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喜歡

喜歡   李國七



生命中的很多事,都是由大大小小的偶然湊合起來,比如遇見什麼人、發生什麼事等,組成所謂的緣分。一直以來自己很理性的劉鴻,最近,就遇見這些沒有科學依據的偶然事件。

那天,他在辦公室裡忙碌工作,秘書進來找他,說外面有一個叫做安琪的女人等著要見他。

安琪?劉鴻並不認識任何名叫安琪的女人。

他叫秘書查通訊錄。

秘書說:“安琪?沒有。可能是您的私人朋友。”

私人朋友?那更加不可能。若劉鴻真的認識任何一個安琪,又何必叫秘書查詢呢?

“她找我有什麼事?”劉鴻問秘書。

“她不肯說,不過,就是今天說非見你的面不可。”秘書說。

“你看看我的見人記錄,還有空擋沒有?”劉鴻問秘書。

“查了,所有的空擋已經填滿。”秘書說。

“那你叫她改天再來呀!”劉鴻說。

“她就是不肯,說事情非常緊急,今天非見你不可。”秘書說。

“那…兩個會議間中我出去一趟,有10分鐘的空擋,我見她一見。”劉鴻說。

會議結束了。劉鴻回到自己的辦公室,通知秘書把那個名叫安琪的女人領進來。

只見走進來一個短髮圓臉的高挑年輕女人,穿卡其褲白襯衫,背大背囊,手挽行李箱,像來自遠方。

“我是秀敏介紹來的。”那個名叫安琪的女人說:“她說,假設我路過本城,可以到她的男朋友的家借宿幾天。”

又是秀敏。這種事,也只有秀敏做得出來。

劉鴻忍不住問:“你最近一次見到她是什麼時候?”

“去年。”安琪說。

“我和她已經正式分手。”劉鴻說。

安琪一愣:“對不起,我不知道。”她說:“打攪你了,我馬上走。”

劉鴻叫住她:“在本城你誰也不認識,匆忙中你能夠到哪兒去?這樣吧,我等下還要開會,我叫秘書安排一下,帶你先去。晚上我請你吃飯,替你洗塵。”

安琪笑了。真的出門遇見貴人,想不到對已分手女朋友的朋友還是那麼厚道,這個劉鴻有點意思。“那我就不客氣了。”安琪說。

其實,劉鴻也不是什麼偉大的人。不過,他的公寓分為上下兩層,兩層之間互相不往來。下層的公寓,買來本來就是準備接待一些偶爾過境的朋友。何況,這個安琪看起來乾乾淨淨,應該不會有問題。

晚上的吃飯時間,劉鴻才有機會和安琪細談。

“我是一個圖書插圖畫家,手上有幾本書,關於本城,出版社希望我能夠畫上插圖。可惜,經費有限,在沒有找到公寓之前,我想省一點錢,想起以前秀敏的推薦,就冒冒然的闖進來。真的很不好意思。”安琪說。

“也沒什麼。”劉鴻說。他只覺得這個女人有意思。可見是一個四海為家的獨立女人。

“你怎樣認識秀敏的?”劉鴻說。

“大家曾經是同學。同學中,又和她特別親厚。”安琪說:“來到本城,先是聯繫她,但,她的手機就是撥不通。只有聯繫你了,劉先生。”

“呵呵!”劉鴻諷刺性的乾笑,說:“不要說是你,就是以前的我,也不能掌握她的去向。”

安琪點點頭。秀敏隨心所欲的這個毛病,大家都知道。只是大家不好說破。

“算了吧,我們不提她。”劉鴻最後說:“你還是多吃一點。”

“好呀!”安琪一點也不客氣。

真的一個不計小節的瀟灑女人。

不過,這種性格也不錯,至少不會小家子氣。

安琪在劉鴻的公寓住宿一周,然後再劉鴻的幫忙之下,找到一個可以長住的公寓搬進去。不是劉鴻不讓安琪長住,而是安琪不肯。

“寄宿這種事,”安琪說:“偶爾為之不傷元氣,住久了,就明顯佔人家的便宜了。”

說這些話時,安琪已經變成劉鴻的正式女朋友。不過,她變得更加客氣,特別是金錢方面,不肯拉扯不清。

安琪總是說:“我不知道別人怎麼想,不過,我這個人,就是有一天和你結婚了,我想,錢方面還是比較獨立得好。我只想在感情方面依靠你,不想在經濟方面依賴你。”

劉鴻喜歡安琪。現在,他更加喜歡安琪了。安琪不像以前的秀敏,秀敏渴望自由,不過,在感情和金錢卻要劉鴻不斷的付出。劉鴻不是很在乎,不過,有時候,特別是當面對收入不穩定時,他感覺壓力很大。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