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能明(野聲)
       (現居越南)
更多>>>   
野聲◎八月之約

八月之約    ◎野聲◎

呼——
一陣陣的秋風
捲起了迷迷濛濛的
秋霧
擁來了淅淅瀝瀝的
秋雨
交織成銀紗,籠罩著
八月的山城——百里居

這是西原的一座邊疆城市,嘉萊省省會,西鄰友邦柬埔寨,北接崑嵩省,東連海港城市歸仁,南近咖啡之都邦美蜀。她側倚著連綿千里的長山山脈,懷抱著景色宜人的遊覽勝地——海湖。有的是青蔥的松林,濃郁的咖啡園、胡椒園……多個民族聚居,和諧共處,形成西原的特色文化。近年來由於足球勁旅嘉萊皇英隊的崛起而名傳遐邇。

她,正是我的故鄉,我在她的懷抱裏度過了整整十一個春天。“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接近大自然就多染了點兒“野”的氣色,陶冶了酷愛大自然的性靈。
我愛那隆冬之夜,北風橫掃,九重霄漢,萬里無雲,繁星閃爍:

颯颯長風自朔方,蕭蕭落木漫山荒,
夜籠大地寒霄曠,萬點星星吐綺芒。

亦愛那春花爭豔,春鳥證明之晨,乍暖還寒之際,到城外遊海湖:

湖光瀲灩曉風揚,峻嶺回環花卉芳,
彩蝶蜻蜓聽鳥唱,翩翩起舞和宮商。

更愛那夏日高照,熱浪灼人之際,尋個濃蔭之處消消暑:

晴空一碧顯驕陽,野水彎彎繞翠岡,
林下幽亭青竹響,平添午後幾分涼。

還愛那乍陰乍晴之夕,雲開月白風清之際,漫步在淡淡的銀光下,是多麼的詩情畫意呢:

細雨毛毛野色蒼,乍晴天際顯虹光,
夕峰霧薄蟾宮上,淡淡清輝照地堂。

山城之雨,在夏初就稀裏嘩啦而來,入冬後才慢悠悠而去。在這漫長的雨季裏,給我留下印象深刻的往事。猶記得少時,在一個中秋聯歡會的傍晚,一陣斜風細雨過後,一輪朦朧玉盤冉冉升起。同窗們立即鼓掌歡呼,或蹦蹦跳跳地到操場耍鬧,或留在課室裏點亮一個個花燈、一支支蠟燭,快樂地圍坐歌唱……到今天,嫋嫋餘音方佛還在耳邊:

小小燭光亮晶晶
上上下下跳個不停
照著你,也照著我……

小小的燭光——校誼之光——或許是可愛的母校送給學棣們一份最珍貴的遺物。可惜,這份禮物被收藏了30個寒暑才漸漸重燃、漸漸發亮,“照著你,也照著我“——是每一位校友的心都熾熱起來,都深深地希望珍惜這份學誼。故此,五年前再一次偶爾的聚會上,大家經過一次簡短的商量後,一致決定:每年八月初,組辦一次“百里居宣德校友聯歡會”,邀請分散在各省市及旅居海外校友回來出席。這份真摯的約見,敦促大家屆時要抽暇依約參與。

每次回鄉,車輛沿著十四號國道,翻越500多公里逶迤起伏的山丘,才到達目的地。大家免不了旅途勞累,但見到當地校友的盛情接待,都頓覺興奮,倦意全消。

久別重逢,大家噓寒問暖,拉手拍肩。看見一張張喜上眉頭的笑顏,聽到一串串滔滔不絕的話聲,大家都那麼珍惜這份情意,我心裏感到萬分欣慰。

每一次交談,令大家耿耿於懷的是承前繼後、發揚民族文化的問題。大家都心有餘而力不足,百里居華人稀少,30年已過,生活上用不上華語,又極少有機會接觸華文,所以至今能讀能寫的寥寥無幾。

回望上世紀中葉,尚有眾多華人聚居此埠,他們群策群力,籌資興建了既美觀又寬敞的宣德學校。以越華雙語教學,弘揚民族文化同時,也不忽略越文課程,使莘莘學子待人有禮,事業有成,家庭有愛,能在社會上安穩立足。這一切有賴於父輩師長們用心良苦所賜,我等受惠甚多卻無以回報,深感遺憾,緬懷當年:

群賢致力興宣德,作育英才寄望延,
一片苦心無繼遠,仰天暗歎怎承前。

八月之約,瞬息間步入第五周年,重燃了校友之誼,重溫了民族之情——每逢哪一家有喜慶時,就邀請大家共同歡慶;哪一家有白事,便代訃追悼;哪一家遇到困難就呼籲同舟共濟……這些美德仁風,把大家的情誼扯得更近、更融洽、更彌足珍貴。

宣德的校友呵!
願八月之約方佛一絲絲秋雨般依時而會
願八月之情仿似一團團秋霧般濃濃秘密不散
願八月之誼仿如一陣陣秋風般長長地
呼­——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