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夢
       (現居香港)
更多>>>   
冬夢◎您來,我們在詩中等您--著名詩人洛夫31/03/09 ~ 04/04/09胡志明市之行專輯

您來,我們在詩中等您

--著名詩人洛夫31/03/09 ~ 04/04/09胡志明市之行專輯

圖片:胡市尋聲同仁於新山一機場迎接詩人洛夫伉儷


詩想說的    ◎鄧佩詩◎

~~~ 致洛夫老師

詩雨好一大片在我眼前落下
細細聆聽
啊!原來是
您流水行雲的詩聲

別因風的緣故
今夜難得同樣無雨
不需要張傘
不需要在風雨中看著西湖
穩住一盞西貢的燈光
它喜孜孜地陪我讀著您的詩集
這道光
足以將我荒曠孤寂的詩路
照得明明亮亮

雨想說的 (註)
都已替我向您說了
詩想說的
正正是我此刻伏案
好好寫給您的
這一首詩

註:《雨想說的》是洛夫老師今次在胡志明市惠贈我的,一本2006年出版的自選集。

圖片:詩人洛夫與鄧佩詩合照

我們拍的一張大合照    ◎冬夢◎

四十二年後的統一府
今天站立著一排
歡樂開心的笑容
我們拍的一張大合照
至於一九七五年冒昧走進來的那輛美製坦克
在我們的身後
多年了
它是否早已學習
懂說懂聽越南話嗎?

因為風的緣故 (註一)
我看未必
這裡沒有蘆葦彎腰喝水的地方 (註二)
沒有代你寫情書的煙囪
至於禪想說的
縱玄,我們依然樂於聽聽

啊!原來是雨想說的
鏡頭下朦朧地從右方搖擺到左方
當年戎裝的古芝
今日便服的古芝
彎彎曲曲的地道
詩人的硬骨頭
會不會甘心屈膝伏身而行?

難得午飯此刻悠閒的心情
一個椰子
一身細滑的白肉
一啖清甜的水汁
莫非仍要教您想起白色的喧囂 (註三)
而我面前的這杯雪茶
的確越飲越淡越淡越白
白,這個顏色
在燈火櫓聲中
鞦韆仍在晃蕩 (註四)
再晃蕩,也只能
晃蕩到我夢中的童年

要飛的鳥飛了
籠子空著
鷹也是鳥,飛了
天空同樣空著
你說:西湖瘦了 (註五)
我答:西貢何嘗不也瘦了

算吧算吧
這張大合照終於嚓咔一聲拍下
今天背向大海
明日面朝藍天
心境不難一片豁朗
我們自會好好珍惜處理你的格言
“一個詩人主要在尋找神性的聲音”(註六)
它會永遠裱貼在
我們詩的眼中詩的心中詩的生命中

註一:洛夫2008年出版詩集《因為風的緣故》
註二:詩句來自洛夫詩集的《因為風的緣故》
註三:《白色的喧囂》來自洛夫詩集《洛夫禪詩》
註四:《鞦韆仍在晃蕩》來自洛夫詩集《雨想說的》
註五:《西湖瘦了》來自洛夫詩集《雨想說的》
註六:洛夫於尋聲同仁鄧佩詩的紀念冊留下的句子

圖片:尋聲同仁與詩人洛夫伉儷合照於胡市統一府

因為詩魔緣故    ◎林小東◎

從不會在椰林飄落的

這個四月天
因為詩魔緣故
從溫哥華雪樓
一直飄到西貢河上
飄到我手中
雪落無聲

愛不釋手
我,輕輕撫摸
雪的清香
詩的芬芳
因為詩魔緣故
都融化成
禪,落下無聲
在我心中
長成一株向日葵
執著地
尋找詩的神性陽光
方向

後記:2009年4月2日獲得詩魔洛夫贈送一幅書法作品“雪落無聲”之後愛不釋手,此詩有感而成。

 圖片:詩人洛夫與林小東合照


聆聽詩人洛夫朗誦情詩     ◎文錦寧◎

二零零九年四月一日,欣悉冬夢詩友、方明詩友陪同台灣著名詩人洛夫伉儷蒞臨越南旅遊,並藉此與越南“尋聲詩社”的詩友聚會和交流,我實在欣喜無比。

於四月二日晚上七時,假西貢小美三餐廳貴賓室舉行了一個規模不大,但卻充滿著溫馨和友情的交流朗誦會。與會的詩友都從詩學交流和朗誦中大開眼界和獲得不少耳福。

一直魯鈍愚蠢的我,從未有機會聽過著名詩人親自朗誦詩歌,因此,這次詩人洛夫親自引吭朗誦,實在教人欣喜萬分。詩人洛夫朗誦的是他寫給愛妻的《因為風的緣故》情詩。

在他引吭運轉抑揚頓挫有致的腔音,一字一迴盪的力度,像鳥群飛越長空,散發悅耳的啁啾;像禪院的鐘聲傳來,在聽者心坎繚繞迴響;像風拂柳絮垂入湖心,牽動美妙漣漪圈圈……。

一詩聽罷,當激越掌聲響盈室中,驀然,我心上閃起一道道靈光,遂不勝喜悅地暗說:“這首愛意濃濃的情詩,表現男女情感欲說還休的感覺,裏面留下了許多想像的空間,真的教人回味無窮啊!”

看來,今後我得需要鑽讀更多洛夫的詩,尤其是他的禪詩,要用心去感悟,才能領會禪意,才會嚼出禪味。

畢竟,這次“尋聲詩社”眾多詩友能同時間聚會已是非常難得的事,更難得是能夠目睹洛夫詩人的軒昂風姿,在我們的心坎中留下非常非常深刻的印象!

朗誦   ◎譚玉瓊◎

我曾經以為懂得寫一首有意境有內涵的詩,便是一位傑出的詩人。因此,一直以來,我只在乎自己的詩寫得好不好,從來沒有注重到朗誦這方面。

直至今年的四月,我才真正被久仰的著名詩人──洛夫種下慧根,讓我明白到懂得寫詩也要懂得朗誦詩,才是一位詩人要具有的基本風格。

說實話,在我還未加入“尋聲詩社”,我根本就沒有想到會有機會拜見這位享譽詩壇超過半個世紀的詩魔-----洛夫老師。

也許,這一切都是“緣”吧,在我剛剛加盟“尋聲詩社”後的一個星期,便是洛夫老師偕同夫人到訪越南以及與胡市同仁交流的時候。

為了提高我的創作水準和增廣見識,社長冬夢兄誠意的邀請我出席這個交流活動,讓我有幸認識這位元華文詩壇的鼎鼎有名的泰山北斗。

宴會上,為了歡迎洛夫老師到來,冬夢兄特地從洛夫老師的著作中揀選了幾首詩,讓幾位年青的同仁朗誦。本來是沒有讓我參與的,由於珮珮缺席,在我入坐不久,小東詩兄臨時邀請我代替珮珮朗誦。當時我沒有十足的信心,因為我從未試過站在公眾場合朗誦詩歌,何況這次的聽眾觀眾是洛夫老師和一些剛認識不久的同仁,心裡忐忑不安,又不好意思拒絕小東詩兄的一番好意。

拿著那張列印著洛夫老師的詩《終歸無答》的紙張,還來不及詳閱內容,就已感到自己的心緊張得噗噗地跳動,宛若有種窒息的感覺。

當時小東詩兄熱心地指點我該如何注意朗誦的技巧,老實說,我始終無法放鬆心情,無法靜下來讓心緒集中起來。

我偷偷地看其他像我準備朗誦的詩友,他們都很鎮定,完全沒有我那麼緊張。此時,我不禁問自己:“為什麼他們能夠這樣鎮定,而自己卻如此膽戰心驚?即使不顧及自己面子也要顧及母校的面子呀!因為詩友們都知道我是畢業於哪一所學校的……。雖然我不停地勸解自己必須冷靜,但始終無法聚精會神,只覺得一顆心不斷加快地跳動,跳到快從口中出來了。

同仁一位接一位上臺朗誦,最後,也輪到我了,我拿著詩,顫抖地張口朗誦:

《終歸無答》

他習慣在沙灘上寫信
有些話被夕陽帶走
有些話被潮水沖走
寄居蟹路過時
又草草地
添了兩句
………
………

念著,念著,我似乎聽不見自己在念什麼,我聽見的似乎是自己心跳的聲音。

一陣掌聲響起,我終於知道“原來自己已經朗誦完畢”,大家還有很好的反應呢。

我回到座位,不敢抬頭張望在座的詩友們,雖然他們絕對不會取笑我朗誦的表現,但我仍然害怕看見“尷尬”二字。

不一會兒,洛夫老師也站起來說了一些寫詩心得的話,大家聽畢亦報以熱烈的掌聲。

最後的高潮與焦點都落在洛夫老師當晚親自演繹一首寫給他夫人的詩──《因為風的緣故》

昨日我沿著河岸
漫步到
蘆葦彎腰喝水的地方
順便請煙囪
在天空為我寫一封長長的信
潦是潦草了些
而我的心意
則明亮一如你窗前的燭光
稍有曖昧之處
勢所難免
因為風的緣故
此信你能否看懂並不重要
重要的是
你務必要在雛菊尚未全部凋零之前
趕快發怒 或者發笑
趕快從箱子裏找出我那件薄衫子
趕快對鏡梳你那又黑又柔的嫵媚
然後以整生的愛
點燃一盞燈
我是火
隨時可能熄滅
因為風的緣故

聽著,聽著,洛夫老師感情十足的聲音把我的靈魂召喚了回來。這是我人生第一次聽到這麼出色的一次詩歌朗誦。我全神貫注地聽著他念的每一句詩、每一個字,都流露著對夫人濃得化不開的“愛”。

此時,我才深深體會到,詩歌要朗誦得好,就要有洛夫老師那樣的真實情感一一在詩中全情領悟,全情投入。

此刻,我心血來潮,突然也想朗誦一首靈感突來所寫的詩給洛夫老師聽聽:

《朗誦前後》

詩歌朗誦前

心驚膽戰
魂飛魄外
只是
因為洛夫緣故

詩歌朗誦後

醍醐灌頂
滿心歡喜
也是
因為洛夫緣故

圖片:詩人洛夫與譚玉瓊合照

詩從何處來    ◎小寒◎

從窗下 註1
從燈火
註2
從雪地
註3
從水聲
註4
從……遠方而來?
註5

縱歸無答 註6

註1~6: 《窗下》、《燈火》、《雪地》、《水聲》、《遠方》、《縱歸無答》乃洛夫老師詩的題目

圖片:詩人洛夫與小寒合照

圖片:詩人洛夫書法惠贈其詩句給小寒:一夜秋風她便瘦得如一句簫聲


原來,您是雨      ◎陳小虎◎

越南的氣候很熱,遙自溫哥華的寒帶,您在2009年3月31日再次踏上時隔數十年的土地。天 ,下雨。

您,什麼心情?我們無能領會,但,您也許可以看出,越南我們人生第一次會見您的那種快樂、幸福、榮幸的樣子?還有還有,仰慕千萬的期待?

您 – 響譽世界的偉大詩人– 洛夫老師,真冒昧,就這麼硬想要把您稱為老師,
興奮彌漫駛向新山一機場的路上, 路上 ,也是遠從加拿大第一次蒞臨越南的四頓重玉佛,強烈的信仰的閃念,也無能阻止我們要見您的興奮 。

您跟師母來得坦然,不喧嘩, 您那一派樸實,讓我們可以有機會跟您站得很近很近,讓我們可以有機會說話說得很親切,讓我們可以有機會滿足一直不平息的期待 ….
.
終於與您同一車廂,天, 驟然下雨,雨 ,大顆大顆敲擊車窗 。“ 越南的天氣真熱,是下雨,要歡迎我們嗎 ?” 師母與您中氣十足朗朗笑聲,竟讓車窗外的逆季雨,一下子,劈劈啪啪下的都是詩韻,是雨嗎?抑或是您?
*    *    *    *    *
您來的那幾天,天 ,都下雨, 然而 ,雨都再不讓人煩躁,是天的緣故 ? 或是您的緣故 ?
 
“ 因為風的緣故” -- 您的詩,您吟詠的聲音,您的情感 ,終於才叫愚昧的我有所體會,您的詩的柔情的正直的美,您的言行直率平和的美,開始變成了我學寫詩人嚮往的一種美 -- 這何不是人迷戀的一首詩 ?
*   *   *   *
您回去了!天,又下雨,見到雨,想到您 ,就叫我想到要學寫詩. 是因為雨嗎 ? 或是因為您 ?

是的,是因為受到了那一丁點的滋潤,所以才想要長得更綠更青 。
是的,是終於發現,您,就是雨 … …

 

圖片:詩人洛夫與陳小虎合照

東山飄雨西山晴   ◎余問耕◎
      
──記前輩詩人洛夫賢伉儷南遊二三事
   
昨日的鞋印才1967
今日的鞋印已2009

 
應《尋聲詩社》站長冬夢、同仁方明之邀,前輩詩人洛夫賢伉儷終於定在二零零九年三月卅一日到越南一遊,尋認當年在西貢棲遲的一鱗半爪,也趁便了解一下越華現代詩壇、《尋聲詩社》的一些情況。

一九六五年,詩人洛夫到西貢工作,到一九六七年才返回台灣。

遙想洛夫當年,雄姿英發,“羽扇綸巾”,談笑間……四十二年彈指流逝,那時正當壯年的詩人,舊地重遊,已是白髮蒼蒼一老人,更是在現代詩壇攀登了一個又一個高峰的“詩魔”了。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越華現代詩先行者多從《創世紀》、《藍星》、《笠》、《純文學》、《幼獅文藝》等詩刊雜誌求經問道,越華詩壇深受台灣詩壇的影響。洛夫、余光中等詩人更是越華現代詩人的偶像。當年,洛夫來越,曾與西堤的詩人銀髮、藥河、仲秋、古弦等等交流;星期假日又常到從台灣來越經商的詩人吳望堯的家中作客、與秀陶等把酒談詩學打麻將對對符。四十二年後重來,故交或逝世或移居外國,人非物異,這跨世紀的重訪想必有仿如隔世之感了!

三月卅一日那天,午後一場驟雨驅散了連日來的旱熱炎炎,面貌一新的新山一機場迎接詩人以一片清涼。熱切等候的越華中青兩代寫詩人張開著“歡迎詩人洛夫伉儷”的紅布條,手持著鮮花迎向景仰的前輩詩人。回酒店的路上,雨又下起來了。

洗塵晚宴的菜式雖未能盡如人意,但詩人洛夫伉儷言談的風範卻為尋聲同仁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的確,能有幸與蜚聲國際的大詩人飯聚,大詩人又那麼親切隨和,更使我們後輩敬佩不已!席上,一不留神,嚐到了越南辣椒的酷辣,詩人洛夫笑著說:“我踩中了地雷。”讓我們更體會到了前輩風趣幽默的一面。

在現居紐約的詩人銀髮的提點下,余問耕等在四月一日上午,陪同詩人洛夫伉儷進入時光隧道到堤岸第五郡白雲路尋認詩人吳望堯的故居,可惜舊日的房子已難以辨識,徒然令人感嘆!隨後又到二月三日大道(以前的陳國篡街)和南圻起義(前公理街)去看看當年洛夫辦公的地方和居住的房子。但當年的建築物亦已被新的取代了;這一份惆悵失落感,相信只有洛夫自己才能體會得到,我們實在難以形容於筆墨了。

其後,尋聲同仁又陪同洛夫伉儷到統一會場(前南越總統府)參觀。昔日他曾到此為座上客,此日重來舊地,景物如昔,人事非昨,令人低迴太息。四月二日,陳燿祖、冬夢、方明、余問耕、鄧佩詩等又陪同洛夫到古芝地道一遊,看戰爭紀錄片,細想當年戰爭的殘酷與悲壯,令人深感和平的可貴!歸途的驟雨令人想到風雨陰晴之變幻無常,更感珍惜今日的有緣相聚。

四月一日晚,余問耕家庭邀請詩人洛夫伉儷,站長冬夢、方明以及部份尋聲的中青年詩友晚宴,還有旅美的前越華詩人杜風人也獲邀請出席,共進晚餐。當晚在西貢霜月映街一家頗具越南特色的餐廳COM NIEU SAIGON( 意即西貢砂鍋飯 )用飯。該餐廳的招牌菜式是COM DAP ,那是用砂鍋燒的飯,飯被燒成金黃色的飯糰,像鍋巴一樣,吃時,侍應生先將砂鍋打破,然後將飯糰拋向相隔幾米處的另一個侍應生,他用盤子將飯糰接住,然後放到桌子上,把飯糰切開,澆些蔥油、混合著鹽巴的黑芝麻在上面,再澆點魚露,讓客人品嘗,吃起來香脆可口,別有一番滋味。另有一道菜是炒一種越文叫做HOA THIEN LY(英文名叫Telosma cordata,也叫作 Tonkin creeper,pakalana)的花,記得余光中寫過一篇散文《吃花的怪客》,那晚,我們應該是《吃花的詩人》了。晚飯中,大家邊喝紅酒邊談詩論文,大約十點才盡興而回。

 

洛夫伉儷與尋聲同仁的聚會,我們安排在四月二日晚上於“小美3”餐廳。那天出席的計有:陳燿祖、施漢威、石羚、文錦寧、黃鳳愛、鍾靈、過客、陳能明、林小東、李偉賢、楊迪生、小虎、小寒、鄧佩詩、譚玉瓊等。當晚,洛夫詩人簽贈了他的《背向大海》、《洛夫禪詩》、《雨想說的》等詩集予出席諸人;還贈送了其書法作品予冬夢、陳燿祖等等尋聲同仁。前輩的關愛,真使我們感動!

飯餐前,陳燿祖先概括了洛夫詩人的輝煌成就,說出了洛夫前輩與越華詩壇的夤緣,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已是眾多越華詩人學習,敬佩的偶像,亦是他本人的偶像。方明亦發言指出洛夫前輩除了在現代詩方面的傑出成就之外,他老人家那“隨和而不隨便”的個性,詩人的風骨更值得推崇而令人折服!冬夢也表示自己當年的詩創作亦深受洛夫的影響,洛夫的詩給了他很大的啟發,他的一系列隱題詩就是在細讀洛夫的《隱題詩》後,迸發出靈感而寫成的。接著,林小東、佩詩、小寒、小虎、譚玉瓊等先後朗誦了洛夫的《襌味》、《燈火》、《西湖瘦了》、《說徐志摩》、《終歸無答》等詩篇。余問耕亦朗誦了冬夢的《洛夫贈書》,及他自己的《夜讀洛夫禪詩》,又發表感想認為洛夫的詩被譯成多國文字,不但豐富了中文現代詩作,提升了中文現代詩,以至東方詩作在國際的地位,認為能與詩人洛夫生活在同一時代,是感到慶幸的。方明亦即興朗誦了洛夫的一首詩作。

洛夫詩人發言謝謝尋聲詩社冬夢,方明為他安排的訪越行程。並謙虛的說他何德何能受到各人的稱譽。說他寫詩六十年,全在“努力”二字,勉勵越華詩人多努力學習,多努力創作,努力去提升詩藝。希望《尋聲》詩人能在尋找自己的聲音外,更要在“詩”中尋找一道神性之光。

洛夫詩人也朗誦了他那膾炙人口的名詩《因為風的緣故》,並說出了寫作此詩的緣由。他從容不迫,咬字清晰,抑揚頓挫恰到好處的演譯,感染打動了所有人的心,尤其是朗誦到“然後以整生的愛”一句,他拉長音調唸出的“愛”字,款款深情,自然流露,更是令人感動。

四月三日中午,冬夢邀請越華詩人秋夢、李志成與洛夫伉儷共進午餐,可惜李志成因事忙不能出席。能與景仰已久的前輩詩人會面,秋夢感到非常高興。

四月三日惜別晚宴,陳燿祖伉儷假西貢麗池大酒店宴請詩人洛夫伉儷,酒店的越南名菜如:越式涼拌、甘蔗蝦、炸春捲、酸湯、荷葉飯,越式打果汁等使大家吃得津津有味。酒店又有越南民族舞蹈,音樂等餘興節目表演,使人對越南文化有更深一層的體會。席上,陳燿祖夫人還向洛夫詩人送贈了一份非常有意義的紀念禮物。敬仰之深,惜別之情,表露無遺。

想及洛夫前輩在越工作短短兩年,一別四十多載,仍念記越南的種種,還記得當年學過的幾句越語;又想到迎接前輩到越那一天的驟晴驟雨;想起古芝回來的那場風雨,想起那天我們在《PHO 2000》(2000年,美國總統克林頓訪越時,曾在這家河粉店進食)吃越南牛肉河粉時,洛夫前輩望著窗外說的“東山飄雨西山晴”一句,想起越華詩壇,《尋聲》同仁的逆水行舟,想起前輩對我們的關愛,啊!這一切,豈不正是“東山飄雨西山晴──道是無晴(情)卻有晴(情)”嗎?
            

圖片:詩人洛夫與余問耕合照

向洛夫前輩致敬           ◎鍾靈◎  
 
不可能一次飯聚就說認識詩人
詩人乘詩而來
我寧謙卑的到詩中拜訪
順手翻開”禪詩”一頁
竟就是篇

《與君談詩》

『你們問我甚麼是詩
我把桃花
說成了夕陽
你們再問
到底詩是何物
我突然感到一陣寒顫
居然有人
把我嘔出的血
說成了桃花 』

我合上了詩
看見桃花璀璨的開滿天下
為之肅然

圖片:詩人洛夫伉儷與尋聲同仁 / 友好合照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