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相伴走一程

相伴走一程    李國七



與男朋友分手以後,小蝶的心情很差。雖然是自己提出分手的,不知道為什麼,真正分了手,還是耿耿于懷,振作不起來。還好有份工作,否則,小蝶真的不知道該如何打發時間,或許,就像每個週末,一個人,她索性躲在家裡,等待天黑、天亮。本來應該多睡點的週末,她一樣一早醒來,就是睡不著覺。她以為自己什麼都不想,她其實還是想得很多。就是真的強迫自己多睡,也被內容不知道是什麼的噩夢驚醒,醒來後感覺更加惆悵。

這個週末,與之前的幾個週末沒有什麼不同,小蝶很早就醒了過來,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再也睡不著。這個時候,她不多人打的專用手機卻無端端的響了起來。電話裡是一把陌生又熟悉的聲音:“我是婉容。你還記得我婉容嗎?”

小蝶想了一想,婉容?

噢,婉容!她的舊同事,以前同家公司工作時,兩個人很談得來。不過,兩個人輾轉換了工作,慢慢就失去了聯繫,小蝶最後只聽說她已經結婚,移民到歐洲去了。她,怎麼突然來這麼一個電話呢?

“我回來了!”對方說:“現在住在酒店裡,想從新開始。所以,聯絡一個又一個舊朋友,,,不知道你有空和我見面嗎?”

“那…好吧!我出去找你。”小蝶馬上說。

在婉容指定的酒店見了面,小蝶看到婉容明顯消瘦了,也黝黑了。

“你不是去了歐洲?”小蝶問。

“我是去了,不過,又回來了。”婉容說:“嫁了人,也不是最後的結局。”那句話,其實是一聲歎息。

小蝶想問,又覺得問了會很冒昧。最後是婉容自己揭開了謎底,說:“可能是我不夠好,我不能忍受他的慢吞吞性格與一些壞習慣。”

原來,那個歐洲人和世界上所有的男人一樣,有一定的弱點。和對方結婚三年後,不止不能容忍丈夫的性格,婉容還覺得北歐小鎮的日子苦悶極了,有一天,她突然提出分手。

婉容說:“可能愛得不夠,也可能沒有真正愛過他…當時嫁給他,只因為想結婚。結了婚,慢慢的就出現很多問題。”語氣無限的噓唏。

也可能曾經愛過,不過,愛的感覺已經過去。小蝶好像有所領悟。和婉容分手後回去,她睡得特別香。醒來後,她給婉容撥了一個電話,請她吃飯,說:“昨夜來去匆匆,我忘了請你吃飯。”

“好呀!”婉容很感動:“我回來這麼久了,聯繫了很多人,也只有你,主動回電,請我吃飯。其他人總是從此沉寂無聲。”

小蝶嗄了一聲。小蝶知道,生活在這座城市裡,大家都很忙,忙賺錢,忙家庭,大家都有各自的瑣碎事。若不是和男朋友分手,相信小蝶也一樣忙碌,不可能抽空陪伴婉容。所以,小蝶只能告訴自己,婉容在對的時候聯繫她,她正好希望有人陪伴。不過,她沒有和婉容說起這件事。沒有必要!

小蝶的時間比較多,正好陪伴婉容。小蝶陪同婉容找工作、面試,到了週末,又陪伴婉容從新融入這座城市的生活。婉容不止一次感激的說:“若不是你,我真的不知道應該如何是好。”

“算了,”小蝶說:“這…也沒什麼。”

日子過去,婉容終於找到了工作,也找到了房子,日子開始步入正軌。開始融入這座城市生活的婉容,慢慢結交了一群新朋友,生活加倍的忙碌。全新的生活,全新的朋友,她可以撥給小蝶的時間已經不多。不過,偶爾她們還是有聯繫,吃個飯什麼的,不過,已經不像以前那樣,無論到了哪裡,都在一起。還好,小蝶這個時候也調整得差不多了,若是曾經一度她黯然落淚,現在她的淚水已經乾了。婉容忙碌起來,不能和她在一起也已經沒有關係了。

她們兩個人,宛如同時掉進水裡,相伴走一程,到了彼岸,各自有了各自生命的歸宿,註定要分開。就是不分開,也愈走愈遠愈無聲。

現在的小蝶,還是一個人,重複和以前沒有什麼不同的活動。不過,心情調整過來,她以前不再難過了。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