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志章(農樂)
       (現居加拿大)
更多>>>   
嚴志章(農樂)◎千里矇矓詩雲路---《詩雲集》自序

千里矇矓詩雲路     嚴志章(農樂)

---《詩雲集》自序
                                      
         
對我而言,現代詩乃是條遙遠星雲路,千里矇矓的教我低下頭步入雄殿門檻,虛心取經細研。
         
在猶未成為 〝北美楓〞、〝尋聲詩社〞、〝風笛詩社〞成員之前,我就對自由新詩 、 現代新詩、 矇矓詩的喜愛,不亞於近體律絕詩、漢俳及古體樂府等。可見我對現代詩已愛不釋手,也可說已到白熱化的程度了,尤其是矇矓詩 ,曾經讓我何等的心醉呵! 
 
矇矓詩,據說起始自戴望舒一首成名之作: 〝雨巷〞 . 她像一個在綿綿細雨中抱着滿懷愁怨的姑娘, 從身他旁飄過; 一種在濛濛霧氣中出現隱隱约约的矇矓美, 囿着一股淡淡的憂傷和惆悵,這種詩境的美感, 這種浪漫的氛圍, 讓無數寫詩的人垂注及嚮往 。
 
在我轉向對矇矓詩的追求前 .那時,我仍執着一囊重遝遝的新詩,唯恐被狼煙薰染而縮瑟在一個僻遠的幽谷裡隱匿。每天日落西山後,方把時空泡浸於散文拆句的新詩刊物中一一諦讀,淬礪。空暇時, 更不耻下問的向杏壇多位文友取經求教。

此後,我開始對新詩創作蠢蠢欲試;冒險的摸石過河. 在上世紀六十年代期間,以[ 農樂]為筆名投 稿華文《 成功日報 》文藝版,雖然投籃比刊出的多,但我仍堅持一份對寫詩的執著和堅持不棄的信念 .後來又繼續投稿給《 大夏報 》,在主编的肯定和鼓勵中,激發我對新詩寫作多了一份信心,一份熱衷。
 
這之後, 越戰燹火日趨嚴峻,文友薦讀的詩刊都給烽火焚了;筆桿也給折了, 閱讀報刊 、〝 文藝 〞的閱讀機會也慢慢輟了。

直至一九九四年仲夏,温哥華柳青青(徐國華)詩兄在柳枝柯上知了知了地蜩螗了驚人的一鳴;驚醒了酣睡己久的繆斯。以此同時,我的詩也在不斷的學習中力求進步. 今天,我能夠將多年書寫結集成書, 一遂心願宿夢,猶如在萬頃阡陌中看到 一串黃金色的稻實。
 
敝書可遂意付梓面世,全賴諸文友多方鼓勵及精神鼎力支持,叨蒙香港‘尋聲’詩社社長冬夢、加國柳青青詩兄均允諾撥冗代為撰寫新詩書序,也謝美國吳懷楚方家為我寫近體詩序,更要海謝香港名書法家 張宗敬詞長以隸書代撰書名。

‘農樂’謹此一一致上我殷切摯誠的謝忱!

 
嚴志章  11/11/2014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