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夢
       (現居香港)
更多>>>   
《時間》濃縮成一首出色的詩

----淺析珮珮的《時間》

時間 ●珮珮●


是誰
在宇宙間
推動地球
不停地




是誰
騷動
歷史的車輪





。(刊於美國《新大陸》詩刊,二零零三年八月第七十八期)。

未認識珮珮,先觀賞其詩。自一九七五年打後,越華詩壇的青黃能否相接確是到了一個嚴峻的階層,老一輩的或移居海外、或已引退,仍操詩筆的寥寥可數,無異其功力仍是非凡,可惜的是孤筆難書,詩獨難賞。無容置疑的,其氣候仍是一大片莫測的陰霾。
然而教我相信詩的天空始終是晴艷藍亮的!
去年八月開始,幸蒙美國德州「中南報」張海兄慷慨闢出部份版位讓我主編《尋聲》詩社特輯,也樂意接受越華的年青詩人發表作品。多個月下來,從大家的積極態度看來,總算是大家一個努力的成果。期間冒出頭來的亦不少,以一九八零年後出生的年青詩人計算,有林小東、李偉賢、蔡忠、曾廣健、曾廣堅等。但令人至為訝異的,女詩人僅只珮珮一位。對於我來說,這絕非是一個好現象,更令我無奈地認為,這是越華詩壇未來的一個低潮的危機。
接觸《時間》一詩,我在其交迭的空間慢慢把探著珮珮的詩的脈絡,其懷疑天地宇宙,究竟「是誰 推動地球」並且「不停地 轉 轉 轉」。借助隱喻象徵,從而進入「歷史的巨輪」那是一種何堪美麗的「騷動」繼而於惑疑的亂象中慢慢清晰地、節奏緩疾有致地顯現給大家:「永 不 倒 流」的,其實只是大家共同享擁的「時間」而已。
珮珮將短短的詩句,準煉組織成一首極其邏輯的詩,詩中的文字適時配合詩題,行雲流水,巧妙將釋拓後的「時間」更能直接地送到大家面前。
如果大家對目前一些詩作讀來不知所措、了無新意的話,我誠意向大家推薦珮珮這首《時間》,除了我,我會相信珮珮也殷切期待大家給她一把鼓勵的掌聲。

-------2004年7月31日。香港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