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懷楚
       (現居美國丹佛)
更多>>>   
吳懷楚◎高老太內心的秘密

高老太內心的秘密           ◎吳懷楚◎

                                                                                                 
天正下著濛濛細雨 。

向明又是背又是挽著一袋兩袋剛洗完的衣物回來 。當他推開了門‚見到高老太正端坐在客廳左邊靠牆的一張單人床上看電視 。

「媽 !強仔和阿瑛都上班去了嗎 ?」向明停步在門口 ‚在門檻外頓頓腳 ‚再在地下拭抹了兩下 ‚然後才步入屋內 。

 高老太聞言 。只掉過頭來朝剛步入屋內的向明望了一眼 ‚一聲也不吭的又轉回頭去 ‚繼續看她的電視 。

大廳的地毯中央處 ‚早就預先用報紙鋪下了一塊潔淨的空間 。向明把衣物往地毯就是一倒 ‚倒了出來 。

「你也不看看現在是甚麼時間 ‚他們早就上班去了 。」高老太把目光又轉回來望著向明說 。

「好 !好 !上班就好 ‚上班就好 。」向明點一點頭說 。

 一如慣往 ‚每次向明洗完衣服回來 ‚高老太都會幫他忙把衣物摺疊好‚這回自然也不例外 。

當高老太彎下腰 ‚正要想摺的時後 ‚向明連忙向她做了一個阻止的手勢說 : 「媽 ! 妳歇著看電視吧 ‚讓我自己來好了 。」

向明原是一家六口 ‚是從越南移民到美國來。由於人品戇直 ‚頭腦簡單 ‚自然生財乏術 。因而來美國這麼多年 ‚都是幹著粗活 ‚月入所得僅夠一家糊口 。他的太太在越南時因娘家有幾個錢 ‚生活上花霍慣了 ‚又懶得做事 ‚來美國後依然故我 ‚更因受不了物質享受的引誘 ‚早在十二年前跟了一名小型台商而與他分手 。而父親則因得了癌症已在六年前與世長辭 。剩下九十歲高齡的高老太和兩名兒女相依為命 。

這時高老太正全神專注看著她最喜歡看的 “ The  price  is  right”節目 。平常不愛多說話的向明此時更是低著頭 ‚忙著摺疊著他的衣服 。偌大的屋子就只有從電視發出做秀的聲音 ‚整個空氣中顯得相當納悶沉靜 。

「阿明 ! 我有些話想要跟你說 。」高老太突然開口說 。

「媽 ! 有甚麼話妳就儘管說好了嘛 。」向明把正想要摺好的一件 T-shirt放下 ‚抬頭望向高老太 ‚卻正好接觸到她投來的一雙炯炯有神的目光 。

「你留心好好聽著 ‚我說的話是認真的 。我也沒有老人癡呆症 ‚更不會胡亂捏造一個故事來欺騙你 。」

 向明又再次向高老太點了點頭。可他心裡是感到高老太今天跟他講話的語氣 ‚是真有點怪怪的 。

「你知道嗎 ?你不是我親生兒子 ‚你是我檢回來的一名孤兒。」高老太說著 ‚以為向明一定會作出相當的反應 。豈料出乎意料之外 ‚向明只是朝她望了一下也不吭聲 。

 好久才聽到他吐出一句話 : 「到這個時候 ‚妳跟我說這些話幹甚麼 ? 親生也好 ‚檢回來也好 ‚到底已經是幾十年的母子情 。正所謂 :親娘的功勞不及養娘大 。就算妳真的不是我的親娘 ‚可是妳對我還是有過供書教學 ‚把我撫養成人 ‚我還是會照樣叫妳一聲媽 。」

高老太聞言微微點頭 ‚繼續又說 :「本來 ! 我是沒有打算把這個真相告訴你 。可是我反覆思量好久 ‚我感覺到放在心裡很不舒服 ‚況且我都這麼大的一把年紀, 也不曉得那一天突然要離開你 ‚ 所以我最終還是決定要把這個事實告訴你 ‚讓你知道 。」

向明還是只在一心專注聽著高老太的講話而不插嘴 。

「我記得那年是中國對日抗戰勝利後的第三年1948年 ‚是在一個細雨微風的黃昏 . . . . . . . . . 」高老太像在努力思考著 。良久 ‚她又開口說 :

「是我的一個乾弟弟用自行車把你載回來. . . . . . . . . . 。」

高老太又再陷入一片思潮中 ‚於是一個短少的孤兒被遺棄的故事就被抖了出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48年5月 ‚海防 !正是梅雨季節 。一個微微細雨周末 ‚整天都是烏天暗地 ‚這陣雨已經下了好連續兩天 。露天擺賣檔攤的人除了在望天打卦之外, 根本就是一籌莫展 。

素華和她的丈夫都在家裡 ‚他們兩口所住的是一家很大的房子 。房子裡面一共住了三個家庭 ‚房子的入門處正中央有一個相當大 ‚可以同時供三家人燒飯菜公用的煤炭大爐子 。而一般越南北方人家裡都是沒有暖氣設備 ‚所以這種爐子還有一個用處就是在冬天可以用來作為燒煤取暖之用 。

素華的先生是在一家名叫振華餅家做事 ‚而她本人是在捷克伊洛伐克醫院門口做一點小小的零食買賣 。就是因為一連兩天的天氣影響 。所以檔攤就開不成 ‚因此就和先生只好呆在家裡 。

這時牆上的掛鐘正好是下午六時正 ‚素華正想洗米下鍋的時候 ‚突然一輛自行車在門口停下來 。

素華禁不住回頭一看 ‚卻原來是乾弟弟阿強到來 ‚不過 ‚最令到素華感到奇怪的是 ‚坐在他自行車前面看起來大約也有三 、四歲的一個小孩 。

「阿強 ! 這個孩子是誰 ? 」素華望著阿強和小孩子問 。

阿強只看了素華一眼 ‚也不回答她的話 ‚只自顧自的一把將小孩抱放下車 ‚然後把自行車停好 ‚再牽著小孩的手步入屋內 。

「華姊 ! 今天妳沒有做買賣去 ? 」阿強問了一句 ‚跟著發現素華的先生也在家 ‚然後又說 : 「咦 ! 姊夫 ! 你也在家裡 ‚那實在是太好了。」

「下這麼大的雨 ‚連狗都懶得出門 ‚更何況是人 ‚你叫你華姊怎樣開得了檔 ?」素華的先生說 。

「阿強 ! 風雨這麼大 ‚你是從那裡來 ? 」素華問阿強 ‚跟著又問 : 「你還沒有回答我 ‚這個小孩是誰 ? 是你的兒子嗎 ? 」

 「不是 。」阿強連連搖頭 。頓了頓又說 : 「華姊 ! 把這個小孩留下來收養吧 。」

「為甚麼 ? 他父母呢 ? 」素華給阿強突如其來的話嚇了一跳問 。

「他父母都不要他 ,走了 ! 」阿強說 。

「阿強 !孩子的來歷不明 ‚我們是不能隨隨便便就把他收留起來 。等會人家把我們當成是拐誘小孩怎麼辦 ? 」素華的先生在旁邊也插了一把嘴。

「華姊 ! 姊夫 !你們放心好了 ‚這個孩子的家底我最清楚不過 。他爸媽是越南人 ‚他爸爸當法國兵 ‚有法國國籍 ‚是一個下士官頭頭 ‚因風流成性 ‚喜歡到處拈花惹草 。兩個月前的一個周末奉上級命令 ‚已經跟隨部隊回法國去 ‚然後把這孩子和老婆都甩了 。」阿強說 。

「爸爸走了 !可是還有他媽媽的呀 ! 」素華說 。

「 唉 ! 他媽媽 . . . . . . . . . .」阿強長長嘆了口氣 ‚然後再繼續說下去 : 「他媽媽. . . . . . .也走了。」

「怎麼會這樣子呢 ? 」素華的先生用手輕輕在小孩的頭上撫了兩下 。

「你怎麼這樣肯定他媽媽也走了 ? 」素華聽了一雙眼睛睜得好大問 。

「他父母我都認識 。」阿強說到這裡 ‚把眼睛又投到素華的先生望了一下說 : 「就在孩子的爸爸走了一個月左右 ‚有一天下午 ‚我休息在家‚他媽媽忽然前來找我說 ‚她有點重要事情要辦 ‚沒有人幫她帶孩子 ‚要是她帶著小孩去很不方便 ‚叫我幫忙她看一下 ‚她很快就回來 。當時我想都沒有想就答應下來 ‚那裡曉得 ‚他媽媽就這樣一去如黃鶴不再回來 。我等了好兩天 ‚可他媽媽一點消息都沒有 ‚所以我才這麼肯定這孩子是給他父母甩了 。」

「好狠心的一對父母哪 !」素華的先生搖搖頭說 。

素華沉默了一會才望向她的先生說 : 「 阿庭 ! 你拿主意吧 。」

「唔 。」素華的先生想了一會 ‚才對阿強說 : 「阿強 ! 我看這樣子好了 。你就把這孩子先帶回去 ‚等下我和你姊商量商量 ‚然後再作決定 。好不好 ? 」

「那好吧 ! 不過要快 。要是明天你們還拿不出主意的話 ‚那我只有把他送到孤兒院去 。」阿強說著 ‚就把孩子又抱起來放回自行車坐好 ‚向素華夫婦告辭走了 。

 阿強走了以後那天晚上 ‚兩夫婦都為了這個問題商討了好久 。
  
                                 *    *    *    *    *    *    *    *   
  
 原來素華是在1936年抗日戰爭時候 ‚帶著一個小孩從中國跑到越南來‚這個小孩叫重慶 。她在大陸時期曾經有過兩次婚姻失敗 ‚最讓她傷心不過的是 ‚她的兒子重慶在六歲那年因為得了一場大病死了 。而她先生南庭則原是一名國軍 ‚1945年在中國對日抗戰勝利後 ‚跟隨部隊到越南接收日軍的輜重武器 ‚而他由於八年戰爭的出生入死 ‚厭倦了軍旅生涯 ‚同時又認識了素華 ‚兩人一見鍾情 ‚在部隊奉命回國的時候捨不得離開 ‚於是就想辦法留在越南 ‚兩口子過著一個相當愉快愜意的日子。不過唯一令他感到遺憾的是 ‚結婚快要三年 ‚素華都無所出 。

「華 ! 你的看法怎樣 ? 」南庭問 。

「照阿強的說法看來 ‚這個孩子也真的蠻可憐的 。」素華說到這裡想了一下 ‚然後又再說 : 「依我想 ‚反正我們結婚這兩多年來都沒有生養 ‚萬一我要是真的不能夠替你生兒育女的話 ‚改天我們還是會去領養一個小孩回來 ‚那乾脆就把這個小孩收養下來算了 。」

「唔 。華 ! 妳說的也未尚沒有一個道理 ‚那就依照妳的意思去做好了。」南庭點頭說 。

翌日 ‚天氣又回復正常 。素華又繼續去做她的買賣 ‚南庭也上班去了 。就在中午時分 ‚阿強真的又把那個小孩帶到素華的檔攤來 。

「 姊 ! 昨天晚上妳和姊夫商量有結果了嗎 ? 」阿強問 。

「都商量好 ‚你姊夫同意了 。」素華點了頭說。

「好吧 ! 那這個孩子的運氣還算是不錯 ‚他終於有了一個家啦 。」

阿強聽完素華的話後長長歎了口氣 ‚像是放下了心頭大石一樣 。不一會 ,他又說 :

「阿姊 ! 俗語有說 ‚做好心得好報 ‚孩子就交給妳了 。」

「阿強 ! 那這孩子是叫甚麼名字 ? 」素華問 。

「我可沒有在意 ‚不過‚‚從今天起 ‚他又從新開始他的新生活 ‚依我想不如我們就為他另取一個新名字吧 ! 」

「好吧 ! 」素華點頭同意 ‚頓了一會就又對阿強說 : 「不過 ‚不管怎麼 ‚你也是他的舅舅 ‚不如就由你來替他取吧 。」

「我替他取名字不是不可以 ‚我怕姊夫會不高興 。」阿強感到有點為難 。

「沒關係的 ‚你只管放心替他取好了 。」素華說 。

「好嘛 ! 那就叫他向明好了 。」阿強說 。

「向明. . . . . .向明 。唔! 這個名字可以用 。」素華想想點一點頭 ‚跟著才又轉向小孩說 :「向明 ! 你聽得明白嗎 ? 」

 小孩根本一句都聽不懂素華和阿強在說甚麼 ‚聽到素華這一問 ‚眼睛睜得很大 ‚帶著一雙有點恐懼的眼神看著素華和阿強 ‚不曉得該回答些甚麼 ‚於是 ‚他連連搖頭。

「噢 ! 我想起來了 , 這小孩他父母是越南人 , 當然他在家裡講的全是越南話 。」阿強用手輕輕拍了自己的額頭一下 ‚繼續又說 : 「阿姊 !不如妳就用越南話試跟他溝通看 。」

 果然 ‚素華改用越南話跟他講 ‚他都能夠回答出來 。

「這樣不行 ‚他到我們家來一定要講我們中國話 ‚我們是不可以遷就他的 。」素華說 。

「阿姊 ! 妳說得一點都不錯 ‚可是要花一段時間的 。」阿強說 。

「對 ! 是要花一點時間的 。」素華點了點頭 。

       
                                      *    *    *    *    *    *    *    *
   
向明來到素華的家 ‚一切都要從頭開始學習 ‚這個包括語言學習、生活習慣等等 。

 一天素華帶著向明到市場買東西 ‚在返家途中 ‚經過一個專門幫人家占卜算命的檔攤 。向華忽然想起 ‚這個孩子這麼笨 ‚來到家已經有了好一段時日 ‚好像甚麼都不懂 ‚會不會他腦筋有甚麼毛病 ‚倒不如就讓這位占卦先生幫他算一算命也好 。想罷‚素華主意打定 ‚於是就把向明帶到占卦先生面前 。

占卦先生是一位雙目失明的人士 。

待坐定以後 ‚由於素華支支吾吾講不出向明的生辰八字 ‚於是占卦先生就開口說 : 「大姑 ! 沒有生辰八字也不打緊 ‚我還是照樣可以把它算得出來 ‚妳把孩子帶過來讓我看看 。」

於是素華就把向明輕輕推到占卦先生的面前 。占卦先生先用手在向明的頭上摸了一兩下 ‚然後又摸了他的手好一會 。之後 ‚又叫素華把她的手也摸了兩下 。

占卦先生沒有說甚麼 ‚只見他從一個所謂 :乾坤袋裡掏出一個龜殼和幾個銅錢 。他先把銅錢放到龜殼裡 ‚兩手捧著龜殼搖了幾下 ‚然後才把龜殼裡的銅錢倒在桌上 ‚用手在幾個銅錢上摸了一下 ‚一雙失明的眼睛直對著素華眨了兩下就說 : 「這位大姑 ! 請恕我直言 。」

「不用客氣 ‚請相士先生直說 。」素華把向明拉回來靠近自己的身邊 。

「 這個小孩不是大姑的兒子‚大姑原來是有一個兒子‚可惜這個小孩不久就捨大姑而去 。照 剛才骨像來看 ‚大姑命中注定沒有生養。」占卦先生說 。

「那以後呢 !難到以後都沒有嗎 ? 」素華問 。

「這是命中注定 。」占卦先生又再重複一次剛才的話 。

素華心裡有點不是滋味感覺問 :「還有呢 ? 先生 ! 」

「眼前這個小孩他是文曲星轉世 ‚他是因為在天庭上犯了一點小錯 誤 ‚而遭到玉皇的懲罰 ‚貶他到凡間來 。所以他將來一生要受到很多苦難 ‚是個大器晚成之才 ‚不過 ‚大姑 ! 不管怎樣 ‚他今天既然落難來到妳家 ‚畢竟和妳們家還是有緣 ‚所以妳要好好對待他 ‚將來他會對妳知恩圖報的 。」占卦先生說 。

付過相金後‚素華就帶向明離開 ‚然後在回家路上 ‚她不斷在想剛才相士先生對她所講的一番說話。

回到家裡 ‚素華把相士先生對她和向明所批出的相語跟南庭說 。

南庭聽了以後 ‚長長先嘆了口氣 ‚跟著就笑了起來說 : 「唉 ! 看妳的頭腦多聰明 ‚其實比起一頭驢還要笨 ‚一般相士都是騙人家飯吃 ‚天下間也只有像妳們這種人才甘心情願讓它受他騙 。」

「好了好了 ! 少囉唆好不好 ? 不看也看了 。還有甚麼好講 ? 」素華心裡有點火大說 。

「好 ! 不說 ! 不說 ! 不要生氣 。」南庭說 。

不知不覺 ‚向明來到素華家已有兩年多 ‚已經開始接受到新的環境生活 ‚懂了不少中國話 ‚可以隨時跟任何一個人有問有答相互溝通了 ‚素華和南庭都感到非常安慰 。

可惜好景不長 。1952年 ‚雖然日內瓦的和約已經簽署好 ‚惟越南抗法爭取獨立的戰爭還在堅持進行 ‚那時候很多人都有恐懼症 ‚於是就爭先恐後跑到南方去 ‚素華和南庭就帶同向明跟隨難民潮來到了西貢 ‚再次展開他們的一頁新生活 。

        
                                *    *    *    *    *    *    *    *
 
高老太終於把向明的身世交待好了以後 ‚然後才對向明說 : 「你的故事我已經講完了 ‚隨便你對我是如何的一個看法 ‚反正我的時日已經無多 ‚我之所以要把它講出來也只不過是想求得一個心安而已 。」

向明聽完了高老太的話也沒有作出甚麼反應 。他只是低著頭又繼續去摺疊他的衣服 。

眼看向明不吭聲 ‚高老太又再開口說話 :「不過 ‚阿明 ! 我也很感謝你把我們兩個老的保領到美國來安享晚年 ‚而沒有把我們放棄丟在越南不管。」

「唉 ! 所謂 :舊夢不須記 。像這種陳年舊事都這麼多年了 ‚妳老人家還提來幹甚麼 。」向明說完 ‚把最後一件衣服摺疊好 ‚就站起來 ‚做了兩下舒筋展骨的運動 ‚就慢步走到窗前推窗一看 。

雨還在下著 ‚風仍舊在吹個不停 。只聽到他深深地呼吸了一下 ‚然後輕輕在對自己說 : 「天哪 ! 但願我這一場夢緊隨著你們風雨同路而遠逝吧 。」

風是越吹越狂 ! 雨是越下越大 ! 風雨好像在為向明哭泣 ! 重複著他的身世不幸 。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二日於一笑齋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