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迷失

迷失    李國七



當人事部宣佈小傅與我獲得到菲濟島旅行的機會時,本來應該興奮的我們,反而感覺就像給送上刑場一樣。菲濟之旅,開始時是用來獎勵對公司業績有所貢獻的員工,後來慢慢變質,反而更像超時工作。總而言之,與我們一起獲得到菲濟島旅行的員工,還包括了各國各區的代表,都是所謂給公司提供價值的員工。與同級同事一起去,我還不介意,可怕的,卻是各級老闆們一起出席。

新員工還算興致勃勃,而老員工,對這種變質的年終獎勵一點興趣都沒有。我們參與,不過是為了不想得罪公司。大家從各國各地飛來,在新加坡機場見面,然後公司包一輛專機把我們接了去。一路上,大家必須面對面,就是自己最討厭的人,一樣必須應酬,唉,可悲的必須搞好員工關係。所以,可以預期大家心中的反感與厭倦。

我是老員工,出發之前,已經做了足夠的心理準備,按照公司一貫年終之旅的時間表演進,隨著形勢發展,反射式的應對。我完全想不到的,公司承包的飛機卻在旅途中燃料不夠,必須在一座不知名的海島降落。我更不知道的,在飛機降落之前,通訊系統不能照常應用。

緊急降落的過程中,機身損壞的程度相當嚴重,先是顛簸,然後在著陸時一路與島上的樹林摩擦。幸好,到了最後,飛機安全著陸,而機上的乘客全都安全。從驚慌的情緒中把自己解放出來,大家開始追問整件事的由來。來自巴黎的副總裁第一個時間追問機長,要他負起責任。這個聲音很響的副總裁,雖然在巴黎辦公,卻沒有改變他的美國習慣。他拼命追討的客戶服務質素與損失,恐怕不是那位可憐的機長所能夠提供的。最後,還是他的日本妻子拉著他的手,他才沒有繼續騷擾那位可憐的機長。

那位機長在某種程度上還算專業。擺脫副總裁的騷擾之後,他鄭重的跟我們道歉,然後呼籲我們離開飛機遠一些,他怕飛機會爆炸。

我們還真的必須感激他的呼籲。當我們避到飛機降落地方遠一點,飛機馬上就爆炸了。

我們都是百分之百的城市人,面對這種意外,除了手忙腳亂,其他的一概不知。連說話最大聲的副總裁,此刻也不得不承認他在這個方面不是專才。

把我們帶到安全的地方以後,那位機長很謙虛的要求我們:“發生了這種事,我希望你們能夠跟我配合、合作。”他也開始解釋出事的可能原因。據他說,航空公司安排了燃料補充,他只是沒有發現,燃料表壞了,沒有提供正確的資料,所以他沒有早點發覺燃料不夠。針對這件事,他對我們不斷的道歉。“雖然是技術部人員的疏忽,但我還是不能不承認,我也得負責。”

“道歉又什麼用?”有人喊:“怎麼樣離開這裡才是關鍵。”

有人開始翻出他們的手機,包括我。不過,這個時候忽然想起到處通用的手機來。

“沒有用的。”機長搖頭說:“我試過。當飛機一開始進入這個領空,通訊工具全部都不能操作,有干擾的聲浪、聲波。”

“你的意思?”有人問。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機長說。

他然後補充,“航線是公司指定的。據說也是貴公司的特別要求。”這麼說,好像表示雖然他有責任,不過,航線不是他挑選的。

“不可能!”有人說話:“公司只指定菲濟島,不可能指定航線。”

我卻相信機長的話。事情到了這個地步,他不可能騙我們,騙我們對他完全沒有好處。

不能跟外界通訊,載我們來的飛機又爆炸了,除了想辦法在那座海島上生活,我們還有什麼選擇呢?我們只能期望偶爾有過境的飛機或許船隻,它們的出現,我們才有可能被拯救離開這座海島。

機長想到了煙火信號。在他的指點與指導之下,我們日日夜夜燃燒火堆,希望通過火堆發出的信號,能夠吸引外界來搭救我們。

那個日子與生活形態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可惜,飛機與船隻卻很少經過海島的海域。

飛機上的儲備糧食十分有限,在機長的指導之下,我們開始學習捕魚,收集可以食用的海域生物,採摘野果、野菜等。開始時,大家不斷的埋怨,漸漸的,我們習慣了遠離所謂文明的生活方式。至少,我個人感覺寫意極了。我喜歡潛水尋找海洋生物,喜歡到島上的叢林裡採摘野果或野菜。第一次,我的生命中不必擔心每個月必須付還的帳單。可能我還是單身的原因,沒有太多的牽掛,沒有水電公司、燃氣公司、銀行追蹤欠款,感覺反而輕鬆很多。我的同事們卻氣餒並且控制不了情緒方面的波動。

不知道在那座海島過了多長的日子。有一天,一輛巡防艦終於發現了我們。據說,兩家公司一起報案,幾個國家合力找尋我們。

我們全部被送到巴黎的總公司,說是要賠贘我們精神方面的損失,也當作彌補我們的年終獎金。

抵達巴黎的總公司時,我發現我們說話最大聲的副總裁不見了。據跟我最要好的巴黎同事,在我們迷失的那陣子,公司的管理層聘請了新的副總裁。他回來後,覺得非常生氣,馬上就辭職了。

後來又聽人說,公司與旅遊公司安排飛機出事,其實是想逼走那位副總裁。理由是他在公司裡的勢力與影響力太大了。

為了逼一個人離開,竟然造成飛機失事,我認為有一點不可理喻。

不過,我個人也不喜歡那位副總裁,所以他的辭職,我也相當高興。不是他得罪我或許影響我的前途什麼的,只是我不喜歡他,如此而已。

那次飛機失事造成的影響還不止如此。回來以後,我發現在海島的那段日子我更開心、快樂,我仿佛看到自己的迷失,也知道怎樣的生活方式讓我感覺幸福。我多麼渴望那段日子再回來。然而,我沒有勇氣放棄此刻的生活去過那種我嚮往的生活,我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女子,依賴一份薪水,我沒有勇氣追求自己的夢,只有繼續讓自己迷失於生活的限制於局限。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