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能明(野聲)
       (現居越南)
更多>>>   
野聲◎堅江、安江寫生之旅

                            堅江、安江寫生之旅


                                    
◎野聲◎


                              
為創作尋一點靈感
                               為己丑寫一幅春耕
                               為藝菀添一番新意


我們第五郡美術俱樂部會員一行12人,於孟冬11日淩晨前往南部西區水鄉,作一次回歸大自然之旅。

黎明時分,車子已抵達堅江省新合縣。由陳文海畫友的鄉親事先安排,我們全團下榻雲秋賓館。用過早膳,我們改乘一艘長長的電動木艇。在縱橫交錯的水涇上,再椰蔭竹影下,在青萍綠藻間,徐徐地穿過一橫又一行橫獨木橋,正是:


                             
一橫獨木橋,兩岸花草嬌。
                              漚湧青萍亂,風來翠竹搖。
                              垂椰迎遠客,啼鳥報晴朝。
                              日麗氣清爽,頓時倦意消。


大家興趣盎然,心花怒放,緊緊地拿起相機,不停地獵景。尤其是兩位攝影家——林金蘭和李曉雲更不錯過每一個焦點,按下快門,美景盡收。
花約一小時航程,行艇減低速度,緩緩地拐進一條較為狹窄的水涇,映入眼簾,使寧靜的小村莊,綠蔭垂岸,鳥聲婉轉,突然:


                             
一呼四應犬汪汪,三五人家探首望。
                              好客鄉親迎上岸,遞樽零度解乾腸。


朝陽和煦清風送爽,各人提畫具沿著林蔭小徑,探勝覓景。寫生對一個繪畫嗜好者是一門必修的課程。先要“師法造化“,從中領悟,然後善用文房四寶來“妙造自然”。

畫家張路,素來對寫生有造詣,自成風格。在短短的半晝裏,一氣呵成好幾幅風景素描,微妙維肖(圖一)。年逾花甲的陳珠畫家,老當益壯,氣魄豪放不羈,線條遒勁,給人一種無拘無束的自然美感(圖二)。在水畔的另一方,何麗華女畫家正在凝神注目一株盤根錯節的老樹,勾勒輪廓,筆簡而態真。
不知不覺已近正午,得到主人的盛情款待,大家開懷暢飲:


                                碟碟海肴香,殷勤請客嘗。
                                滿壺鮮果釀,引興勸傾觴。


顏酡腹飽,小休一會兒,繼續航程,長艇離開村落,環視四野,人煙稀少。一陣陣清風迎面拂來,吹散了午後的暑氣,吹亂了蔥蘢的枝葉……沙沙作響,是多麼悅耳!或許,浮萍亦夢想著安頓的時刻,成簇成簇地,在這段河道上相互依偎納涼——艇兒呀,輕輕地,《莫教踏碎瓊瑤》‧長艇好像在一張綠色的長毯上行過,走出這一段樹蔭茂密的小河,眼前一下子豁然開朗——翠綠的芭蕉,稀疏的棕櫚:


                              
望盡天涯不見洲,茫茫浩淼淹田疇。
                               半彎荒渚兩三戶,數段河流一葉舟。
                               飛鷺俯衝銀尾隱,耕牛憩息白鵝浮。
                               農家閑待洪峰退,及時插秧解慮憂。


在小小的荒渚上,住著三兩人家,過著與世隔絕的平淡日子。洪澇來時,以捕撈度日;洪澇退後,以耕耘為生計。半年農作半年閑,一世操勞一世艱。慚愧!我屆知天命之年才切身體會“粒粒皆辛苦”。

咂咂的艇機聲,驚起了蘆葦間的八哥,嘰嘰喳喳地振翅遠翥;又驚動了修竹上的小燕子,紛紛淩空翱翔,好一幅雀躍圖!當行至水林盡處疑無路時,一拐彎,前面竟有一個生態旅遊區——鷺園。大家快步上岸參觀,正是:


                             
斜日薄,水林間,石經通幽別有天。
                              群鷺歸巢聲勢壯,欲留此景莫催還。


夕陽西沉,夜幕低垂,大家盡興而歸。在淡淡的月光下,長艇匆匆返航。在寫生的旅途上,大家渡過了難忘的一天。

次日一大清早就上路,由於受到九號颱風的影響,沿路時晴時陰。在濛濛細雨中,一行抵達堅江省河仙市名勝洞中寺和父子嶼。推開車門,就見到無限風光:


                               
天濛濛,雨濛濛。
                               雲霽天青布惠風,海山靈氣融。


崔嵬的海山,千卉百木爭秀,幽雅清靜的寺院,花香蝶影迎入洞中寺,輕煙嫋嫋,芳馨四溢。行約廿步,忽有幾滴水珠滴下,冷一冷眉額,舉目一望:奇哉,美哉!峭壁間懸著奇形怪狀的鐘乳石,一盞盞彩色燈光照射,顯得如夢如幻。宛如詩人莫天錫所吟詠:“山峰聳翠抵星河,洞室玲瓏蘊碧珂”。

往前較為寬闊之處,是洞中佛堂,雖無金碧輝煌的氣派,卻有莊嚴聖潔的氛圍。沁潤在這了斷俗塵的氣氛,令人仰慕超凡入聖的真諦。誰都希望多停留半響,享受著與世無爭的一刻,才步出山門。忽見一座牌樓,不覺回身欣賞石柱上的楹聯:


                                海彙慈波恒敦隆恩護國
                                山鐘鼎祚永雋桑梓財豐


海山的一嶼一濤、一草一木,都是寫生的好題材。我儘快找個好位置,動起筆桿,但繪來擦去,總覺得構圖欠佳,便收起畫冊,走過黃偉賢畫家那邊瞧瞧。好一幅河仙父子嶼圖(圖三),只可惜父山已被盜石著引爆,石沈大海海,我不禁感嘆:


                               
萬里波濤萬里風,瑰奇石嶼鬱蔥蔥。
                                遊船待客來觀賞,只惜父山沉海中。


一陣陣海風勁吹,浪濤洶湧,陰雲彌漫,大雨降臨之勢。大家立即整頓行裝,拍照留念,繼續向下一程——安江省朱篤市趲程而去。正是:


                                 
匆匆,去匆匆,
                                  帶走河仙入畫中,賡途興致濃。


第三天清晨,眾人在朱篤街市及早餐之際,黃獻平畫家見到路邊等客的腳踏拖車,靈機一動,立即拿本袖珍畫冊來速寫,數分鐘內,已隨影取像,活靈靈再現紙上
(圖四)。

河風獵獵,金波漾漾,朱篤市杉山之背,永濟鄉河畔,大家緣水選圖,深巷擇景。盧建機畫家倚著橋欄獨眺,漸漸拉近視線,集中在對岸三四間簡陋屋舍。胸有成竹地下筆,佈局合適,虛實有致,非多年苦心不能由此成果(圖五)。

車子轉返杉山正面,在臨水高腳屋旁停下,繼續取景構圖。當畫友們潛心寫真之際,我悄然步過荷塘那邊,席地而坐,放眼遙望:


                                 一畝荷風百畝田,滿堂翠扇欲爭先。
                                 亭亭玉立晴陽渲,冉冉紅裝美若仙。


在淩波仙子陪伴下,默默回憶這次回歸大自然之旅,做一個簡略的筆記。

黃三原畫家對紅荷綠葉取稿後,過來談談,先是道南說北,次是與我分享筆墨生涯之樂。他說道:“……藝術者尋覓的是心靈的財富,蘊藏在心靈底處,恒久不枯,用之不竭,創意無窮無盡”。的確,一位有創意的畫家,往往輕於追求物欲之快,而重于嚮往心靈之樂。把大自然的真善美攝藏于心靈裏而活現於楮絹上,悠然自樂。年屆耄耋的文錫蜀畫家,精神矍鑠,步履穩健,涉足田野水林間,攜著文房四寶,一點、一染、一勾、一皴……不懈地“師法造化”而創出妙造自然的作品。真是年邁趣高,精神可嘉,可作為無等後進之借鑒也。

經過三天的飽遊飫看,攝景取材,寫真留稿,對大自然的一景一物,我們有多了一點交彙與認識。給與大家新的創作靈感,也給於今年主題畫展“春耕”許許多多的“牛”稿。確是滿載而歸,受益匪淺。為斯次寫生之旅順利完成而歡呼,為今春之展寄予深深的期望。


                               
預祝“春耕”奇葩綻放,妙彩繽紛。
                                帶給藝苑一番新意
                                帶給觀者一飽眼福
                                帶給畫有一年之計
                                遠遠不息地創作更多的藝術作品。

                                
                                 ——二〇〇八年十二月上旬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