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夢
       (現居香港)
更多>>>   
冬夢★轉載洛夫作品《我讀到的第一首新詩》

冬夢★轉載洛夫作品《我讀到的第一首新詩》

有一次,中華電視台訪問我,談到早年與詩結緣的經過,說來已是五十多年前的往事了,揭開回憶,恍若隔世。

當時我約十五歲,念初二,正是「白馬」般的年齡,熱情,情感有些捉摸不透的詭異;想愛,卻不懂什麼叫愛情。功課成績不很好,卻喜讀課外書籍,讀《紅樓夢》、《水滸傳》時還有許多字不認識;讀新文學則是從冰心的《寄小讀者》開始的。生平讀到的第一首詩也是冰心的〈相思〉。這首詩寫於一九二五年,比我的年紀還大,全詩僅七行:

躲開相思
披上裘兒
走出燈明人靜的屋子
小徑裡明月相窺
枯枝------
在雪地上
又縱橫地寫滿了相思

我的情感生活發展較晚,當時還沒有戀愛經驗,體味不出詩中的相思情意,但彷彿覺得作者在說一個故事,表達情節的手法簡潔而生動。胡適乃白話詩之祖,但他的新詩並不出色,理論如「寫詩要須如作文」之類的話也不見得高明,不過他說「好詩中都有一些情節」,倒是有理。這首小詩的某些技巧,對我日後的創作頗有啟發。例如月光下的枯枝映在雪地上,竟變成了亂七八糟的相思,這種「變」就是詩中「虛實相生」的技巧,也是一種轉化,把現實提升為超現實之美。五十多年後,我以一個思想成熟,具有豐富創作經驗的詩人身分再來讀這首小詩,雖感到詩的內容 (相思之情)泛泛,但表達相思的手法仍然覺得很高明。除了鮮活的意象之外,這首詩另一項成功之處,乃在經營了一種弔詭的,富於戲劇張力的結構。

(選自洛夫的《雪樓小品》臺灣三民書局股份有限公司發行)

回應
胡適乃白話詩之祖,但他的新詩並不出色,理論如「寫詩要須如作文」之類的話也不見得高明,不過他說「好詩中都有一些情節」,倒時有理。

冬夢哥後面倒數第3個字是不是打錯字呢?

小寒:
真難得你那麼心水清看出我在轉貼時寫錯了字。我已修正。其實洛夫和向明這兩篇文章都很有意思,希望你們年青的一輩可以從文中得到啟發。
冬夢哥
留言 : 小寒, 11-Jun-11, 18:31:42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