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聲詩社 - 心受◎特別待遇
       心受
       (現居菲律賓)
更多>>>   
心受◎特別待遇

特別待遇     ◎心受◎

 

每次帶兒子出門,總會遇到特別的待遇,像這次坐飛機,空中小姐就對他特別的好。

(一)

剛坐上飛機,我對兒子說:「媽媽要上洗手間,你去嗎?」他說:「去,當然去。」於是,我帶著兒子上了洗手間,兒子小解完畢,對我說:「媽,等我走遠了,你再按那個flush鍵,它這個很特別,我怕。」有了上一次的經驗,兒子已見識過飛機上的馬桶沖廁所的威力。我說:說:「好,那你會自己回座位嗎?」「會。」他說。於是我等兒子踏出廁所後,就按下flush鍵。」回頭,兒子已跑到前面去,超出了我們座位的好幾個位,坐我們身旁的好幾個乘客都在笑著,大概是在笑兒子像逃命似的跑著吧?

我把兒子叫回到座位,把他安頓好,對他說:「你自己坐好,現在輪到媽媽上洗手間了,你乖乖等我,好嗎?」「好。」他聽話地點著頭。

等我上完了洗手間,往回走的時候,看到兒子已經跟空中小姐聊上了。我回到座位,空中小姐對我笑了笑說:「你兒子好可愛,他一直問我這是什麼?那是什麼?我對他說那是放行李的,他還要我打開給他看。」空中小姐用的是英文與菲律賓語言。然後她又問兒子:「How old are you?」兒子沒回答她。於是我用中文對兒子說:「人家問你多大了,你該怎麼說呀?」兒子伸出了四根手指說:「Four。」空中小姐說:「啊!你是咱人呀!」這次用的是福建話。原來她也是華人。於是她就與我閒聊了起來,說她看到我兒子也想念起她自己的兒子了。她看起來很年輕,很漂亮。原來她已經結婚了。「你小孩多大?」我問她。「三個月。」她說。「才三個月?我兒子四歲了我都捨不得離開他。」她說:「是呀!正是需要人照顧的時候呢。」聊著聊著,她好像沒有意思要離開的樣子。我真怕她會因此了冷落了其他乘客,要是乘客去投訴,影響了她的工作就不好了。當她看到兒子吃著他隨身帶著的糖果時,便問兒子:「你需不需要水呀?」「不用,我有帶,謝謝!」空中小姐又問我什麼時候回去?什麼時候會再來?她說她常常跟這班機,可能會有機會見到我們。然後,她說她要離開一下,一會再來。我說:「好。」就差沒提醒她說:「這飛機不止我們兩個乘客呀!」

不多久她又來了,問我們有什麼需要?我說:「沒有,謝謝!」她說:「可能是小可愛按到那盞燈了。」她伸手把燈熄掉,又與我和兒子聊了一會再離開。

過了一會,她又來了,這次她是來派報紙的,我伸手拿了一份,她卻換另一份給我說:「這份可能比較好,因那一份是上一個客人看過,好像翻得很亂,而且不齊全了。」我跟她說謝謝,然後和兒子一起看起了報紙。

還不到十分鐘的功夫,空中小姐又推著點心車來了,她說:「我是先來送點心給小可愛的,您的那份,我待會再送來。」於是她把一包餅乾與一包花生放在兒子的餐桌上,問兒子:「你想喝什麼?」「Juice(果汁)。」兒子說。我看了看點心車,只有水與咖啡,我知道菲律賓航空國內的航班早就不提供果汁了,我說:「給他一杯水就可以了。」她倒了一杯水給兒子,然後輕聲地對兒子說:「我一會再送果汁給你。」

空中小姐推著點心車從最後的座位開始分派起點心,派到我這裡時給了一杯我要的咖啡,一包加入咖啡的糖與cream,兒子伸手接過去玩了,於是她又多給了我一包。兒子把那小包糖倒入他的白開水中開心地喝著。不一會,空中小姐來了,給他送來了一包維他牌的芒果果汁,空中小姐說飛國內的飛機是不提供果汁的,剛好她上一班機飛國外,有派果汁,她沒喝,留下來的。等空中小姐走遠後,兒子問我:「媽,我有糖水,又有果汁,會不會太貪心了?」我說:「會喔!」於是兒子把果汁推到我面前說:「那我分你喝。」

吃完了點心,空中小姐戴著透明塑膠袋似的手套來收垃圾,兒子一直吵著要看她怎麼收垃圾,我對空中小姐說:「他看中你手上的塑膠袋手套了。」空中小姐笑笑說:「我待會拿一個給你。」

不一會,空中小姐還真送來一個全新的塑膠袋手套,兒子玩得好開心。這次坐飛機一點睡意都沒有。

要下飛機的時候,兒子說:「媽,我一會兒會看到那個常常來看我的阿姨嗎?」我說:「可能會喔!你要對人家說謝謝喔!」

但一直到我們走出機場都沒再見著她。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九日

(二)

在回程的路上。

一上飛機,坐定後,旁邊的阿姨(大概有五十幾歲的人了吧!)遞過來一小瓶黃色的法國香水,我接過來,看了看。「是香水。」她說。我打開看看,聞一下味道,因我的鼻子對太濃的香水過敏,一聞就會流鼻涕,所以不敢亂用。「是用噴的。」她又說。於是我在手上噴了一點點,然後把手伸給兒子聞。兒子說:「很香。」說著把手伸了過來:「我也要。」我在他手心中噴了一點點,他把雙手合起來搓了搓,像是在洗手似的,然後放到鼻子上,大聲地說:「太香了,香到我都快睡著了。」然後哈哈大笑。我也聞了一下自己的手,香味還不錯,淡淡的,香香的,但絕沒有兒子那麼誇張。我把香水遞回給阿姨,她說:「送你的,你兒子很可愛。」我說:「謝謝!」把香水收了起來,其實我從來都不用香水,但對她的盛意我不能拒絕。

阿姨跟我聊了起來,問我哪裡人?住哪裡?兒子幾歲了?出門去哪裡?做什麼?……要是她後來沒有把她自己的事告訴我的話,我還真懷疑她是不是FBI(國家調查局)派來查我的?

兒子對這位阿姨好像沒什麼好感,一直拉我的手,要我面對他,要我幫他打開糖果紙,要我餵他吃,我能感覺得到,只要那位阿姨一開口跟我說話,兒子就叫:「媽媽。」

而阿姨卻好像不在乎兒子的感受,一會要幫他拍照,一會又要拍視頻,兒子躲來躲去,用他隨身帶著的維妮熊蓋住他的頭,阿姨沒辦法拍到,就把手機遞給我,要我幫她拍。我接過手機,叫了聲兒子的名字,兒子問我:「什麼事?」我哢嚓一聲拍了張沒什麼表情的兒子的照片。兒子生氣地別過頭去,不理我了。

阿姨接過手機,開心地看著照片,然後再照片上弄了個花花的框框,在照片下面寫上了「I Love U」,然後叫兒子的名子,兒子轉過頭來,阿姨把她設計出來的兒子的照片給兒子看,兒子的臉頓時拉長了,嘴唇也嘟了起來,而阿姨卻開心地笑著。

不一會,送點心的來了,這次沒有像上一次那樣的阿姨可以給他果汁了,但兒子還是多要了一包咖啡配料,目的是要它裡面的那包糖,可以泡糖水喝。

總算清靜點了,兒子吃著他的花生與餅乾,阿姨也專心地喝著她的咖啡。我在想,吃完了點心是不是該讓兒子睡一下,我自己也休息一下,為了坐飛機,早上天還沒亮,我們就出發了,兒子從來沒這麼早起過,況且,剛才因空著肚子坐車,他好像有點暈車呢!一直要我抱著。

誰知道,吃過了點心的兒子,精神卻越來越好,一會要上洗手間,一會把椅子調高,一會又把它調底,一會開窗,一會關窗,一會又與阿姨玩起了躲貓貓,阿姨拿起手機,他就躲起來,阿姨把手機藏起來,他又對著阿姨笑。

有事做的時間總是比較容易過的,不一會就要到達目的地了,兒子說:「媽媽,我們剛才還在馬尼拉,現在我們已經在將軍市了。」我說:「是呀!飛機真快。」

「來,跟阿姨說再見吧!」這回,兒子很聽話地大聲喚著:「阿姨拜拜。」阿姨高興地親了一下兒子的臉龐就下飛機去了,但兒子卻一開口就停不了。因為帶個小孩,所以我不想跟人家擠,我跟兒子說:「等所有人都下去了,我們再下去。」於是,兒子開始一一向所有經過我們位置的人道別,不管是男的還是女的,不管是大人或是小孩,他都大喚:「阿姨拜拜。」搞得我很尷尬。我對兒子說:「不要所有人都叫阿姨,男的要叫叔叔。」兒子卻故意地把所有人叫“阿姨”,還問我為什麼空中小姐要穿這麼醜的深藍色長外套?

就在所有人快走光,我才拉著兒子的手慢慢地要走出機艙,就在要下樓梯的前一刻,兒子大叫:「阿姨,給我juice的阿姨。」我朝兒子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真看到了上一班機對兒子很好的空中小姐,而沒想到兒子還記得她。我對她笑笑,她也對我笑笑,然後跑過來摸摸兒子的頭說:「再見!」兒子跟她說:「謝謝。」我想是在謝她的juice吧!

這世界真是小呀!

二零一零年一月三日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