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國治(江楓)
       (現居越南胡志明市)
更多>>>   
江國治◎我曾經這樣拼搏 (第二十七章)

長篇小說

《掙扎與吶喊》續集


我曾經這樣拼搏 (第二十七章)    ◎江國治



靈機一觸復何憂  得句吟來韻獨悠
詎料貔貅能作美  吉人天相住洋樓


買不到新壽街這座房子,我雖感惋惜,也不放在心上,誰叫自己說穿以後不必浪費時間接送妻子?

想不到有個傍晚,映杏氣急敗壞的叫我馬上載她去新壽街,要立即買下上次錯過的那間屋。

她說:“隔壁的攤販阿釵姐,剛剛在新平街市附近的維新街買的房子面積寛僅3碼,長11碼,價錢竟達165兩之高,比咱們瞧過新壽街的房子貴得多,但望老天爺保佑該房子還沒脫手。

到了目的地,但見這家人在辦喪事,原來醉貓死了。聽說醉貓回到故鄉咸新,在海灘喝酒不慎被淹死。

映杏走上門去找披麻帶孝的女主人,問她這房子還賣不賣?更嚇唬人家,要是不賣,我就去買富忠教堂那邊的一間。

女主人說:“賣,賣,我現在這個樣子說話不方便,請妳給我三天時間,待喪事辦妥才商量好嗎”?

三天後,我們跟女主人討價還價,結果以100兩金達成交易。次日傍晚,咱們捧著十兩金走到新壽街準備交付訂金,忽見福盛號的老闆娘從屋內走出來說:“你夫婦到此買屋是吧?她叫我瞧過了,索價102兩,你們買吧,我不買”。

把十兩黃金作訂金,過得幾天,我忽然心血來潮,想起每到任何鄉下市鎮,但見街市四週都有咱們華人的店舖,近街市的房子顯然佔盡優勢,如今看不到,日後必有收益,現下雖已落訂十兩,萬一有人另出高價,屋主有利可圖,自必反悔,儘管賠償也不過一賠一,自己賺他十兩金竟有何用?

想好之後,我決定拿14號鄉路的房契前往銀行抵押,換取60兩金,一併交給屋主權作訂金前後70兩,如果任何一方反悔必須損失70兩。

果然不到一個月光景,進行買賣手續時,賣屋人哭喪著臉說:“我這房子算是平賣給你們了,昨天晚上,在士多店買洗衣粉,碰見對面的麗姐,問我房子賣給唐人阿叔多少錢?答她100兩,她叫我把訂金賠還你們,同意買我這房子140兩,這樣說來,你們買我的房子最少可賺40兩”。

成功地買下這房子,我心下大喜。才一個月過去,隔壁的一間比較闊些也欲出售,索價200兩。

可惜我們再無能力,結果是後面街的福盛號老闆娘覷著跟她的屋尾啣接,二話不說,立即手到拿來,並且異想天開,讓我們平白賺取100兩,把我們到手的房子也讓給她,如此一來,她的地盤將是一個不完整的田字形。

我不但堅持不賣,次年2001更建起三層樓,把福盛婆氣個半死。之所以有錢起樓,因為有人同意以200兩購買我們座落14號鄉路的房子。

把它賣掉,我可以買兩間小屋並且還有餘資起樓,再後把兩間小屋一併出售也多賺40兩金。

房地產生意的確容易賺錢,可惜我只是客串性質,沒人家賺得多,不過,這門生意如果一不留神也有虧本的時候。

我就曾經因為想歪了頭腦,看走了眼而食過死貓!事緣新壽街的新居落成之後,有人介紹我們以62兩金買下福門縣的一座別墅,地方雖然偏僻,然而面積竟達500平方之闊,又有新建的樓房,不可謂不值。

我心中暗想:別管以後能否出售,這樣的別墅不也堪足養老?可是買下之後,映杏和孩子們說什麼都不肯住到鄉下也似的地方,因為遠離新平街市竟超過15公里之遙,尤其當時小女兒還在西貢讀初中。

一直拖到2007年,房地產開始以越盾交易。有一位在第三郡工作的公安,因為賣屋之後有餘資,同意以九億買我們的別墅,訂金雖只二千萬,我照收可也。

然而兩個月過去,他不知什麼原因竟然寧願失掉訂金再也無影無蹤?

2008年,我夫婦旅遊萬里長城,在北京買到一隻會吞金的貔貅,竟然真的很幸運地以十一億的價錢出手這座別墅。

如果按越盾計算,我們賺了八億,依美元也賺五萬,但以黃金計則賠本二兩,卻也算不幸中之大幸。

2012/04/19

(待續)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