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懷楚
       (現居美國丹佛)
更多>>>   
吳懷楚◎古越南漢字文學的滄海遺珠《越甸幽靈集》(VIET DIEN U—LINH TAP) 【上】

古越南漢字文學的滄海遺珠《越甸幽靈集》

(VIET DIEN U—LINH TAP) 【上】
        
◎吳懷楚◎


圖片:作者提供
 
有時候在想,關於越南與中國歷史的淵源關係,真的很難執筆,真的不知道從何著手說起。尤其是古越南,幾凡文字、文學,甚至到風俗習慣等,在在都莫不與中國有著不可劃割的非常微妙密切關係。

就文字方面而言,假如沒有法帝國主義殖民入侵,則我想今時的越南,都仍然在使用他們的先祖,從漢字演變過來的喃字和漢字兩種語文。雖謂越南的皇朝到了陳朝(公元1225-公元1398),甚至陳朝以後,那時的所謂愛國士大夫們都不斷在鼓吹使用其本國喃字,而同時還建議廢棄漢字。惟上自九五尊的天子,下至王公大臣,和民間的寒士儒者,如:阮攸(NGUYEN-DU)、范伍老(PHAM NGU-LAO)、陳國俊(TRAN QUOC-TUAN)等,人人都仍喜愛用漢字寫作,同時還為後世留下了不少千古傳頌的不朽篇章。而這些漢字作品,據所知,今時一直都被謹慎地收藏在越南國家的國學寶藏院內。這些被收藏著的漢文作品,僅只有限度提供與專責對越南古籍國學研究,如認為有需要的越南本國學者與專家之用。至於普通士人百姓和外國人士,根本就很難有接觸到這些原創作品的機會。

越南民間人士今日所能讀到的所謂:古越南文學作品,無非都是一些從昔日的漢文,又或是從喃字翻譯過來的拉丁越南文字版本。如此一來,對於一般喜愛參究原創文字的士人而言,則是大大失其所望。

讀古籍作品,我認為始終都是讀原創的好。何故?在這裡,我就比方拿一個在《越甸幽靈集》的《歷代人君》裡漢字的“燮”字來說(註:原著的這個漢字並非此字,它是個“變”字,把其下半部換成了火字部首,經查閱“說文解字”、“康熙字典”及一些關於古字的書籍,均未發現有此字,料此字是喃字,又或是手抄錯誤),這個“燮”字的意思是解作“調和”、“諧和”,有人用來作人名用。越南人在翻譯時,將它議成了“nhiep”,這個“nhiep”照漢譯的意思是“攝”、“躡”或“聶”。結果,我花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找不到我需要尋找的該人名資料。後來,經過我一再堅持查證,果然證實了那是越南人連原著和譯者的一個錯誤手抄與譯法。這個“燮”字,若譯成漢越音字,應該是譯作“tiep”才是正確。

由此可見,想讀越南的古籍作品,不論如何,還是儘量要讀原著,這是我一向的主張與堅持。

在好久以前一次,我在此間丹佛市一家越華超市其專賣舊雜誌,小說的書櫃裡,無意中發見到一部越南古籍漢字的文學著作。同時,我僅以三元美金,非常便宜的價錢將它買了回來。這部古籍文學就是《越甸幽靈集》(VIET DIEN U—LINH TAP),燙金字面,是漢越對照版。漢文越譯者是順化漢學學者黎友牧(LE HUU-MUC)先生,譯於1959年,和順化大學史學院教師陳徑和(TRAN KINH-HOA)先生作序,並由當時的西貢(即今胡志明市)開智書局(Nha sach KHAI-TRI)發行。

據悉《越甸幽靈集》書名的“越”字,它的前身本來是個“粵”字。故而這部書在中國方面的古籍學者,對它都非常熟悉,當提及到此書時,皆稱為《粵甸幽靈集》。何也?緣因是,一者,“越”與“粵”是同音字,而今時的拉丁越文之“VIET”字,又可以作為這兩個漢字的譯音,二者,今中國之粵地,正是越南昔日趙陀(TRIEU-DA)立國的南越古國疆域所在地,是具有特殊意義。因之,越南人將“粵”字改為“越”字,亦是有他們的道理,惟更重要的一點就是,此乃越南人的民族潛意識所致。至於“甸”字,意即“地方”的解釋也。相信我這個解說,應該是合乎於情理的了。

《越甸幽靈集》面世是十三世紀的事,是在古越南陳朝開佑(KHAI -HUU)元年陳憲宗(TRAN HIEN-TONG .1329--1341)時期作品。是“守大藏經中品安暹路轉運使李濟川(LY TE-XUYEN)奉皇命編集而成。全書內容分為三部:

【一】歷代人君 (六篇)
【二】歷代輔臣 (十二篇)
【三】灝氣英靈 (十篇)

這是最早《越甸幽靈集》全篇的版本。到了後黎朝(公元1428-公元1527)黎聖宗(LE THANH-TONG.1460-1497)年間,司業國子監阮文質(NGUYEN VAN-CHAT)(註:原著漢文書成“阮文賢”,料越南學者於翻譯時,將“賢”字誤譯作“質”字),又增補了四篇續集。是為:

【一】朔天王事跡記
【二】青山大王
【三】乾海門祠
【四】英烈正氣段將軍

並由阮朝士人司業監修高輝耀(CAO HUY-DIEU)增添了僭評,如此一來,更加豐富了書的可讀內容。爾後的黎懿宗(LE Y-TONG. 1735 - 1740)復又再補添了四篇:
                    
【一】清錦廟靈神
【二】陳朝興道大王
【三】徐道行大聖事跡實錄
【四】靈彰靈應大王。自然芳容公主

經過重補復又添增後的《越甸幽靈集》連原來李濟川古本的二十八篇章,共有三十六篇作品,也就是我目前得讀到的版本,重補後的黎懿宗永佑(VINH-HUU)年間的最新版本,是由一位自稱“三清觀道人”作跋。跋文曰:
 
重補越甸幽靈集全篇跋
 
我越立國。山奇水秀。地靈人傑。列於全球諸國。其特達英偉。固不多讓人也。惟鍾其氣之正者。斯出其人之多奇。生為名將。死為名神。為節義。為貞烈。其正氣常周流磅礡於穹壤之間。或散而為道骨僊風。俱傳不朽。觀於公餘捷記。傳奇蠻錄。嶺南摭怪。桑滄偶錄諸書。槩可覩。今李公集錄矣。陳朝祀典可載耳。餘皆未及。缺畧可多。予忘其鄙陋。起而重補之。正公所謂同好事者也。或曰。君之所補。英烈正氣固矣。神通真氣如道行明空等傳。多涉荒唐何。曰固誕矣。然世之所傳如此。亦曰記其所聞云耳。若夫會之以理。舍其怪而存其常。是在觀者。作者何預。謹跋數言于全篇之後。歲己未七夕。三清觀道人題。
 
在當時的陳朝陳憲忠皇帝為何頒下御詔,著令李濟川編寫這部《越甸幽靈集》,其目的究是為何?這個我們可以在李濟川對該書編後所寫的“序”和黎鈍甫的跋文裡可以理解得到。
 
越甸幽靈集錄序全篇
 
守大藏經中品奉御李濟川編集
門下省事內令史書金冕韎按錄
           
古聖人曰。聰明正直足以稱神。古來多矣。能彰偉績。陰相生靈者有幾哉。然其所從來。品類不等。或山川精粹。或人物傑靈。騰氣勢於當辰。挺英靈於來葉。若不紀實。朱紫難明。因隨淺見卑聞。筆札於幽部茍得大方君子。博雅好事者為斧正之。是所望也。


皇開佑元年。守大藏書火正掌中品奉御安暹路轉運使臣李濟川頓首焚香敬序本傳云。
 
景興三十二年錄
 又:越甸幽靈集跋
 
世傳越甸幽靈久矣。然皆舛誤難讀。適古本有英字減畫。始信在皇越朝。中興前跡也。因為抄錄。則與昨者異。但讀篇多缺。聊以存古。而別本無之。更增後錄。間已校殊訂正。有可疑者圈以識之。又添補遺以備參考。嗚呼難聚易散。自古興嗟。況我國印刷者少。無怪其然。適尋而偶獲。不其幸耶。爰弁其端。示知同志。庶得旁搜而補綴。廣採以摘玄。則斯文之興運。未必無小補云。
皇朝永盛八年。季秋節。穀旦。
賜庚辰科進士及第。翰林院校討。黎鈍甫頓首題于進修書軒。
 
 
二零一二年十月三十日於一笑齋
            
(待續)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