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受
       (現居菲律賓)
更多>>>   
心受◆尋死記之一哭二鬧三上吊

 尋死記之一哭二鬧三上吊   ◆心受◆
 

 (一) 夜半的哭聲

「嗚嗚……嗚嗚……嗚……」剛睡到床上的蘇珊老師,被一個女孩子的哭聲吵醒。「咦,我不是檢查所有同學都睡著了,才睡的嗎?怎麼還會有人在哭……」蘇珊老師心想著。

「嗚嗚……嗚嗚……嗚……」哭聲越來越大聲,深怕別人聽不到似的。

「老師,這麼晚了,誰在哭呀!」睡在老師旁邊的寶寶同學也被哭聲吵醒了。

蘇珊老師隨手在床頭旁邊的桌子上,拿了一把手電筒,和寶寶同學一同朝著哭聲的方向找去……

「米雪?」當蘇珊老師和寶寶同學來到米雪的床前時,看到米雪正抱著頭,哭泣著。

「嗚嗚……嗚嗚……嗚……」看到老師和同學,米雪哭得更大聲了。

「SHIT!誰在哭哭啼啼呀!」又一個同學被吵醒了。

「米雪,怎麼了?」老師坐到了米雪旁邊。

「嗚嗚……嗚嗚……嗚……」米雪又開始哭了。彷彿不吵醒房裡的所有人,她就不甘心似的。

「怎麼回事呀!」……

「都不讓人睡了嗎?」……

同學一個個地被吵醒了。

「寶寶,去把燈打開吧!」既然大家都醒了,開了燈也好辦事。

「米雪,告訴老師,發生什麼事了?」在燈光下,老師看到了米雪的眼,眼中根本連半滴淚都沒有,光有擾人的哭聲,以蘇珊老師曾看顧過無數小孩的經驗,一看就知道,米雪是「假哭」。

「我要回家,老師,我想媽咪了……」看到同學們都圍到自己的床邊,米雪開始邊「哭」邊說著。

米雪是外地來寄宿的學生,十三歲,讀中學一年級,是一個有錢人家的孩子,在家凡事依賴父母,就像一個長不大的孩子。父母遠道把她送到這間學校,目的是要她學習獨立。

今天是她來的宿舍的第一個晚上。

「回家?你今天才剛來耶!」這是蘇珊老師在這間學校任教的第二年,她也曾是這裡的學生,畢業後便留校當老師。在學校這麼多年,她還是頭一次遇到一個連一天也呆不住的學生。

「嗚嗚……嗚嗚……嗚……」米雪又開始哭了,也許在家裡,米雪都是以哭來達到目的吧!

「好了,別哭了。」蘇珊老師有點不耐煩了。

「再哭,我就不讓你回家了。」蘇珊老師威脅著。

「嗚嗚……嗚嗚……嗚……」聽到「不讓你回家」這五個字,米雪又拉開嗓門哭了,而且幾乎是用喊的。

「ok,ok,我讓你回家,我們回家,你別哭了,啊?」蘇珊老師只想讓其他同學能早點睡覺,明天是開學的第一天,總不能在這樣的第一天,讓同學們一個個都沒精打采的,帶著睡眼去上課。

「真的?」米雪笑了,也許壓根就沒哭過。

「真的,買好了機票就送你回家。好不好?」蘇珊老師壓住心裡的氣,安慰著她。

「好!」米雪點了點頭,目的達到了,她躺回自己的床,睡覺了。其他的同學,也各自回到自己的床上。

蘇珊老師卻再也睡不著了,整個晚上計劃著要如何照顧這樣一個問題生?送她回家?不可能的。既然「問題」已交到她手中,她就只有想辦法去解決的份。

(二) 大鬧電影院

一個星期過去了,又到了週末。這幾天,米雪沒有再吵吵鬧鬧,也沒有提到老師要幫她買機票的事,只是偶爾會有同學看到她獨自在哭泣,洗襪子的時候,哭她手痛,洗碗的時候,哭她不會,但在玩樂、做遊戲時,她倒是笑得最大聲的一個。

星期六這天下午,宿舍老師安排宿舍學生到電影院看電影。

同學們開開心心地一小組一小組地分配著人數。

「老師,米雪跟我一組吧!」寶寶最懂事了,也最會照顧別人,其他小組都不要米雪,怕她在電影院鬧事。

「好吧!米雪跟你一組,我也跟你一組吧!」反正留在宿舍也沒事,蘇珊老師也想去看場電影,放鬆一下這星期來緊繃的心情。

看電影的隊伍,一小組一小組地離開了,三五成群,手拖著手不亦樂乎地走出校門。蘇珊老師這組最後離開,因為老師得檢查宿舍門戶,確保全部已鎖上,才放心地帶上寶寶、米雪……等,八個人一同離開宿舍。

電影院就在學校校門的斜對面,過一條馬路,再走幾步,就能到達。

一路上,同學們有說有笑的,米雪也拉著蘇珊老師的手,左一句「老師」,右一句「老師」地叫,又問要看的是什麼電影,又說她爸媽也常帶她去看電影。

到了電影院門口,一條條排隊買票的長龍,擠得電影院水洩不通,在這樣的週末假日裡,看電影的人特別多,不過大部份是學生,單單來自蘇珊老師就教這間學校的學生,就佔了兩百多個人。

排隊掛了半個小時,好不容易排到寶寶時,米雪就開始鬧了……

「老師,好熱,我不要看電影了。」米雪拉了拉蘇珊老師的手。這時,寶寶的手上已拿到了八張電影票,笑嘻嘻地從人群中擠身到了蘇珊老師面前,聽到米雪說的話。

「進去吧!裡面有冷氣就不會熱了。」寶寶和蘇珊老師帶頭走進去,卻沒注意到米雪慢慢向下彎曲的嘴唇,和幾乎是被強拉進去的腳步。

「我要回去了。」大伙的屁股剛剛碰到電影院的椅子,米雪就開口了,小小聲的。「回去?一會再回去,看完了電影,我們就回去,啊?」蘇珊老師試圖跟米雪妥協。真是掃興,還真會挑時間,挑地點,這大庭廣眾的,總不好對她兇。

「不要!我現在就要回去。」米雪從椅子上跳了起來,大步向門口走去。蘇珊老師和寶寶同學,只好追在她後面。

寶寶一邊追,一邊說:「米雪,你別走,你又沒鑰匙,你怎麼進去呀!」

鑰匙?一聽到鑰匙,米雪停了腳步,等著寶寶和老師。

「回去?我們把電影看完了,再回學校,這是團體活動,你懂不懂?」老師拉著米雪的手,向看電影的方向走去,電影已經開播了,他們趕不上看故事的開頭了。

「我不要!我現在就要回去。」米雪開始哭了:「嗚……嗚……」又是那種沒有眼淚的哭聲。

寶寶慌了:「老師,怎麼辦?」又對米雪說:「別哭了,大家都在看你。」米雪哭得更大聲了:「嗚……嗚……」她才不管有沒有人看她,或許她就是為了給人看才哭的。

Oh No!米雪乾脆坐到了地上,大聲地嚷嚷著:「我要回家……我要回家……嗚……嗚……」米雪的哭聲一發不可收拾,看熱鬧的人群像潮水般從四面八方不斷地湧出來,比來看電影的人還多,還熱鬧,寶寶和老師,都羞得不知該把臉往哪個方向擱,恨不得能在地上挖個大洞,把米雪也一起抓進去躲起來。

「好了,好了,回去了,回去了,電影不看了。」老師強忍住心中的火氣把米雪從地上拉起來:「真是的,你看,把衣服弄得髒兮兮的。」寶寶拍了拍米雪身上的灰塵,拉著米雪的另一隻手,三個人往回學校的路上走去,以最快的腳步逃離“米雪的表演場地”,也顧不了背後一雙雙向他們投射過來的好奇眼光。

有夠糗的,蘇珊老師生平第一次在大庭廣眾之下跟一個學生拉拉扯扯,不清楚的人,搞不好還會以為她在拷打學生呢!還好今天沒穿校服,不然會把學校的名聲也一併丟掉的,這,都是拜米雪所賜。蘇珊老師心想,回到學校後,是該好好說說米雪了,或許該體罰體罰她,不能任由她隨時隨地胡鬧下去,這樣對她,對大家都不好,而且很累。

(三) 最後的武器──自殺

也許是覺得蘇珊老師和寶寶都那麼好欺負吧!只要一哭一鬧,想回學校就回學校,想要什麼就有什麼,或許再鬧它一鬧,就可以不住宿舍,就可以買張機票,飛回家裡,飛到父母的身邊去,米雪心裡想著,計劃著……

「老師,我要回家。」米雪搖了搖老師的手。

「這不是已經回家了嗎?」蘇珊老師還沒從剛剛的羞辱中回過神來。

「米雪,我得跟你談談,你已經不是小孩了……」好不容易回到宿舍房間裡,蘇珊老師讓米雪站到老師桌子的旁邊,開始對米雪訓話。

「老師,我要回家,你答應買機票讓我回家的……嗚嗚……」米雪帶哭聲,大概是要開始哭了,根本不打算讓老師有訓話的機會。

「你知道你父母把你送來這裡有多不容易嗎?這麼大老遠的,兩個人,丟下手邊的工作,陪你坐飛機,千交代,萬交代我們一定要好好照顧你,讓你學會獨立。你也不看看我們房間裡那些比你小的同學,有的還只是幼稚園生,他們哪一個像你這樣,整天吵著要回去?……」

蘇珊老師的話,米雪根本一句也沒聽進去,她只是一個勁地哭,為達到目的而誓不罷休地哭哭。

米雪的嗚嗚哭聲滲和著老師的訓話聲,沒有節奏地彈唱著,誰的聲音也不比誰小,且越來越大聲,彷彿誰也沒有意思要停下來的樣子……

現在的宿舍,空無一人,大家都看電影去了,也不會有看熱鬧的人群來包圍他們,蘇珊老師和寶寶,現在都不怕米雪的”哭”,也不會為米雪的”假哭”而答應她任何提出的條件,讓她哭吧!哭到她累,哭到她哭不出來!看她能哭多久?

「寶寶,我們回去把電影看完,讓她一個人在宿舍哭好了。」蘇珊老師拉著寶寶往門口走去,「老師,不要走。」米雪追了上來。

「哪你跟我們一起去看電影好了?」蘇珊老師和寶寶繼續走著,也不打算停下,該讓米雪明白,只有學生聽老師的安排,沒有老師要受學生的擺佈。

一直走到二樓欄杆旁,米雪一直跟隨在後面,哭聲沒有停頓過,眼淚卻始終不曾掉一滴。「嗚嗚……不讓我回家,我就跳下去。」蘇珊老師和寶寶停止了前進的卻步,回頭,看到米雪的一隻腳,已經舉到了欄杆上,沒想到她會來這招,寶寶急忙地朝米雪的方向跑去,緊緊地拉住她的手,深怕米雪真的會跳下去。老師卻又轉身繼續向樓下走去,心想:「鬼才信她敢跳下去,連哭都是假的,她會不怕死?」也不管身後的寶寶一聲聲「老師」「老師」「怎麼辦」「怎麼辦」地叫。

「讓她跳吧!」蘇珊老師已走到樓下操場中,從下面抬頭看著想要跳樓的米雪。「這麼一點高度,跳下來也死不了,成了廢人,斷手斷腳的,看她以後怎麼鬧?」蘇珊老師鐵了心,這一次她決不與米雪妥協。

米雪乾脆兩隻腳都爬到了欄杆上面,寶寶緊緊地抱著米雪的腰,好在米雪也只是把身體趴在欄杆上,並沒有真要跳下去的決心,不然,以寶寶瘦瘦小小的力量,怎麼可能抓得住米雪這圓圓胖胖的身子。或許,寶寶該學學老師,站得遠遠的,看米雪一個人唱獨腳戲。她的心軟,反而讓米雪以為她好騙,進而成了米雪的幫凶。

「你慢慢跳吧!我可是要去看電影了,沒空跟你們鬧。」老師躲到了牆角,一處她看得到米雪,而米雪卻看不到她的地方,讓米雪以為老師真的去看電影了,已經不在學校了。

看著寶寶把欄杆上的米雪拉下來,走進宿舍房間,蘇珊老師才鬆了一口氣,獨自走進辦公室,還好只是虛驚一場,要是米雪真的跳下來,她該怎麼辦,她要怎麼向米雪父母交代?她該想想辦法,這樣的事情肯定還會繼續上演,米雪還會鬧出什麼花樣來威脅要回家?或許真的該買張機票讓她回家吧!

當晚,當同學們正興高采烈地談論著電影的情節時,沒有人注意到坐在一旁的米雪正手握一瓶藥丸,一顆顆地往嘴裡送……

「米雪,你在吃什麼?」首先發現的是寶寶,自從下午她把想要自殺的米雪從欄杆上拉下來後,她說告訴自己,要時刻關注米雪的一舉一動,把看管米雪的事,當成了己身的責任。

「我不想活了,我想念媽媽,我要回家,嗚嗚……」看有人注意她了,米雪便著哭腔對寶寶說,又往瓶子裡拿了一顆藥丸放進嘴裡……

瓶子的標籤被米雪的手掌包裹著,寶寶根本看不到藥名,會不會真的是毒藥,這可怎麼辦?寶寶交代其他同學看好米雪,然後慌慌張張地跑到辦公室找蘇珊老師……

「老……老……老師,米雪……米雪……她……」寶寶上氣不接下氣的。

「米雪又怎麼了?哭了?」這米雪真是令人頭痛,下午鬧跳樓,現在又有什麼新花招了?

「米雪在房間裡……服藥自殺!」什麼?顧不了手邊的工作,蘇珊老師拉著寶寶的手,三步拼作兩步地往宿舍房間跑去……

一群同學把米雪包團團圍住,有的在好心安慰,有的在試圖搶過米雪手中的瓶子,但是沒有一個人能止住米雪的哭聲,也沒有一個人能搶過她手中的瓶子。哭聲是如此地大聲,幾乎全宿舍的同學都聽得到,就連宿舍的舍監也被哭聲引來了。而米雪那緊握藥瓶的手,是那麼的用力,只要稍微再用點力,瓶子肯定就碎在手中。

同學們看見匆忙趕來的蘇珊老師,識相地讓出一條路,讓蘇珊老師來到米雪面前。

「也給我一顆吧!被你吵得不得安寧的,工作又不能工作,睡覺又不能睡覺的,不如跟你一起死了,也好有個人跟你作伴。」蘇珊老師把手伸向米雪……

「老師……?」米雪停止了哭聲,奇怪著老師的舉動。

「給老師一顆吧!老師陪你吃。」蘇珊老師伸手把米雪手中握著的一顆黃色的藥丸搶過來,放進自己的嘴裡。

同學們被嚇得「老師」「老師」地叫……

「我沒事。」蘇珊老師示意同學們別怕,「米雪,再吃吧!把這瓶子的藥都吃了吧!不然死不了的。」蘇珊老師看到米雪握藥瓶的手幾乎放鬆了一些,便一把搶過來,一看“Vitamin C”果然不出蘇珊老師所料,只不過是一瓶維他命藥,又是虛驚一場……

隔天,舍監跟米雪的父母通了一通電話,然後買了一張機票讓米雪飛回家去了,蘇珊老師終於擺脫了米雪這個問題生,但故事,在地球的另一個角落繼續上演著……


 




 

 

回應
這位米雪學生還真難教導,幸好最後離開,不然蘇珊老師的頭痛可真繼續下去,對其他學生不公平哪...
留言 : 冬夢, 09-Jan-16, 12:55:20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