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聲詩社 - 心受◎失去,就讓它成為過去
       心受
       (現居菲律賓)
更多>>>   
心受◎失去,就讓它成為過去

失去,就讓它成為過去       ◎心受◎

很多東西注定是要失去的,
很多東西注定不是你的,
很多東西注定要成為回憶的,
所以,
只能放手讓它走。

幾年前,我的一支優盤壞了,裡面裝著什麼檔案,我都快忘得一清二楚了。只記得最重要的是一篇寫了四千多字還沒完稿的小說和幾十篇零零碎碎都還沒結尾的短文,而這些文的內容與題目,我都記不起來了,也都不想去記了,因為失去了,就沒必要再去追回了。

現在,我另一支16G的記憶體壞了,裡面裝有我剛去馬來西亞拍回來的照片,三篇短文,兩百首我喜歡聽的歌。而這些東西,我都沒有備份。

朋友說他能幫我找回一些照片,因為有些照片是他用他的照相機幫我拍的,我從他照相機抄到我的記憶體後,本來想刪掉,還好沒刪。但是那些我自己用我自己的照相機拍的照片呢?我要到哪裡去找回?朋友說:「當時叫你複製到我的電腦,你又不肯。」我說:「我複製了,可是我換到我的記憶體後,又刪掉了,因我不習慣把我的照片放在別人的電腦裡。」「等您回馬來西亞後,幫我翻翻您電腦裡的垃圾桶吧!我希望我沒有把垃圾也倒掉。」我又急忙交代他,抱著一絲希望地。「好的,我回去後看看,有的話就烤到光盤給你。」其實,我不抱什麼希望的,我看得很開,因為我知道,希望是很渺茫的,能找回來的機會不大,不想期望太高,因怕失望會令人更痛苦。

只是,Maggie對不起了,我們在雙峰塔拍的照片沒了,我還沒來得及寄給你呢!Maggie可能會說:「沒事,以後有機會來馬來西亞再拍過吧!」是呀!照片可以重拍,雙峰塔可能依然存在,可是還拍得出同樣的照片嗎?拍得出同樣的心情嗎?能與同樣的人拍嗎?這可不一定。

那天在雙峰塔前,我看到幾個外國人為了拍雙峰塔的全景,一個個都躺在地上,我也學他們躺在地上,對準了雙峰塔,拍了幾張,然後洪先生把照相機接了過去說:「來,我幫你們拍。」洪先生學我躺在地上,而且比我更不怕髒,躺得更直,角度拿得更好。那天,他是穿著白襯衫的,一個安利的領導人,安利的鑽石,未來的皇冠大使,躺在地上為我們這兩個非親非故的網友拍照,而這些照片就這樣報銷了,不是太可惜嗎?

再說,這些照片還是我與Maggie友情的見証,拍照的那天是我與Maggie剛認識的第一天,我們第一次見面,第一次聊天,第一次一起拍照,我們是如此的合拍,如此的一見如故,拍照時居然還很自然地抱在一起,不知情的人肯定認為我們是認識多年的知心好友呢!唉!可惜呀!可惜!照片沒了。

另一個朋友說:「沒關係的,不是有一種記憶體叫做“回憶”嗎?」

我說:「是呀!也只能以此來安慰自己了。」不然,我還能怎麼樣?

二零一零年五月二日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