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懷楚
       (現居美國丹佛)
更多>>>   
吳懷楚◎緣份的無奈

緣份的無奈        ◎吳懷楚◎


                                                                                       
  
宗儒跟外州的兒子通完電話 ‚把電話掛好 ‚一個人就獨自回到沙發上坐下來看電視 。他一邊在看 ‚一邊在想著剛才兒子跟他所說的一番說話 。

女兒芳盈從臥房跑了出來問 : 「爸 ! 剛才老二打電話回來說些甚麼 ? 」

「他還有甚麼話好說 。說來說去 ‚還不是同樣那幾句。」宗儒漫不經心地轉過頭來回答 。

芳盈見宗儒不說 ‚就聳聳肩兩手一攤 ‚對他做了一個無奈的表情 。然後說 : 「爸 ! 你不願意說那就算了 。我有事要帶翠翠出去走走 。」

「 好 ! 那妳就去吧 。」宗儒說 。

「翠翠 ! 好了沒有 ? 媽不等妳了 。」芳盈朝著臥房內大聲喊道 。

「媽咪 ! wait ‚I  am  coming   。」

一個留著長頭髮 ‚穿一件碎花蝴蝶圖案連衫裙子的小女孩說著 ‚嘣嘣跳跳的走了出來 ‚趕緊拉著芳盈的手 。

芳盈望著翠翠問 : 「臨出門之前 ‚妳記得媽叫妳要對公公說些甚麼 ? 」

翠翠聞言望了芳盈一眼 ‚然後轉過臉來對宗儒說 : 「公公 !翠翠跟媽咪出去一下 ‚等會就回來 。see  you  later 。」

宗儒聽說 ‚微笑頷首站起來 ‚用手輕輕撫摸了翠翠的頭一下說 : 「好 。翠翠乖 ! 早去早回 。」

「那好 。爸 ! 我們去了 。」

 芳盈說完 ‚就牽著翠翠的手出門去了 。

宗儒目送母女兩人走遠以後 ‚就把門關上 ‚然後又回到沙發坐下繼續看他的電視 。這時候電視正在播放一齣非常感人的人鬼戀愛情故事片“ The ghost”.

看了一會 , 他好像感覺到有點不耐煩又把電視關閉 , 跑回書房裡打開電腦 ,十指不斷在鍵盤上敲敲打打起來 。
 
                      
◆           ◆           ◆

宗儒跟妻子自動分手已經有十二個年頭 ‚可他一直都未曾找到合適的那另一半 。終日只有上班下班 ‚過著朝九晚十的早出晚歸生活 ‚他的一對兒女也已長大成人 。兒子比較懂事 ‚算是學有所用 ‚在另一個遠地方工作 。至於女兒則生性疏懶 ‚同時也稍為叛逆一點 ‚她是一個說一句而作出三回敬的那一種人 。在她唸完高中那年 ‚未曾徵求得到宗儒的同意 ‚就和一位同班老外的男朋友同居在一起 。若干年後 ‚因與他的男朋友意見鬧翻 ‚就又分了手 ‚同時還帶了一個女兒就是翠翠 ‚兩母女搬了回來 。

目睹這種光景 ‚作為父親的宗儒心裡雖然有氣 ‚但他也沒有惡言惡語譏諷又或是加以責怪 。相反 ‚他還好言勸她 ‚鼓勵她 。「好歹終歸是自己的女兒 。算了吧 !只要她能夠覺悟前非 ‚懂得反省 ‚自己跌倒了就會自動站起來 ‚從頭再開始那就好了 。自古聖人都還有出錯的時候 ‚更何況是我們凡人 。」宗儒是作如是想 。

宗儒是一個心宅仁厚的人 ‚凡人對事都是抱著一種寬大饒恕的態度 。縱使他的妻子有了外遇 ‚不辭捨他而去 ‚他也沒有半句怨言 。他認為 : 愛一個人不一定非要永遠佔有她不可 。她既然已經找到一個她認為能夠使她快樂幸福的人 ‚為甚麼還要強把她留在自己身邊讓她痛苦一輩子 ‚這不是很殘忍的一件事嗎 ?

他的一雙兒女在媽媽離家出走以後的那些日子 ‚都是跟著他作伴在一起 。隨著年齡的增長 ‚他們也能夠對於某些事情 ‚作出一種正常合理的分析 。他們心裡都明白 ‚他們的媽媽這樣子做是不對的 。

剛才他的兒子從外州打電話回來跟他聊天時 ‚還是不忘關心的問 : 「爸 ! 最近跟那位台灣阿姨有甚麼進展沒有 ? 」

他聽完之後 ‚笑著回答說 : 「她住在那麼遠 ‚來回都要兩個多到三個小時 。你又不是不曉得你爸我的性格 ‚有空也懶得走動 ‚你想想還會有甚麼進展呢 ? 」

「除非你對她不動情那就沒話講 。爸 ! 我以為呵 ! 你要是真的對他有意思的話 ,你就要作出犧牲 ,下一點點功夫 。媽離開你都這麼久了 ,難道你還想她回心轉意 ,等她回來 ? 我想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 。」

「 想不到你這個小子 , 竟然來教老爸追女孩子了 。說到犧牲 , 從把你們保領到美國來團聚 , 想這些年來所付出的 , 難道還不夠犧牲嗎 ? 而結果呢 !」宗儒心裡雖然作如是想 , 可他沒有說出口 。他只是說 : 「這個我知道 。唉 ! 人與人之間是講一個緣分 , 急不來的 , 順其自然 , 隨緣好了 。」

宗儒兒子所提到這位台灣阿姨 , 是從台灣移民過來 , 叫方詠蘭 , 定居美國已經有十五個年頭 , 跟丈夫離婚少說也有十年了 。育有兩名兒女 , 父母尚健在 , 一家四口住在一起 。

宗儒跟方詠蘭是在三月春寒時認識的 。那時候 , 他是透過一份華文報章所刊登的徵友廣告而去電作試探連繫 ‚初時 ,他並未有抱著很大的希望 , 而不想後來竟然讓他接通了 。

經過一番交談 , 原則上宗儒的條件也都很符合方詠蘭的要求 。於是 , 一個月後 , 方詠蘭就主動提出雙方見面 , 宗儒在再三認真考慮之後才答允下來 。見面地點是在一家名叫 “ 太平洋 ”商場內 ‚時間是五點黃昏時分 。但由於方詠蘭住在另一個城市 ‚路途遙遠 ‚鑑於地域生疏 ‚為了審慎計 ‚他就事前先對該地區作出一個環境調查 ‚同時很詳細的觀察了地圖 ‚然後教女兒芳盈開車 ‚伴隨著他前往赴約相親 。
       
                      
◆           ◆           ◆

千禧九年四月廿七日 ‚對宗儒來說 ‚是他最為難忘的一個日子 。

那天下午四時整 , 天氣有點兒冷 , 間中還下了一點雪和雨。
 
兩父女依照原來計劃 , 由芳盈負責開車認路 ‚宗儒則手拿著市區地圖 ‚按照預先畫定好要走的路線 ‚然後吩咐芳盈如何左一個轉彎 ‚右一個拐的朝向諾格蘭市開去 。經過一個小時奔馳 ‚父女倆終於抵達由方詠蘭指定相會的地點 ‚而時間也算得相當準 ‚剛好是五點整 。

父女兩人帶著翠翠下了車 ‚由於恐怕對方比自己先到而在那兒久等 ‚因而急步走進太平洋商場 。宗儒放目環顧 ‚只見商場內人來人往 ‚也不曉得到底那一個才是 。

這時候 , 天色顯得更加陰沉 ‚氣溫又繼續下降 。宗儒感覺到有點兒冷 ‚連忙兩手把夾克衣領拉緊一點 , 扣好鈕扣 ‚獨個兒站在商場的走廊出入口處左張右望等著 ‚芳盈則帶著翠翠往商場內去買一點東西 。

等了大約十分鐘 ‚才看到一個身材略嫌矮小的中年婦人 ‚匆匆忙忙從商場門外走進來 。她一邊走一邊在四處張望 ‚好像在找人的樣子 ‚當她看到宗儒獨個兒站在走廊一角 ‚馬上就走過來問 : 「請問你是不是宗先生 ? 」

宗儒聞言 ‚兩眼直勾勾從頭到腳打量站在自己面前的中年婦人 ‚不答反問 : 「妳就是方詠蘭 ? 」

「對 ! 我正是方詠蘭 ‚宗先生你好 。」中年婦人說 。

「方小姐妳好 ! 」宗如說著 ‚再仔細審視自稱方詠蘭的婦人一番 。中年婦人身穿一襲中國傳統婦女喜愛的黑色衣服 ‚足下穿的是一雙平底的黑皮鞋 。看起來 ‚她人還算正派 ‚沒有甚麼刻意打扮 ‚梳理整齊的一頭烏亮短髮 ‚雖然年紀已經是半百小許出頭  ‚卻找不出一絲銀髮‚樣子也長得蠻好 。
 
「對不起 ! 我遲到了十分鐘 。」方詠蘭看著她的腕錶 。

「沒關係 ! 反正我也沒有戴手錶‚根本也就不曉得時間。」宗儒望著方詠蘭說 。

「你一個人來嗎 ? 」方詠蘭問 。

宗儒搖頭 ‚同時微笑一下說 : 「來美國多年 ‚我最怕是開遠路的車 ‚而妳又住在這麼遠 。為了安全 ‚所以我叫女兒充當我的司機 ‚而由我指揮她開車找路 。」

「男兒大丈夫 ‚看不出你膽子這麼小 ‚真稱得上膽小如鼠。」方詠蘭對宗儒揶揄一番說 。

「就是嘛 ! 」宗儒也不反駁 。

這時候 ‚芳盈和翠翠也從商場內走出來 ‚翠翠則手上拿著一根剛買到的波板糖 ‚一邊走一邊在舐著 。

當方詠蘭看到方盈和翠翠之後 ‚也互相客氣打了一個招呼。

「來 !今天我請客 。妳想吃甚麼 ? 中餐 ?越南餐 ?麥當勞 ?

還是 KFC ? 」宗儒在望著方詠蘭 ‚試徵求她的意見 。

「甚麼叫做KFC ? 」方詠蘭感到奇怪在問 。

「嘖嘖 ! 連KFC 是甚麼妳都不曉得 ‚妳還敢誇口說 ‚妳來美國已經十六 、七年 。」宗儒說 。

「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這有甚麼奇怪 ? 」方詠蘭臉色看起來有點不高興 。

「好了 ! 好了 ! 逗妳說著笑玩玩而已 。」宗儒說到這裡 ‚頓了一下才又再說 :

「KFC 就是 Kentucky Fried Chicken 的簡寫。」

「我看這樣子好了 。中國人吃中國餐是最正常不過 ‚商場對面走幾步路不就是有家天龍餐館嗎 ? 我們不如就吃中餐吧 !

阿姨妳說好嗎 ? 」方盈提出她的意見 。

方詠蘭聞言後 ‚微一頷首說 : 「那好吧 ! 中餐就中餐 。反正今天是你老爸做的東道 ‚阿姨我是沒有意見的 。」

天色愈來愈昏暗 ‚雪是愈飄愈密愈濃 ‚四個人就冒著雪花飄灑而朝著天龍酒家走去 。
     
                          ◆         ◆           ◆
  
一個週末晚上 ‚宗儒下班回來 ‚剛一進門 ‚電話馬上就響起來 。

方盈走近電話的 call-idea 一看 ‚然後對宗儒說 : 「爸 ! 我想應該是那個台灣阿姨找你 。」

 宗儒走過來 ‚看了電話號碼一眼 ‚便拿起聽筒問 : 「是詠蘭嗎 ? 」

「當然是我啦 ! 除了我 ‚難道還有人會這麼晚打電話給你 ?」方詠蘭在電話裡說 。

「好 ! 好! 說的也是 。有甚麼事嗎 ? 」宗儒問 。

「從那天見面到現在 ‚都已經快要兩個月了 ‚你連一通電話都沒有打給我 ‚到底是甚麼意思 ? 」方詠蘭口氣好像有點不高興的樣子 。

「沒辦法 ‚我在忙嘛 ! 」宗儒好像怕惹對方生氣 ‚所以就連忙為自己辨解 。

「哼 ! 諸多事實 ‚你這個書呆子在忙甚麼  ?」

「我的老天 ‚我在忙甚麼 。」宗儒一隻手拿著電話 ‚用另一隻空著的手掌往自己的額頭輕輕拍了一下 ‚想一想。跟著又說 : 「上下班 ‚回家就上網動動腦筋 ‚妳又不是不曉得 ‚我網上的朋友滿天下 。」

「你就是整天在顧著你網上的朋友 。難道你把你的朋友看得比我還更重要 ?那等到我們真的有一天在一起生活的時候 ‚我豈不是會給你冷落在一旁 。」

「完蛋 ! 十字還沒有一撇 ‚這麼快就談到這個問題 。」宗儒心裡作如是想 ‚可他沒有說出口 。他只是回答說 : 「那是將來的事 ‚凡事欲速不達 ‚有很多事情要慢慢來 。」

「慢慢來 。你要慢到甚麼時候 ? 」方詠蘭顯得有點不耐煩 。

「那就要看緣份和命 ‚命中注定是妳的就一定跑不掉 。不是妳的 ‚任妳怎樣去求都沒有用 。緣份一到就會那個 。」宗儒又拋出他那一套理論 。

「甚麼那個又這個 ‚你就是有這麼多一大堆的道理 。我問你 ‚你對我到底有沒有意思 ? 喜不喜歡我 ? 」方詠蘭終於對宗儒提出了她心裡想要問的話 。

宗儒對於異性 ‚本來就不善於溝通 ‚而現在給方詠蘭這突如其來一問 ‚差一點兒就讓她難倒 。他拿著電話發怔了好久 ‚不曉得該如何回答 。

「喂 ! 喂 ! 吭聲呀 ‚為甚麼不吭聲 ? 」方詠蘭有點著急 ‚在電話裡催著 。

「妳這個話題 ‚實在教我很為難 ‚我不曉得怎樣去回答 。不過 ‚我想告訴妳一件事 。」

「告訴我甚麼事 ? 」

「我剛下班回來 ‚還沒有吃飯 ‚肚子有點餓了 。我想妳也不會這麼忍心讓我捱餓坐在這裡跟妳聊吧 ? 」宗儒好不容易‚終於找到一個藉口脫身 。

「哦 ! 對 !我也忘記你剛下班回來 。對不起 !不過 . . . . . 」方詠蘭說到這裡像有所思 。

「不過甚麼 ? 」宗儒問 。

「我父母想請你到我們家來 ‚因為他們兩老人家想要跟你見面 。你甚麼時候方便過來 ? 」

「唔 ! 」宗儒略為想了一下才說 : 「讓我想想看 。」

「有甚麼好想的 。你這個人做事情拖泥帶水 ‚一點都不乾脆 。不用想了 ‚我已經幫你安排好時間 ‚就在兩個星期後你的Day-off 。上午十點正 ‚我在老地方等你 。」方詠蘭直截了當地說 。

「好吧 !  就這樣子決定 。」宗儒漫應著回答 ‚他巴不得方詠蘭馬上把電話切斷 。

「還有一件事 。」

「甚麼事 ? 」

「千萬不要像上次把你的女兒也一同帶來 。」

「好吧 ! 不帶就不帶 。」

「那就一言為定囉 。」

「一言為定 。」宗儒鬆了口氣 。

 芳盈等宗儒把電話掛斷後才問 : 「爸 ! 台灣阿姨約你到她家去嗎 ?  」

「對 ! 不過 ‚她一再叮囑我 ‚那天絕對不能把妳和翠翠帶去 。」

芳盈笑著說 : 「沒關係 。那一天你要是怕迷途認不得路 ‚我可以把你帶到她那邊去 ‚然後再約個時間去載你回來 。」

宗儒想一想說 : 「也好 ! 就這麼辦 。」
                        
                      ◆             ◆            ◆
   
一個微帶寒意的星期二 ‚宗儒起了一個大清早 ‚梳洗完畢 ‚便往衣櫃裡翻尋他的衣著 。因為這個日子 ‚對宗儒來說 ‚實在是太重要了 。所以他認為打扮絲毫鬆懈不得 ‚萬一 ‚一個打扮不好 ‚可能會招來方詠蘭的家人白眼 ‚給他們留下一個不良印象 。那後果則不言可喻 ‚這是關係到他的大計 。

但是 ‚由於宗儒他太省儉的緣故 ‚平常很少添置到甚麼衣物¸所以穿來穿去還是那兩三套脫了色 ,走了樣的衣服 , 根本就沒有幾件像樣的新衣著讓他挑的了。到得最後 ‚他懶得打扮 ‚還是照樣穿了一套老土得來還算整潔的衣裝 。

「算了吧 ! 笑就由得他們笑去 ‚大不了這個相親 ‚就讓他們拉倒算了 。」宗儒心裡一面想 ‚一面對著鏡子整理一領 。望著鏡中的自己 ‚隨著歲月的增長 ‚白髮的確是添了好些莖 。除此之外 ‚精神奕奕 ‚與所謂的年輕人相較起來 ‚自己的衝勁實在也不遑多讓 。

「爸 ! 時間快到了 ‚好了沒有 ?  」芳盈在房內走出來 ‚站在宗儒後面說 。

「好了 ! 隨時都可以起程 。」宗儒轉過頭來望了芳盈一下說 。

「爸 ! 你今天到台灣阿姨家裡去見她的父母 ‚心裡會不會感覺到有點緊張 。」芳盈笑著問 。

「有甚麼好緊張的 。我比起當年的劉備過江招親還要棒 ‚當年的劉備還要趙子龍陪他 ‚而今天的我是單人匹馬赴會 ‚所以說 ‚我比劉備強得多了 。」宗儒說到這裡 ‚看一下腕錶又說:

「好了 ! 不要囉唆 ‚馬上起程 。走 ! 」

當宗儒和芳盈到達那個太平洋商場地方的時候 ‚方詠蘭還沒有到 ‚於是宗儒就約好一個接送時間 ‚吩咐芳盈先回去 ‚然後獨個兒留下來等 。

 大約等了十分鐘左右 ‚才看到方詠蘭出現 。

「妳又遲到了 。」宗儒語氣中帶點埋怨 。

「對不起 ! 對不起 ! 害你久等 。因為知道你喜歡吃油飯和湯圓 ‚我媽很早就起來做 ‚而我需要充當她的助手 ‚ 所以才遲到 ‚你不會生氣吧 ? 」方詠蘭陪著笑臉向宗儒解釋和道歉連連。

「原來如此 。不過 ‚我也沒有生妳的氣嘛 ! 妳媽也真是的 ‚大家見見面聊聊天就好 ‚這麼累幹甚麼 ‚妳看 ‚我還不是也空著兩手而來  。」宗儒說 。

「好吧 ! 你的車子在那裡 ? 跟我走 。」方詠蘭說 。

「是我女兒載我來 ‚我沒有車 。」

「唉 ! 你這個人也真是 ‚算了 ! 快上我的車吧  。」

 從相約見面的地方到方詠蘭的家‚只有十五分鐘的車程 。雖然路程不遠 ‚可是方詠蘭所住的地區 ‚其所走的路線迂迴曲折 ‚對於一向認路不分東南西北的宗儒來說 ‚就是一個難 。

到了家門口 ‚方詠蘭把車子停好 。

宗儒下了車 ‚對周邊的環境稍為觀察一下。然後說:「我的天 ! 妳住的地方彎過來又拐過去 ‚路途這麼複雜 ‚教我怎樣認 。」

「這也沒有甚麼 ‚習慣就好 。」方詠蘭望了宗儒一下笑笑說 。

 方詠蘭帶頭把宗儒引領進屋內 ‚一個身材略嫌瘦削的老人家坐在大廳正看著電視 ‚看到方詠蘭和宗儒進門 ‚就馬上站起來 。

「來 ! 這就是我爸 。」方詠蘭說完 ‚然後又把宗儒向父親介紹說 : 「爸 ! 這位就是宗儒 。」

宗儒和方詠蘭父親彼此相互握手問好 。

「坐 ! 隨便坐 ‚不要客氣 。」方詠蘭父親招呼說 。

這時候 ‚一位身材跟方詠蘭父親差不多的老婦人從廚房走出來 。

方詠蘭一看到 ‚馬上就把宗儒帶到她的跟前介紹說 :「媽 ! 這位就是宗儒 。」

「伯母妳好 。」宗儒向方母問安 。

「宗先生 ! 不用客氣 ‚隨便坐 。」方母一面說一面在打量著宗儒 。

「媽 ! 我肚子有點餓了 ‚不如就先把飯開出來 ‚然後我們一邊吃一邊談 ‚好不好 ? 」方詠蘭向她媽媽建議說  。

「好 ! 當然是好 。妳趕快去招呼宗先生坐一下 ‚開飯菜的事就讓我來‚反正都弄好了 ‚端出來馬上就可以吃 。」方母說 。

方母雖然年紀已屆七十八歲 ‚但是身體看起來還蠻強壯 ‚身手也很敏捷 。不消會兒 ‚她就把飯菜端排出來 。

「這一餐雖然不是大魚大肉 。但是 ‚到底還是代表了他們台灣人的小吃風味 ‚更何況又是方媽媽親自出手所做 ‚好歹也要嘗試看她的手藝如何 。」宗儒心裡是這樣子想 。

等他看到檯上所端出的菜式只有 : 油飯 、湯圓 、羅漢素菜 、 豆腐紫菜湯 ‚這一席堪稱得上是地道的素食席 。宗儒看到這幾道菜 ‚不禁眉頭一皺 。後來 ‚他又回想了一下 : 這也難怪 ? 不管是吃的 、穿的 、還是住的 ‚客家人都是出了名的節儉 ‚而且他們又是“ 一貫道 ”的信徒 ‚聽說“一貫道 ”的信徒是長年要吃素的 。

「來 ! 宗先生 ! 請就坐 ‚沒有甚麼好菜款待 。不過 ‚這幾道菜都是詠蘭的媽親手下廚所做 ‚而且我們一家都是吃長素 ‚希望宗先生你不要見怪 。」方詠蘭的父親說 。

「那裡 ! 那裡 ! 中國菜講究的就是 : 色 、香 、味 。光是看這幾道菜的賣相已經是吊人口味了 。」宗儒說 。

在這幾道菜當中 ‚宗儒喜歡的只有 : 油飯和湯圓 。油飯是用糯米做的 ‚材料是以冬菇和醬油為主 。雖然說是油飯 ,可是吃起來一點都不油膩 ‚而且味道也非常可口 ‚真有台灣的風味 。 只是湯圓 ‚方媽媽也真有她的一套特殊做法 。她用高麗菜切絲來做餡 ‚然後上湯是加上了一點大白菜 ‚好讓一碗湯圓看起來沒有那麼單調 。

「宗儒 ! 我媽做的這幾道菜還吃得慣嗎 ? 」方詠蘭邊吃邊望著宗儒問 。

「唔 ! 方媽媽這道台灣油飯做得非常好 ‚很有我媽媽的閩南家鄉風味 。只是  . . . . 」宗儒望了方詠蘭一眼 ‚欲言又止 。

「只是甚麼 ? 」方詠蘭和她母親望著宗儒異口同聲問 。

「只是方媽媽這道湯圓的做法 ‚真是很特殊 。湯圓一般的做法味道是煮甜 ‚是屬於甜吃 ‚而方媽媽卻把它煮成鹹吃 ‚這種風味我還是平生第一次嘗試到 ‚不過 ‚味道也是不錯 。」宗儒夾住一顆湯圓對著方詠蘭和她母親說 。

方詠蘭的父親等宗儒說完以後 ‚才插了一把嘴說 :「 這道湯圓是我們客家人的口味 ‚不是台灣風味 。」

「原來如此 。」宗儒聽了總算明白 。

用過午餐後 ‚眾人又回到客廳去看電視 。

「關於宗先生的過去 ‚詠蘭已經有跟我們倆老談過 。今天請你到來見面 ‚經過交談 ‚宗先生給我們的印象 ‚在感覺上都很正派 。那你對詠蘭的意思又怎樣 ? 」方媽媽開門見山問宗儒說 。

「這個 . . . . . . .」宗儒想不到方媽媽突然會來這一番話 ‚因而他一時間竟然反應不過來 。
      
「還這個那個甚麼呢 ? 你們都有一個相同過去的不幸 ‚尤其是你 ‚你應該當機立斷 ‚不要考慮太多 。」方詠蘭的父親說。
 
宗儒絞盡腦汁也想不出甚麼話來回答 ‚一時皺著眉頭呆坐在那裡 。好一會 ‚他才開口說 : 「讓我再考慮一下好嗎 ? 」

「爸 ! 媽 ! 讓他回去好好考慮也是好的 。」方詠蘭看場面好像有點僵 ‚趕忙開口替大家打圓場 。

「考慮是應該的 。不過 ‚不要拖太久 。」方媽媽聽方詠蘭這樣子說 ‚總算頷首同意 。

「老實跟你說 。宗先生 ! 你娶我們的詠蘭 ‚對你來說 ‚是只有百利而無一害 。」

方詠蘭的父親說到這裡 ‚望了宗儒一眼又再說 : 「我們現在有開一家小餐館 ‚你跟她結婚 ‚搬到我們家裡來住 ‚你就可以省下不少錢 。然後 ‚夫妻兩人同心合力去打拼 ‚那多好 ! 」

「對 ! 還有 ‚你到我們餐館來幫忙 ‚你也就成了一個現成的小老板 ‚不用擔憂工作的問題 。」坐在一旁的方詠蘭也開口幫他爸爸說話 。

「方老伯你們一家對我的錯愛 ‚和給我這個安排本來是很好 。可是我有我的難處 ‚所以不能夠馬上答覆你們 。」宗儒皺著眉頭說 。

「到底是甚麼難處 ‚可以告訴我們嗎 ? 」方媽媽望著宗儒問 。

「因為我有一個女兒 . . . . . .」

 宗儒話剛說到這裡 ‚就給方媽媽開口打斷。方媽媽說 : 「你不用說了 ‚詠蘭已經告訴我們說 ‚你有一個犯癲癇病的女兒和你住在一起 ‚對不對 ? 」

「不錯 ! 我放不下心的就是她的問題 。」宗儒頷首說 。

方老爸想了一下才說 : 「這個也不算得上是一個甚麼大的問題 ‚你也可以叫她搬到我們這個城市來 。只是你要另外租一個房間讓她住 ‚她不可以跟我們住在一起 ‚因為我們這棟房子的房間不夠 。」

在這個關鍵時刻 ‚宗儒實在很為難 。為了自己的幸福 ‚難道又要來一次把女兒丟去不顧嗎 ? 記得在時局動亂時候 ‚他和妻子為了出外計劃 ‚差一點就要狠心把她留在越南交給父母幫他照顧 ‚好不容易一家來到美國團圓 ‚現在為了自己的未來出路 ‚難道又要跟她分開 ‚更何況她現在得了這種病 ‚還帶著一個年紀這麼小的女兒 ‚說甚麼也辦不到 。

另外還有一個更大的問題就是 ‚中國人的傳統觀念 。一旦搬到方詠蘭的家來 ‚那就是入贅 ‚是他嫁過來而不是娶老婆‚那時候‚父母的神位就不可以自由自在早晚一炷香了 。

想到種種這些 ‚宗儒的一顆心顯得更亂更煩 。於是就借故告辭吩咐女兒前來帶他回去 。

臨離去前 ‚方詠蘭一家人還再三叮囑宗儒 ‚好好的想一想關於這個對他有百利而無一害的婚姻問題 。

宗儒唯唯諾諾而應 。

回到家裡 ‚方盈向宗儒問起相親的結果 ‚宗儒只搖頭苦笑說 : 「甯提了 ! 」

日子是一天

回應
這篇小說寫出了人物的不同性格,而這些性格又主導著情節的發展,這樣處理,比某些電視劇不顧人物性格而隨意亂加情節的强得多。按主人公的性格,其故事結局順理成章。這完全符合:“情節就是人物性格形成的歷史”這一小說創作的原則。懷楚用創作實踐證明了這一點。
留言 : 葆珍, 09-Dec-27, 12:08:07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