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國治(江楓)
       (現居越南胡志明市)
更多>>>   
江國治◎老人家的抉擇---取材自安寧電視台凌晨前述說的故事

老人家的抉擇 (真人實事)   江國治



---取材自安寧電視台凌晨前述說的故事

可憐我的孩子阿堅雙目失明,而且早年喪母,許多年來我不願續弦就因為不要使他受到傷害。

我算得是薄有資產,一直跟朋友合股開公司,生活穩定,父子相依為命,直到此刻,阿堅已超過三十而立,我認命要照顧孩子一生一世,甚至打算給他討一房媳婦,因為孩子畢竟不可能比我更早離開人世,我長眠之後,必須有人繼續照顧他。

近年我發覺自己越來越老態龍鍾,這個决定勢在必行,於是託專業媒人三姑給我物色一戶好人家的女兒做我的兒媳。三姑果然不負所望,介紹阿蘭是個純潔的鄉村姑娘,年方十八,雖然沒讀過多少年書,卻貌美如花,性情溫柔,如果有這樣一位妻子,我的孩兒正是不知幾生修來,我連想也甭多想,就給兒媳倆舉行婚禮。

阿堅有生以來從沒這麼快樂過,做新郎嘛!任何人都是這個心情,何況阿堅?至於阿蘭,一點兒也不覺得委屈,她家務農,世代清貧,未曾過過好日子,而今有此歸宿,生活無憂,再無他求。而且在舉行婚禮之前,我再三徵求過她的意見是否心甘情願?她斬釘截鐵回答完全同意,無怨無悔,令我感動得老淚幾欲雙垂。

自從孩子成婚之後,我算是放下了一樁心事,再也無心在商埸拼搏,尤其有了賢媳,把我的孩子呵護得無微不至,覺得必須對她有所所回饋,於是給她在銀行開一個節儉戶存一筆款項,聲明是給她的私房錢,如何用度由她作主,目的是使她安下心來跟我的兒子共同生活。

日子一天天過去,眼見小兩口相安無事,我更無心眷戀商務,但覺賢媳值得信賴,於是把名下的產業一一過戶給她,這下子她應該死心塌地的跟我兒一生一世了吧!

想不到的是有一天終於出事了,一整天不見媳婦回家,我心急如焚!可卻無可奈何,然而一連數天她都沒回來,我心裡更明白這岔子出得可大啦!於是打電話查詢,這才得知公司股份已經易手他人,再向銀行查問,竟然連所有存摺都已提取清光,給她打電話,卻已無法聯絡,我的精神至此幾乎完全崩潰!

我大失所望的心情終於在發現枕頭下媳婦留下的一封簡單而明瞭的短信證實一切已經不可挽回。她說:她本來不想這麼做,然而她畢竟是個女人,需要的是愛情,需要一個正常男人跟她手拉著手逛街,需要像一切女人一樣得嘗羅曼蒂克的溫馨滋味!可我的兒子阿堅卻沒法滿足她這個最起碼的要求。如今,她已找到這樣一個男人,再也沒法抗拒外來的誘惑,雖然明知對不起老人家,對不起丈夫阿堅,她也不能不遠走高飛!

我嗒然若失,深深地感到難堪,自己的兒子是個殘障人,金錢到底並非萬能,為兒子買下一份愛情?我這是異想天開了。另方面我又深知自從成婚之後,兒子對媳婦的愛戀已經到了離不開的地步,我應該怎樣合情合理地給他解釋她的消失完全是天意,才能讓兒子不至於太傷心!我堅決不能透露媳婦已跟一個齊全的正常男人挾帶私逃!這個消息恐會要了我兒子的性命。

想清楚之後,我只能編一個謊言來搪塞,告訴兒子說他的媳婦因為匆忙出差,來不及對他說一聲道別,要數天才能回來。可是一個星期過去了,我想盡辦法拖延,然而謊言到底不能永久生效的啊!我終於選擇一個父子都感到氣氛良好的晚上,鼓起勇氣對兒子說:"兒啊!老爸有一件事要坦白對你說,可不許你傷心喲!做得到嗎"?我吞了一口唾液,慢條斯理繼續說:"你的媳婦再也回不來了,她不幸慘罹車禍,死於非命"。剛說到這裡,我兒已不支倒地,可能這消息對他來說太殘忍了吧!我急忙把兒子扶起,替他搽藥油,幸而沒甚大礙。

這以後的日子,我兒雖然唉聲嘆氣,慢慢地也平靜下來。我十分慶幸自己善意的謊言居然生效,不致於令兒子傷心欲絕。可是,兩年之後有一個下午,聽到兒子的聲音呼喚:"爸喲!好像有人來收水費了,你老人家出去瞧瞧吧"。

我打開門一看,見到的是媳婦阿蘭,手裡還牽著一名大約兩歲的男孩,我厭惡地立即把門關上。遲疑半晌,我忽地醒悟一個死去的人不可能復生,我絕對不能讓阿堅聽到她說話的聲音,於是又開門並把她母子帶到一個幽靜的咖啡館。阿蘭先是向我認錯,並告訴我那男孩是阿堅的骨肉,也就是我的孫兒。她希望可以回來和阿堅再續前緣,更說:孩子是無罪的,她可以沒了丈夫,孩子不可能沒有父親,沒有爺爺!可我怎能再相信她的說話?尤其那小男孩到底是否阿堅的骨肉,還有待醫院檢查之後才能教人相信,這個提議阿蘭都同意了,而且經過醫院的檢測,證實的確是阿堅的骨肉,也就是我的乖孫。

此刻的我正是左右為難,此事應該怎生處置?的確叫人傷腦筋,當然最好是給阿蘭一筆錢,只認領乖孫,但是阿蘭聲言不打算賣孩子,言下之意,要麽母子一起收容,要麽就當事情未發生過,這難題 就給我擺在目前,如果您有可用的好主意,懇請您幫幫忙吧!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