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自由飛翔

自由飛翔    ■李國七



李軍的生活,就像所有中產階級孩子的生活一樣,從小就不愁衣食,應該上學的時候上學,應該補習的時候,家裡就安排人替他補習,缺錢用,父母親就給他提供零用錢。家裡不算太有錢,也不算貧困窮苦,但,給他提供這樣的一個生長環境,還是足足有餘。照理,他應該感激他的父母,也慶倖自己的運氣才是。可惜,人就是這樣,李軍總覺得自己的生活美中不足,就像一杯白開水,少了一些甚麼。

或許,因為從小讀了很多哈里波特的小說,李軍渴望自己的命運就像哈里波特的命運一樣,充滿了傳奇與變數。就是現實中沒有哈里波特的魔法學校那種經歷,至少可以到偏遠的地方,經歷真正的生活。在南方長大的他,就是那麼莫明其妙的渴望一路北上,最好可以做一個客旅,走在北方荒涼的路上,沿途還有北風吹送。那段經歷,一路有芳香的氣息與婆娑輕波的樹影,還是空曠荒涼的風景,李軍是完全不在意,關鍵是他可以離開這個熟悉的城市,到那些陌生的地方經驗生活。

當然,到目前為此,他只是渴望,沒有把夢想落實。一直到今天,不知道為什麼,李軍突然感覺再不追逐夢想,就來不及了。或許,因為父母親開始商量讓他上城市裡的中學,然後繼續在城市裡念大學。母親說:“在這座城市裡,方便我們照顧你,而且,這裡是我們的地頭,我們熟悉這裡,辦起事來,相對上比較的容易。”

父母親以為李軍會高興。可惜,年輕人的想法就是不一樣。對李軍來說,來來去去,還是在這座城市,一輩子認識的,不過是現在的生活圈子,簡直悶死了。李軍的感覺,這種生活就像在原地踏步,完全沒有新鮮感,與他年輕的心完全不對等、不匹配。他渴望刺激,他渴望新鮮感。

於是,趁父母親到另一個城市出差,李軍匆匆忙忙的收拾行李,離家出走。收拾行李的時候,他是有點擔心,也感覺過意不去,父母親對他那麼好,他是知道的,他不是那種不懂得感激與感恩的孩子。只不過,他只想嘗試另一種生活方式。

雖然在溫暖的家庭裡出生,但,李軍還是懂得金錢的用處,所以,他把自己儲蓄的錢取了出來。錢,他分成兩個部分,一部分放在行李裡,另一半放在褲袋裡。

轉眼間,李軍已經離開家足足兩周。開始時,因為手上有點錢,李軍乘坐花錢的交通工具,也用錢租賓館,他的流浪生活,可以說是一次豪華的旅行,與經歷真正的生活完全不能接軌。當然,李軍的流浪生活並非一直一帆風順。從這種溫室裡出來的孩子,當然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甚麼風險。先是給人騙了錢,後來,身上值錢的手錶與手機又給人搶走,剩下來的,不過褲袋裡的一點錢。這麼一點點錢,李軍的生活開始拘謹與尷尬起來。不過,他也知道,自己身上的錢已經不多,不能亂亂花錢。

但,雖然他竟然節儉,錢,還是用完了,最後,他只能睡天橋、搭順風車。最可怕的,沒有錢的他,因為不會賺錢,也不敢跟陌生人要錢,日子一下子過得很苦很苦。那段日子,李軍一下子長大了。他終於知道,父母親給他提供的生活,原來是為了他,至少在他有足夠的準備之前,父母親一步一步的引導他。

這次所謂的經歷生活,李軍是自討苦吃。現在,他是領悟自己做錯了,但,他已經不能改變發生過的事。他開始渴望回家,不過,他身上沒有錢,手機給人搶以後,他又沒有家裡的電話號碼,現在的李軍,只有繼續在陌生的地方求存。李軍希望遇見自己熟悉的人,向他們求助,又不希望遇見任何一個認識他的人,因為他不知道該怎麼解釋才好。這個矛盾的心理,因為自尊心作祟,也是因為年輕的他不知道該如何處理這種事才好。

在這段自我掙扎的日子,李軍發現,在這個地球上的陌生角落生活,李軍誰也不認識,誰也不認識李軍。以他現在的裝扮與樣子,就是偶爾與熟人擦身而過,他們大概也認不出李軍來。以前的李軍是一個乾乾淨淨的大孩子,現在的李軍骯髒兮兮的,大概沒有人會聯想,這個李軍就是以前的李軍。

雖然李軍有很好的家庭教育,也知道犯法不對。但,為了生活,李軍最後開始鋌而走險,他開始做扒手、搶陌生人的東西。開始時的幾次,李軍成功了。不過,這種高風險的嘗試,李軍終於失手而被逮捕了。

警方認定李軍是慣犯,先痛毆李軍,然後開始錄下口控。痛得死去活來的李軍,只有照實交代自己的出生與背景。

那位警官問李軍:“為什麼他會那麼做?”

“我不知道。”李軍說:“或許。。。或許,嚮往自由飛翔罷!”

李軍說出了一切,但,他其實不知道當初他為什麼會那麼做。

警方聯絡李軍的父母親。

李軍感激他們來接他回家。但,他也知道,雖然父母親依然愛他,父母親已經不能向以前那樣的信任他了。究竟,他們曾經信任他,而他竟然讓他失望了。這是他自己種下來的苦果,他只有付出做錯事的代價。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