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懷楚
       (現居美國丹佛)
更多>>>   
吳懷楚◎飛鷹的故事 (第十三、十四章)

長篇小說

飛鷹的故事   (第十三、十四章)   ◎吳懷楚◎


                                 
【第十三章】
 
文誠信在回到美國後的第二天,便立即要上班。廠內各同事甫一見到他,一個前一個後的,左跟右隨地問他有關這趟台灣旅行的收益情況。

「飛鷹!譚鳳英的事,是否有進展?」小黃很關切地問著。

「我也不曉得。在我臨要離開台灣的前一個晚上,譚鳳英的父親還特別邀請我到他的書房裡,就我和譚鳳英的事宜傾談了好些鐘頭。

「你們都在談些甚麼呢?」小黃用一雙好奇的眼光望著文誠信。

「我可不可以暫時不告訴你?」文誠信顯得很不耐煩地回答小黃的問話。

「當然可以,你是絕對有這個權力。其實我又不是非要你把它說出來不可。因為畢竟那是你內心的一個秘密嘛。」

小黃莫名其妙給碰了一鼻子的灰,心裡多少也是感覺到有些兒不痛快,但他也沒有把他的不快形之於色。

1981年的初夏,文誠信接到譚鳳英從台灣寄來給他的一封信,自然,他又非要找小黃幫忙不可。

當小黃把信很詳細的讀了一遍之後,便對文誠信說:「恭喜你了,飛鷹!譚鳳英來信說,她父親叫你好好安排一下行程。最好是在今年八、九月間,到台灣辦理和她結婚的事宜。」

「好了!我終於成功了。不過,小黃!不管是真還是假,說起來,這次我的這段婚姻成功,還真全賴你對我的仗義幫忙。」

「飛鷹!快別說那些客氣話了,助人為快樂之本嘛,到底我們是一場同事,能夠幫得上你一點忙,對我來說,也是一件好事,正所謂:好心不怕做。」

於是,文誠信就又叫小黃代筆回覆譚鳳英。同時把行程決定,選擇在九月初秋。

到了這個時候,文誠信才把他臨離開台灣的前一天晚上,譚炳松請他到書房傾談的經過情形,向小黃和盤托出。

「文先生!老實說,你覺得小女如何?」

「對於令千金人品樣貌,我很感滿意,若能娶妻如她,當然是我幾生修來的福氣。試問,我還有甚麼好挑剔的 。」

 譚炳松聽了後,頷一頷首說:「文先生!你喜不喜歡看戲?」

「喜歡。不過,要看是甚麼戲.,好看的,我就看,不好看的,我就不看。」文誠信一面回答,一面感到有點奇怪。他心裡在想:到底這個話題跟相親是兩碼子的事,風馬牛不相及呵。

「那你有沒有聽說過“人生如戲”這句話?」譚炳松說著,便又留心文誠信的反應。

「人生如戲。」文誠信喃喃自語,跟著就問譚炳松:「然則,譚世伯你的意思是. . . . . .」

「對。人生如戲,現在的你和我都是在演戲,更難得的是,你和鳳英兩人正是被選入這場戲裡擔當的男女主角。」

「譚世伯,我明白你的意思了。那你. . . . . . . .」文誠信一雙眼睛直望著譚炳松。

「文先生!很好,你很聰明。」譚炳松稱讚和打斷文誠信的話,跟著又說:「你和鳳英上演這部片子現在已經正式開始,不過請放心,你既然擔當了這部片的主角,我會支付一筆相當可觀的片酬給你。

「甚麼?片酬?」文誠信到這時候,終於全然明白了。

「對。一點都沒有錯。是片酬。但是,我有一個條件就是,你要“有始有終。」

「有始有終?」文誠信問。

「是的。有始有終。因為這部片子既然已經有了個開端,當然也就必須要有個終結,我希望妳和鳳英都能夠好好地繼續演下去,至於片酬方面,我是絕對不會虧待你。」譚炳松說到這裡,停了一下,就又滔滔不絕的說下去:「這樣吧,文先生!就趁今晚,我已經把話跟你說清楚在前頭,我決定給你的片酬是兩萬塊美金。首先,只要妳跟鳳英辦好結婚手續,我就先付給你五千。然後,待她移民成功到了美國,我又再給你五千,最後,剩下的一萬塊,就等鳳英得到了正式合法居留,那時候,我就全部付清給你。」

「那. . . . . . . .律師手續費用 . . . . . .。」

「不用擔心,律師的費用,我可以幫你負責,不會讓你有半點吃虧,兩萬塊的片酬是你應得淨賺的錢。」

「好。譚世伯!一言為定,我答應你。」

文誠信把他在台灣跟譚炳松所訂的約法三章經過告訴了小黃。

小黃聽完之後,眉頭一皺說:「飛鷹!你的胃口怎麼這麼少?試想,譚老頭子的身家又何止億萬,這兩萬塊對他來說,根本就是九牛一毛。當時的你,大可跟他來個討價還價,再要求他一、兩萬塊,我相信他都會答應。」

文誠信經小黃這一說,想想覺得十分有道理,但已經答應了對方,實在是不便又再改口反悔。不過,靈光十足的他,已準備好了一套非常縝密的出擊計畫。
  
【第十四章】
 
1981年九月初秋,文誠信作了第二次台灣之旅。由於有了上次的經驗,所以這回他凡事都顯得鎮靜非常。同時,這趟還是住進了譚炳松的家作客。

「文先生!」譚炳松為他自己燃上了一根雪茄說。

「世伯!飛鷹是我的外號。我想為了不要見外,不如你就像其他的人一樣,直接叫我一聲飛鷹吧。」文誠信展露出一副相當誠懇的態度。

「好吧!那以後我就叫你飛鷹好了。」譚炳松說著,便把才抽了幾口的雪茄,放進煙灰缸中擰熄掉。然後,望了文誠信一眼說:「飛鷹!老實說,你和鳳英辦結婚的事,我原是打算在圓山飯店擺設幾席酒菜,來款待一些親朋好友。但是,後來我再想一下,島內政府現下在倡行節約,能節省一點就節省一點,何況,節省也是一件好事。再說,你這次來台灣逗留的時日又是如此短暫,來去太匆匆,因而我不得已才改變了原來初衷,實行讓你們到法院去公證,自然,所有應付的費用都是我出。至於酬金方面,我明天就先付給你五千塊,你認為如何?」

「世伯!就酬金一事,我想在此和你作個詳細的商討。」文誠信內心原先是十分不安。到後來,他終於鼓起勇氣把他內心要說的話吐了出來。

「你是否對於我給你這個數目嫌少,想改變主意。」譚炳松兩眼一眨不眨地望著文誠信說。

「噢!一點也不。世伯,你千萬不要誤會。我是在想,收受你的酬金也是沒有甚麼意思。你也知道,我現在是打工仔一名,打從移民到美國,一直都是在工廠內當一名工人。相信你也有聽過,工字不出頭,這次難得有這麼一個機會,我想世伯你幫我一個忙。」

「那你想我怎樣的一個幫法?」譚炳松感到有點奇怪,不曉得眼前這個飛鷹又有甚麼個花樣要搞。

「我是這麼打算的。常言:人望高處,水向低流,有朝一日,我還是希望自己有一番小小的事業。我是在想,可否借用世伯少許財力,在美國投資,而我就將那二萬塊酬金,留來作為參股之用。」

 「那我得要看是那一類的投資,金額有多大,有沒有風險,然後才能作出決定。」

 「我想搞餐館生意,在美國開中國餐館,是最實際的一種行業,投資金額也不需要很多,又有錢賺,風險是零。

「你真的那麼有把握嗎?」譚柄松用上一雙懷疑的眼光看著他。

「相信世伯妳也有聽過“不熟不做“這句話。實不相瞞,在做工廠之前,我有學過廚藝,也有在中餐館做過。因此,對於餐館的經營手法,我都很熟悉。同時,我計畫已久,惟可惜的是,錢財上的問題始終未能如願得到解決。」

「哦!原來如此。好,沒問題,我非常樂意幫你這個忙。不過,要等到鳳英她到了美國之後,才能夠著手落實去進行。因為我是希望你和她以夫妻名義來合伙,你認為如何?」

文誠信聞言,想了一會,覺得譚炳松的話也未嘗沒有道理。於是,便接納了他的意見說:「世伯說的極是,那就依照世伯的意思去做。」

文誠信和譚鳳英辦好註冊結婚,拿到了證明,便又匆匆的飛回美國,即時找尋律師為譚鳳英辦理移民。

這時在文誠信的心目中,小黃是他唯一的知心好友。所以凡事他都找小黃商量對策,這次自然也不例外。他把他向譚炳松重新開的條件事項告訴了小黃。

「既然他已經頷首答應,那就好了嘛!你還有甚麼好擔憂的。」小黃說。

「話雖然是這麼說,我擔憂的問題是,對於餐飲業的事,我也只是得個一知半解,你可否為我想一下辦法?諸如餐館設計和廚房人手問題等。」文誠信說著,像是顯得憂心忡忡。

「飛鷹!俗語也有云:有錢能使得鬼推磨,有錢就好辦事。這個世界,只要你願意花錢,自然就會有人為你盡心盡力效勞。至於人手方面,絕對不成問題,我可以為你張羅。」

於是,文誠信和小黃兩人就搞餐館的事,不斷在進行籌劃和交換意見。
 
(待續)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