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懷楚
       (現居美國丹佛)
更多>>>   
吳懷楚◎飛鷹的故事 (第十五、十六章)

長篇小說

飛鷹的故事  (第十五、十六章)  ◎吳懷楚◎


                                 
【第十五章】
   
經過十個月的等待,移民局終於批准了文誠信申請妻子前來美國團聚個案。

1982年8月,譚鳳英終能如願以償,踏足到她夢寐已久的美國天堂來。而與她同時到達美國的,還有一筆為數相當可觀的財富。

在譚鳳英抵美當日,文誠信和小黃特地在一家酒樓訂了一席酒,請了兩三好友前來陪席為她洗塵。

席中,當各人自我介紹姓名及身份的時候,譚鳳英一眼瞥見在座的小黃,不禁有點意外,但又不敢確定,畢竟人有相似嘛!待得小黃站起身來,道出了自己的姓名和籍貫之後,譚鳳英這才證實百分之百是他無疑的了。

散席後,由小黃開車送文誠信和譚鳳英回家。到家門口時,文誠信也就順便請小黃進屋內坐。然後,譚鳳英才開口說:「小黃!才幾年不見,怎麼你就認不出我來了。」

小黃聞言,望著譚鳳英假裝沉思了好一會,才好像猛然記起的樣子。他用手輕輕拍了一下自己的額頭說:「哦!我記起來了。妳就是我大學時期同班的小英。離校分手幾年,不想今天竟然能夠在這裡又見到妳。看來,這個世界也真是太小了。」

故人重逢,免不了就是互訴別離後的情況。他們兩人這一談竟是直達通宵。

文誠信則靜坐在他們的身旁,只有聽的份兒,根本就插不上嘴。尤其最為糟糕的是,當他們兩人有時候還用台語相互交談的時候,文誠信根本就一句都聽不進去,到底他們是在講些甚麼。這時,在他的內心裡,竟是有著一份莫名的孤獨、納悶,不是味兒的感覺。

待至小黃告辭歸去之後,譚鳳英才走近文誠信的身邊,用一種帶有歉意和很溫柔的口吻問:「飛鷹!剛才我和小黃只顧著傾談,把你冷落在一旁,想你不會生我的氣吧?」

「唉!鳳英,妳這是甚麼話。難道妳真把我當成是一個不明事理,不分青紅皂白的人?」

「難得你明白,我是最感欣慰不過。雖然,我們之間的這段只是演戲婚姻,但我仍然堅持自己要把這場戲演好,不會胡來,以免丟了你飛鷹的面子。」

「鳳英!夜已很深,相信妳也很累,我們有話留待明天再說吧。不然的話,明天我又要帶著一雙熊貓般眼睛上班去。」

由於有了訂明在先,所以只有夫妻之名,而無夫妻之實的文誠信和譚鳳英,這一夜,兩人是分床而眠。

抵美的第三日,譚鳳英便和住在洛杉磯的阿罕布拉市的姨母金太電話聯絡上。金太教她和文誠信先到洛杉磯,實地觀察一下環境,然後再尋覓一個適當的地點開業。

當日,文誠信下班回家,譚鳳英便把金太的主見告訴他,意欲聽取一下他的意見。

「飛鷹!我姨母的主意,你覺得怎樣?」

「妳姨母的主意雖然很好,但是我已請假連連,恐怕廠方這次不會輕易批准我的假期。除非我是不需要這份工作,否則,肯定我會被炒魷魚。」文誠信感到有點為難地回答。

「不幹就不幹,怕他甚麼。依我看,你就乾脆把這份工作辭掉好了。因為你若是不肯付出少許犧牲代價,試想,你又如何有時間去籌劃一下,開你的餐廳,做你的老板。」

文誠信聽了譚鳳英的話,無言以答。

剛過了1982年的感恩節,也就是譚鳳英抵美後的第三個月,由於再三抝不過譚鳳英的意思,於是,文誠信只好向廠方辭去他這份已做了七年多的工作。

在十二月的中旬,文誠信和譚鳳英到了洛杉磯,在金太的陪同下,到處觀察當地的飲食業經營方式。

至於地點方面,他們幾經選擇,最後才屬意在靠近聖塔摩尼卡附近的一個高尚商業地區。經過好幾番和業主商談條件,簽約停當,便由金太代為負責找人興工裝修。

譚鳳英親自留在洛杉磯督工,而文誠信則返回明尼蘇達州,找尋小黃計畫有關人事上的一切安排。
 
【第十六章】
 
在緊鑼密鼓聲中,譚鳳英和文誠信的第一家「福摩沙」川菜館,正式在1983年的7月隆重開張。由於譚家財力雄厚,不惜重金禮聘港、台名廚前來主管廚政,再加上譚鳳英又跟隨她老爹多年,在商場上多少也學到他的一些經營手法。

同時,再加上文誠信又是個識得創點子的人,所以「福摩沙」川菜館打自開張之日起,便門庭若市,客似雲來。

基於人手經常不敷調配使用,於是文誠信便向譚鳳英提議,教小黃把目前他的那份工作也除掉,前來餐廳加盟做個廚房幫手。因為小黃從台灣剛來美國的時候,曾經到過好多州郡,在好多中國餐館工作過,對於多方面的廚藝,川菜、粵菜、上海風味等多款菜式,他都能輕駕就熟。

「福摩沙」川菜館為譚鳳英和文誠信賺進了不少錢。對於財務上的管理,譚鳳英更是擅長不過,她曉得運用“孫子兵法”的道理,如何去加以調配處理。所以一年之內,她就以「福摩沙」之名,分別在北加的沙加緬度、堪薩斯的維契托、德州的達拉斯,連續開了三家連鎖分店。

而在每開一家分店之前,譚鳳英即從原來眾多的店員裡面,挑選出一名認為是可靠,值得信任的人,加以精心嚴格培訓,然後調派至新店代為主理店務。

至於她本人,則親自出馬到新開的店舖監督一段時日,待生意狀況走上軌道之後,才把權力稍稍轉移給該分店的經理去管理。

小黃就是在這樣的特殊際遇情況下,受到譚鳳英的青睞。於是,他便從一名原來普通助手,很快地被提升至廚房總主管,在業務的運作情況下,經常陪同譚鳳英又或是獨自被派去各分店視察。

1984年的9月初秋,他隨同譚鳳英到達拉斯的第三家分店巡視,而文誠信則留在洛杉磯的總店獨自坐鎮。

這時候,文誠信的身價,和其擁有從盈利中分享得來的利潤累積,其財富已非昔日可比。也曾有過一段時期,譚鳳英有向文誠信游說,勸他把賺得的利潤,一股腦兒統統投進自己的那股份去,但是精明的文誠信卻不作如是想。

文誠信,他有他自己的理由,因為他認為,把錢放進自己的口袋裡,總比放在別人處要安全得多。同時,他還要處處提防譚鳳英一朝會以大吃小的方式而把他的那股份吞個精光。因而他也就暗中為自己,作了個未雨綢繆的未來出路打算。

此外,他還有一個極大的隱憂,就是在業務上與譚鳳英時常出雙入對的小黃。雖則謂:他和譚鳳英莫說只是一對掛名夫妻,就算日後的小黃真個和譚鳳英舊情復熾,因此而得到結合,實也不足為奇,同時亦與他無關。但是,在他的內心深處,多少還是有點不舒服,因為畢竟那是與自己的名譽和面子攸關問題。
    
   
(待續)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