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聲詩社 - 心受 ◆我的青春房客
       心受
       (現居菲律賓)
更多>>>   
心受 ◆我的青春房客

 


我的青春房客      心受 (菲律賓)

(一)一個人住

很早就有把房子分租出去的念頭,卻遲遲不願貼出分租的廣告。因為我實在不願意與人共同處在同一個空間裡,也因為這樣,我遲遲不讓父母知道我有男朋友,遲遲不結婚,就算會因此而傷透了父母的心,就算會因此被冠上了不孝的罪名,我仍堅持獨守閨房,除非讓我嚐過了獨居的滋味,不然,我寧願終身不嫁。

好不容易從家裡搬出來,好不容易有了自己的時間與空間,那是我騙了父母說我找到一份不錯的工作,公司包吃包住,只是離家遠了一點。就這樣,我實現了夢寐以求很久的願望。在我快要踏入二十五歲的那一年,一個人搬了出來,獨自居住,一個人擁有一間獨自的房子,盡管它只是租來的,盡管它每個月的房租幾乎是我整個月的薪水,盡管它是編了謊言才得到的,我依然很珍惜這個得來不易的私人空間。

房子不大,兩房一廳,兩間盥洗室,我很慶幸它有兩間盥洗室,這樣,就算有一天,我真把房子分租,我仍可擁有一個我個人的大便空間,不必與別人分享臭味,這是我自認為滿幸福的事。

(二)房子分租

獨自居住了兩個月後,在經濟上我開始有點吃不消,繳付房租後留在我口袋中的“銀兩”已是所剩無幾,除了每日的三餐勉強能溫飽外,已沒有多餘的錢可以與朋友出去“吃喝玩樂”了。我真後悔,當初真不該租這麼貴的房子,我本以為我這麼一個勤勞又耐吃苦的人,再另一份找一份兼差,應該是輕而易舉的,這樣,就算把所有的薪水都拿去繳房租也無所謂。但是很多時候,事情往往是事與願違,找工作沒有我想像中那麼輕鬆,更何況是找兩份工作。因此,我不得不先安慰自己:「把房子分租出去吧!至少在每天的三餐過後,在工作之餘,我就可以與朋友出去看看電影、逛逛街、跳跳舞、喝喝小酒……,也可以早點結束每次買東西都必須拿著計算半天、買了這樣又不敢買那樣的日子。最多等到找到了兼差後,再把房客趕走,再來享受獨自一個人的“私生活”也不遲。」

於是,我在網上各大新聞台發出了房子分租的訊息,條件只有兩個:只要是女性,而且是單身,就可以了。我又把我的聯絡地址、電話號碼、手機號碼、伊妹兒……等等,一切能聯絡到本小姐的資料,統統一併貼上,深怕有意與我分租的人士會找不上我似的。

廣告登出了三天,一點消息都沒有,我檢查了一遍手機,它沒壞;再試試電話,它也正常;寄一封電子郵件給自己,收得到。這就怪了,問題到底出在那裡呢?難道這世上就沒有一個女孩子願意與陌生人共租一個房子嗎?難道這年頭要找個人來跟我住就像要找份工作那麼難嗎?

我又再一次把分租的訊息,更詳細地發佈了一次,這次還加了一些吸引人的句子。例如:這個地方是如何如何的適合人居住。又例如:這個願意與人分租的女主人(我)是多麼多麼的好相處……等等諸如此類的廣告用詞、商業手段我都用上了。除了網上,我還把它印成通告、傳單,一有空就到處分派、四處張貼。我在想,等到把房子分租出去之後,難不成,我已成了一個廣告高手。哈哈!到時候,本小姐就是不把房子分租,也能過活。

正當我樂滋滋地做著大頭夢的時候,我家的電話響了起來──

「喂,這裡是美麗又親切的公主紅紅的家,請問您有什麼事?」是電話答錄機幫我接的電話。我每次都要先確認是何方神聖,才考慮需不需要親自出馬去聽電話。

「紅紅,是我,住你家隔壁的阿姨馬太太……」。電話的那邊傳來一個中年婦人的聲音。

馬太太?找我有何貴幹?我打算不去理會她,像馬太太這種媽媽級的人,肯定沒什麼新鮮話題,說的盡是些東家短,西家長這一類型的話,聽多了沒營養,聽少了也沒什麼損失。不過她這一次找我也許是因為我父母托她帶了些什麼土產之類的東西要給我。不管怎樣,我打算把接這一通電話的任務交給我的幫手電話答錄機負責。
 
 於是乎,我聽到了答錄機中我的聲音,說著:「我的主人現在不在家,請您在嗶聲之後留言,我會以最快的速度轉告我家美麗又親切的主人,嗶──」

「啊,紅紅,是這樣的,我女兒小貝考上大學了,她說在網上看到你想要房子分租的消息……」

聽到“分租”兩個字,我立刻放下我那隻正在脫褲子的手,跑過去,把電話一抓:「馬太太,是我,紅紅,我剛回到家,您的電話就來了,請問你剛才是不是說你女兒想跟我分租?」

「是的,她說她在網上看到你登的房子分租的消息……」馬太太一聊起來就沒完沒了,從她女兒如何考上大學講到找房子的問題,又從她是如何不放心讓她女孩子家一個人來城裡,之後又講到她女兒想跟我分租……沒錯,終於講到重點,她想要跟我分租,這是我最關心的話題。然後,我們談到了房租的問題,一起住時井水不犯河水的等等事宜。這通電話足足花了我三個小時,非常寶貴的三小時,在感覺上,它似乎有一世紀那麼久,那麼長,我絕不誇張,當你跟一個話不投機的人聊上三個小時時,那種感覺,真的是如坐針氈、生不如死,不信?你去找一個來聊聊看。

與馬太太聊完電話,唯一覺得有收穫的是她解決了我分租的問題,換言之,她也間接解決了我經濟上的困窘,就這樣,馬小姐將成為我“同居”的對象。

(三)馬家夫婦

其實,我有點後悔答應馬太太與她家的千金大小姐同居,原因一、她是我家的鄰居,這不就意味著,我搬出來住並非公司供我住的秘密很快就會被揭穿?這個原因後來被馬太太抓住做把柄,用來威脅我不讓她女兒住,她就要向我父母告狀。原因二、我跟馬太太的女兒不熟,就連她叫什麼名字我都不清楚,更不用說她的個性如何?以前住在家鄉時,倒是見過她幾次面,長得滿漂亮的,高高瘦瘦,皮膚白白,頭髮長長,但是除了這些,我一無所知。

有時候我會懷疑,馬小貝真的是馬太太和馬先生親生的嗎?像馬太太這樣的馬桶身材怎麼生得出這麼一個苗條女兒?再說,馬太太如果像馬桶,那麼馬先生我就必須用河馬來形容,並非因為他們姓馬所以我故意找一些與馬有關的事物硬把他們拉扯在一起,我敢發誓,如果你見過他們,你就會知道我並沒有誇大其詞,或許你還會說他們像大馬桶、大河馬、超級大馬桶、超級大河馬……

對於馬家,給我印象最深刻的並不是他們龐大的身材,而是他們兩夫婦那宏亮的嗓門,那簡直就像河東獅吼,雖然我沒有真正聽過河東的獅吼,但我可以想像,尤其是在半夜,當馬家夫婦吵起架來時,那刺耳的聲波劃過寂靜的夜空,又像針一樣刺進我的耳朵,我想,這應該就是傳說中的──河東獅吼。我不知道是不是肚子比較大的人,氣也相對地飽足?他們每次吵架都可以持續上好幾個小時,這種時候,最可憐的,不是他家那對雙胞胎兄妹,而是我們這些與他們毫無瓜葛的左鄰右舍,有時我真想闖入他們家,跑到他們面前對著他們的耳門大聲地喊:「不要再強姦我的耳朵了!」

馬先生有外遇、馬太太有新歡,這是我從他們吵鬧聲中得到的訊息,這也是他們吵架的主要原因。我不明白他們在吵什麼,有什麼好吵,同樣是臭屎一堆,難道還需要比較那一堆比較臭嗎?

馬先生已經不住在這個家,一年前就帶著那個他認為身材要比馬太太好上一百倍有餘,外貌比馬太太美上一千倍有剩的年輕美媚搬到了一間豪華別墅,從此,他只是偶爾會回家,也就是說偶爾會吵架,我應該感到無比慶幸他們只是偶爾見面,不然,我會更早搬出我的家,更早去獨自生活,我可不想天天被強姦耳朵。

(四) 小貝的到來

就在一個陽光明媚的星期六早上,當我還在蒙頭大睡,發著美夢的當兒,一個水桶身材的阿姨和一個窈窕淑女,按響了我家門鈴,把我從“周先生”(周公)身邊拉回到現實中來──

門鈴聲伴隨著馬太太的聲音,一起一落地叫著:「叮……噹……紅紅……叮……噹……紅紅……叮……噹……紅紅……」

 馬太太的那一聲“紅紅”是一聲比一聲大,一聲比一聲響,深怕別人不知道她是從鄉下來似的。

我可愛的睡意在馬太太刺耳的叫聲中瞬間減去了一大半,怕她會把鄰居們都叫醒,所以我連睡衣都來不及換,就帶著一雙朦朧的睡眼打開了門──

「馬太太,您這麼早?」我懶洋洋地說。

「是啊!我坐早班車過來的。」她把她身後的女孩,不,已經是少女了,拉到了我面前說:「這就是我女兒馬小貝,你叫她小貝就可以了。」

馬小貝?我最不贊成人家用“小”來做名字。長大又不能叫“馬大貝”,老了又不好叫“馬老貝”,一副永遠也長大不似的。就像我的名字叫“紅紅”,我媽就愛管我叫“小紅”,一叫就是二十多年快三十年了,我還是沒法變“大紅”。其實我不太喜歡“紅紅”這個名字,那是我外婆給我起的,說什麼我小時候臉蛋紅紅的像極了天上的紅太陽。我倒希望他們叫我“白白”,像月亮,雖不會發光,卻令人看著舒服。

小貝一直跟在馬太太的背後,她媽媽坐著,她也坐著,她媽媽站著,她也站著,她媽媽說話,她靜靜地聽著,看起來很乖,但實際上,還不知道。

馬太太說她女兒跟我一起住她很放心,所以拋下了“三不”和她女兒,就獨自走了。“三不”就是要我監視她女兒。不許她喝酒、不許她吸煙、不許她交男朋友。什麼時候開始,我這裡竟成了戒煙所、少年觀護所、感化院……?

馬太太的女兒看起來很乖巧,這是看到她時的第一眼感覺,如果這一眼沒有看錯的話,馬小貝應該沒有吸煙、喝酒的壞習慣。我一直希望這第一眼沒有看錯,但事實上,我不得不承認我看錯了, 原來,人真的是要相處過才能瞭解彼此的個性。

(五)小貝的房間

與馬小貝相處了一星期後總算是風平浪靜,這“風平浪靜”也代表著“互不理會”“互不干涉”……,馬小貝就如現在時下許許多多的年輕人一樣,在家的時候除了吃飯、洗澡、大小便之外,其他的時間都待在房間裡,而且還要把門緊緊地鎖上,深怕被人闖進去似的。其實我也並不是很瞭解現在的年輕人,雖然我也只不過多他們那麼幾歲,而且也應該還算是個“年輕人”,但我總覺得我比他們成熟多了,至少在某個方面是,唯有一樣是他們比我們早熟的,那就是──愛情,在這一方面他們彷彿已經很老成,就如剛出生的嬰兒就懂得吃奶一樣,不用學,也不用教。我喜歡把“他們”跟“我們”分開,因為我覺得我不是他們的同類,是兩個不同世界的人,除了同樣希望擁有自己的時間與空間,真的,我還真的找不到其他一絲絲的共同點。

有一天我回到家,發現小貝的房門是半開著的,一股有點像菸很濃的怪味迎面襲來,在好奇心的驅動下我推開了房門,走了進去……馬太太不是要我關心她女兒嗎?馬太太不是要我監視她女兒嗎?馬太太不是要我看著她女兒沒有犯下那“三不”嗎?現在不就是個不錯的調查機會嗎?我為自己的好奇心找到了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

房間裡很亂,到處堆滿了髒衣服,沒錯,真的是用“堆”的,一天一小堆,一星期七小堆,如果把她搬進來這十天的髒衣服堆疊在一起,不變成一座大山的話,也會成為一座小山。真不明白為什麼現在的年輕人那麼會換衣服,一天可以換上一打,上一堂課換一套,一天洗三、四次澡,每次洗完都換一套,而且是裡裡外外都要換……我這才想起,她搬進來的那天,搬的大大小小的箱子,裝的原來都是衣服。

桌面上擺滿了大瓶小瓶,估計是香水和化妝品之類的東西,鼻子過敏的我,一步都不願意靠近,因此對於她用的是那一隻牌子,我一點都不感興趣。

衣櫥的門是半開的,但再怎麼好奇,我都不會去看它,我並沒有要來她房間翻箱倒篋的意思。我真的只是要來查她的“三不”行為的。

我跳過了一堆髒衣服的小山,來到了垃圾桶旁邊,沒錯,這就是我的目標──垃圾桶,很多人的秘密都是藏在垃圾桶裡的,別以為它只是個“垃圾桶”,經我一番解讀之後,你很有可能會把它當個“寶”。而這些“寶貝”裡面很可能包括有:用過的保險套、寫一半的情書、成績單(因成績不好,怕被父母看到而撕毀丟棄)、禮物(喜歡你卻不是你喜歡的人送來的)、煙蒂、酒瓶……

小貝的垃圾桶沒有讓我失望,正如我所想的那樣,我在這面看到了煙蒂,是的,我是看到了,而不是找到的,只要輕輕用腳丫子踩了一下開垃圾桶的按鈕,垃圾桶的蓋子一打開就能看得到它,根本不用倒出來找,而且那個數量多得簡直嚇了我一大跳。也不過才住來一星期多一點,哪來那麼多的煙蒂?足足有半桶,沒有摻雜其他的垃圾,彷彿這個垃圾桶是專為這些煙蒂而設的。小貝白天不在,只有在晚上才回來睡覺,而且都是吃過晚飯才回來。就是一整晚不睡覺坐著吸煙,也不可能會有這麼多吧!但事實就擺在我的眼前,我不得不去相信。
 
突然有個念頭閃過我的腦海,小貝是不是有什麼問題?我是不是該關心一下她?雖然這違反了我當初搬出來住的初衷,但誰叫我還是個有血有肉的人呢?我還得有個東西叫──良心。雖然,我可以當作不知道,雖然,我還可以當作沒看到,可是,事實是,我知道了、我看到了,我不能當作不知道、沒看到。

(六)第一次接觸

 步出了小貝的房間,我的心就無法恢復平靜。

我還真討厭自己的“好奇心”,是它把我帶進了小貝的房間,也是它令我煮了一大桌好飯菜,等小貝回家。別誤會,我不是想探索她的隱私,我是真的想關心她,走近她,這令我自己也覺得莫名其妙。

算準了小貝七點鐘回來,我空著肚子,對著一桌子都是自己愛吃的飯菜,等待著。我不知道她喜歡吃什麼,所以我只能煮我愛吃的。也許她已經吃飽,也許她會覺得不好意思跟我同坐在一個桌上吃飯,也許我對她來說就好像是長輩一樣的不能親近。但不管怎樣,我想和她談談,至少也製造一個開始接近她的機會。
 
當牆上的時鐘,時針指向7,分針指向12的時候,小貝拿出了包裡的鑰匙,開了門,踏進來。她的表情告訴我說她覺得有點奇怪,為什麼我會坐在餐桌前。因為平時,這個時候的我,早已吃飽,躲進自己的空間──房間裡。她搬進來的這些天,我們一次面也沒碰上過。所以我也覺得很奇怪,我是什麼時候開始注意到小貝回家的時間的?而且還這麼的準確。
「紅姐好,吃飯呀?」小貝一進門就和我打招呼。

這令我很錯愕,我沒想到小貝是這麼有禮貌的一個人。我本以為她會見到我就躲進自己房間的。她的舉動令到我說話都有點口吃了,我居然把剛剛準備的一大堆的話都忘到九霄雲外……

「你……你……吃……了……嗎?」我口吃地問她,我恨死自己了。
 
「我吃過了,您慢用。」小貝對我笑了笑,把頭轉向了自己房間的方向,準備要進房去。

我怕她走進房間之後就不再出來,於是我急急忙忙從椅子上跳了起來,用小跑的步伐走到小貝身邊:「陪我吃點吧!我今晚煮太多了。」
 
….. 小貝考慮了一下,差不多有五秒鐘的時間吧!她點了點頭,笑了笑說:「好呀!」

飯桌上,我們沒多大說話。我問了她讀什麼科系?功課忙嗎?住得還習慣嗎?……等等客套問題。她處在被動的那一邊,我問一句,她回答一句,顯得話不多。我並不急著問她煙蒂的事,我想只要有個開始,以後就一定會有機會的。

小貝吃的不多,只喝了半碗湯,一、兩口菜,應該不是嫌我煮得難吃,可能她是真的吃飽了才回來的。我也沒幫她夾菜,我不想強迫她吃她不喜歡吃的東西,就如我不想用逼問的方式讓她說出她的秘密一樣。我相信先跟她做個朋友,有一天她會自己說出來的。

飯後,小貝說要幫我洗碗,我說不用了,要她去忙她的。然後,我收了收碗筷,洗了洗,也進房睡覺。那晚,小貝沒有再踏出她的房門,而我卻在我房間裡聞到了煙草的味道,這是我以前沒有注意的,可能是因為我向來不排斥煙味,所以沒去注意,但是在這種時候、這種晚上,那味道聞起來特別難受,因為我知道那味道是從小貝的房間傳出來的。

 (七) 共同的空間

很多計劃好的事,好像在我踏入小貝房間的那一刻起就都被改變了。

例如週末,例如不用上班的日子,本來是我最喜歡、最期待的,因為那意味著可以一個人在家,輕輕鬆鬆地呆上一整天,愛睡就睡、愛吃就吃、愛做什麼就做什麼、也可以什麼事都不用做、可以唱歌唱到喉嚨沙啞、也可以跳舞跳到全身虛脫……

可是現在家中多了個人,雖然我們曾經約定好“井水不犯河水”,但是我們的關係好像在那一頓我特意安排的晚餐之後,也有了微妙的改變。我不知道這是好?是壞?是福?是禍?

往往在我吃著心愛的爆米花,看著心愛的DVD,享受著一人世界的當兒,小貝便會從她的房裡走出來,坐著和我一起看。她真的是坐著一起看,不是陪我看,因為我並不需要她陪。

剛開始,她還會很客氣地坐著看,她看她的,我看我的,基本上,我們仍然是“井水不犯河水”,但是,慢慢地,經過一、兩次之後,她的“井水”開始慢慢地想要混進我的“河水”。首先、她的手會自動伸過來拿我的爆米花放進她的嘴裡,她的嘴巴開始會批評我看的影片,她的身體開始會躺在沙發上……之後,她乾脆買了她愛吃的批薩,搬出她的手提電腦,要我和她一起看她喜歡的影片。

漸漸地,我們的共同節目不再只限於DVD、批薩、爆米花和家裡。我們一起煮飯,一起洗衣服,一起逛街,一起看星星……除了睡覺,洗澡,上大、小號,她上她的學,我上我的班,之外在家的時間,小貝幾乎都是跟我在一起的。有時,我甚至會懷疑當初是我想去走近她、去瞭解她,還是她想走進我的生活來改變我?

小貝的房間再也看不到用髒衣服堆成的小山、大山。晚上,我也鮮少聞到香煙的味道。我不知道是我改變了她?還是她改變了我?我還是沒有問她,為什麼剛來的時候房間的垃圾堆裡會有滿滿的煙蒂?但這問題卻一直盤旋在我的腦海裡,直到小貝要離開這間屋子的前不久,我才得到了解答。

(八)我們的差異

 我和小貝相差了九歲,人說:三小沖、六大沖。我和她有一個“三”再加上一個“六”,哪豈不是“小沖”加“大沖”,沖上加沖?我是不太相信這種說法的,也懶得去管它什麼“沖”與“不沖”。不過,我和馬小貝之間確確實實存在著很大的差異。

例如:我是長髲,青湯掛條,從不編綁,而馬小貝則是短髲,常有變化;我用的護創膠布是單一色的肉色,而馬小貝用的是五顏六色;我的唇膏是紅色的,或深或淺的紅色,而馬小貝除了紅色,還有黑色、藍色、白色、灰色、綠色……;我除了喝茶就是喝白開水,而馬小貝卻喝汽水、啤酒、咖啡……;我穿有袖子的上衣,馬小貝卻喜歡露肩、露背的;我穿淡色、暗色的衣服,馬小貝卻穿大紅、大藍、大綠;我一定要穿著整齊才肯出門,小貝卻是穿著睡衣也能在路上走得很自然;我一定要睡在床上才睡得著,小貝不管是坐在椅子上或是靠在牆壁上,都能呼呼大睡;我上網只是寫信,跟熟悉的朋友聊天,找尋資料,看文章,馬小貝則是與陌生人聊天,玩遊戲;如果有一道這樣的選擇題:你一生想與幾個男人發生性關係?我的選擇是「一個」,小貝卻是「越多越好」;………;等等……

也許馬小貝沒有接觸過像我這樣古板的人,正如我也沒有機會接觸像她這樣新潮的。她有她的朋友圈子,我有我的社交範圍,我們存在著差異,卻又對彼此感到好奇。有時,我們也會想要掉換一下角色,例如她會想要嗜嚐我喝的東西,我也會想要試試她穿的衣服。

但是我覺得,我是走中傭路線的,我活在自己的世界,卻試圖去瞭解小貝的世界。小貝是走極端的,她活在她的世界,卻也試圖把你拉進她的世界。

其實差異並不可怕,也不會成為溝通的障礙,只要認同差異,尊重差異,有時我反而會想是不是這些差異把我和馬小貝的關係拉近了?

(九)小貝的男朋友

我一直對馬太太感到抱歉,她要我看著馬小貝,不允許她有的“三不”,馬小貝都有齊了,而我這個授命要看管她的“管家”卻從來都不管她。就因為我不喜歡被管,所以也不喜歡去干涉別人,而且我相信小貝她有足夠的能力與智商去照顧自己,管理自己,分辨對錯與錯、該與不該。

有一次,我下班回家,在家門口碰見了小貝,她剛好也放學回到家,身邊還多了一個人,一個留著長頭髮的男孩子,長得很帥、很俊。很隨興的一身打扮──黑色的T-Shirt,膝蓋破洞的牛仔褲,年齡與小貝不相上下,也或許比小貝大了幾歲,因為我從眼神中看到了他的老成。

男孩揚了揚他的眉毛,嘴角微微向上翹了翹,算是跟我打招呼,如果我沒看他的臉,根本就不知道他有跟我打招呼,這是年輕人最時髦的打招呼方式,並非什麼傲慢的行為。

男孩拍了拍小貝的肩膀,說了聲:「我先走了。」就獨自下樓去了,沒有再跟我“眉來眼去”。

 進屋後,小貝主動告訴我,說那是她的男朋友,因為在一家夜總會做酒保,所以大家都叫他小保,上星期參加同學生日派對時認識的。我驚訝於她能在短短一星期內就把陌生人變成男友的速度。

我說:「你這個年齡就交男朋友,不太適合吧!」這是小貝住進這間房子後,我第一次對她做的事,表示出反對。

她反問我:「你交過男朋友嗎?」口氣像似在說:這方面的經驗我比你強多了。

「交過,怎麼了?」我沒說謊,我有一個大學時期就開始交往的男朋友。只是他現在人在國外,我們只通過網絡聯絡對方,他說兩年後回來跟我結婚,我倒希望他能給我多點獨居的時間。

「如果沒有,我會以為你是老處女的。」小貝坐到沙發上繼續說著:「我這個年齡交男朋友很正常,我們班裡沒有交男朋友的人才是怪胎。」

「可是會不會太小了點呀?」我在小貝的對面坐了下來,準備和她長談。
 
「怎麼會?我在這方面比你懂得多。」

我承認,他們在這方面的發育的確比我們早得多,但並不一定“懂得多”。

一個十六歲的小女孩,是的,在我眼裡,小貝的確還只是個小女孩,因為她該懂的都還不懂,不該懂的卻又都懂。而這種“懂”,我不認為它叫“早熟”,而更該稱作“危險”。

這一晚,我們談了很多,小貝說她中學一年級就開始交男朋友,追她的男生用十根手扣指頭也不夠數,她父母從來都不管她,因為他們自己的愛情世界也很亂,整天除了吵架還是吵架,大她幾個小時出生的雙胞胎哥哥已經離家出走,她也常常睡在朋友家,倒是這裡讓她有了家的感覺。

小貝跟我約好這個週末去見他的男朋友,他希望我能真正地去認識小保,她覺得小保是她交過的男朋友中最瞭解她的。

既然沒法阻止她交男朋友,我能做的只有從旁去觀察。

(十)裝扮下的成熟

週末很快就到來,我選了一件粉紅色的連衣裙,盛裝打扮了一番,彷彿要去相親似的。小貝比我還誇張,她穿了件大紅的緊身連衣短裙,腰與腹部的地方是半透明的網狀布料,背後是空至腰部的大露背──這衣服成功地把一個剛發育完整的身軀變為一個看似三十出頭的成熟女人,很火辣,很性感……

我睜大雙眼對小貝說:「你有必要穿成這樣嗎?」

「不穿成這樣,夜總會不給進的。」小貝開心地在我面前轉圈圈,這是她第二次去她男友工作的地方,第一次是在他們相遇的那天。平時小保都不讓她去,怕小貝會被客人誤以為是新來的小姐。今天是因為有我一道同去,小保才同意讓她去。
 
「可是……會不會太露了點?」我還是希望她能換件衣服再去。

「不會。」小貝指著她手臂上的肉說:「這裡的肉跟其他的肉又什麼不一樣?為什麼這裡的能露,其他的地方就不行。」

回應
心受,你的小说要用心去领受,却是一个爱字却上心头,你写得很洒脱.我的依妹儿是:tehchinkuan@gmail.com,等着看你的照片啦.
留言 : 王涛, 08-Oct-23, 23:22:24
謝謝小東、小寒、冬夢哥的錯愛。
我還真擔心“尋聲”受不了長篇,不過放心,這是我寫過最長的一篇,越來越沒耐心了,所以改寫“小”詩了。

小寒:不用改名,其實我的另一個名字中也有“少”字,你比我好,是“小”,永遠也不會老,而我卻是“少”,什麼也多不了,慘!:)
留言 : 心受, 08-Oct-23, 23:05:33
詩姐:
小東一向很怕讀長篇小說,但這一次卻一口氣讀完了,文筆流暢,很有生活感,很喜歡!
留言 : 林小東, 08-Oct-23, 13:43:02
詩姐
平時小寒很少看小說,但這次竟一口氣把它看完了.故事內容很精彩.很有生活的真實感.
拜讀了.

唷~我的名也是以『小』做名字耶,怎么辦?看來2年後要改的名字了.(嘻~)
留言 : 小寒, 08-Oct-23, 01:39:00
千呼萬喚始出來!謝謝菲律賓詩人心受呈獻破尋聲記錄的長篇小說《我的青春房客》以饗讀者同仁,文筆流暢細膩,精彩非常,不容錯過!
留言 : 冬夢, 08-Oct-23, 00:29:44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