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夢
       (現居香港)
更多>>>   
塵輕易沾心

塵輕易沾心          ◎冬夢◎

-----讀陳葆珍大姐的《女孩問天》有感

女孩问天
--911五周年祭,睹一幼女跟着父亲上祭坛唸罹難者名字有感。
 
我刚会走路的
那些天
爸爸把我
抱到祭坛边。
为什么
带哭的呼唤
响在耳边?
为什么
大人的脸上
泪水涟涟?
……  ……
我刚会跑步的
那些天
爸爸牵我
走到祭坛边。
我知道
那死去的人
多么可怜!
我知道
大人哭他们
都在望天!
……  ……
我刚会发梦的
那些天
爸爸领我
站在祭坛边。
我哭了
唤娘无人应
我在问天!
天答我
想娘的日子
只有望天!

-----写於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一日深夜
(原詩見刊於新西蘭〈奇異網〉 12/09/2006)

歷史是一個難愈的傷口,輕揭也會感到疼痛的。
九一一製造了美國數以千計的罹難者,五年!大家會相信世貿中心真的可以從
殘垣敗瓦中重新輝煌起來嗎?煙揚灰飛過後,雲寂風靜,塵輕易沾心,歲月的陰霾依然籠罩著美國每一位國民的心靈,畢竟這是一個歷史-----一個永遠忘不了的、傷口沉痛的歷史。

陳葆珍大姐這首《女孩問天》開始已從副題顯示:這是一首哀傷的詩,透過一位幼時因九一一而失去慈母的小女孩天真的聲音表達,讓千千萬萬的世人同情地聽到、讀到。

全詩共分三段節,每段節十行設限。
從:小女孩剛會走路~跑步~發夢的稚齡成長過程,天真無邪的跟著父親到祭壇拜祭身亡的母親。詩以易讀易懂的文字呈顯給大家:

a)爸爸把我/抱到祭壇邊/為什麽/帶哭的呼喚/響在耳邊
(第一段節陳述●我剛會走路)

b)爸爸牽我/走到祭壇邊/我知道/那死去的人/多麽可憐
(第二段節陳述●我剛會跑步)

c)爸爸領我/站在祭壇邊/我哭了/喊娘無人應/我在問天
(第三段節陳述●我剛會發夢)

輕輕的節奏進行至激昂的震憾,由:為什麼。到:我知道。再到:我哭了。也由抱、走、站捕捉了孩童自幼失去慈母,期間經過血淚斑斑,憂思重重的歲月陪著可憐的小女孩成長。

沒有娘親的愛,無言問天,需要娘親的愛,無語望天,天大地廣,何處問何處望?小小的稚兒無奈將一切希望寄托於淒寂鬱冷的蒼天。

詩中有一段(三個字,每段皆出現一次)讓我讀來頗為費解的:那些天。
其原意該是:那些日子?那些天空?配合押韻?還是?
瑕不掩瑜,整首詩詩句沉穩淺白、完整貼切、流暢且具深刻真感的效果。

陳葆珍大姐的近體詩固然出色,想不到在新詩方面稍露一招半式,其傳統創造、現代轉向,同樣令我們有著驚喜的發現,加上精闢深入的評論,這位多元化的殿堂學長無疑是詩海茫茫中一枚明燈指標,讓仍在孤身待航之後學,毋須盲目摸索,好好依著陳葆珍大姐的燈色放膽前進,找尋曙光黎明。

 --- 2006/12/25  香港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