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夢
       (現居香港)
更多>>>   
冬夢★臺灣詩人陳克華 我的天!(SKY)攝影個展

冬夢按:收到臺灣詩人陳克華的電郵,希望可以替他個人攝影展推介,如大家有時間的話,何妨到臺灣布查當代藝術空間會會詩人陳克華。

不要你虛情假意的花, 只要你有血有肉地來!
我的天!(SKY)-- 陳克華攝影個展
時間: 2009/12/19 ~ 2010/1/12
地點: 布查當代藝術空間(陽明大學內)
開幕酒會: 2009/12/19 3:00~5:00pm  (有吃有喝還有音樂, 你還在猶豫什麼? 你將在有燒酒羊肉, 醇酒美人的地方, 與我相遇…. 只許你一個下午…)

抬頭看天----寫在我的「我的天」攝影個展前

陳克華

人生之無可預期之一, 是攝影這樣的創作方式, 竟然發生在從小有”機械恐懼”的我身上.
我寫詩. 詩只依賴一枝筆, 一張紙, 一小段空暇, 和一次靈感的發生. 相對攝影而言是素樸多了.
但攝影於我也絕不大於一台隨身數位相機. 和一個對人世, 對自我, 對身體, 對生活充滿不解與好奇的「我」.
有一種說法是人類所有的視覺經驗, 終將存入大腦的潛意識區裡, 再連結至全人類的「集體潛意識」. 那麼, 我要問: 我這次展覽將在這全人類視覺資料庫裡再添加些什麼? 這其實是我真正在意的. 一如詩人想在網路上貼上怎樣一首詩那般, 欣喜歡躍又戒慎恐懼.
在因數位科技而導致快速累積的、菁華與渣滓混雜並列的資訊世界裡, 我想著如何定位我的攝影---那原該就是一種單純的「觀看」, 心眼打開時的「偶覷紅塵」,「可憐身是眼中人」的發現. 而企圖召喚人類最原始「抬頭看天」的本能又能藉由這次展覽達成幾分?
或許任何說辭皆屬虛妄, 我只是記錄, 我的仰頭看見.( 09/11/4)
 
我的天/陳克華

不知何時起, 人類很少抬起頭來看天.
有句智慧的話說: 心裡有什麼, 眼睛就會看見什麼. 那麼人類的心理, 的確離天愈來愈遠, 越來越沒有「天」了.
然而天又無所不在. 陽光, 溫度, 日月星辰, 風雷雲雨, 四時節氣. 空氣, 紫外線,都是天. 在一向講究「天人合一」的文化裡, 人們不再仰頭看天, 無寧是件匪夷所思的事.
然而或許正因為感受不到「天道」, 才有人類濫用地球資源至催化了今日聖嬰現象而全球暖化的具體噩夢.
在愈見酷熱的2009夏日我飛到吳哥窟做醫療服務. 當地是典型的午後雷陣雨氣候. 友人攜我前往市郊的一座湖濱遊賞. 午餐後上了當地特有拼裝的「計程車」, 一路隻見天空由晴空萬里至濃雲密佈, 有如一聲號令, 雲族的千軍萬馬瞬時由人類視覺所不能及的天涯海角, 向著我頭頂的天空聚集, 天色陡暗下來, 車行飛快, 在無人的鄉間小路上司機更放膽疾馳, 但雲朵追上的速度似手更快, 當到達湖畔---其實是一處水壩攔下來的大水漥---豆大的雨點也幾乎同時抵達, 挾帶強勁熱風迎面當頭罩下, 原先水邊戲水的人們有的衝回岸上簡陋的帳棚, 有人則剛好相反, 立刻由棚內衝向雨柱密如灰色森林的湖面, 或打水戰或潛遊, 興緻更高; 不久有更多人見雨勢在短時間內沒有歇止的態勢, 於是也加入了雨中嬉戲的行列, 登時在一片雨花處處的湖面, 大夥兒的人頭攢動, 喧笑盈耳, 蔚為令人嘆為觀止的雨中奇景. 直到約莫個把鐘頭之後, 風止雨歇, 所有的人都成了笑得閤不攏嘴的落湯雞, 再紛紛上岸, 擰乾衣裳, 或就乾脆衣服也不脫, 迎風晾乾. 剎時孔子偕弟子「風乎舞雩」的畫面在腦裡浮現. 沒錯, 我們有多久不曾這樣如兒童般忘我溶入這天地間遊戲一番?
我在湖邊拍下了雨後湖面罕見清明柔徹的天光, 想起更早一天的此時此刻, 我正在小吳哥流連, 看見前所未見的巨大彩虹落在吳哥城那象徵著須彌山及四大部洲的五座尖塔上.
原來, 上天對我們是如此厚愛---而我們所要做的, 只是抬起頭來, 睜開雙眼用心去看.
天, 原來如此美麗莊嚴, 豐富多彩, 一如每一個人類原來的自己. ( 2009/9/24 )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