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聲詩社 - 心受◆單身情懷
       心受
       (現居菲律賓)
更多>>>   
心受◆單身情懷

 


單身情懷               心受  (菲律賓)

被恐怖份子襲擊過的百貨公司,今天顯得格外的寧靜,看熱鬧的人潮早已散去,街道兩旁等著載客的車輛,不知都跑到哪裡去了,是到其他商店的門口去等客,還是在大街小巷遊蕩像釣魚般等著客人向他招手,情願少載幾個客,也不願為了幾個銅板而送掉寶貴的性命。

昨天的襲擊發生在美美店旁的一家百貨公司,據電視上的新聞報告得知是恐怖份子所為,武器是一種自製的炸藥,恐怖份子把它捆綁在三輪車底,定了時間,時間一到便自動引爆。這一次的襲擊,死傷十三人。美美也被送到醫院去了,炸彈擊破了她店面的玻璃,玻璃碎片割傷了美美的頸部,傷勢不重,還能說話,因為她是店主之一,所以成了訪問對象,上了電視。

這兒的治安一直不好,單上個月,就接連著有兩家百貨公司遭到半夜縱火。這個城市就只剩兩家比較大型的百貨公司了。美美早就有出國定居的打算,可四年前申請去加拿大的手續就是一直得不到批准。美美只能一方面拚命賺錢、存錢,一方面等待消息。
 
早上九點多,美美的藥鋪早已站滿了客人,買藥的人不少,主要是地點選得好。美美坐著三輪車來到店裡,做生意這麼久了,連一部車子也不捨得買,每天上下班都搭乘三輪車,偶而也搭搭朋友的順風車,美美就是這麼省錢,也或許她是準備隨時要離開這裡的。

美美走進店裡,處理了一些業務上的事,批了些訂單,好像沒有什麼事需要她忙了,店是阿姨幫她打點的,她不必早起趕去開店。
 
打開了電腦,美美想看看有沒有客戶的來信。她很少用電腦,除了看看藥品的價格。她也很少上網,偶爾上網也只是查查信箱,回回EMAIL,什麼聊天室,討論區她都不感興趣。今天也跟往常一樣,打開信箱,出乎意料地看到一個熟悉的名字, ALEX,這個六年前常常出現的名字,ALEX,這六年來都不曾出現的名字,怎麼會寫EMAIL來?怎麼還會記得這個郵址?

也許美美也希望有一天能再收到他的信,能再有他的消息。

EMAIL只傳來了幾個字:

你好,
還記得我嗎?
昨天在電視上看到你,才知道你店旁邊的百貨公司被襲擊。
你沒事吧?!
有空常連絡!

祝你平安!

ALEX

這幾個字讓美美心跳加速,也許美美感動了一天,她沒有想到,他仍記得她,而且還留著她的郵址,他,還是有心的,或許他只是不懂表達。她一直覺得納悶,六年前他們是如何分手的,或許連談戀愛也說不上,他們就是突然之間不連絡對方了,像兩條平行線,沒有了交叉點,各自走著各自的路,她沒想過回頭去找那個點,那個曾經把他們交錯在一起的點。她是保守的,是守舊的,她總是覺得女人不該主動。心裡可能也會期待,也在埋怨對方遲遲不來消息吧!
 
就如幾米所說:「女生的心很倔強,總希望你先說,如果你也猶豫不決,或許我們就這樣錯過,再來後悔當初不說。」

美美沒有立刻回信,也許她在猶豫,也許是害怕,也許她也無能確定他對她的感情,又或許她也無法確定自己對他的感情,也許那封郵件單純只是朋友對朋友之間的問候,在沒有理清這許多的也許之前,她不想冒然回信,也不知該如何回信,她目前需要的是一個可以寄託終身的人而不是情人。
 
下午,美美去了婚紗店試穿禮服。堂妹下個月要結婚了,請她當伴娘,這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當伴娘,美美也數不清,仿佛每個人結婚時都會想找美美當伴娘,是因為她仍是單身?還是單身的女人不容易找?美美只知道與她同輩的親戚朋友都陸續結婚了,有的小孩都快小學畢業。
 
十幾年來,打從美美大學畢業,不管是朋友結婚,同事結婚,教會姐妹,堂姐妹,表姐妹們結婚……只要有人結婚,美美一直是扮演著伴娘這角色。最近她有點累了,她好希望有一天她能成為主角,能大聲地告訴朋友:『我要結婚了,當我的伴娘好嗎?』可是,這一天什麼時候會到來?美美常常這樣的問題自己,也問上帝。但願這一天不用等太久,但願這一天不會不來。

美美曾聽人說,常常當別人的伴娘,會嫁不出去的,美美不願去相信這種荒謬的說法,她是個虔誠的基督徒,她相信上帝會為她安排,只是有時她會懷疑,上帝會不會總是忙著為別人安排,而忘了她的存在?

美美長得並不醜,人很能幹,人緣又好,朋友一大堆,三十八歲身材嬌小的她,看起來只有二十來歲的外表,可是,為何她的緣份就是遲遲不到來?除了怨天尤人,她還有什麼辦法?不是身邊的朋友不關心她,也不是親戚們不替她作主,十幾來歲就失去母親的她,叔叔伯伯們早就把她當成自己的女兒般看待,只要看到合適的對象,都想介紹給她,只是美美的眼光太高了,沒有一個合眼的。久而久之,沒有人願意幫她介紹了,也沒辦法幫她介紹了,年齡,隨著日子的過去而增加,適婚年齡早已過去,選擇的權利已不再屬於她,女人是會貶值的,時間對女人來說是殘酷的。當身邊的朋友一個個地結婚,孩子一個個地出生,當大家的嘴裡口裡笑嘻嘻地談論著自已的老公,孩子時,美美多麼希望也能插上一、兩句,也能一起跟著討論。

美美開始覺得心中有某種需要,又像是某種渴望,某種需求。許美美發現,原來她也是個正常的女人,一個需要人保護的女人。當熱鬧的宴會結束,她也會希望有個人可以陪著回家。

可是今天,美美還是一個人獨自坐著三輪車回到了家,這間老舊不堪的房子,是爺爺留下來的, 從出生到現在美美就一直住在這裡,從沒想過要離開,除非她出國了,或是哪天結婚了。

打開廚房的櫥櫃,拿出一包蘇打餅乾,這就是美美的晚餐,可能是中年將至的關係,身體開始有點發胖,她不想讓自己肥得太快,她還要當新娘子,還要穿漂亮的婚紗。

「喂!是美美嗎?」電話中傳來熟悉的聲音 。

「你是……」其實美美聽得出這聲音,但她不想讓對方察覺。
 
「Alex,不記得我的聲音了?」

「喔!是你……」美美繼續裝傻著。

只是美美沒有想到,他不但記得她的EMAIL,他連她家的電話都沒忘記。她有點感動,卻不期待ALEX會帶來什麼好消息。
 
「我收到你的EMAIL了,謝謝你的關心。這幾年……你過得好嗎?」美美禮貌式地應酬著。

「老樣子,白天練柔道,晚上上網。」
 
天呀!六年來他的生活沒變過?柔道與上網對美美來說只能當作娛樂,ALEX卻把當成是生活的重心。
 
「還是不想出去工作嗎?」美美試探著問。

「我不喜歡看老闆眼色。」果然,是美美想像得到的答案。
 
也許對ALEX來說,工不工作,他都無所謂,他有個有錢的爸爸,有棟房子可以收租,他不愁吃穿。
 
但是美美不喜歡沒有工作的男人,對她來說,工作不只是為了賺錢。
 
掛上電話後,許美美清楚地了解到,ALEX,不會是她所期待的那個人。她決定把他從記憶中刪除,把他當成六年前失蹤的ALEX,今天她沒有收到他的EMAIL,也沒有收到電話的問候。

不是說捨得,捨得,有捨才有得,放下手中的東西,才有手去拿另外的東西嗎?

美美想通了,她了解到時間不是用來等待的,沒有結果的等待,是一種浪費。拖著疲倦的身子上了床……美美想起了三叔昨天打來的電話。
 
「美美,我有個朋友的姪子從香港過來,想找個女朋友,人品不錯,只是年齡大了點,四十四歲,你要不要考慮看看?」
 
是不是該給自己一個機會,一個選擇的機會?美美拿起了電話……

「三叔,我想見見你說的那個人。」

「好,我明天安排你們見面。」

這一夜,美美躺在床上睡不著,她失眠了,她從來沒有這麼緊張過,就是考試,就是面試,她都不曾像現在這樣緊張。今晚,為什麼?她期待明天的到來,她恨不得只要眨一下眼,黎明就來報到。

 明天,等待許美美的會是怎樣的一個明天?明天,明天過後的日子會不會有所改變?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