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夢中的額吉

夢中的額吉   ■李國七



認識烏達木之前,我壓根兒不知道“額吉”意味著什麼。認識他以後,我終於理解,他為什麼時常唱“夢中的額吉”。

之前我認識的世界,不過是一家又一家陌生的孤兒院,說是沒有溫情,也不完全對。只不過,那些陌生人賦予的溫情,讓我感覺非常機械化,好像除了學習,就是吃飯。當然,對自小在街頭巷尾求生求存活的我來說,這種生活簡直就是天堂了。在被保送到這家孤兒院之前,我的生活簡直就像野外求生的野獸一樣,生存就是硬道理。所以,我是一個無淚的冷漠女孩。就連孤兒院裡的工作人員也時常說:“你呀,就是沒有學會流淚。”

我還記得,烏達木被送到這家孤兒院是一個黃昏。當時,外面正下著一場豪雨。那場雨,好像是午後吃飯時開始下,一直下到黃昏還是沒有停歇的意思。烏達木是被一位孤兒院的自願工作者牽著手走進來的。

因為外頭下雨的緣故,他的頭髮有點濕。稍微偏長的頭髮,差一點就遮蓋他的眼睛了。消瘦的身體,怯怯的眼神,當社會工作者把他介紹給我們,不知道為什麼,竟然讓一貫冷漠的我有想保護他的衝動。

當時他八歲,我10歲。介紹以後,他怯怯的叫我“姐”。一聲“姐”,似乎確定了我和他的關係。

他的床位,剛好被安排在我的床位邊上。我還記得,當時孤兒院的睡覺時間是夜間10點鐘。當所有的燈熄滅以後,他總是一個人偷偷的跑出去,開始時,我並不理會他。剛剛進入孤兒院的小孩都一樣,喜歡一個人溜出去,就是沒有溜出去,也會蒙著被單哭泣。究竟大家都有一段悲慘的過去。自從8歲時候被送進來,我已經知道,被送進來的小孩,大半都是家裡的人出事,沒有了依靠,在學會自立之前,必須在孤兒院渡過童年歲月。烏達木大概也不例外。不過,這些小孩,包括我,慢慢就不去回憶太多那些我們再也不可能擁有的過去,習慣了孤兒院的生活,哭泣的不再哭泣,溜出去的也就不溜出去了。大家只是默默的等待被領養,或許長大可以自立以後出去的時刻。

白晝的烏達木,看起來已經適應了孤兒院生活,吃飯的時候吃飯,學習的時候學習,本分而安靜。他並不是一個多話的小孩。不過,院裡的小孩一般都話不多。

日子就這樣一天天的過去。我以為烏達木會慢慢的調整自己,不再有夜間溜出去的習慣。可是,一個月過去,烏達木每夜還是一個人溜出去。看樣子,他還是不能調整自己,還是不習慣孤兒院的生活。

一個晚上,我忍受不了好奇心,偷偷的跟了出去。我發現,烏達木竟然跑到孤兒院後面的小山,對著黑暗的天空唱歌。他唱的歌,我一句也聽不懂。不過,他的聲音很好聽,而且,歌聲裡有一種很寂寞的味道。對,那種感覺是無助而寂寞,好像全世界都被棄了他,讓他獨自在世界最邊遠的角落生活。他的聲音,深深的感動了我。因此,從此之後,每一個夜晚,我都會偷偷的跟蹤他,聽他唱歌。

有一天,他終於發現了我。他並不生氣,只是有點無助的無奈。就是那個他發現我的晚上,我問起那首歌的意思。

烏達木說:“額吉,就是母親的意思。我的母親在天堂。我很想念我的母親。每一次想到她,我就會跑來唱歌,希望遠在天堂的她會聽到。”

那個晚上,我發現很久以前已經不再流淚的我,眼淚在眼眶裡不斷的滾動。原來這麼久以來,我只是偽裝我的冷漠,在我的心,還有對母親的深深思念。

不久以後,我幸運的被領養了。那天我離開的時候,來不及見到烏達木。不過,我想就是來得及見面,我也不能讓他看到我已經擁有一個新的“額吉”,我不想讓他因為我的幸運而感覺更加難過。不過,我深深的希望,他遲早會見到一個肯愛他、肯領養他的“額吉”。因為我相信,每一個長大中的小孩,都不能缺少一個“額吉”的愛,不管是生母,還是後來因為失去了生母而出現的養母。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