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受
       (現居菲律賓)
更多>>>   
心受◎河馬與犀牛

河馬與犀牛    ◎心受◎
 

東邊的河裡住了一群河馬,西邊的草原上住了一隻犀牛。

有一天,有一隻小河馬在東邊的河岸邊吃著水草,吃著吃著來到了西邊,牠看到西邊的草原上一大遍的青草地,而這麼一大片的草地就住著這麼一隻犀牛,牠羨慕得不得了,牠一想到牠們那一大群河馬生活在這麼一條窄小的一條河裡,而東邊的水草又僅有沿著河岸的那麼一丁點,牠就覺得西岸這隻犀牛真是幸福呀!

於是,牠每次都會不由自主地游到西邊來,雖然同類們一直交代說:「我們河馬是群體生活的,不能單獨行動。」但牠看到那些比牠年長的河馬每次要吃草的時候,不也都是單獨行動嗎?只有在睡覺的時候,才一大群河馬靠在一起。

西邊河岸的草真好吃,小河馬這樣想,因為西邊的草沒其他河馬來搶,而西邊草原上的犀牛也只吃草地上的草,況且這麼一大片的草,牠一隻犀牛就是吃一輩子也吃不完。

小河馬總是大大方方地來西邊吃草,但都是在旁晚的時候,因為牠怕太陽,所以總是等到太陽快要下山時牠才敢出來行動。

犀牛漸漸地發現了小河馬的存在,犀牛從來沒有與其他動物生活過,牠都是獨來獨往的。牠好奇這隻與牠不同類型,不同種族的生物為什麼會常常出現在牠家附近?

「你又來了。」有一天,犀牛大膽地走近小河馬,問牠。

小河馬專心地吃著草,牠根本不想理會任何人,牠來這裡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吃草,除了吃草,別的事,牠一概不想理,所以,牠也不想理會這隻大犀牛。

犀牛以為小河馬沒聽到,於是牠向小河馬走近一點說:「我們做個朋友好嗎?」

小河馬抬頭看了一眼犀牛,又繼續吃著牠的草,牠不需要朋友,在東邊河岸,牠有的是朋友,牠只需要食物,所以牠才會每天游這麼遠的河來吃草,就因為這裡沒有其他朋友會跟他搶。

小河馬只顧自的吃草,而犀牛見小河馬對牠那麼冷淡,牠有點失望,牠真希望能有個伴,那怕不是跟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同類,只要能與牠說說話,聊聊天的,也就夠了,好不容易來了一隻小河馬,卻又不理牠,唉!牠真傷心,傷心得連一口草也吃不下。

犀牛從沒為吃煩惱過,牠知道肚子餓的滋味,而小河馬從不缺玩伴,所以牠也不知道獨自一個人的獨單。

時間一久,小河馬就習慣了犀牛的存在,每次牠一到西邊,犀牛就走過來,有時只是靜靜地看著小河馬吃草,有時會濤濤不絕地對牠說著話,或者該說是獨自說著話才對,小河馬有時也會會應牠一兩聲,畢竟有隻犀牛這麼客氣地待牠,又不會趕牠走,又不介意牠總是來牠家白吃,但是這樣的時候並不多。

「要不要去我家玩玩?」有一天,小河突然心血來潮地問犀牛。

「好呀!」犀牛巴不得呢!

「但你得學會游泳,不然怎麼去?總不能讓我扛你去,我可沒那麼大的力氣。」

這下子,可真為難犀牛了,你若是讓牠跑,牠一小時就能跑四十公里,但要牠游泳去,牠可做不到,誰不知道犀牛天生就不會游泳的。怎麼辦呢?犀牛是那麼的想,牠真想看看小河馬們是怎麼生活的,一大群河馬住在一起的熱鬧,那是牠最嚮往的,且從未經歷過的。

「用走的吧!靠岸的水比較淺,你沿著河岸,我一步一步地帶著你走。」小河馬建議著。

「我還是有點怕,不如改天吧!」犀牛回答著,牠從沒離開過草原,更沒下過水,牠真的有點怕,但去探索一個嶄新的世界的欲望卻又是如此地強烈。

於是在一連好幾天太陽高照,河裡的水位明顯下降的日子裡,小河馬咬著一條從河裡撈到的繩子,牠讓犀牛咬著繩子的另一頭,跟著牠往水裡走去,牠要帶犀牛去牠一直想去的地方──河馬的家,一個眾多河馬聚集在一起生活的大家庭。

犀牛小心翼翼走下水,河岸邊水草很多,地很滑,差一點點犀牛就整隻噗通到水裡,還好繩子的另一頭有小河馬緊緊咬住,犀牛的頭才不至於掉進河裡,喝進了河水。等犀牛站穩後,牠們就開始起程往牠們的目的地走去了,這條路對小河馬來說是最熟悉不過了,這幾個月來,牠似乎每天都要走一躺,來吃草,來填飽肚子,久之,連來聽犀牛說話也成了一種習慣。

牠們走得很慢,很慢,犀牛有生以來第一次走水路,心中有點怕,但只要牠向前看,牠看到小河馬那認真的勁,那鼓勵人的眼神,牠就不怕了,不就是走水路嗎?有什麼好怕的?況且還有小河馬陪我,就算掉下水,也有個伴呀!而且牠相信小河馬會照顧牠的,對於這位認識不久話不多的朋友,牠卻有一份解釋不清的信任。

牠們走著走著,心情越來越放鬆,走著走著,開始唱起了歌來,牠們剛開始沒有共同會唱的歌,犀牛唱自己的歌,小河馬哼自己的調,唱著哼著,犀牛學起了小河馬的調,小河馬跟唱著犀牛的歌,唱到最後,牠們唱出了一首全新的歌,一首牠們共同譜出的歌。

目的地很快地到達了,犀牛慢慢地爬上了東岸,牠沒法在水中太久,浸泡太久的話,牠會腳軟,而小河馬卻不能在陸地上生活,灑久了,牠皮膚會裂開,流出血紅色的液體。犀牛受到了河馬們熱情的招待,牠們有的圍著他,問東問西的,好奇著這一隻長得與他們不太一樣的生物,有的站得遠遠地卻又伸張頭好奇地張望著。很快地,犀牛與河馬們已混成了一片,必竟都是吃草的動物,溝通起來很容易,玩到興致時,還真讓人懷疑牠們是否來自同一個祖先?

「我是不是該回家了?」旁晚的時候犀牛問小河馬。

「你可留下來的。」小河馬說。「只是你不能吃這裡的草,我們人口多,食物不夠,要是你也來搶食物的話,牠們會把你當敵人的。」小河馬又補充說。

「那怎麼辦呢?」犀牛苦惱著。「我真想留下來,我喜歡熱鬧的生活,要不?讓其他河馬去我家住吧?」

隔天,小河馬把大家聚集起來,把犀牛的建議向大家宣佈了,眾河馬們都很高興地歡呼著。這是牠們期待已久的事,牠們的人口越來越多,小小的西河已快容納不下牠們,牠們也想過去尋找其他的居住地,但就是沒有一隻河馬能有小河馬的勇氣,牠們深怕會被其他的生物攻擊,雖然除了大像,牠們是這世界上最大的生物了,但牠們是不知道這點的,沒有見過世面的傢伙,總是以為外面的世界很危險,於是牠們只敢在自己熟悉的範圍內行動。

昨天,牠們見識到了犀牛,牠們知道犀牛家就在牠們不遠處的對岸,牠們一直遠望,卻不敢靠近的地方,今天,那隻看守著一大片綠油油草地的犀牛,卻主動邀請牠們去居住,牠們真是求之不得呀!尤其是那些小河馬們,年輕的河馬們,牠們興高采烈地議論著牠們即將要搬去的新家,那邊的食物會不會比這邊多?水會不會比這邊涼?

老河馬們是不願意走的,也走不太動了,牠們願意固守著牠們祖先留下來的土地/河流。

其實,小河馬與年輕河馬們也不算搬走,牠們只是多了一個活動的地方,多了一處找尋食物的去處,牠們把牠們的家擴大了,牠們也多了一隻與牠們不同品種的家人,牠們生活得很融洽,因為沒有利害的關係,所以牠們才能成為朋友,而不至於互相攻擊。

這是個喜劇收場的故事,犀牛與河馬會不會有牠們的後代?有的話,還會怕水、怕太陽嗎?

二零一零年一月二日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