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人
       (現居越南胡志明市)
更多>>>   
故人◎阿Q小傳

阿Q小傳         ◎故人◎


 
記得阿Q死後剛滿百日,我曾給他老人家寫了一篇祭章,現在我又動心給他老人家作一篇傳。但正如魯迅先生一樣,內心有所顧忌,而且有某些場合必須仔細考慮;不知我寫的傳對阿Q的身價有無抵觸?或者對他老人家的名聲體面有無冒瀆?左思右想,天既賜予魯迅先生有『不朽』、『速朽』之才,我輩只不過拾先人牙慧,尋章摘句,斷篇殘簡,未必僥倖得天下垂注,列為必傳之作。

話雖如此,寫還是寫了。結果無非是『一敗塗地』或『一舉成名』而已!還是差不多差不多。但在下筆之前我先此聲明:由魯迅先生作傳的『阿Q』,與我所寫的阿Q是兩個身份不同的人,關係也絶無瓜葛。魯迅先生的『阿Q』是個微不足道的小人物,處處受人肆虐和欺凌,居然名列『正傳』;我寫的阿Q儼然是個叱吒風雲、炙手可熱的大人物,可惜有所瑕疵,美中不足,既生不逢辰,更死不逢時,只好屈居『小傳』。為大人物作小傳,皆因雕蟲小技,難成大器,惟有識者鑒之諒之!

好了,閒話休提,言歸『小傳』:話說阿Q,工農人氏也!工農氏乃神農氏之後裔,其世系之顯赫可見一斑。阿Q世居在窮鄉,自小就心懷大志,胸羅偉業。阿Q以前叫什麼名字我不清楚,但相信要查究也不太難,之所以我沒有下功夫去查究的原因,就因為阿Q向來不想人們知道他以前的名字,即是不願意別人提起他的過去一樣,只須稱他為阿Q則報以洋洋得意之微笑。原來,阿Q的譯音不是『阿桂』或『阿貴』(Quei),乃是堂堂的大老爺『阿官』(Quan),真個是四方懾服,八面威風。試想想,如此這般一個大人物,誰有膽量站出來翻他的履歷、揭他的底子?

話雖如此,我還是循例引述一下阿Q的前事來證實我言之鑿鑿,證明我與阿Q的淵源非淺,的確有一點資格給他老人家作傳,而非攀龍拊鳳之輩。
 
                                        ***                      ***                       ***
 
阿Q出生的年月日、時辰我記不準,並不是我記性差。前後不止十次阿Q告訴我他老人家的生日,但每一次的年份日子都有所差距,可是每一次阿Q都更正說這是最準確的了。我想或許阿Q有意給自己另訂一個有意義的出生日子,因為很多次我無意中聽到阿Q長嗟短嘆,怨恨自己生不逢辰。當然,以前的阿Q未見經傳,因為昔日的名字未叫作『阿Q』罷了。

阿Q是個經過大風大浪的人物,年青時就有著濃烈的民族意識及熾熱的革命覺悟,所以早期的阿Q對任何事物都非常熱衷,待人和藹可親,思想耿直正大,胸懷光明磊落,是梓里的馬首,是村莊的英雄。可能昔日的民風至為純樸,所以阿Q的氣質格外清新,品行十分高超。阿Q時常引導子弟們學習新的智識,吸收新的事物作『理想』的基礎及『革命』的論證等......。可知那個時代阿Q的掌故是何等多采多他姿而令人肅然起敬的了!我真不明白阿Q為什麼偏要教人忘掉這段深得民心的歲月?

記得有個時期,阿Q給敵人逮了去,從這個監房押解到另一個牢獄,從城市流放到荒島──說是一個時期,用手指捻著數:幾千的日子,這段歲月的冗長可想而知。但阿Q的氣慨仍然不屈不撓,甚至受盡太多的折磨及野蠻的拷打,阿Q依然保持著忠貞的氣節,堅持著正大光明的立場,在患難時期得到多少同志同胞們的愛戴和擁護。若果阿Q允許別人洞悉他的過去,相信我還要花費數年的功夫來蒐集他賦留在獄中的浩然正氣, 搜集那些可歌可泣的忠心勵志、鬼欽神服的言行舉止,纂成一部『革命英雄列傳』,我確信這部列傳一定更令人心折神往.........
 
                                ***                           ***                      *** 
                                                                                                                  
我還是遵照阿Q的旨意:『過去的艱辛歲月如落花付之流水;滄海過後又桑田』來寫這篇『小傳』吧!總之,阿Q的舊事『有源可考、有案可稽』就是了。須知,『英雄莫問出身,患難莫說因由』,就因為這點小固執,令阿Q無可藥救,魂歸天國。若果阿Q肯聽從同志同胞們的規勸,服食一二劑『革新』的藥品或注射一些『新進』的針藥,雖然良藥苦口,相信還不至於返魂乏術的。可惜阿Q過於迷戀當時期的日正中天,而忘記了日中則仄的自然規律........

的確,當時的阿Q是夠威風的。記得某日我參見阿Q的時候,老人家端正地坐在太師椅上,一絲不苟地批閱屬下呈遞的計劃書,一邊對會計主任大發雷霆:『太過胡鬧!太過大膽!誰允許你們這麼做的?誰站出來為事情的後果負責任的?聽著,沒有我的命令,誰也不許亂來。』

又一次我請謁阿Q,老人家正在開會。我以為就算從前開戰術指揮會議,也只不過一天半日,於是便痞在外邊等候。孰知阿Q今天開會,明天『報告』,後天『決議』,又後天『決定』........害我荒廢了三五天的工作,才見到老人家的『金面』───那已經是大大的賞面了!聽說一干人翹首苦等了幾個月,甚至一年半載,還未獲得阿Q接見呢!所以阿Q身負重任,工作繁忙可見一斑。

又一次阿Q的生辰,我寵幸被邀作老人家的座上客,那天的場面豪華熱鬧得令人咋舌不巳!首先是入門處吊起一排排長達三尺的鞭炮,像楊柳之垂曳溪水,向天下頒告日子的隆重;跟著是花園裡一盞盞閃爍不停的彩燈,猶如天上的星星在與那皓月爭輝。第邸內的佈置更是極盡奢侈舖張之能事,衣香繽影,歌樂喧天。原來有等人時常得到阿Q的眷愛和包庇,為了表示對老人家的一點孝敬或孺慕之誠,一呼百應,集腋成裘;或奉之甘旨,或菽水承歡。以祈日後阿Q越肥越胖,則保護傘越寛越厚,足以瞞天過海,遮雨擋風。

其實阿Q也沒有甚麼滔天大錯。經歷了半輩子的艱辛苦難,誰也渴望否極泰來,過那幸福溫飽的日子───這正是阿Q初期的理想之一。好比一個女子,誰不想尋找一個美滿的歸宿?阿Q不是一個完人,難免在實現理想時有些少行差踏錯,進行的程序也未能和諧而妥協。有時操之過急,則差之毫釐;有時不合時宜,則謬之千里。所以有人呼『快馬加鞭,迎頭趕上』,有人勸『看風把舵,步驟一致』,可惜阿Q玩物喪志,弄火焚身;底蘊不足,後勁不繼,以致躬身有恙,福體欠安........
 
                                         ***                    ***                    *** 
 
或者因為阿Q大權獨攬,所以職責十分冗重;又或者因為阿Q交際繁忙,所以精神不能集中;更或者因為阿Q會議過甚,所以心智趨之渾噩───阿Q的體康越來越差。首先是眼睛出了毛病,不能遠瞻,只作眼前之窺;繼之大腦神經衰弱,欠缺慎密的思考;接著腑臟系統退化,對新的事物拒絕容納,難以消化;繼之又手腳癱瘓,舉止有欠靈活,不事進退。當然屬下人等,也有拍馬迎合之輩,將眼睛的毛病稱為近視;把大腦的昏亂當作精神緊張;所以腑臟與手足的症兆亦等閒視之,總括為吃滯不消、操勞過步。也不乏忠堅之士,苦口婆心勸阿Q應保重身體,珍惜前程。或另配一副眼鏡,俾能遠觀近看,明察秋毫;或多作晨操晚練,朝夕檢點,促進腦袋的血液運行,俾經絡循環,新陳代謝,暢通無阻。或拋開一些陳年老酒,啜飲一些新鮮補料;或拒絕一些味同嚼蠟的山珍海錯,揀食一些膾炙人口的麥飯豆羹等等........那知阿Q忠言逆耳,對這些忠諫良言一一加以掩耳,並扣以『反骨』、『背叛』的罪名,硬攪出『親者痛、仇者快』的收場。結果屬下人等唯有噤若寒蟬,視而不見,見而不聞而已!

別以為人人對阿Q的沉痾奇日重不聞不問,所謂『父母生身,朋友養志』,同志們對阿Q的病況最為擔心。黨『六大』為此而研究了醫治方案,並且一而再、再而三的召開了中央會議,訂下治療阿Q的步驟。記得有一位名叫N.V.L.的良醫,在診查了阿Q的病症後,一連開了數張急救藥單,作為給阿Q調治的金石。

若果阿Q能保持一點清醒,一分理智,可能結果不至於令人遺憾。總而言之,阿Q過於宿戀當時的顯赫地位,而遺忘了國家民族寄予自己的期望,沉淪在虛浮的『權貴』深淵而脫離了實在的『國富民強』的軌道........阿Q越陷越深,泥足不可自拔........最令人難以忍受的一次,阿Q居然昏庸得錯把『人民的血汗』當作美酒佳釀來斟酌,將『國家的財產』視為本身的禁臠來品嚐。阿Q心神交瘁,神智不清,終日口中唸唸有詞,喜怒無常。主治醫生也認為無可藥救,最後的注射完全藥石罔效,於是嗚呼哀哉!一夢黃梁,一慟歸西........
 
                                               ***                   ***                  ***
 
阿Q死矣!阿Q死在暮鼓晨鐘震天價響之際,死在眾目睽睽之下。本來阿Q可以不死的,根據江湖相士所批註的長庚書,阿Q未到壽終正寢之時。所以阿Q死睜著一雙灰白的瞳孔,死得有點不甘心,很不情願。

據我所知,阿Q還有很多入室弟子及一些閉關徒弟,他們正分佈在四面八方,各區各處。眼看師傅死不瞑目,很可能這輩徒弟又捲土重來,把死灰復燃,抬出一個『阿Q第二』以繼志述事,把阿Q的『精神』、『學說』發揚光大?後果不得而知。

按我認為,在醫學發達、科技進步的今天,所有一切新病舊疾,包括一些奇難雜症,在眾志成城,敢作敢為的大前提下,都會迎刃而解,有方可治的。阿Q至死不悟,此乃『敢想而不敢作,敢為而不敢當』之懦弱表現。真正是人遺憾、令人唏噓的事情!

阿Q的『精神』、『學說』是不應效法的,不過阿Q的一生人的確夠轟轟烈烈。早期轟烈得受人愛戴和尊敬,後來則轟烈得愚昧和可惜!縱觀阿Q的生平事跡,我寫這樣的一篇『小傳』還是太貶低他老人家的身價了!照說阿Q應該名垂青史,或留芳百世;或遺臭萬年的。在此我謹提議黨和國家應該慎重審閱,給阿Q存名立祠,戴於國史;或建一方座右銘,以為前車之鑑,並可警阿Q徒眾日後之蠢動。可矣!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