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聲詩社 - 心受◆我沒有畢業
       心受
       (現居菲律賓)
更多>>>   
心受◆我沒有畢業

 

我沒有畢業     ◆心受◆

有些事,錯過了,就無法回頭。
有些事,錯過了,就只能遺憾。

前幾天去參加玉的生日派對,玉又提起了那件事,那件令她難忘,也令她遺憾的事。

「洪老師,我中文沒有畢業。」玉帶著憂傷的口吻對我說。

「這麼多年了,你還記得?」我試圖想安慰她,其實,我又何曾忘記過。

「我怎麼可能忘記?全班只有我一個人沒畢業。」看來,這件事,已在她心裡根深柢固地住著。這就是吳老師想要的結果吧!

這是十一年前的事了,回想起來有點吃力,也有點模糊……

那天,我從大學回到我任教的學校宿舍,遠遠就看到玉,她一個人依偎在三樓宿舍門外的欄杆前,一付天快要塌下來的樣子。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嗎?」我緩緩地走到玉的旁邊,拍了拍玉的肩膀。玉和我,像朋友,像姐妹,我高她一班,早了一年畢業,當起了老師。

「洪老師……」玉轉過頭來看我,我看到了她眼中的淚光。

「吳……吳老師……不讓我補考。」玉像見到救星一樣,對我訴說著她的委曲,我看到了眼淚在她的眼眶裡打轉。

「別急,慢慢說。」我很想聽聽原因,看看我能不能幫忙搶救。

「吳老師說下午兩點在402班,讓我們幾個不及格的同學補考,但是我遲到了。等我到了402班時,老師和同學都不在。」玉繼續說著。

「你遲到很久嗎?」通常,如果只是遲到十分鐘,老師應該會通融的。按大學的規定:老師遲到十五分鐘,學生可以離開課室。學生遲到十五分鐘,可以當缺席。

「沒有,我只遲到了十分鐘。可是老師和同學都不在那個課室,所以我就到其他的課室去找,等我找到202班時,已經遲到三十分鐘了。」玉說到這裡,眼淚已經落到她圓圓的臉頰上了。

「所以老師就不讓你補考了?」我也有點替她感到委曲,畢竟這是她能不能畢業的唯一的一次機會。

記得兩天前,玉興高采烈地對我說,吳老師決定讓他們幾個月考不及格的學生一次機會,只要補考及格了,就可以畢業,就可以上臺領畢業証書。這也是玉的心願,領一張中文畢業証書回家給父母,因為菲律賓只有在馬尼拉首都有兩間大學是有教中文的,除非是有心要當中文老師,或是對中文有濃厚興趣的人,才會繼續研讀中文大學。畢業中學後,玉很可能以後都不會有機會接觸中文了。所以這一次,她很用功,好希望能考個好成績。

「吳老師說,人要先學會幫助自己,別人也才會願意幫助你,他說我遲到了,就是我不看重這次考試。」玉還是覺得委曲。

「哪你為什麼不準時去赴考?」我也覺得吳老師說得有理。

「我本來不會遲到的,可是我要出門時,月經來了,褲子髒了,我是想洗好了內褲再去補考的。」玉紅著臉說出了遲到的原因,青春期的少女,對這種事的尷尬,我了解。

「你有跟吳老師解釋嗎?」心想吳老師應該會理解的。

「沒有。」也對,吳老師是男的,換是我,可能也開不了口。

「我幫你去跟吳老師解釋解釋吧!」我自告奮勇地說,心想這也許也是她跟我訴苦的目的。

「謝謝你!老師。」終於,笑容寫上了玉的臉。

辦公室裡,吳老師的桌前。「吳老師好!」我站著跟吳老師打招呼。一年前,吳老師也是我的老師,一年後的今天,我們是同事。我曾是他的得意學生,他曾是我最尊敬的老師,當然,至今也是。

「洪老師,有事嗎?」吳老師用手托了托他的近視眼鏡,又指了指他前面的椅子,示意我坐下。

「吳老師,是這樣的,我們房的那個玉同學,她說您不肯讓她補考了。」我單刀直入地說,之後又把玉跟我說的遲到原委,向吳老師解釋了一遍,更希望吳老師能給她一次補考的機會。

吳老師的態度很硬,一如他平時的作風,一就是一,二就是二,彷彿沒有半點商量的餘地。

結束與吳老師的談話,走出辦公室,反覆想著吳老師剛剛說的話,也不無道理。

「本來給她補考的機會,目的就是要讓她畢業,只要準時赴考,考好,考壞,都証明她看重這次考試,我都會讓她畢業的,但是她錯過了。」

「如果我給她這次補救的機會,沒多久,她就會把這件事給忘得一乾二淨,所以我不打算讓她補考,她才會永遠記住這次教訓。」

人生,有多少次重來的機會?錯過了,記住了教訓,就是,回不了頭。

把吳老師的話,傳達給玉,希望她不要記恨吳老師,也別太責怪自己,多少年過去,心裡的傷口也許已不再疼痛,記憶也許已不再清晰,但錯誤的教訓,會不斷地提醒我們,鞭策我們。

錯誤是無法補救的,只有從中去學習。在這件事上,我也上了一堂課。


 

回應
有些事,錯過了,就無法回頭。
有些事,錯過了,就只能遺憾。

對這兩句話深有同感,加油!
留言 : 林小東, 08-Nov-05, 16:18:27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