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味道

味道     ■李國七



夏平不是不好,只是琳琳遇見他時,不是一個好的時期。

當時夏平生意失敗,過著頹廢而無可挽救的生活,每天除了看電視,就是睡覺,完全沒有任何收入。不過,夏平最大的打擊,還是與他同居多年的女朋友離開他。可能因為如此,他收斂起溫柔與體貼,只剩下粗暴與冷漠。

他家境富裕,本來可以向家裡要點東山再起,不過,要強要面子的夏平,就是不肯向家裡要錢。因此,夏平的低落期維持很久。

琳琳認識夏平不久後,她的好友勸過她,說:“你怎麼可以喜歡那個男人?你愛上他,等於睜眼喝砒霜。”

也有人說:“夏平有過事業,不過,他的揮霍與散漫,將註定他永遠一無所有。”

可惜,就像很多熱戀中的女人,琳琳對夏平義無反顧的熱愛、傾戀。她也不知道是緣分,還是考驗她的孽。

當時,夏平因為多月沒有繳房租,被房東趕了出來,琳琳把無家可歸的夏平帶回租住的家,晚上睡在一起。那種應該幸福的日子,卻充滿了爭執與吵架。有時候是琳琳先掀起戰火,比如要求夏平帶她回家。夏平的標準答案,就是:“你又何必呢?我們家萬萬不會容忍漂泊異鄉野性難馴的女孩。”

漂泊異鄉野性難馴的女孩?琳琳覺得自己的自尊受到很重的傷害,就開始無盡的爭執與吵架。不過,過了幾天,又控制不了自己的詢問,周而復始,重複同樣的爭執與吵架。

當時,為了多賺一點錢,琳琳每天加班、做兼職。那條上班必須經過的路,路面污濁不堪,旁邊是漆黑的死水溝,腐爛的水的臭味能讓人嘔吐。到了晚上,路燈昏暗,不時還有面目模糊的外勞徘徊不去。她多希望沒有工作的夏平能來接送她回家。不過,自從提出帶回家被拒絕,琳琳從不提出接送的要求,而夏平,好像也從未曾瞭解琳琳心裡的期待。

不帶回家,琳琳希望夏平送一個戒指。沒錢時,夏平沒有辦法買,有了一點錢,往往忘記買。

他們的溫柔和幸福,只有晚上在一起是可以感覺得到。夏平靠近琳琳,擁抱她,用手指、用皮膚。琳琳看他,心裡柔軟而疼痛。琳琳告訴自己,夏平還是愛她的,一切爭執與吵架,只是暫時性,琳琳停止抱怨。何況,每天晚上,他們都在做愛,琳琳感到安全與溫暖。就在那一一瞬間,琳琳感覺自己幸福極了。就像在黑暗大海上漂航,她只有他,而他,也只有她,兩個人在這個世界上相互取暖。那種幸福,可以去到很遠很遠,也能夠對抗生命的空虛和寒冷。

後來,琳琳懷孕了,不過,她不能保留孩子,因為她還要工作,何況,夏平從來沒有更近一步的表示。琳琳選擇離開,付了三個月的預付房租,然後離開家。

在離開琳琳離開後,夏平卻很頻繁的給她打電話,甚至每週最少一個。況且,琳琳離開後不久,夏平找到了一個相當不錯的工作。夏平的電話總是突如其來,溫柔的問:“你過得好嗎?”

接下來的對話,就是:“我很好。我在出差。我知道。當心身體。要按時吃飯。我知道…”

對話不多,不過,有種怪異的親昵。

離開後,琳琳身邊不是沒有男人,不過,她就是不想接受。她對自己說:“他只是地球上眾多男人中的一個,就是他不在,其他男人仍然蓬勃的生長。男人,本來就是永遠除之不盡的植物。”不過,真正的理由是她忘不了他的味道。雖然工作開始順利起來,前途也有好的開始,琳琳就是忘不了夏平的味道。夏平的頭髮、手指、純棉的內衣、襯衣領子上的味道,還有隔了一夜後消褪的阿瑪尼香水味道……

琳琳不知道她還會記住夏平的味道多久。她更加不明白,為何她就是忘不了一個讓她不得不選擇離開的男人的味道。夏平的味道,就像拍打岸堤的浪花,一波一波的重複。

當然,有些事最後還是必須要忘記的,就是不想忘記,時間也會把當時的記憶沖淡,只是現在,琳琳還是忘不了。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