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離情

離情      李國七



謙謙一直以來不知道自己的真正的父母親是誰。他認識自己的養父母,他們對他也不錯。因為那對夫婦沒有孩子,對待謙謙一如親生子。只不過,謙謙還是覺得有點遺憾。這件事,謙謙常常跟好朋友崇理說起。他知道崇理會明白,因為華崇理也是抱回來的孩子。只有養子,才知道另一個養子的心情。

懂事以後的謙謙,就常常為了這個問題煩惱。這方面,華崇理比他簡單、澄明。華崇理說:“我們還小,等我們長大了,真的有必要知道,我們可以問我們的養父母嘛!”

謙謙卻感覺非常不妥。養父母對他就像親生子一樣,問他們的話,他害怕傷害他們。

華崇理說:“那麼就不要問。生活活得好好的,何必自找麻煩!”

謙謙還是感覺不自在。

然後,在謙謙十八歲那年,事情發生了。因為遺傳,他患上了絕症。養父母非常關心謙謙的生命,登報找適合的骨髓,當然最適合的,就是謙謙真正的親人。

在謙謙進入醫院的那一天,養父母抱著謙謙說:“我們會用盡所有的方法拯救你,無論花多少錢,我們都不在乎。”

那一天,養父母也對謙謙說起從前的事。

謙謙是透過領養機構領養的。根據養母,他們也不知道謙謙的父母是誰。“當時你非常瘦削,體弱多病。你的養母辭職在家照顧你。”養父說。

“每個做父母的都會那麼做的。”養母不想居功。“何況,一看到你,我們就覺得非常投緣。好像你注定應該是我們的孩子。”

謙謙聽著養父母的話,腦海裡亂成一片。

養父母這麼說,自己的親生父母呢?他們又扮演什麼樣的角色?身為父母,在什麼情形之下,他們竟然把孩子送給別人領養?貧窮養不了孩子?還是。。。謙謙不知道。不過,應該是因為不能解決的問題。就像養母說的。養母似乎可以讀謙謙腦海裡正在翻滾的思想,說:“各種不能解決的理由。不過,也幸好他們必須把孩子送給別人領養,我們才可以擁有像你一樣的孩子。我們應該感到慶倖!這麼說,會不會很自私?”

謙謙把養父母抱得很緊。他感激養父母這麼愛他。

“現在,我們只能希望他們出現。”養父說:“雖然我們害怕失去你,但我們更擔心你的生命。”

謙謙把養父母抱得更緊。畢竟是什麼樣的緣分,竟然是這對夫婦這麼愛他。

尋人啟事在各大報刊連登了足足一個月。一個傍晚,一個不想跟醫院透露自己的身份的女人終於出現了。通過驗血,發現兩個人的骨髓適合。醫院方面馬上動手術,拯救謙謙。

謙謙慢慢的康復了。

他問醫生的第一句話:“她有提過要看我嗎?”

醫生很同情的搖搖頭。

養父母或許聽到這句話,有一天對謙謙說:“我們已經動用所有的方法,要求她來見你一面。可是,。。。”

“她不肯,對嗎?”謙謙反問。

養父母難過的低頭。

“沒有關係。”謙謙說:“我有你們嘛!”

他不想他的養父母難過。

日子過去,謙謙心中還是渴望見到自己的親生父母。不過,他已經學會把渴望藏的更深更遠,不讓任何人特別是養父母知道。

康復以後的謙謙決定學醫。在努力奮鬥之下,他現在是合格的醫生了。他回到曾經治療自己的醫院工作。這麼做,謙謙是有私心的。

等他跟醫院上下熟了,他開始翻閱自己的住院記錄。

那個女人的名字叫張豔。記錄上沒有她的照片,只有一個聯絡電話。她一定是不想跟過去有任何形式上的聯繫。這個名叫張豔的女人,也是謙謙的親身母親畢竟是怎麼的一個女人呢?謙謙非常好奇。他也很想知道,為什麼對方把自己的親生骨肉交給別人領養。當然,答案不過幾種,謙謙也知道那個事實。透過電訊局的資料,謙謙終於找到了張豔的資料與位址。不過,他沒有勇氣找張豔。雖然他渴望見面,不過,他不敢。那種感覺非常奇怪,似乎對自己的歷史非常的害怕。萬一。。。畢竟,謙謙不知道他那段過去。

謙謙現在已經有了女朋友,就快論及婚嫁了。女朋友也知道謙謙是領養兒,不過,女朋友強調她不在乎。“我看到的只是你。”女朋友說。

在結婚前的兩天,他終於鼓足勇氣去敲門。

張豔住在一家單身女子公寓。當時張豔不在,她的合住女友開門給謙謙進去。不過,以一種怪異的眼光掃瞄謙謙。然後,謙謙看到掛著牆上的照片。謙謙馬上知道肯定是張豔。張豔的五官,就是謙謙的女性版本。

那個女人應該也感覺得到。所以,她請謙謙坐下。

大概她也撥點話給張豔。因為很快的,張豔就回來了。

“你來了。”張豔說。她給自己點了一根煙。

謙謙點點頭。他以為自己會很激動,可是他沒有。這個女人雖然把他生出來,有血肉之親,可是,謙謙感覺非常的陌生。

“看到你生活的很好,我就安心了。”張豔說:“我呢?墮落了。一堆爛泥,扶不起來了。你還是離開我遠一點好。你再來,也找不到我了。”張豔苦笑。

謙謙終於知道,他在什麼情形下出身。他只知道自己的母親,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的父親是誰。畢竟,張豔從事的行業最容易製造私生子。謙謙想起自己的養父母。

“無論怎樣,我的生命還是來自你。”謙謙最後說。

當然,他不準備再見張豔。在張豔把謙謙送出去的那一天,已經譜寫了一次離別的歌曲,注定了永遠的離情。謙謙終於接受了那個事實。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