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國治(江楓)
       (現居越南胡志明市)
更多>>>   
江國治◎我曾經這樣拼搏 (第二十八章)

長篇小說

《掙扎與吶喊》續集


我曾經這樣拼搏  (第二十八章)  ◎江國治◎



拼搏無非為賺錢  城中買屋勝良田
詞鋒犀利須臾顯  獨到眼光非偶然


自從2008年幸運地賣掉座落於福門縣所謂的別墅,手裡多了十一億越盾,映杏總想買回一所房子俾保持擁有總數三間屋宇的現狀,每天都要我載她去看房子。

在通往平陽省的國道旁邊,映杏看中一間面向國道的房子,人家索價14億,她殺價13.5億,賣方踟躕片刻終於同意了。

歸程上瞧映杏的意思,真要明天便給人家交訂金,我一路潑冷水,幸而還能說服她不買。

過些天,我又載她到福門,在蘇記街不很熱鬧的路段,她又看中一所房子,價錢為十一億。

我真不知她是怎麼想的?買房子到底不像買衣服啊!我雖然很不耐煩,也須忍著性子給她解釋,好不容易又把她說服,結果也沒買成。

又一次在報上讀廣告,得悉巴繞三岔路有一間相當寬闊的平房,經人家翻新,佈置得美輪美奐,並且傢俱冷氣大贈送,開價19億,映杏看過之後表示非買不可。
我想盡辦法勸說無效,唯有打算堅決不同意簽字,回心一想:使用如此強硬手段,恐怕有傷感情!

忽然靈機一動,卒之讓我想到一篇取巧的說詞,於是假裝無可無不可的心態說:“這房子的門口是一條巷弄,直達裡面狀若一柄菜刀,如此隱蔽的環境,無論幹啥都不容易被人發現,這樣的好房子,要是用作金屋藏嬌,的確妙不可言”。

這幾句話詞鋒犀利,叫她不能不警惕!只見她神色一呆,默不作聲,再也不敢鬧著要買。

同年六月的一個晚上,我倆步行經過新平街市後面的一條巷子,打算去吃鴨仔蛋,偶然見到一戶人家掛著吉屋出售的牌子,一問之下索價二億。

仔細瞧過,面積倒有60平方,深感位置甚佳,與新壽街的房子和新平街市的攤位形成鼎足之勢,實不可多得,我大表贊同,夫妻倆看法一致,遂轉頭回家拿錢作訂金。

買賣房地產的手續辦妥不多久,延請建設公司替我們把這平房改建成四層小洋樓,耗費六個月時間才竣工。

2009年五月,我們家遷入新居,原有新壽街的房子可以整座出租,租金倒也可觀,一改往昔捉襟見肘的窘態。

新壽街樓上的房間仍是我們家的貨倉,比往昔租賃9平方的貨倉不知大了多少倍,可奈如今的生意擴大到叫映杏把貨物也塞滿住所,真莫奈她何?

且滿足她與生俱來對買賣的狂熱吧,反正保得家庭幸福比什麼都重要。

自從搬入新居,一連兩年,我們家女嫁男婚,跟著下來,孫男孫女一前一後降生,堪稱喜事重重,尤其家裡有人登門買貨,極其方便。

靜夜思來:我曾經這樣拼搏,拼搏出如此差強人意的生活,夫復何求?


2012/04/20

(全文完)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