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國治(江楓)
       (現居越南胡志明市)
更多>>>   
江國治◎我曾經這樣拼搏 (第五章)

長篇小說

《掙扎與吶喊》續集


我曾經這樣拼搏 (第五章)     ◎江國治◎



豪情鐵馬走仙村  沙漠盡頭是草原
橋畔柔風歌翠竹  鄉居寂寂不閂門


住進阿嬸家不到半年,一個年輕人來我店子打字對我說:“你是嵐風哥,你不認識我因為我在邦菲年紀還小”。

我一聽到邦菲兩字心頭一震,立即和他談起來。

“我叫做阿養,在你朋友阿德哥的膠鞋廠打工,早就見過你到阿德哥家裡打麻將”。

“阿養,你多久才回邦菲一趟?什麼時候回去記得到來找我,我要託你帶信去問候邦菲的朋友”。

“邦菲早在兩年前解散,大家搬到隆城新經濟區,我今天就因為要回鄉討暫居令才到你店裡打字”。

“這樣吧,反正隆城也不遠,我就跟你走一遭”。

我以摩托車駄阿養上路,自從有了摩托車,這一回還是首次跑長途,這輛車子性能雖不勁,走一遭隆城倒是勝任有餘。

到了隆城街市,阿養叫我轉入左邊的一條泥路,在這泥路又走約廿公里,但見一片沙土,泥路變作沙路,車輪陷入浮沙滾動得十分吃力。

我的摩托車幾經辛苦才越過這沙漠竟又碰上一帶竹林,穿過竹林的羊腸小徑,我的衣服被勾破,幸好還不至於皮破血流。

這一旅程叫我大感氣餒,幾乎要打退堂鼓,然而我總不能抛下阿養獨自回堤岸,只好硬著頭皮向前。

每走一程我都問阿養:“還有多遠才到”?

“快了快了,過兩道獨木橋便到”。

見到獨木橋時心中不禁發愁,我的天,要過此橋唯一的辦法就是把摩托車抬過去。幸而獨木橋並不長,抬摩托車過橋倒還辦得到。

終於見到老許、阿世、木生等人,另外還有阿珠。阿珠今年該廿歲了,出落得如花似玉卻仍雲英未嫁,這女子心地好,我當年能提早回堤岸倒是借重阿珠的幫助。

我和阿世、阿養在村子裡兜一回,但見全是茅草蓋成的房屋,村裡到處有高大的樹木,想是人們開闢村落時按設計藍圖而砍伐樹木特別留下來點綴農村景色的傑作。

這新經濟區的景致跟邦菲相比美多了,昔日的邦菲光禿禿地只有村民在門前種下幾棵果樹,烈日曝曬之下,要找一處陰涼地方也不容易,再加上那反照的鋅板炫耀得教人眼花撩亂,更增燠熱的感覺。

我們走過一間公立小學,廣場中心的旗桿昇起金星紅旗,孩子們都有書讀了,醫療站、政府辦公室都有,可惜這小村交通不便,但願政權早日開闢康莊大道,好教收購農產品的商販不至於望而卻步。

走得累了,我們停在一家賣雜貨兼咖啡的店子,店內早有幾位老村民在談天,我跟他們打招呼,這幾位老大爺當然都認得我,大家認為我此行相當難得,這樣的窮鄉僻壤有幾人願意涉足?

是的,我就這麼去了一次,一直都沒第二次,最大原因是再沒機會見到阿養,自己想去,卻苦於認不得路。

(待續)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