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有一種愛叫做放手

有一種愛叫做放手   李國七



最近,小金的心情非常忐忑不安。他很想跟圓圓說清楚心中的決定,但又害怕圓圓擔心受怕。何況,說完了一切,他擔心到時弄巧反拙,圓圓可能更是不肯離開他。

小金與圓圓相遇、相知,復而相愛,想起來已經有很多年的歷史了。他們一起面對很多情侶必須面對的考驗、誤解與爭持以後的共識。經過那麼多風風雨雨,就是小金本人,也很難放棄這一段感情。知道這一點,小金當然可以瞭解圓圓的心態。不過,事情已經到了這種地步,也不能漫漫無期的拖延下去。小金也知道這個事實。感情的事,還是快刀斬亂麻比較好,免得夜長夢多。

小金詢問了他的導師張旭。張旭說:“如果兩個人的天堂是溫馨的牆囚禁你們的夢想與幸福,你們難道還要繼續堅持下去?”

其實,從開始到現在,小金也知道,他與圓圓的愛情是一種很壞的愛情。兩個人不止在性格、專長、家庭環境,到人生觀都格格不入。吸引彼此的,不過是一種難以解釋的化學因素。他們倆相愛,但也相愛的非常痛苦。有時候,小金想,兩個人之間的愛情,就像一扇鐵窗,困囚候鳥南遷的方向與路徑。很多時候,小金非常渴望一雙翅膀,可以把自己放出去,飛向遼闊的天空。很多次,理智的他渴望放手,離開現有自由飛翔,感性的他卻繼續徘徊現有的框架。有時候,小金鼓足了勇氣,但面對圓圓的淚水,他卻無法兌現自己的意願。有時候,圓圓想放棄,小金卻放不了手。

他們這麼痛苦,當然是有一定的原因。最為關鍵的,因為他們再次相遇的時候,他們已經失去自由戀愛的權力。小金已經定了親,而圓圓,又是另一個男人的女人。更為尷尬、難過而讓人深陷其中的,就是彼此的另一半也是近親。小金的未婚妻是圓圓的表妹,而圓圓的先生,又是小金的堂哥。小金與圓圓都可以說,“我們先看對方的。”可惜,間中的歲月,他們卻沒有為彼此守望相候。

現在,回頭探討他們之間的過去,除了造物弄人,也可以說,當時他們不夠堅持。當然,另一個主要原因是他們相遇的早,雙方的智商、經濟與生活條件都不成熟。他們只知道愛,要愛與被愛。在愛情與欲望的衝動之下,他們偷吃了禁果,而當時小金到外國留學,年輕無知的圓圓,在害怕社會與道德輿論的壓力之下,選擇嫁給跟他求婚的彼得。圓圓懷孕的事,當時連小金也不知道。彼得知道,但,他可以接受。他強調自己愛圓圓,也愛圓圓的孩子。這件事,彼得是做到了。嫁給彼得的時候,圓圓並不知道彼得就是小金的堂哥,何況,婚事辦得非常草率。考慮圓圓的身體狀況,他們不過註冊完婚,也沒有請任何親友。

本來,圓圓打算嫁給彼得以後,就好好的相夫教子,做一個好妻子、好母親。沒有見到小金之前,圓圓是做得到這一點。她是一個賢妻,也是一個良母。彼得愛她,也愛孩子。圓圓愛孩子,也感激彼得。這種夫妻關係,雖然不是最好的模式,也不是最壞的模式。這種夫妻,絕對可以相處一輩子的。

後來,小金畢業回國,機遇又讓他見到了圓圓。當時,他並不知道圓圓已經結了婚。他曾經一度為了失去圓圓的消息而非常緊張、懊惱、痛苦,現在再次相見,小金當然不肯放手。他似乎忘了,在那段他生命中最為難過的日子,曉慧陪他一路走來。兩個在外國認識的年輕人,在曉慧的推動之下,小金又承諾了婚約。從新見到圓圓,小金竟然想到要解除婚約。

圓圓知道曉慧是小金的未婚妻時,也大吃一驚。她的第一個反應是痛苦,然後,在考慮自己已經有了家庭與表妹的感受,她堅決反對小金解除婚約。

開始時,圓圓堅持貞節,不肯跟小金再續前緣。小金的堅持,最後讓圓圓犯了錯。過程中,圓圓又做了一件很蠢的事,她讓小金知道孩子的父親是誰。兩個人愛對方,又很難與現有的關係一刀兩斷,結果,開始傷害對方。圓圓怪小金不應該扔下她升學去,小金怪圓圓當時沒有告訴他真正發生的事。那筆隔離時間與空間的帳,本來就很難理得清楚。

今天,兩個人又見面了。大家答應彼此要很文明的處理這件事。

“是我不對!”小金說。

“是我不對!”圓圓說。

然後,小金說:“我們的事,就到此為止罷!”

帶著淚水的圓圓點點頭附和。這件事,已經拖得太久了。他們還是彼此相愛,但,兩個人終於接受,相愛的人,未必要繼續在一起。有一種愛,叫做放手。他們終於接受了那個方案。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