /
翻閱著記憶章頁的流連 。

流連!流連!才女詩人,我醉倒在妳的醇醪篇章裡。

巴蜀乃地靈人傑所在,自古至今出了不少雅士才人。“寧靜以致遠,淡薄以明志”,眉山的紫衣飄飄,正是我心儀的才女。在她的詞裡,我一路細細的品賞,往往讀出詞人李清照詞的韻味兒來。

踏月三千里,乘風覓梅香。暮雪飛渡小軒窗。哪管路迢思遠,
熱釀燙冷腸。

素墨潑花箋,撥弦流水長。與君相醉夢澤鄉。舞亂霓裳,舞
亂淡淡妝。舞亂古燈青卷,笑語雲端揚。

----《喝火令.醉相逢,遙和六安君》(詞)

如夢令
# 秋晨

山抹微雲杳杳,水蒸輕煙渺渺。
樹樹披秋陽,鳥雨盈枝裊裊。
淺笑,淺笑,陌上誰家年少?

這闕詞的“淺笑,淺笑,陌上誰家年少?”與唐.韋莊的《思帝鄉》裡的“陌上誰家年少?足風流。”大有異曲同工之妙。

紫衣飄飄的詩以絕律並重,惟絕句最為擅長,茲錄其一首如下:



霜林月冷憶如今   幾世靈犀夢裡尋
綠綺音淒芳吵恨   難賒舊日一痕心

飛夢寫詩篇 (古風)

策把驚秋風,長嘯震蒼穹。燕楚三千里,悲喜亦從容。
雲翦翦,與濛濛,湘江夢斷舞孤鴻,流光翩躚逝匆匆。

飲盡長江水,遍拾長沙葉,窮觀武昌嵐。飄飄天地間,
飛夢寫詩篇。吸風飲露步翩翩。
躍身楚雲亂,把酒燕月清。滄海渺渺浮蓬萊,青冥浩
蕩綴繁星。

人生長恨拋雲端,多情至此斷。且盡杯中酒,相忘兩
茫茫。繁華似流水,生命孰短長。朝似青絲暮成霜。
莫若莊周,擊盤而歌,笑斷腸!

紫衣飄飄的散文詩也是一絕的,且看她的《春天!醉醉地綻放》

想,握住你的手。在春天,在林花深處,飛奔。
一樹一樹的花開,一樹一樹的願望。一朵朵,開在心上。……
想,採千縷清風,編成蘭舟。採千朵林花,釀成美酒。款乃一
聲,山水綠。款乃一聲,輕舟飛渡,山重重。……一任流年似
水,一任人情冷暖,一任夢短路長。今夜,我只是採蓮的女子,
………靜靜,看春天,在夜裡,一層層。醉醉地醞釀。靜靜,
看春天,在明天清晨,醉醉地綻放。

紫衣飄飄為人爽直,隨和,其一生交友無數,安徽漢服迷才女六安君正是其摯友之一,兩人交情堪稱得上是莫逆。六安君,習慣性,人都呼其“六安”又或是“塵安”。其創作喜愛以詞居多,詩則較少,是屬於“劍走偏鋒”一派人物。

六安君的詩詞也以抒情、婉約、清新、簡潔為止。且看她的一闕《行香子.沉香》

草木溫調,瑞藥添燒。一爐蓮事任風飄。微涼秋夜,
辛苦良宵。聽滴答雨,咿呀調,鳴幽簫。炭爐茶沸,
素手琴挑。沉煙繾綣暗香拋。尋常時候,難得逍遙。
正數流年,弄燭淚,唱桃夭。

這闕詞的“聽滴答雨,咿呀調”,“尋常時候,難得逍遙”,用詞自然、流暢,詞味十足,相當生動。

浣溪紗
# 離

一霎驚鴻記得麼?幾回煙雨約青坡。更無人處對
情歌。    曲盡陽關聲寂廖,花落離徑淚婆娑。
夫妻年少怎消磨!

六安君這闕《浣溪紗》,雖然說填的是詞,但詞味略欠清減。整闕詞所用的韻:“麼”、“坡”、“歌”、“娑”、“磨”,當按韻擊節推敲讀來,其節拍讓人感覺有“曲”的韻味兒居多。

才女六安君是於前年2011年結婚的。在她出嫁後的日子,由於工作,由於生活繁瑣等種種因素,她曾擱筆了有好一段時日,當其復出重新執筆之作,有兩闕令人感觸頗深的詞如下:

少年遊
# 憶年少有感

當年瓦舍舊檐廊,古柳挂斜陽。依稀夢裡,學童
十九,猶自念文章。

從來年少誰知苦,老去費思量。可嘆平生,等閑
病瘦,何處是歸鄉。

風入松
# 感懷

當年夜夜挑燈詩,紙上寫相思。幾回聽雨天青色,
一爐香消漏聲遲。每到天明雞曉,依然筆下如斯。
多言猶是為人妻,堪嘆總相離。人言生半識愁苦,
油鹽柴米暗傷悲。奈換三分銀子,賤賣了嫁時衣。

我蠻欣賞六安的這兩闕詞,尤其是《風入松.感懷》。每當讀到她這闕詞時,我都會感慨千萬。“人言生半識悲苦,油鹽柴米暗悲傷”。正所謂:日常生活,開門七件事,“柴米油鹽醬醋茶”,又云:“貧賤夫妻百事哀”嘛!惟以當前環境而言,六安應還未至於真的已到了“奈換三分銀子,賤賣了嫁時衣”的這麼個淒涼苦況田地。惟我輩喜歡文字創作的人,誰人都知道,自古詞人、墨客,大多是喜愛,用誇大的形容手法來著墨。就如:李白的“我且為君槌碎黃鶴樓,君亦為吾倒卻鸚鵡洲”,“白髮三千丈”的其個中道理也是一樣。

五更挑燈,廿載試劍,把一腔,意氣都銷盡,半闕
清詞,也不個賦空傳恨。剩些些、沈腰潘鬢。

畫裡撐舟,詩邊賦夢,踏一曲、祝英台近。暗向蘭
窗,一顆顆、灑英雄淚。易紅妝,此生無份。

----《解佩令》

這是河北滄州女詞人藍雪兒,其對自我的別開生面個人簡介所填的一闕《解佩令》

許藍雪兒為女詞人,她的而且確是當之無愧。她的濃濃詞性中帶有著一股淡淡的幽怨清愁、純樸、自然。其填詞手法,從不刻意雕琢,我經常有和她交換意見,我深愛她的詞有著一份自然美感。她的詞不但填得好,填得快,且創作量也頗驚人,若非才思敏捷好手,實不能臻此境界。

填詞對藍雪兒來說,簡直猶如探囊取物那般容易。更難得,最令人佩服的是,她最擅長填的是長調的詞。下面是她的作品:

朔風吹樹,寒花無主,翩然蝶亂蜂忙。霧靄晚晴,旌旗
獵獵,歷經多少興亡。往事亦勘傷。念來朝歲歲,昔日
風光。幾代君王,離宮依舊憶淒涼。

碧波一派茫茫。看歸帆剪影,鶴舞鷗翔。一帶碧山,歸
鴻點點,嵐氣漫捲疏狂。波壯短松崗。見怪事冷峭,水
月昏黃。血色黃昏驚豔,冷露欲沾裳。

----《望海潮、望友誼關》

又如《八聲甘州》一闕:

望長空,雁影掠蒼茫。寬袖綺羅香。悵無邊風月,寒來
暑往,世態炎涼。何處笛聲輕喚,殷勤理紅妝。花點胭
脂色,月滿橫塘。

情黯長亭風驟,袂分臨歧路,淚灑紅窗。對當頭明月,
杯酒遣離殤。嘆分飛、伯勞雙燕;暗傷神、綠鬢染銀
霜。歸來矣、馬啼聲脆,踏碎斜陽。

這闕詞的意境著墨,用詞一氣呵成,筆調絲毫不帶牽強,尤其是下半闕的“歸來矣、馬啼聲脆,踏碎斜陽”,令人讀來拍案叫絕。這末段句子,幾可媲美毛澤東的“霜晨月、馬啼聲碎,喇叭聲咽”。

(待續)

二零一三年二月七日於一笑齋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